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网络&文学-->e形文学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五翅儿

雨燕(12月13日15: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五翅儿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被妈妈推醒的,那个时候天庭的自鸣钟刚刚响了四下,而往常五翅儿总是在自鸣钟响了七下的时候才会自动醒来。

  五翅儿还以为是自鸣钟出了毛病,龙王送给玉帝的团结友爱自鸣钟每年都要出上大小毛病若干,接过妈妈递来过年时才穿的衣服,五翅儿才想起今天是非比寻常的,自鸣钟确实只响了四下。

  在所有雪花里,五翅儿无疑是极其特殊且漂亮的,洁白伸展的五肢,飘出晶莹细致的花纹,冷洌而俊逸。其它雪花家族里都是兄弟姐妹一大堆,天庭是不需要计划生育的,人员流动替换频率很快。只有五翅儿,兄弟姐妹据说前前后后有六个,却都在半路夭折了,独独一个五翅儿平平安安长到大,五翅儿妈妈不是不惋惜的,可后来也就认命了,细心抚养五翅儿,别无他言。且五翅儿生得妖异,其它雪花都是六瓣,只有五翅儿是五瓣儿的雪花,这也是后来五翅儿妈妈将五翅儿原来的名字武龄改成五翅儿的原因,特殊就索性特殊到底,五翅儿妈妈的夫家是姓武的。

  玉皇大帝因为好奇五翅儿的特殊样子,在五翅儿小的时候接见过他一次,五翅儿也应该是左邻右舍中的风云人物,这句话是从五翅儿的青梅竹马梅梅口中飘出来的,梅梅是五翅儿心目中唯一可以超越他的雪花。五翅儿的记忆里,当时玉帝歪坐在雕龙画凤的龙椅上,碧绿碧绿的寒山玉制成的龙椅,映得玉帝的面容更加黄灿灿的样子,象个老玉米。五翅儿那个时候也是穿着过年时才穿的衣服,因为还小,胸前挂着涎水巾,俗称围嘴。而玉帝望着龙庭下跪着东张西望的五翅儿大失所望,无非也是雪花的样子,少个胳膊少个腿儿实在是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应付性的给了五翅儿一个“新奇特雪花标兵”称号,就继续沉入方才的梦乡流起涎水来,为此人间下了小小一场毛毛雨。五翅儿悄悄的问跪在旁边的妈妈:“妈,他为什么不带围嘴呢?”五翅儿妈妈惊出一身冷汗:“嘘----”五翅儿是风光的,靠着这个称号收腹挺胸,称王称霸。保护着自己,也保护着梅梅,梅梅太漂亮了,缠着她的口水足够人间发上一次大型的水灾。梅梅小时参加“宇宙少儿艺术团”那会儿,从来都是作领唱,并不是因为梅梅歌唱得特别好,而是因为领唱可以单独站出来,这样就没有人因为抢梅梅身边的位置而争得一塌糊涂,同时也就免去了老师调停之苦。

  可惜,五翅儿边穿衣服边想,梅梅比自己小了一岁,不然这次人间锻炼就可以一起出发。五翅儿妈妈用手指戳了五翅儿一下,“快点,要迟到了。”每年天庭里都会统计出满十八岁的雪花,由老资格的雪花送到人间去完成第一次执勤任务,之后就可以抽签决定下次去人间的时间,并开始负责带比自己小的雪花。五翅儿刚满十八岁,走出家门的时候,心中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虽然身后挂满了妈妈成串的唠叨,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沉重。五翅儿望了望隔壁梅梅的家,天色尚早,黑乎乎的,飘散着一种因酣睡而甜蜜的气息。

  来到跳雪台的时候,台前已经站满了这次下凡的雪花,雪声鼎沸,好不热闹。五翅儿悄无声息的找个角落坐了下来,幸亏五翅儿妈妈心思精巧,绣在衣服上的花纹细致繁复,巧妙的掩盖了五翅儿不同于其它雪的地方,没有引来过多惊异的目光。五翅儿望了望周围,到处都是因第一次出家门而兴奋得满脸挂霜的年轻雪花,老资格的雪花在大声的讲解着飘落的动作要领和其它规章制度,声嘶力竭的样子,脖子上的白筋暴出老高。五翅儿缩了缩脖子,心里也不由得骚动起来。快到时间的时候,那个老玉米身后跟着一串串的扇子和拿扇子的美人,慢慢的踱了出来,大声地讲了几句鼓励的话,煽情之极,老雪花们就没头没脑的率先飘了下去,新雪花们有敢跳的不敢跳的,挤挤挨挨也一古脑的跳了,五翅儿身不由已地被推来推去,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飘在半空。

  五翅儿好象又回到了童年时的摇篮,在风中被摇晃着,伸着懒腰。无数的雪花似乎也被自己的感觉感动着,一声不吭,四周静悄悄的,大家都在下落。五翅儿把头扭了一百八十度,把身子转了三百六十度,雪花,还是雪花,白茫茫的舞蹈。

  起初还看得见远远的人间五颜六色的光景,慢慢的变得模糊,最后完全被白色吞掉,五翅儿知道那是先他而到的雪花列出的方队。离地面越来越近的时候,五翅儿的心情变得象铃声一样欢快,他看到一片雪花扑到一个孩童的额头上,慢慢融化成一朵微笑。他看到两片雪花落地之后发现是旧相识而兴奋的在风中追跑着,扬起一阵夹风带雪的笑声。他可以感觉到人们隔着玻璃窗放射出欣喜的目光,听着街头巷尾言语中透露出的计划,他知道原来雪花可以堆成雪人,制造快乐。他忘了妈妈,忘了梅梅,脑海似乎空荡荡的,心却变得澄静明朗,飘入方队的时候,歪过头对身边不相识的雪花微笑着道了一声你好,带着对方回应的笑容,沉沉入睡。

  睡梦中五翅儿感觉到被一种力量摆布着慢慢下坠,有些黑暗,但却很友善,而且无比的温暖,五翅儿想自己快被溶化了,他听到一阵水声在冰封的土壤下奔流着,那些友善的声音告诉他这是春天在积聚着力量。五翅儿勉强在睡梦中睁开眼,看着身边无数面目全非的同类和奔忙着的泥球,一阵暖意袭来,朦胧中开始蒸腾,蒸腾……

  五翅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天庭的家,照照镜子发现自己丝毫未变,妈妈也还是老样子,她是下一批雪花的领队。梅梅坐在旁边,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得出在拼命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五翅儿开始雄心万丈,不吃不喝地给梅梅讲着自己的经历,还不忘在合适的情节上适当的美化一下自己,梅梅听得笑声如银铃一般,似乎已经在想象着自己下凡的情形了,最后忍不住吞吞吐吐的问了五翅儿,是不是那些泥球都是脏兮兮的,五翅儿如往常一样哈哈大笑,梅梅也如往常一样羞白了脸,可是五翅儿感觉到一些变化,说不出来的变化。

  当梅梅把自己的护照拿给五翅儿看的时候,那个小本子上不但有天庭文,还有些五翅儿不认识的“豆芽瓣瓣”,弄得五翅儿发晕,五翅儿终于明白那些变化的由来。在五翅儿下凡的这段时间里,梅梅被选为“亲善大使”出了国,据说是去了天堂,外国人的天庭。梅梅笑着给五翅儿讲那里的天兵天将一律叫天使,还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安琪儿,生着一对儿雪白的翅膀,可爱极了。他们的玉帝叫上帝,大家谁也没有见过他的样子,只是他的声音慈详无比,梅梅说,大概也是个老人家。梅梅又说,那个国家的人间把自己喜欢的人都比作天使,据说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爱意。梅梅穿上天堂赠送的天使服,洁白的长袍,袍后缀着一对儿翅膀,头上带着光圈,手里的小魔星闪闪发光,真的在五翅儿面前飘了起来,袍下露出一双纤秀的双足。

  五翅儿高兴的有些惆怅了,梅梅恢复了天庭的装束晶莹剔透的笑着,五翅儿想梅梅是见过安琪儿的人了,“新奇特雪花标兵”这个称号不知道还能不能吸引住她,现在缠着梅梅的口水足够全宇宙发一次大型的水灾,五翅儿还是收腹挺胸昂然的样子,却不想再称王称霸,他伸展着洁白的五肢,身形依旧俊逸,飘来一阵湿润的风,五翅儿凭经验得知那老玉米玉帝和王母娘娘又吵架了,王母娘娘的眼泪总是让天庭的空气变得特别潮湿,栏杆上生着霉斑,人间这个时候该是淅淅沥沥下着雨了。

  五翅儿想自己该好好休息一下,离下次下凡还有段日子,当抽签得知下次是同梅梅这批新雪花一起下凡,五翅儿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我的安琪儿。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点评这篇文章请这边
相关文章:
  • 女青?混青?
  • 是上帝爱上你的眼泪
  • 天使之城
  • 五翅儿
  • 合法偷窥
  • 在泡沫上舞蹈(8)
  • 长发女孩
  • 热力推荐:
  • 上人大网校 拿大学文凭
  • 买你想要的便宜货
  • VCD5元惊喜价
  • 蓝调仔秀走进千年
  • 爱恋百分百
  • 拆解男人帮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