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网络&文学-->e形文学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真丝的爱情

风若兮(12月18日14:2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初秋的风有些清冽,吹着我裸露的手臂,沁凉。回到屋里,还是有些丝丝的凉意,我绞来一块毛巾,替沙发上的他拭着微汗的脸庞。屋里很静,只有我们的呼吸声,还有,那幽幽然的音乐声,在客厅旁若无人地响着。我俯身下去,酒的味道让我也有些醉意,任他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吻着,亦柔柔的回应着。
  
  音乐是咿咿呀呀的旧曲子,象过去的夜上海,从客厅传到灯光幽暗的卧室。他正费力的解我的扣子,我旗袍上的扣子,不多,九九八十一颗。从颈间到袍摆下,都是细细密密的扣子。设计这样一款旗袍对我这个服装设计专业的高材生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黑色的真丝,斜裁,从胸口片断开,有一个泪珠形的空缺,泄露着着装人白晰肌肤。黑色的底,肉桂色的大团锦花,一朵开得正艳的牡丹,衬在我高耸的胸前,贴身而又妖艳。我静静的站着,背对着他,任他用手环着我,吃力的解着不知道第几个扣子,呼吸越来越浓浊,混着微醉的酒的感觉,袭在我的颈后,热热的。他闷哼一声,有些不耐的微微使劲。我浅笑着,娇声斥道:“不许!你已经扯坏了我好几件衣服的扣子了,这件是我最喜欢,只许你慢慢解!”
  我听到他挫败的低呼,无可奈何的继续他的行动。轻轻地扯开唇线,露出一丝媚惑的微笑,转过身,看着他一脸的不耐,轻抬手拭去他发际的汗珠,环住他的颈,将身子偎向这个已有些晕乎乎的男人,慢慢地,去解余下的扣,一个,一个,再一个,慢条斯理,看着他近乎膜拜的褪下我的衣衫,狂野的吻着凝脂般的肌肤,倒向床上,真丝的床单有些儿凉意,但瞬间被他的火热所吞没。婉啭莺啼着,低低的呻吟让他更狂热的回应着,开始眩晕,被他的气息所包围着......沉沦,沉沦,在地狱沉沦.....
  
  夜已经深了,显得更静。
  
  生理上的疲惫让我的脑袋更清醒,了无睡意,睁大着黑深的双眸,迷离的眼神漫无目的的涣散着,他的大手占有的拥着我,将我牢牢的锁在他胸前。这个男人,连睡梦中都不肯放过我。充满着占有欲,一如他遇到我那时。已是三年前的事了。
  
  遇到他时我才二十二岁,刚迈出校门。从服装设计系以最高成绩毕业,然后,经我导师的介绍,到他的公司工作。那是一个好几代都在做服装生意的家族企业,尤其是中国的服饰,一进他们的办公室我就爱上了这里,但是我没想到我还会爱上他。
  
  见他的第一面我穿的还是一袭旗袍,仍是黑色的底,有细细密密的扣子,从颈子到裙摆,八八六十四个扣,这是我毕业作品里最满意的一件,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从我进设计学院起,我就一直喜欢穿旗袍,那也是最衬我的服饰。他盯着我,也盯着我的衣服,饶有兴趣,内行人对专业的兴趣,男人对女人的兴趣。我也静静的直视着他,并不畏惧。阳光静静的洒在我们的身上,忽然发现心底有种莫名的恐惧升起,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我有了一种危机感。但是,我还是留了下来。
  
  是啊,留了下来,就象今晚,他留在我的房间里过夜,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下这个决定,就象当初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在他身边,为什么决定做他的情人。
  
  我跟他的默契应该是在工作中培养出来的吧?为了布料的使用,为了款式的定样,为了某一种新款的试行,我和他有些这样那样的相同意见,尤其是对于唐装和旗袍。
  
  我最喜欢设计的,就是真丝旗袍。真丝这种料子太过天然,很容易皱,很容易褪色,很容易磨损,也容易缩水。但用来做旗袍却是绝佳的,它有着天然的光泽,在日光下,可以是端庄华丽也可以是素雅大方的,但在灯光下却有着妖艳的光,幽幽的,暗暗的,不会太过耀眼,让你不知不觉就接受了这种如水的感觉。就象爱情,象我的爱情,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的,我只知道,当我发觉我爱上他的时候,我已经是他的情人了。
  
  旗袍很贴身,尤其是真丝作料的,没有身为女性标准的曲线,是穿不出它的韵味的,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这样的身段才能穿出媚人的感觉。我一直觉得旗袍是最能体现女人媚力的衣服,它有着东方女性的含蓄美,性感而不张扬,贴身的曲线,至腿的开叉,无一不现身为女人的娇艳。那天穿的是八八六十四个扣的式样,这已经是我能做出来的极限了,扣子一多势必使衣服不平整,细扣要密,要能让衣服服贴,不影响旗袍的整体感觉,那就看裁缝师傅和设计师的工力了。当我在二十四岁生日那天穿上他亲手设计的九九扣的旗袍时,那份喜悦是不言而喻的。
  
  
  窗外的天还是黑的,我轻抚着床前那件旗袍,看着它幽幽暗暗的映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九九扣居然还完好无损。他很少有耐性肯亲手解开那八十一个扣子,不是一把扯开就是让我自己动手。我知道自己爱他,所以可以忍受他有家室的事实。我也知道他爱的未必是我。只不过,我这个年轻的女人能让他有满足的感觉,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爱,不知道他有没有把爱给我,也许,就象我们当初的协定,只是一个爱情游戏,游戏而已。他不需要对我负任何责任,我爱上他,那是我自己的事。他不可能为了我离婚,也不可能对我有什么承诺。我以为我可以接受这样的条件,但后来发现这一切非常的可笑。我爱上了他,爱上了这个男人。我只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爱的女人。
  
  很多时候,我是以为他爱我的,真的,他对我的温柔体贴,他对我的百般疼爱,是那么的真实,但是,我是那么那么的没有安全感,这个象风一样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真正的停泊在一个地方。我无法承受下去,于是,我选择逃离。
  
  天蒙蒙亮了,轻轻的起身,走进浴室冲了个凉,穿上了另一件黑色的旗袍,仍是九九扣的,坐在梳妆台前,将头发挽起一个髻,用一支银发簪缓缓别住,素净中夹着妖艳,在镜中看到了睁着眼睛的他。“过来,宝贝。”低哑地声音中充满着欲望,我缓缓的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浅笑,用眼神示意着他的妥协。他猛地从床上起身,迈到我的身边,解开了我领子上的扣,一颗,一颗,一颗,又一颗,他解着,我数着。旗袍已褪到了我的腰间,露出的雪白的肌肤让他更有些不耐,双手一用力,“嘶”,扣子绷散了,滴溜溜的滚了一地,一颗一颗的,就象我的泪......
  
  飞机是上午八时的,那时候,他在睡在我的床上。我在床头给他留了信。然后,义无返顾的走上了开往巴黎的航班。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年过去了,我在这里的服装学院深造,也拿到了一定的成绩。法国的男人是多情而温文有礼的,我却在这样一个国度里寂寞着,沉沦着,我忘不了他,忘不了这个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然后,我给他寄了一封信。
  
  又是半年过去了。在一个初秋的清晨,热情的邮差将信送到我的手上,那是一封退回的信,我的,写给他的。还有过去公司里的回复,说,就在我离去的那一天,他驾车赶往机场,在途中,遇到车祸,当场死亡......
  
  
  在墓园,初秋的天还是有些清冷的,山上的风拂过我裸露的手臂,沁凉,将那封信从包里拿出来,缓缓的点着,成了一缕青烟,我要告诉他,信里写满了我的思念我的爱意我的情意,我要告诉他,离别那天清晨的我其实想跟他说:有一个传说,如果能让爱人亲手一个一个解开九九八十一个扣,那么两人就会天长地久的爱着......
  
  我放下手中的包,缓缓的抬起双手,开始解我的扣,一个,两个,三个......黑色的真丝旗袍闪着幽幽妖异的暗光,抬起头,已是落叶漫天,泪流满面......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点评这篇文章请这边
相关文章:
  • 给你的男友下个套
  • 胡呲“我爱你”
  • 女人如香水
  • 真丝的爱情
  • 手淫犯
  • 千万别把自己当狗
  • 春风不问路(上)
  • 热力推荐:
  • 99元,包个外教学英语
  • 满足您的性需求
  • 新年演出多多,快来定票
  • 同居时代花样百出
  • 时尚新境界
  • 女人集中营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