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真丝的爱情
· 给你的男友下个套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乱弹广场

铡美案

2001年01月31日09:58:59 网易报道 风若兮

>

  香莲十五岁,娇娇俏俏的模样儿,一身月牙色的小褂子,笑吟吟的偎在王家媒婆的身侧,听她细细述说一公子的德性,说是一心只念圣贤书,长相人品均是难得一见,只不过家道中落才如此清贫,他朝必前途不可限量......香莲一听,小脸上尽是喜洋洋的神色。话说这公子姓陈名世美,年方弱冠,知书达礼,在这杨柳镇上也是为人称誉的一名秀才,昔年家世也曾显赫,只是自他父辈开始,家道中落,成了个平常人家。不过,这倒不妨碍镇上妙龄少女对这陈家公子的恋慕。其中,也包括这王媒婆身边的香莲姑娘。

  说起这香莲,可也不是一般的山村姑娘家,长得那个水灵呀,整个儿一朵含苞的水莲花,打她过了十岁起,就有些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在她家门口晃悠,老惹得她那个三大五粗的爹拿根棍子来赶人。本来,她爹老想着给香莲找个富贵人家,也好给家里沾沾光。于是,王媒婆这么一说,就面有难色,在那儿支支唔唔。王媒婆岂是个省油的灯,一晃眼就明白了秦父在想什么,笑嘻嘻的说:“我说老爷子,陈公子家境确是不如从前啦,不过你没见他那人品?他那才气?过些时候上京考试,要拿回个状元什么的回来,您可不就是状元他老丈人啦?还怕不够光彩的?”香莲亦是俏眼一瞪,嘟着嘴娇声道:“爹,我就是要嫁他嘛~~~~~~”于是,香莲在一个黄道吉日,坐在花桥里,被吹吹打打地抬到了陈家。

  香莲刚嫁过去的时候,还满心喜悦,毕竟这陈家公子,也是个知书达礼的书生,人又长得俊俏,温文尔雅,比起这小镇里的凡夫俗子自然是不同的,不然香莲也不会拗着她爹硬要嫁过来。小两口倒也过了几天好日子。世美见着香莲那人见人爱的俏模样,只会傻呵呵的笑。不过,后来香莲就有些气闷。想当初,是冲着陈世美这被其他小姐妹夸上天的名头嫁过去的,见到他,人长得俊,又知书达礼,新婚日子甜蜜着呢,可后来,居然发现这人人都夸的陈世美居然是个木讷得不解风情的书呆子。

  新婚之夜,陈世美进了新房,有些拘谨的喊了一声:“娘子!”居然就不出声儿了。香莲一听纳了闷,怎么这新郎这么害羞呢?她新鲜地掀开红头盖,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略显拘促的新郎,一下子乐了,娇滴滴的说:“相公,你这是怎么了?夜已深了,咱们安歇吧?”世美一听,闹了个大红脸:“呃......”。只听得“扑哧”一声乐,从红艳艳的新娘服里伸出一只细白柔嫩的小手,温绵绵的就拉住了陈世美的衣袖,往床上一扯,顺手将灯一灭......帐内春光无限。

  若是新婚夜这般倒也罢了,说是这书生生性羞涩,可这夫妻床第间的事,总不能老是叫女人操心吧?也不知道陈世美是怎么了。成天的吟诗弄词,风花雪月得紧,可香莲偏偏对这些一点儿不感兴趣。世美生性文雅,而香莲却爽朗外向。世美带香莲去踏春,叫蜜蜂蜇了,在家里哭哭啼啼好些天才哄住;世美陪香莲夜赏荷花,凉风习习,香莲却嫌蚊子咬煞风景;带香莲去闻桂香赏明月,她又嫌秋凉如水;那就更不用说冬雪梅景了,自然也是嫌冬寒袭人。让陈世美这一翩翩佳公子兴致全无,死活想不通这美若天仙的女子竟不知风雅为何物,夫妻间的情致也索然无味了。

  日子过得很快,不久就是进京赶考的时候了,世美本是一心向学的人,家人对他寄望甚大,于是,又过起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日子。这下香莲不乐意了。开始和公公婆婆磕磕碰碰。这些还只是小事,说起这陈世美,他还有一个堂弟,与他差不多年纪,长得亦是一表人材,只可惜不学无术,上午遛鸟泡澡,下午喝茶逛窑,成天的色眼到处乱瞟,为左邻右舍和附近乡邻所不耻。香莲知他为人,起初亦是不敢与之搭话。但后来见他,看他对自己客客气气,隔三差五的嘘寒问暖,相形之下,倒是家里的木讷书呆子显得差劲许多。香莲长得标致,又不是个能耐得住寂寞的主儿,结果这一来二去,叔嫂二人就勾搭上了。成天介眉来眼去,厮混在一起。起先世美没注意,后来风言风语多了,他还是不信,一笑置之。

  那日,陈世美正在书房里练字,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厮气急败坏的跑了过来,喘着粗气:“少爷!少爷!”世美微微一笑,抬起头,轻声斥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小厮一脸的气愤:“少爷,我们做下人的是真的看不过眼了,您是好人,可是,少奶和堂少爷也不能这样欺负你啊!”世美听了脸色微微一变:“不许胡说!”“是真的,不信你自己去看”。世美脸色一下子白了,有些犹豫的站了起身,任小厮扯着往内院走去,他在房门口止住脚步,听到门里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好熟悉,是他的妻子香莲,和他的堂弟,在屋里狎笑着。一双手轻轻的按在了门把上,颤抖着,缓缓的推了开去,瞠目结舌地看到堂弟正在用嘴灌香莲喝酒,她平素妩媚的脸上更是挂着一抹妖艳的笑容。陈世美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的走了进去,他堂弟有些惊惶的站了起身,香莲从他的腿上滑落,整了整凌乱的衣衫,脸上的笑容不变,袅袅娜娜的晃了过去:“哟,相公,你舍得从书房里出来啦?”世美的堂弟一看她如此镇定,也放了心,哈哈一笑:“大哥,你成天呆在书房里,冷落了香...嫂子,我正替你陪着她呢。”“你们......你们,太过份了!成何体统,伦理纲常何在?”“呵?还伦理纲常呢?本以为嫁了你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你一心只晓得读书,你知道女人要什么吗?我跟了你就象跟了木头人一样,只会吟诗作对,你以为你了不起啊?要不是娘不准,我早就休了你了!”说着,伸出一只手来当胸一搡,世美有些恍然,叹息着,摇了摇头,飘然而去,留下屋里两人面面相觑。

  世美恍恍惚惚的出了家门,想着到京城去找多年未见的老友,也没什么打算,勉勉强强到了京城,却发现朋友早已搬家,他有些郁闷的在京城郊外晃悠,碰上一场大雨,这雨给淋得,天寒地冻再郁气攻心,当下就病倒在地,幸好附近有个庙宇,出来一老和尚把他给救了。老和尚是那庙里的住持,德高望重,一见这书生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又听说本打算考取功名,就收留了他。

  陈世美在庙里修养着,又读读圣贤书,这日子比起在家时的烦躁来,倒也休闲安谧。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秋寒凉如水的时候了。那日,陈世美拿着书卷在庙的后园里看书,忽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细致,幽雅,宛若天籁。他不禁抬头往园外一望,只见一个端庄美丽的年轻女子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身侧是两个身着翠绿裙装的小丫环。世美有些惊艳地望着那天仙般的人儿,愣了神。

  “这位公子,可否请你将这树梢上的丝帕取下来?这是我们家公......不,我们家小姐的,不慎被风吹起......”。陈世美漫应一声,回过神来,攀上石凳,踮起脚将那素绢从树枝丫上取了下来,送到小姐面前。只见那穿着素白衫子的姑娘浅浅一笑,对世美一颔首,螓首微低,轻启朱唇:“多谢公子。”世美又是一阵恍惚。望着白衫姑娘离去的背影,发起呆来。

  又过了一些时候,世美发现这姑娘开始经常到庙里来烧香还愿,有时候,还会跟他来聊上几句,得知他要参加第二年的春试,就鼓励他努力上进。一种暗暗的情愫在两个年轻人的眉宇之间流动着。世美有了佳人在旁的鼓励,更加的发愤上进。但是,他却从来没有问过这姑娘的来历。知道这姑娘肯定家世不蜚,优雅的谈吐,良好的气质,既然她不愿意说,肯定有她的苦衷,也就不曾问过。那姑娘知道他的贴心,心里暗暗感激着。

  第二年金榜题名,新科状元的名头赫赫是:陈世美。

  皇帝在金銮殿上接见新科状元,见他谈吐不俗,又长得一表人才,见地超人,龙心大悦,赐宴御花园。

  春风送暖,百花盛开。民间的春色尚且引人入胜,更勿论这皇家的御花园了。各种奇花异草,竞相争艳,春光无限。一群才子携同皇帝在御花园里赏花饮酒,不亦快哉。这时,一阵筝乐传来,余音袅袅,丝丝弦弦,宛若仙乐一般,直听得人如痴如醉。皇帝面露笑容,对身侧的侍女吩咐道:“请公主出来见驾”。

  “父王!~~”只听得细声细气温温柔柔的一声轻唤,从凉亭中出来一个绝色美女,着一袭素色白衣,莲步轻移,缓缓走来,众人的眼都直了。要知道,来的都是新科状元探花榜眼,不曾见过公主究竟长得如何模样,只听说绝色佳人倾国倾城。如今一见,这些个青年才俊个个都失态了,其中,以状元郎陈世美为最。只见他一脸的恍然,就盯着这公主从凉亭缓步出来,走到皇帝面前盈盈下拜,直至回过头来对他嫣然一笑,都不曾回过神来。两个人就这么凝视着,直至皇帝含笑咳嗽了一声,两人才不好意思的调开了眼神。皇帝一看,心中有了数,没过几日,就在金銮殿上宣布了两人的婚事。

  话说这陈世美一到放榜就差人去打听了家乡的旧事,得知他的父母都双双亡故,痛不欲生,且知道秦香莲现在就住在他堂弟家里,由他堂弟“照顾”着,就安了心在京里当官了,这下子又成了皇帝御笔亲点的乘龙快婿,原来那公主,正是庙宇里鼓励他奋发上进考取功名的姑娘,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生两大喜事都叫他给占了,岂不快哉!

  洞房花烛夜,两人甜甜蜜蜜的相依相偎,世美含笑问公主:“怎么不告诉我你就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小公主?”“告诉了你又怎样?我可不想因为自己是公主而让你喜欢上我”,公主一脸娇羞的低声悄语,一头青丝如瀑般散在脑后,露出一寸雪白的粉颈,两粒珍珠耳环映在欺霜寒雪的凝脂肤间,美艳不可方物。世美轻叹一声,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陈世美在京里当官,为官清廉,人又和气正派,又是当今皇上的乘龙快婿,他在京里的官职也越来越高,这一传二传,就传回他的家乡去了。那时候,香莲的境况却不如以前那么乐观。她和世美的堂弟生下了两个孩子,名分上却还是世美的妻,几年过去了,容貌也不如从前,世美的堂弟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看她容颜渐衰,也不怎么疼爱她了,又名正言顺的娶了一房媳妇儿。这房新媳妇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厉害着呢,香莲讨不了便宜,最主要的是她已经失去了男人的欢心。这一听京里传来的消息,说是陈世美在京里做了大官,她就懊恼死了,寻思着要是当初不搞出这么些事儿来,现在可就是八面威风的官太太了。后来又一想,陈世美这人,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挺顾着情谊的,没准儿他还念着旧情。这么一转念,心里又升起了希望。然后,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世美堂弟不要的拖油瓶,往京里赶路。

  到了京城,靠着姿色跟客栈老板打了下交道,又让他在京里通融了一下,总算是见到了陈世美。陈世美见到秦香莲有些吃惊,怕了她的胡搅蛮缠,本以为给她些银两就能打发走路。香莲在那儿哀哀的纠缠着,世美叹息了一声:“算了罢,我们已经没有感情可言了,更何况,我现在有了夫人,你叫我让公主当小妾么?罢罢罢,给了你银两和休书,寻好日子去罢,我们夫妻的情分,就到此了。”香莲有些沮丧的出了门,回到客栈看到老板的淫笑,又听着两个孩子的啼哭声,心头越来越烦躁,一下子就把那休书给扯得粉碎。她越想越不甘心:凭什么我就只该得这几百两银子?若陈世美那傻东西是我的丈夫,我还用愁下半辈子么?我得拼一拼!

  于是,就有了包公府的击鼓鸣冤。

  说起这包青天,也真够冤的,一辈子的英名,没断错过案,怎么见着那带着俩小孩子的一脸憔悴的秦香莲,就晕了头了呢?也合该是陈世美命该绝,她一哭诉,二哭诉,哭得那黑头黑脸的包公就没了主张,判那陈世美铡与龙头铡下。陈世美见无力回天,心灰意冷,只是舍不下那情深意重的公主,禁不住热泪盈眶。公主哭得天昏地暗几度晕厥,执着陈世美的手不肯分开。

  “开~~~~~~~~~~~铡!”包公一声令下,刀起,头落。陈世美死不瞑目,公主几欲殉情。秦香莲瞠目结舌,一言不发,脸色煞白。

  没想到一场梦,一场空。香莲百般算计也不曾想到,她设下的圈套竟会让自己得不偿失。夜夜梦回都见陈世美的浑身鲜血淋淋的幽幽望着她,余下的日子,便也不会怎么好过了。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夸父逐日     下一篇: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洪七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忧伤的碎片
我 爱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程雪羽
llf1946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