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铡美案
· 真丝的爱情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三个人的情人节(2)

2001年02月12日11:37:25 网易报道 风若兮

>

  爱上颜,那个小小的江南女子,是个偶然,也是一种缘份,象是上天注定的。

  走出医院那个白森森的大门时,我被有些强烈的阳光晃晕了眼,差一点栽倒在地,旁边的医生看着我,冷漠的神情一露无遗。我被巨大的幸福昏了头脑,竟然对他的冷漠报以和善的微笑。步履蹒跚的跨到大门外,阳光明媚,我可以听到我紊乱的心跳,北方的冬季的树木已尽是枯枝,没有了春天的翠绿,但空气温暖。

  远远的我就看见了,网恋了将近一年却缘系一面的她。我朝她招手,一个黑色的,小小的身影就从那边扑了过来。颜清纯的脸上带着惶惑的神情,怯怯然的,仿佛不敢面对现实中的我。我张开双臂做了个虚伪的拥抱动作,见她略一迟疑,就义无返顾地一头扎进我瘦骨嶙嶙充满福尔马林气味的怀里。这时候我才对他们冷漠的笑反应过来,回过头狠狠骂了一句“我操”! 那一夜我从正人君子演变成了禽兽,从开始的正襟端坐到后来的缠绵绯侧,颜一直是被动的,她伏在我裸露的肩膀上细细的喘着气,小小的指尖不停的在被子上画着圈圈,满脸泪痕,有些恍惚,无助地低喃:“我该怎么办?”我拍了一下她,伸手将床头的灯调到了最亮,于是小屋弥漫着桔黄的光芒。窗外的月亮很圆,空气中有种涩涩的,血腥的味道。我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后,吐出几个淡淡的烟圈,有些讶异地问她:“你怎么22还是处子啊?这么多年你没有谈过朋友吗?”颜小小的脸上有些羞意有些惊诧,轻轻地却又不容置疑地吐出两个字:“没有!”我哈哈大笑,一用力,身体过度的透支后,腰部隐隐作痛,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自己真的老了。颜轻抚着我瘦削的躯体,泪水盈盈,轻蹙细眉,哽咽无语。我一把将颜赤裸的身体抱在怀中,黯然神伤,在物质社会里爱情是什么?情与欲的瓜葛,爱与恨的纷杂,是不是全因为自己这个变了质的男人心理在作崇?这是我经常躺在身下的床上想的问题吗?这张床经历了多少女人?我死后是天堂还是地狱?我究竟在寻找什么?我爱怀中这个小女人吗?

  轻轻吸了一口气,我抬起头环顾了我的这个家。很大,很空,没有什么家具,但床上的用品却是非常的讲究,前任的女朋友曾为了这个家费尽了心思,但最后还是因为受不了我的孤僻,受不了没有指望熬到幸福的日子,悄悄的离开了。这其间也曾有过几次一夜情,但都是为了解决正常男人的生理需要,并没有掺入感情的成份。算算离婚到现在自己确实一直在独身,有阵子曾考虑过是不是找个人同居,但经过复杂的思想斗争后还是放弃了。

  一阵死水般的沉寂。

  “坐飞机累吗”?“嗯”,颜柔柔地应着:“昨天晚上,一直睡不着,十一点就到机场了,十二点的飞机,不过晚点了,我在候机厅难受得快要疯了,更可气的是你竟然不来机场接我,美名其曰说有事情,结果却是给我一个下马威啊?”轻轻的怨意。

  “呵呵,不是的,医院开会啊,我没有办法”,我有些心虚的笑笑。

  “你真的很坏,你这个色狼!”颜轻轻靠在我胸前,娇嗔着:“你以后会好好对我吗?你可不能象以前那么花心了喔,听到没有呀?”还是一贯在电话里的语气,细细的,柔柔的。

  “我有了你这么纯洁可爱的宝宝,怎么还会花心呢?再说你我还吃不消呢!”我哑然失笑,装模作样挨了她一记轻唾,说:“过去的事情都已过去了,现在想起来都感觉恶心,无聊的时候想都不愿想一下。”我紧紧地抱着这个软软的躯体,有些难以自控。

  北方的冬天一向很冷,特别是晚上。颜来的第二天,天气突然变了,下起了雪。满天的雪花夹杂在街市的霓虹灯闪烁出的光彩中显得格外妖异,又是一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都市夜晚。我们在清冽的空气中拼命嗅着雪花的味道,还有那种熟悉的城市感觉。灯光,轿车,广告牌,靓妹和高跟鞋里的丝袜......呵,这就是我的世界!多少个日子我昼夜颠倒地痴迷在这个世界里过着醉生梦死,放浪形骸的生活。此刻,我们站在夜明珠娱乐城前巨大的广告牌下,一个个熟悉的浓妆艳抹满身香气的小姐向我打着招呼,在我眼前旁若无人的盯着颜。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丑恶、卑下,以及说不清的自豪于颜的清纯,小荷尖角般的秀丽,但我明显的感觉到怀里她的双腿微微地颤栗象暴风雨来临前海燕的挣扎。

  来玩之前,颜特意细心打扮了一番,清清淡淡的妆容。但南北方的温度差距,仍使她感觉自己的状态不佳。下雪天,我穿了身皮衣,在短发上打了点嗜喱水,就出门了。

  出了电梯,我们朝歌舞厅走去,迎宾小姐身材惹火,漂亮可人,躬身微笑问我几位,我轻佻地说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呢。她将我领到一个茶座里,让我们稍候,然后交代一位少爷上茶。灯光昏暗,我走到门口打量了一遍坐在四周角落里的小姐,个个脸上粉涂得像日本艺伎,卸了妆后肯定吓死小孩子,但我知道她们床上的功夫却可以害死人。这时候我看见了我的朋友大嘴,还是一身西装,头发裎亮,正在舞池里搂着小姐跳贴面。突然我被小姐的脸吸引住了,她正搂着她的大嘴说话,笑容灿烂如盛开的桃花,嘴角又明显地多出几分嘲讽与慵懒。一张几乎不施胭脂但异常动人的脸,我全身轰地一声血涌上来。我分不清她是大嘴的朋友还是陪客人的小姐,但是我实实在在感到内心剧烈燥动,我知道我的老毛病又犯了。

  我决定回去。

  我挥手叫少爷来结了帐,拉着莫名其妙的颜沿着舞池边朝大门走,在经过一个半包卡座时,我一眼看见昏暗的沙发里,丑陋肥胖的大嘴正紧紧搂着那个女孩。

  我和颜在回家的路上,去了一个比较安静的酒吧,这里没有什么,音乐很悠扬,以前我常和朋友带小姐到这里把她们灌醉。刚过零点,长得像只狗熊的四川老板娘,懒洋洋坐在吧台旁,看到我忙不迭地过来招呼,诧异的眼神仿佛颜身边有个原始怪物。

  “去哪里了啊,释天,好久不见了啊!”老板娘堆着职业的微笑为我倒酒。

  “我啊,我们在家种孩子啊”!我哈哈一乐。

  她看着我和身边的颜,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原来又结婚去了啊!”颜“嗤”的一声笑出来。

  我要了几瓶科罗娜,问颜:“酒?饮料?”“你少喝点。我不喝酒,牛奶就好。”颜望着我,目光如水,含情脉脉。

  一年来我始终都感觉她这种目光的存在,虽然没有见面,大家只是网恋,远隔千里的她总喜欢在网上,在电话里对我撒娇,象小猫般的依偎在我怀里,或者躺在我的脚边呼呼的睡着了,一直以来我都在以哥哥的身分出现在她面前,但我总能在某一刻感到某种莫名的伤感,那是因一个异地它乡之外的怀念而引起的心灵悸动。

  “哈哈,宝贝,你以前电话里总不让我喝酒的嘛,今天怎么了?”我有些促狭地逗她,看着她绯红了脸,一脸的窘态。

  “不要说以前的事嘛。”颜端起我面前的啤酒喝了一口,又抿了一口奶,“你该吃胖点,少喝酒,看你现在瘦的连我枕你胳膊,后脑勺都疼,再说你长胖点好看!”我满心欢喜地看着这个像猫般温顺的女孩,心里漾起万种风情,我想我今后会好好的爱她。

  时间过得很快,酒吧里的人也陆续多了起来。我发现颜不知不觉地已喝了一瓶多酒,白晰的脸上泛起粉色的桃红,好看极了。“走吧”颜站起来拉着我的手,我意犹未尽举瓶喝干了最后的酒,“今天,我这辈子第一次喝酒,没想到,酒还真好喝,你说是吗?”我突然发现颜已经醉了,走起路来开始在我怀里东倒西歪,酒意与醉话夹杂着雪花在空气中飞快的消散着,我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她从背后抱着我,轻吻着我的脖颈,双手在胸前胡乱的解着我的扣子,并试图从后面解开我皮带的扣子。“傻丫头!”我打开门后,一边挡她的手一边把她抱起往床上走去,这时候颜的手机响了,我把她放到了床上,放正了身体,“啪”的打开台灯,接电话。

  “谁?”飞飞醉意盎然,低声嘟哝着:“谁打的电话?”“是你妈妈”我挂上了电话,“她让你回去,说是要上班了!”。我有些无奈的笑笑,看看一脸莫名的颜,那可爱的样子,不知道她听进去了没有,将她拥在怀里,小女人醉意很浓,有些不耐的扯着我的衬衫扣子,酒精让她的胆子比平时大了许多,看着她情欲湮迷的双眸,我有些紧张,又有些好笑,一个结过婚的男人,一个有着为数不少床伴的男人,竟会对着一个单纯的小女人如此的难以自持。

  那一夜的月光还是很亮,柔柔的。我一夜无眠。

  她就要走了,我说:“留下来,别走了。”颜歪着个小脑袋,浅笑着望着我,忖度着我话里的真真假假,坚决地摇了摇头。我知道她会这么做。这个小女人和我平常在一起的女人不同,她有着自己的主张,虽然柔弱,却并不糊涂,她在遥远的南方有着家人,有着事业。世事的沧桑让我看东西比什么都透,我知道她爱上我了,但是,现在的她却未必为了我而放弃一切,更何况,我不知道我能爱她多久。

  飞机停飞了,我笑着告诉她,如果这班火车走不了,那么她势必得在这里多呆几天,她微笑着。当朋友告诉我车票已经到手时,我看到她轻叹一口气,不知道是放心还是失望。

  火车就要走了,她依依不舍,女人的脆弱,小鸟依人似的粘在我的身边不肯离开,我握着她沁凉的手,手心里的汗让有我有些微微颤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经历过许多女人的我,竟会对这样一个小女人产生爱意,这让我有些懊恼。我低笑着:“每次送人,都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呵呵,没事啊,又不是不见面了......”我没有说下去,她已经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汽笛响了,我一步一回头的下了车,这个泪痕满面的小女人跟在我后面,亦步亦趋,如果,如果我开口,也许,也许她真的会留下来。但是我不能。将她哄上了车,玻璃窗上水汽湮染,我看着她抬起纤纤的手指,在冰凉的玻璃上划下几个字。我看到她的手在抖,但我还是懂了:“L--O--V--E”,几个简单的字母的组合,却让我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我感觉到眼眶有些热,这个傻傻的小女人!

  挤出了一丝笑容,手在抖,或许是因为冷啊,北方的天总是这样子,打火机一直打不着,够呛,终于点着了烟,狠命的吸了几口,喷出了烟雾,在袅袅的兰烟中,我看到火车动了,眼泪流了,机械地挥着手,我的心开始隐隐的抽痛了......

  冬天的风雪真大啊!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三个人的情人节(1)
·三个人的情人节(2)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手机失踪之迷     下一篇:‘子弹’初九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