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半生缘,一世情
· 铡美案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开始,结束

2001年04月12日10:05:44 网易报道 风若兮

>

  “就这样结束了吗?”那个男人握住我的手。

  我下意识的将手往里一缩,那只手里温腻的温度让我感觉不适,些微的湿度更让我有些反感。似乎,交往这么久,我还真没有让他握过我的手,一向是,我将手伸到他的臂弯里。

  酒吧的基调居然是红的,艳艳的招摇着。幽暗的环境,一只黑猫从我脚底下穿过,很奇怪,原来酒吧里养猫还有这样魅异的效果?如果不是这样的夜,这样的人,我也许会喜欢这里,尽管,那赤裸裸的红色让我觉得有些刺眼。

  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将头轻轻别转,微笑着开口,嗓音柔软,还是那样带着魅惑:“我们还是朋友。”


        ...........


  “从没有开始中开始,在没有结束时结束”;

  “没有开始的开始,没有结束的结束”;开始,结束。

  开始,结束。这两个词,玩弄着自己少得可怜的语文知识,将它们打散,再组合,无聊地在脑海里刻划着一个又一个的字,玩着文字游戏。

  就象我不知道这段感情,姑且称之为感情,什么时候结束的一样,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失恋着,我寂寞着。爱我的人我不爱他,我爱的人他好象不爱我,生活尤如白开水一样平淡乏味又不可缺的消耗着,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让我可以很好的控制我的情绪,所以,我是很多人的朋友。

  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的,我跟他一步一步亲近,电话,约会,吃饭,上床。我成了他的女友。我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只知道后来偶尔跟他着出现在公共场所时,他会跟人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我知道我的优秀,不会输给他任何一届女友。人就是这么奇怪,尝够了各种大餐之后也会想来点青菜小粥,尤其,这份粥用的不是一般的料,够清,够爽口。

  有想象中的不适应,却没有抗拒。也许是寂寞久了,觉得该尝试着接受一份新的感情?也许,只是为了替无聊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很少跟他在一起,觉得精神远胜物质和肉欲。喜欢一个人的日子,对于他天天上下班的接送,竟没有该有的喜悦,这种淡淡的局面,直到他回到他自己的故乡,另一个遥远的城市而告终。

  他在那里生活得不错,事业也成功。只是身边没有我,我知道他也不会寂寞。

  一个人的日子里,活着张扬又自由,欢乐着偶尔的喜悦,哀悼着逝去的爱情,想念着另一个远在天涯的男人。没有他的日子,让我自由得想要飞。但是,我终归还是他的女友,无论如何,我要履行我身为女友的义务。而且,许久的不见面,也的确让我有些挂念,毕竟是朋友。

  于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我踏上了那班开往那个城市的飞机。

  下了飞机,没有人来接我,陌生而又肮脏的城市让我觉得相当失望,没有想过会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开始我的浪漫之旅。打车很容易,颠簸的桑塔纳坐得我头晕目眩,开始怀念家里舒适的沙发软垫。包不沉,我没有在里面放多少东西,但还是不习惯自己拎着旅行袋的感觉。见到他了,拥抱,温温的亲吻着他的脸,我微笑,任他揽着我的腰。

  “我住哪里?”软软的话带着旅途的劳顿,微一侧头,对着他笑,目光的焦点不在他身上,但对方毫无知觉。“住我家好不好?我买了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住,你陪我。”还是微笑,任他接过我的包,将手伸进他的臂弯,没有言语。并没有告诉他,我在来之前已经用电话预订了酒店。

  房子并不大,布置得还行,单身男人的住所,能这样已经不错了,我并不奢望嗜烟嗜酒忙于事业的他能好好地照顾自己,还有这个屋子。将行李放下,已是日暮西山,呼吸着还有些清冷的空气,窗外的阳光显得散漫又无力,终究是夕阳,再美也要落山了。他在阳台抽烟,对着我笑,笑容暧味又有些迷离。我们很久没在一起过了,将近半年。

  但我现在没有情绪。

  来到这里第一餐晚饭是我做的。菜市离这里并不远,住宅区附近都有小菜市可以让你做一个出色的家庭主妇。挽着他的手臂,漫步在喧闹的市场里,他一脸的感动:“宝贝,我们象不象一对小夫妻?”我吟吟地笑着,没有言语,心里的温度就象天气一样冷。市场的地上有些湿,看着鱼在砧板上噼噼啪啪的挣扎,就有些恍惚,仿佛自己就是那条缺氧垂死的鱼,被开膛破肚,掏出所有脏腑,痛!

  洗净手,让他在身后扎上围裙,听着油烟机的风扇声,煲着鱼汤,将排骨下锅,滋滋拉拉,对自己做的菜还是比较满意的,经过许多人的肯定,只是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水分,男人对女人一向纵容,尤其是长得不难看的。感觉到一双手在背后拥住我。回眸一笑:“不要,身上都是油烟味儿。你去摆碗筷吧。”悲哀,恋爱谈得就象结了婚五十年的感觉。

  三菜,一汤,朱红的小木碗,月白的象牙筷,都是我从街上挑回来的。屋子里的生活用品少得可怜,厨房里一尘不染,可以想象这些炊具被冷落的程度。

  饭没吃完,电话就响了,他的应酬一向多,但今天却是一帮朋友约了想见我。

  OK厅,此起彼伏的歌声,我不耐的皱眉,黑色的裙装在清冷的北方让我感觉有些萧瑟,在这里大部分女人还穿着小棉袄。他的朋友,有胖的,有瘦的,高的矮的,男人一概西装革履,不管合不合适,女人统统浓妆,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这群酒友让我觉得有些厌烦。大口的喝酒,大声的唱歌,并不好听。推辞了劝酒,我只微笑,偶尔回头看看他,低声告诉他少喝一些。唱了几首歌,赢来一片叫好声,还是微笑。包厢里烟雾弥漫,呛人,我强忍咳嗽,给他们斟酒。于是,他俯我耳边低声喃道:“宝贝,你是我带来过的女人当中,唯一一个不受他们挑剔的呢。”我不语。

  知道他有过许多女友,皆是极其前卫之人,他喜欢那种没有后顾之忧的恋爱,象火一样焚烧。我曾见过他的众多女友的相册,的确漂亮,若能去掉脸上的脂粉会更佳。

  酒一杯接着一杯的灌,歌一首接着一着地唱,我就坐在他的旁边,任他拥着我,直到有个人进来在他耳畔低语了些什么。他开始心神不宁,却不言语。“有什么事么?”

  “没事,我出去一下,上洗手间。”他匆匆的走了出去。回来后,坐了一会儿又出去。

  “大嫂,是哥以前的女朋友呢。”那个年纪轻的小男孩带着醉意对我笑。

  我一愣。他又坐落在我身边:“宝贝,我有个朋友,很久没见了,不介意叫她进来坐坐?”“当然不,有朋友怎会不欢迎?”

  门开了,进来一个穿着白色线衫的女孩子,端着一杯酒,长发,只是染成了棕色,笑笑站在他的前面,任他一把扯下来,坐在他的身侧。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只余下我们三人,气氛有些怪异,我拿起皮包,轻声道:“我出去走走。”

  “不用,坐会儿吧。”他低声告诉我。

  侧着头翻着包里那本随身杂志,偶尔抬起头打量一下那个女孩子。皮肤不甚白,棕色的头发让她感觉看起来更加的黑,也许这就是健康的肤色?不象我,白得永远没有血色。米色的线衫松松垮垮的附在身上,下面是黑色的皮短裙,一双看不出什么牌子的长靴。我敢打赌她不曾穿过名牌的内衣,大大的领口里滑出一条文胸的带子。只是个子太矮,身材好得有些变形,。女人的眼睛真毒,我有些嘲笑自己。果然是这里的小姐,好风尘的感觉。他怎么会跟这样一个女人同居?而且将近一年?我该怀疑一下他的品味。

  坐着的感觉真好。尤其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这么暧昧地坐着。

  也许我该吃一下醋?这么不远千里地来看他,却落得如此待遇?和他的前任女友共渡今宵?来此之前我刚推掉了一个朋友的约会,如果我在那里应该是在高级餐厅与人共渡。何必来这个不怎么样的城市受这样的冷落。但该死的我居然没有一点心绪的波动,很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她靠在他的肩头抽烟,喝酒,看着他们喁喁私语。忍不住从唇角漾出一朵微笑。恍恍惚惚的,我看到了另一个男人的身影,心里,微微地刺痛着。

  他又出去打电话。

  “你是他现在的马子?”她很直接。

  我一愣神:“呃,是啊,呵呵。”

  “挺不错的啊你,混得怎么样?”

  “我?啊,是啊,混得不错。”我微笑着回答,很含蓄。也许,是混得不错,衣食无忧,还能偶尔出去溜达溜达。我站起身,抻抻身上的黑色裙装,拿起手上的包,迎向他。听他对我说:“宝贝,我们走吧。”

  “好啊。”我没有兴趣知道他后来是怎么跟她道别的。先行下楼,站在车旁,等着他给我开车门,姿态优雅,引来诸多目光,楼上那个身影,探出头来,夜光中的烟头一闪,瞬间即逝。

  在车上,我微笑着听他给我道歉,解释。神游太虚,没有注意他在说什么。刚才那杯啤酒让我有些醉意。任性的说:“今天晚上不要回家里去了,去酒店开个房间吧。”他一愣,没有说什么。

  娱乐城附近有一些酒店,却没有四星五星的,车开了很久,夜都深了。终于找到一家。拉开窗帘,任他在背后抱住自己。我知道他想做什么。

  浴室里热气腾腾,镜子模糊一片,我缓缓将头发绾起,跨出浴盆,热水洗去了尘蜕,却让我感觉更加疲累。随意的抹抹镜面上的水雾,那个女人,眼神迷离,空茫,没有焦点。懒懒地用浴巾包住自己,趿着拖鞋,打开门,看到他在床上吸烟,对我笑;“宝贝,过来......”

  他的精力一向过剩,对床上运动的热衷也让我吃惊。

做爱就是这么一回事,远没有睡觉能让我觉得快乐。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身下呻吟,谁会知道她当时在想些什么?

  “宝贝,我爱你!”这是他在做爱的时候喜欢说的。我在心里笑,宝贝,细忖这个词,永远不会叫错,对任何一个女人适用,宝贝!不象人的名字,在唤的时候要想想到里哪个是玛丽哪个是安琪!

  没有缠缠绵绵的亲腻,没有天雷地火的激情,我用超乎我这个年龄的成熟对等着这个大我许多的男人。

  闭闭眼,甩去一些不该现在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念头,专心的,做爱!

  我在那里呆了几天,走的时候,泪眼迷蒙,惹来他心疼的拥抱,他以为我在伤离别,但他永远不会知道,我在哀悼,哀悼自己的失败,我始终又无法接受这份感情,尽管,我以为我可以。



      ..............

  “宝贝?你又发呆?你听见我的话了吗?”

  耳畔的轻唤声让我回了神,眼前的男人已经有些微醉了,紧握着我的手,我不诧异地在他眼里看到了泪光,他以为他失去我了,但是,不曾拥有过,又怎么能谈失去呢?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优秀的,他可以给我优渥的生活,但是,象风一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在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停留?在我心里曾经有一个男人的影子,也许他会在我心里扎根一辈子,那么,我怎么可能再在上面再播下一颗种子?我浇水了,但它不发芽!没看到星点儿的绿色,它就枯萎了。

  那就这样吧,轻喃: “从没有开始中开始,在没有结束时结束”;我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我们还是朋友的。”沉默了半晌;“陪我跳支舞吧。”

  幽幽暗暗的酒吧,他搂着我的腰,我靠在他的肩头,缓缓地在舞池里旋转,灯光闪烁,关系暧味。我微笑着,没有一点温度,我的脸形依旧绝美,我的腰肢依旧柔软,我的身材依旧诱人,我的眸子里依旧带着淡淡的魅惑人的忧郁。就象阿修罗,那个传说中美艳无比却又残忍的女神,伤害着别人,在痛苦的呻吟声中舞蹈着,歌唱着,放纵着,沉沦着,开始着一个个的开始,结束着一个个的结束......开始,结束!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手机失踪之迷     下一篇:‘子弹’初九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