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效颦十解

2001年04月30日20:15:06 网易社区 燕垒生

>

  五月(拟何其芳)

  圆月的银光洒上树,每一片叶
  都在窃窃私语,诉说一个故事
  风吹过,而草丛中的小虫
  唧喃个不停。如一柄团扇
  失落在青石上,为寒露侵蚀,
  画着的烟水楼台遂不可辨认
  
  如果妆台上的脂粉染上镜子
  再看不清什么,只剩下一片模糊
  花瓶里花枝半枯,红花瓣
  盖住了一柄牙梳。而一枝花影
  却偷偷沿上碧纱窗来,偷窥
  挂在床头软金钩上的绣服
  
  如五月里园中微红的苹果
  骄傲地炫耀着最初的成熟
  夜色如流水温柔地淹没小楼
  如同寂寞是在最初时成长
  又成为过去。让后来的人去传说
  说那深夜里倚楼不寐的人最幸福
  
    何其芳是现代文学中一颗流星。说他是流星,因为他最好的诗和散文都是他二十多岁时写下的。出了《预言》、《刻意集》、《燕泥集》、《画梦录》几部诗文集后,投入政治,成了大人物的秘书,以后的作品,水准一落千丈,不管后人如何评说,都是很可惜的。早期诗,尽管过于软媚艳丽,偏向于女性化,但他的风格,却是独树一帜的。他的散文集《画梦录》,每一篇都是晶莹剔透的珠玉,和鲁迅的《野草》是中国文学上最好的两部散文集,尽管《野草》偏向于象征主义而《画梦录》则更类似六朝晚唐的古典式冶艳。他的诗,现在读来,尽管不可否认有幼稚之处,但用字华美,意境清丽,是文学史上的“刻篆”(司马长风语)。燕垒生少年时极爱何其芳诗,很想写出他的风格,但学识不够。现在觉得他虽然诗格不高,但每个人心中,都有少不更事,却又纯真美丽的一段时间,回忆起来,虽不无可笑,也觉留恋。
  
      黄昏的感受(拟卞之琳)
  当影子长过街的那一边,落叶
  爬过地面,每一扇门里都传出
  炒菜的油烟。一个记忆抓住了我
  看一眼越来越浓的暮色,我
  相信我是醉了,醉得太过,如同
  一个站立不稳的酒徒。每个人
  走过都让我感到如此陌生
  在街头我看着口袋里一串钥匙
  
  丢到哪儿了?可又说不上来
  不知丢了什么,只是有一种失落
  本来人世就有太多的痛苦
  丢了吧,别管它是什么。我记得
  十几年前一个黄昏,一个孩子的
  迷惘,以及夜深后油灯的昏黄
  张着手护住光,走上楼。那也是个
  黄昏吧,也许我早已经忘了
  
    卞之琳是新月派硕果仅存的诗人了(孙大雨先生好象已经过世。如果我说错了,先打自己几个耳光)。他是新诗中的一个异数。新诗人,大多写情诗起家,诗集中多的也是情诗。(象徐訏先生诗写得极多,而且大多是情诗,却只是歪诗。)卞之琳却很少写情诗,这一点就显得突出了,闻一多当时就赞过他。卞之琳的诗,一个字,淡。一切都淡。但淡不是无味。相反,他的诗,诗味极浓。有名的《断章》,只有四句话,而且是大白话。初读觉得无味,笑他连这样也算诗。但读几遍,就觉得诗中没有一个多余的形容词,短短四句话中,仿佛另有一个天地,豁然开朗,其味无穷。他的诗,是新诗中少数的可以吟的。戴望舒尽管早期也追求这一目标,比他却还差远了。他的诗,总数很少,而且没有长诗,最长不过五六十行。可惜的是,他与何其芳一样,后来也投入政治。这不能苛求先辈,当时日本人杀过来,还一味写些脱离实际的“纯诗”,只能说是无知,甚至辨不明方向,以至认贼作父。这一点,周知堂可作最好的注脚。可读卞之琳的诗,也只能读《慰劳信集》前的。以后的诗,不说也罢。(即使是《慰劳信集》,也比当时人的同类诗更好,象何其芳的《夜歌》也远好于旁人的。用句俗话,饿死的骆驼比马大。)
  
       印象(拟孙毓棠)
  你的手里拿着一把伞,站在
  街对面,而我却只是茫然,
  看着积水流到阴沟里,打着转,
  把落叶变成蝼蚁的海船。
  
  是不是雨打湿了你的眼睛,你
  转过身,如不屑我的存在,
  雨水流下了屋檐,一个人走远,
  手里拿着一把伞。
  
  本来事情很简单。你我擦肩
  而过,不认识,也不再见面。
  可是,因为偶然,(讨厌的雨)
  因为我的骄傲是种欺骗。
  
  于是,看见你走了,好象
  一个幻想,想要忘,也太难。
  屋檐下,我看着你打着
  一把伞,渐渐地走远。
  
    孙毓棠诗名不大,因为他是历史学家,不以诗名世,但他的诗极其出色。他最著名的作品是长诗《宝马》。此诗写汉武帝派李广利远征大宛,夺取汗血马的故事。中国在古时,很阔气过一阵,汉武帝时开疆拓土,威震四方,但此诗却不是一首赞歌,内容是反战的。叙事诗容易写得叙事有余而诗味不足,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平心而论算不错了,但不是诗,充其量只是民歌形式的弹词。《宝马》语言流畅华美,燕垒生当初一读之下,大为心折,花了几天时间把它全抄了下来。顺便说一句,此诗在《中国新文学大系》三十年代那一卷的诗歌卷里有。后来读司马长风的《新文学史》,他对此诗也评价极高,认为是中国新诗中叙事诗的压卷之作,此评不是过誉。他的短诗不多,但一样音韵和谐,流畅华美。但现在知道他的人不多了,书上提一笔只是因为他曾与色艺双全女作家封季壬(凤子)同居过一阵。他后来也象陈梦家一样,专研历史,好象也是死于文革。
  
    午夜的陌生人(拟陈梦家)
  
  西风哭泣着走到天边,
   一颗孤独的小星,
  照着无声无息的路面。
   一个孤独的身影,
  踉跄着来到我的窗前。
  
   “也许你早已忘掉我了。”
   “我无法记得一切。”
   “也许旧梦再不能做了。”
   “象水中一钩残月。”
   “也许旧衣衫也已破了。”
  
  西风拍打着我的家门,
   象一个旧梦惊回。
  我推开了窗子,低声问:
   “问你,究竟你是谁?”
   “我是你梦中第一个人。”
  
  天边响着西风的低泣,
   小星光闪着迷惘。
  我关上窗子,看着自己,
   树影描上了高墙,
  路空荡荡,再没有人迹。
  
    陈梦家是新月派的后劲。他是闻一多的得意弟子,当时是以新锐诗人的面目出现的。他的诗,形式上继承闻一多,风格却大不相同。闻一多的诗有火气,陈梦家则显得恬静,诗十分清淡,很少有设色浓丽的。他对宗教很虔诚,诗也带有很浓的宗教气息。象早期诗《一朵野花》,写得很清雅,心平气和。他对诗却并不很虔诚,象与方玮德唱和的《九龙壁》、《悔与回》,都是些文字游戏式的作品。但游戏出之,未始没有精品,因为更可以雕琢。雕琢并不是坏事,不要觉得天然压倒一切。出语自然,其实也是雕琢的结果。后来,和孙毓棠一样,放弃了诗歌创作,埋头于历史研究。这一点,倒难说不幸,因为他就没有何其芳、卞之琳后期大失水准的作品了。不过,他的下场很惨,文革中被斗死了。有不少三十年代的诗人,文革中都受到极大冲击。
  
       游子(拟朱湘)
  你要叫远游的浪子早点儿回家
  也是件容易的事,可不好做
  有什么话再也用不着多说
  一个人累了,也不愿太早回家
  
  是一把钥匙却打不开一把锁
  听着街上的小贩叫卖着早熟的葡萄
  有人说这果子见识过远方海的波涛
  
  不是一个玩笑就不值得我去寻找
  让一个远游的浪子快点儿回家
  我的心情也让一切捉弄得太潦草
  说葡萄的种子乘一队远来的驼马
  来这里安家
  
  你要叫远来的游子早一点儿回家
  
    朱湘也是新月派里的短命诗人。新月派不少人短命,象徐志摩、刘梦苇、朱大楠、方玮德、杨子惠、朱湘,最长不过三十几岁,不过别人是病死或遇事故去世,朱湘是自杀。
    朱湘为人颇有点刻薄,他看不起徐志摩,说看徐志摩那一张尖嘴就写不出什么好诗。他是屈原乡人,性格也有屈子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浊我独清”的清高与倔强。他对诗十分虔诚,写的诗千锤百炼,诗艺炉火纯青。但过份追求诗艺,不免落入匠气。他的吊孙中山的诗,语言极凝练,形式极工整,但问题是太追求形式,诗味就淡了。好象写对联,刻意求工巧,也嫌小气。朱湘的诗,不少有这毛病。因此,他的诗,极象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风格,他也被后人称为“诗匠”。这里学的是他的《圞兜儿》的风格,即回环曲。回环曲有大小两种,这里不管格律,只是有点意思而已。
  
      商籁(拟冯至)
  也许是路的那一头,也许
  是在乐园里,摘一串葡萄
  让树梢栖息的鸟也醉倒
  醉落了,一树乱落的红雨
  
  也许生命也只是那一次
  让人总无可奈何的心跳
  人海里追逐每一个波涛
  我的心是个粗劣的装饰
  
  生时饮吧,就算只一涓滴
  饮过了也会有几分醉意
  让生命象个无聊的玩笑
  
  到杯底沉淀出一点浊醪
  好让我的脸有一点酡红
  好说我也做过了一个梦
  
    冯至是一个沉稳的人,他的诗也沉稳。早期的情诗很受新月派的影响,风格轻清。他的最好的作品是二十多首十四行。十四行诗,中国人写了不少,其中大多是新月派诗人写的。在当时,打倒了旧体诗后,新月派提出了新格律体,最方便的是直接拿来西方的格律。最早的十四行好象是闻一多写的。此体写得好的,除了新月派一干诗人外,就是梁宗岱,再就是冯至。冯至后出,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冯至的《十四行集》一出,登时把以前的十四行都比下去了。这二十多首十四行,或咏物,或咏人,几乎没有情诗,显得大气,非同一般。读过他的诗,才觉得新诗并不只是鸳鸯蝴蝶,哥哥妹妹,也可以象旧体诗那样,回味无穷。十四行正体分两种,分别是意体和英体。英体前三段都用交韵,后两段作“尾声”用随韵;意体则前两段用抱韵,后六行分两段,可用二至三个韵,但每两个韵间距离不得超过四行,韵脚安排可随意。一般每行的顿数一致,用汉语写字也最好一样多。冯至的十四行对顿数很严,字数上时有增减,但还是十分严谨的。后来屠岸写的十四行,顿上也有点随意,大致还可以,但有些人把龙沙、彼特拉克、济慈的十四行译得只剩下十四行了,韵脚和顿数全部不合,完全自由,就太过份了。
  
          黄昏(拟戴望舒)
  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什么的时候黄昏就来了,在
  一张落到石桥栏上的树叶的声音里,在炒菜的
  油烟里,在破旧的收音机里发出不可辩认的声音里,
  一个人却想起了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也是在
  黄昏吃饭时,停电了。大人们开始咒骂,而我却为
  明天的作业担心。是么,总是在黄昏的时候就
  突然发现自己是多么慌张,好象一切事早已经
  在一本书上读到,在电影上看到,一阵细雨却开始
  打湿了晾在外面的衣服。
  
  真的有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恍如一梦。也许某一天醒
  来的时候也已经成为黄昏,无法挽留。想象
  在一个地方,一个天井里,有一口井,鸟啄着井栏
  上的砂子。可是一切早就已经很远了,又能想什么。
  那条久已失去了眺望的小巷子,以及许许多多往事。
  偶尔地才发现我在路中央,而黄昏却渐渐地来了。
  上帝的事上帝知道,我却只是在破旧的椅子里,
  看天看云看鸟,看男人在街上追逐女人,直到黄昏,
  让我在细碎的风雨里上路。
  
    戴望舒的名气极大,不过多数人只知道他的两首诗:《雨巷》和《我用残损的手掌》。这两首也确是佳作,但《雨巷》差多了。法国象征派对中国新诗的影响非常大,戴望舒精于法文,他的早期诗也可说法文诗的中国版,又喜欢用古字,读起来很拗口。《雨巷》追求的的是内在的韵律,因此每一行字数不一。后来他的诗对格律要求很严,纵观他一生的诗,经历了半格律——自由——格律的变化。由于戴望舒的旧学不深,因此他的诗往往有很浓的异国风味,写中国村姑,倒象在写法国牧羊女。他批评林庚的《北平情歌》是古体诗的现代版,但他的诗岂不也是法国诗的中国版?他的诗也艳丽,但与何其芳不同。何其芳象一幅工笔仕女图,香软绵密,有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罗塞谛兄妹的风格,戴望舒则象冰雕,诗里的艳丽带了三分冷意,有点象魏尔仑。学他的风格,一不当心就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了,不如学学他后期平实一些的作风,形式上学的却是中期《我的记忆》那时偏于散文化的。
  
    废名,原名冯文炳。他的诗已经越过象征派,更接近超现实主义。他的小说写得精雕细琢,文字如诗,而诗却写得语无伦次,极为晦涩。七十年代末出现的“朦胧派”,到废名这儿简直象大白话。他的诗非常难读,但难读并不是不好。在他的诗里,没有一点实在的意象,更象是意识流,只是一种情绪,一种意境,根本不管读者怎么想。读他的诗,只能在饮至微醺,读上几句,觉得眼前五光十色,可以意会不可言传。学他是没办法学的,还是抄他自己的一首诗吧。
  
        蒿里(拟饶孟侃)
  象一夜放浪却又忘了回家是走哪条路
  夜色啊夜色淹没了每一颗灯火
  迷惘的人你却还在等着什么
  我该忘记了我还在死皮赖脸地活
  告诉我这不是我的错。如果今夜太长长得
  让我也无法忍受,可还是要活
  
  一个瘦长的影子,丢掉了,丢在哪儿
  却再也想不起。暮色也越来越粘稠
  在没有窗的房子里哭叫着垂死的疯子
  生命总如同草头的露水一般脆弱
  当天亮,我却觉得我是多么慌张
  就算忘了,就算记住的也实在太多
  
  这一个身体只是寄居于世上的客舍
  第一声鸡声叫醒醉梦,却不知道自己
  是在长途的哪儿。不要告诉我,这叫生活
  太阳啊太阳就一天走个三万六千次
  反正做梦也会有种种的悲欢离合
  反正迷惘的一生什么都已经错过
  
    饶孟侃是清华四子之一。他后来没什么名,因为他倾向于国民党。他也是新月派早期的干将,诗却十分清爽。他的诗,没有无病呻吟,没有吟风弄月,在满是情诗的新月派中是个异数。抗战时写的诗,也没有失去水准。用诗来宣传抗日,最有名的自是田间的朗颂诗。闻一多称田间的诗是“鼓点”,但只敲鼓有力是有力,未免单调。饶孟侃的抗日诗更文一些,力量不及田间,但诗味要浓得多。然而在当时那种非常时期,这种诗可说两边不讨好。权贵们忙着赚钱,没工夫抗日,(读读张恨水的《八十一梦》,就可知道当时的情景,那是中国最好的讽刺小说之一)而平民们需要的,更是田间式的那种鼓动性的朗颂诗,字斟句酌地写宣传诗,显得不合时宜了。
  
      许诺(拟臧克家)
  小时候总想做一个好人
  大起来却再也不想
  不为什么,也许是日子太长
  许过的诺言转头就忘
  
  如果还能再来一次
  再轮回一次生死
  我还想做一个好人
  即使我已经那么无耻
  
    最后一家是臧克家。臧克家也是闻一多的得意弟子,后来水准虽然也差了,早期的诗却实不可抹杀。有名的《老马》不用说了,诗非常可读。他也追求诗艺,但没有朱湘那么钻牛角尖,内容和形式结合得都很好。他也很少写情诗,多写人的苦难,但读来是诗,不是满纸血泪的口号。所谓的诗,不是几个“啊”、“哟”可以堆砌出来的。臧克家的诗,往往不是由自己来代言,他写的苦难也多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来写。用唐时乐府来比较,他的诗,不是元白的乐府,而是张王的乐府。用旁观者的身份来写,不见得就没有感染力,反而另有一种冷静。象他的《老马》,写一匹马,也是写苦难深重的中国人。读这样的诗,就觉得何其芳的转变也不是没有道理。

注:转自天涯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大家都来"吃"鲁迅』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手机失踪之迷     下一篇:‘子弹’初九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