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相对小资

我爱我年少

2001年05月29日12:58:44 网易报道 雨燕

>

  总有一天我会年老,
  岁月无声,绽一朵微笑
  抚我菊般面容,
  摇椅轻摇,摆渡寂蓼。

  我说,说了又说
  宝贝宝贝,闭上眼睛
  黑暗滑入黑暗
  湮没时光的视角
  纵深处,有汹涌波涛

  记忆里,植一株忘忧草
  阳光普照,嬉戏胡闹
  金色的温暖在手臂上蜿蜒
  爬过光滑的额
  顽皮的乖,我爱我年少。

                  --我爱我年少



  高尚的雨衣
  小的时候,有一种军用雨衣很常见,军绿军绿的颜色,出奇的宽大,外婆家里有一件,就挂在仓库门外,让人感觉十分踏实。

  相对庞大的事物映射到眼中,人们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很盲目的崇拜心理,虽然有时只是瞬间。小孩子当然也不例外。于是,那件雨衣被无数次地强拉进我们的游戏,充当一切类似于高尚的角色。

  “我演丢了钱包回不了家,在雨里挨浇的,你演雷锋。你,你……当观众吧!”我给表弟妹们分派着角色,之前小姨刚刚给我们讲过雷锋的故事,只等着大雨来临,便各自入戏。

  雨季的天空,乌云密布。

  朦朦细雨,片刻就变成了大颗大颗的雨点,黄豆一样的砸下来。我很入戏地在雨中徘徊,发愁的同时,瑟瑟发抖。一会儿,“雷锋”走过来,披着雨衣,那大袍一样的雨衣几乎有一半拖在地上。几句固定的对话后,那拖泥带水的雨衣就披在了我身上,同样半拖着。这时我会十分真诚地面露感激,表明雷锋作好人好事救了我,然后我下场,一幕戏结束。最后拉着已经没了雨衣,浇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的“雷锋”向观众们敬礼谢幕,他们躲在堆放柴禾的木棚里,遮风避雨的拼命鼓着掌。

  雷锋的扮演者们是要按照年纪大小依次轮流的,等候上场的人都是一个模样,伸长了脖子观望着,跃跃欲试。而我是所有人的姐姐,只好永远演丢了钱包在雨里挨浇的人。

  之后,我们这一群小孩同时不同程度的感冒,害苦了外婆。

  前几年再回到外婆家,还是那件雨衣,看上去却又小又破,全没了从前崭新宽大的样子。厚厚的尘埃,如岁月般均匀地遮掩了曾经风光的一切,应该是很多年没人穿过了,却依旧在仓库门外挂着。也许外婆不在了,就没有人去在意这些琐碎的事情了。

  娃娃与狗MM
我七岁之前的印象里,狗比狼还可怕。狼不会从故事里跳出来,外婆家的狗却是每天在眼前晃的,而且任何一条看上去,都比当时的我强壮得多。它们呲牙咧嘴,狺狺的吠着,看家护院,尽职尽责。每次从它们身边走过,我都会死死地拉住外婆的衣角,战战兢兢,左躲右闪,据说步态难看至极,无法形容。总之,要走得远了才放得下心来,攥足了一手的汗,两腿发酸。

  然后,就是那条狗娃娃。它的妈妈打盹时被一只硕大的老鼠咬伤了喉咙,伤重不治。外婆抱着它走进屋来,对我说,“给你一个妹妹抱抱。”小狗倚在我怀里,墨一样的眼珠水汪汪的,呜咽的声音低低细细,惹人怜爱。

  “姥姥,叫它妹妹呀?……”从此,“妹妹”就成了我的影子,它虽然只是一条刚满月的小狗,对于只有几岁的我来说,抱着它却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跌跌撞撞的,偶尔我没有抱住它,失手将它摔了,它翻个身,抖了抖身子,就又撒起欢来,眼睛依旧纯洁温柔,没有一丝责怪。我满心的过意不去,将它抱起来左看右看,直到最后,它被我弄得不耐烦了,挣脱着跑开。

  有我的眼里,它实在是个谜,我爱吃的东西它都能吃;它也会跑,而且比我跑得还快;偶尔它也生病,感冒的时候它还会打喷嚏;那么我很怕高,它也会怕高吗?我决定试试。

  我将它放在一个篮子里,它乖乖地伏着,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天气很热,“妹妹”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急急地喘。搬过凳子,我踮着脚尖,终于将篮子挂上了晾衣杆,然后我跳下凳子,开始观察它的反应。“妹妹”懒洋洋的趴着,对当时的处境丝毫不知,昏昏欲睡。我只好在下面大声的唤它,希望引起它的注意。它条件反射地一下坐起来,四下张望着寻我,篮子被它几个动作引得剧烈地摇晃,骇得它“呜呜”地低声叫着,双爪紧紧地扒着篮子边沿,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一动也不敢动,神色慌张。

  我终于明白它同我一样,恐高。赶紧将它抱了下来,它在我怀里筛糠似的抖,我能够感觉到它的心脏“砰砰”地剧跳,象是马上要跳到我的手里。我后悔得一遍遍发誓,再也不拿它开心。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因为另一次的好奇将誓言忘到了九霄云外。

  小的时候喜欢转圈,转过后头晕晕地,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妹妹”会不会头晕?这实在是一个让人好奇的问题。说做就做,我抱起它,开始一圈一圈的猛转。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跌坐在地上,费力地定了眼珠,看“妹妹”的反应。我猜它的反应应该和我差不多,身边的一切都因为旋转而模糊,它似乎有些懵了,先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试着迈开腿走路。它一定是想如往常一样向前走,腿却不听使唤,螃蟹一样,横着移动起来,由于移动速度不受控制的快,几步下来,它便歪倒了,姿态滑稽,我顿时倒在地上,哈哈大笑,直到现在,我还能回忆起当时“妹妹”的可爱模样。

  后来,妈妈来领我回家,我坚持要带上“妹妹”,可当时楼房里规定不允许养狗。外婆只好将“妹妹”藏了起来。

  我哭了又哭,哭得司机都烦了,如果我妈妈不在,我想他是会忍不住要揍我的。

  回家后不久,外婆打来电话,告诉我“妹妹”死了。我并没有表现得十分伤心,一个小孩子很难拥有持久的热情。也许是因为它并没有死在我的面前,也许是因为隔得时间长了,我对它的感情由浓转淡,只是,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它的样子,全身乌黑,只有四只爪子和尾巴的尖是白色的。

  后来我想,它的早夭其实与我有着绝对的关系,我当时那么喜欢它,几乎倾注了一个孩童所能付出的全部热情,用来关注研究它的一切,不愿与它有片刻的分离。只是没想到我的乐趣带给它的原来是无尽的惊吓。

  渔翁得利
那是一束塑料花,绿叶,红的黄的花俗而喜庆的开放,过去的照相馆里常有这样的道具,可以用来更好地衬托人们的微笑。

  摄影师阿姨将花放在我手里,拍了拍我的脑袋,用肢体语言来夸赞我的乖巧。表妹单纯快乐地紧挨着我,那天我过生日,合不拢嘴的开心。

  一切都很好。

  镜头对准了我们,阿姨藏在相架里,手高高的扬着,下一步,她应该捏一下手里的橡皮球,如果顺利,那将是一张多完美的相片。

  可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表妹哭了?!

  她先是用手来拉扯我的塑料花,拉不动,开始抽抽嗒嗒的哭。大人们纷纷围过来,表妹的话平时说得就慢,哭的时候更是口齿含混,表述力极差。所以除了我,谁也不知道她究竟为什么哭,可是我选择倔强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后来,我一赌气将花藏到了身后,知女莫若母,我妈妈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把戏,开始作我的思想工作,理由无非是什么妹妹小啊,妹妹不常拍照。可那束塑料花的魅力非同一般,它让我舍弃了一切尊长爱幼的美德,就是不肯放手。

  妈妈终于不耐烦了,将花一把夺过来,塞到身旁一边看着事态发展状态,一边“嗯啊”哭着的表妹手里,表妹立刻破涕为笑。她拿着那束花喜不自胜的样子气得我火冒三丈,唯有大哭才能表达我的气愤和委屈。显然,妈妈早已料到这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后果,气冲冲地把我拉出照相馆,随手捡了一个小树枝,在我面前晃了几晃,我就立刻乖乖地收了声,依旧跟着她走了进去。

  最后,大人们很公平地解决了这场塑料花之战,本来我们姐妹的双人像,硬是塞了表弟进来同照,他神气地站在我们姐妹的中间,而塑料花则被他大模大样的拿在手里,结果我们姐妹两个全都眼泪汪汪的,摄影的阿姨怎么也逗不笑我们了。

  后来上学的时候学到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我领会得出奇的快。

  郎骑竹马来
那个叫小旭的男孩子姓裴,从识字起,我一直想当然地把他的姓氏写成培,上二年级的时候,他为了证明那是错误的,特意给我看他的作业本,“笔划也太多啦!”我埋怨个不停。

  我和小旭决对是战友,打出生那会儿就是了。在托儿所里,我们是最爱哭的两个孩子,阿姨被我们弄得很烦心,索性把我们放在一个摇床里拼命的荡,屋子也不大,摇床从南墙荡到北墙,再从北墙荡回来,“咚咚”的响,居然还真奏效。只是后来妈妈很后怕,她担心我会脑震荡。

  我们住同一个单元,他家在我家的楼下。夏天的时候,楼群里很热闹,小孩子们穿梭着跑,玩各种各样的游戏。

  我们玩“官兵抓强盗”,我跑得慢,有一次就要被抓到了,结果他从横里穿出来,几乎是把自己送到了对方手里,然后冲我喊:“燕子,跑啊!”我被他吓得呆住了,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然后心里一颤,直到现在我还能够清楚地感知到那一瞬间心灵的震撼。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相关的所有细节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可是岁月能够磨蚀记忆却无法磨蚀心灵。

  那个年纪当然不可能存在任何复杂的情愫。我想,那是一种很单纯的感动,却是人生中属于我的第一次感动。他希望我能够跑掉,哪怕牺牲他自己,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很伟大了。

  抓人的小朋友一直扯着他的衣角,而他费力地阻止着他继续立功,神色急切,“燕子,快跑,快跑啊!”我当然没有跑,最终和小旭一起被他们双双捉去坐牢,所谓坐牢就是在地上画一个仅容人站立的圈,以圈为界,犯人站在里面,不准出来。小旭站在里面,有些英雄气短,百无聊赖地看我弟弟玩弹珠。而我则在他旁边的牢房里休息,刚才的疯跑消耗了我太多的体力。“刚才我本来都救了你了,你怎么不跑?真是的。”“我累了,想歇会儿,不行吗?”“哦,那你不早说,干脆让他们捉了你不就行了?”“那我让你救我啦?”“……!”后来他说他当时差点没让我那付不识好人心的样子给气死。

  再后来,他去了西安,我们差不多有四年没见面了。他的伊妹儿有时湖蓝,有时天蓝,他说多象托儿所里的天花板,那会儿咱们肩并肩的哭啊。然后他说他还好,学校里也有MM宠他,只是打羽毛球的时候,再也没有人趴在四楼的阳台上喊加油了。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嫁人指导手册     下一篇:济南,这一个夏天的谬论  


 论坛热贴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心情故事]
· [心情故事]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原创]等待麦莎
倾恋之城
剃头
忧伤的碎片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浅墨蓝氤
昶姃
现代印象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