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东郭先生和狼
· 着一生红袖添一世香
· 开始,结束
· 半生缘,一世情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女人·蛇

2001年07月04日09:32:41 网易报道 风若兮

懒懒地,腻在床上,露出洁白的藕臂,伸了个懒腰,呵欠连天,该有黑眼圈了。想是昨夜太过放纵,由着性子在锦衾温被中翻滚,贪恋着身边男人的味道。太久不曾缠绵了,遇上,便生生地不肯放过我,情欲爱恨,这物事一经沾上,却不知哪一朝才能放得开。

清早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他的。我是鲜有电话造访的人。性子一来,便关了手机,拔了电话线,常常如此,不喜人烦来,久而久之,便也晓得除非有急事不许打扰这大脾气的小女子。说是公司有事,急急离去,走时不忘在额头印上一吻。我还睡着稀里糊涂,含混着感受他的拥抱,醒来,身侧只剩下那竹夫人,抱在怀里,一样的沁凉。微动,枕头上一本书“啪”地落地,几张蛇的图片从书里滑了下来,张扬嘶吐着诡异的信子。

软软地从枕上起身,赤裸着。不喜在身上多加束缚,踏进浴室,冲罢凉,挽起了散乱一头的青丝。窗外赤日炎炎,于我无关,打下了窗帘,屋里是凉意阵阵。

燃着一支七星。不记得是甚么时候学会了抽烟,许是受桐的影响,他爱抽这七星,看青烟袅娜,细细端详着夹着烟的细长手指,女人抽烟,硬生生多了几分媚态。百无聊赖,日子过得象白开水,偶尔加加温,沸腾一时。天性凉薄,如蛇般冷血。即便桐是我恩师的女婿,恋上他了,照样横插一脚占有这个男人。不管当年教授是否有知遇之恩。

我本该唤桐一声姐夫。教授眼中的赞许中意,我该是他儿媳妇,他的儿子,同龄的昊,是个有才气的男孩子。我与桐的妻,情若姐妹。但就在他们家的客厅,他不该让自己的女婿出现在昊的面前,两相比较之下,男人与男孩子的优劣立时一清二楚,所有一见钟情宿命姻缘全是借口,无非是给浪漫增添一点花絮,给自己虚伪的行为加那么些理直气壮。我不心虚,谁教两人单独在酒吧里碰见,谁教半醺的我打破酒杯割破手,天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向是副我见犹怜的小模样,未来的姐夫禁不住诱惑拥我入怀,怎么怪我?将自已的身心交托给这个男人,心满意足,象偷吃了鸡的小狐狸,窃笑,姐夫永远不会再是姐夫。

光着脚丫子,细细数着纤小的脚趾,皮肤光滑幼嫩。或许这就是常光着脚走路的好处,足部的按摩对身体很有益。甚么都要求完美,甚至连爱情都是。从不曾想过占有他的全部。要全部作甚?自已都顾不过来还要再多顾一个,累。就这样与人分享男人,多好。甚么都不求,就这样淡淡地生活着,偶尔起了性子撒撒娇,勾引他一番,自得其乐,生命就可以过得这么简单。女人永远是如此,需要男人来证明自已生命的色彩。

做女孩子时是朵鲜花,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花谢空折枝。有了男人离了枝,看是你个甚么样的女人。张爱玲说,男人一生都有两朵花,白玫瑰与红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甚么白玫瑰红玫瑰,女人香,女人花,再娇再艳也有败的一天。不喜花凋谢时的惨相,零零落落,枯黄憔悴。惊骇之极,死也不做那残花!不做残花便将其制成干花。说来残忍,将好生生的鲜花在开得极艳时脱水,再固以人工的颜料,那花便不再老去,永保诗那份灿烂。罢了罢了,虽可惜不如鲜花时那般娇嫩,但总好过惨败时的凄凉,我就做那干花罢。

怅然着,忆起前几日遇见了昊。日日呆在家中无聊,看书,写字,赏乐,学舞。古人说女人无才便是德就是有道理,学那么多知识有何用?统统还给先生去。女人自有天性能学会一些魅惑男人的手段。学会了,不用心去施展,自是漫延在周身。知晓我枕畔有人,仍有痴心人在身侧围绕。昊明知我与桐在外出双入对,一脸苦涩,却是无悔追随在后。

烟不曾抽完,门铃声响起,叮叮咚咚,甚是悦耳。不知又是哪个无聊人士来烦人。前几日半夜居然还有人在窗外喊我的名字,在屋里展颜轻乐,觉得好笑,打从中学起,便对这游戏失去了兴趣,做甚么罗密欧与朱丽叶,还学人在阳台下唱歌。索性开大了音乐,让他叫去,我没听见。门铃声响,倒是不能失了礼,套上一件青衫,光着脚从地板上荡过去。打开门,咦,许久不见,是桐的妻。寒着脸,冷着眼,傲气万分地从我眼前走过,啧啧啧,化妆是精心,但气色却实在不佳,可惜了一个美人胚子。

客厅茶几上的百合开始残了,呵,昨夜顾着浪漫,忘了给它换水,娇颜不在,枯黄了。该是怨煞我。怜惜地轻抚一朵,抬起头,“啪”,迎面而来一个脆生生的耳光,好大力,实实地眼冒金星,身形晃了晃,站稳了。好痛,泪水在眼眶里滚了滚,死死忍住,怎好这般没出息。故事里抢人丈夫的女人不是都强悍得很么?房门还开着,门口站着疼了我几年的教授,眼里有指责,有怨恨,有伤心,有绝望,甚么都有,如我所料,独独少了那丝温馨。

牵动嘴角,笑了,真想不到她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看来是逼急了。打人的先哭了,含泪控诉。真傻,要是我会听,我就不会与你的夫在一起。教授也开了口:“阿荻,你要甚么都可以,要钱我们可以给,离开桐吧,他不能给你什么的……他都快要做爸爸的人了……”,耳朵嗡嗡地叫着,可能是刚才捱过打,好象没听清什么,目光斜睨过她平坦的腹部,那里有桐的孩子。

有甚么了不起?几个月之前,我就扼杀了一个小生命,因为他要的,我给不起。而她,却可以名正言顺拥有一个新生命,我是不是也该哭?

软硬兼施,肥皂剧里的段子,看着门口急急奔进来的桐和昊,忽然觉得万分疲倦,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挥挥手,让他们全部都出去。

屋里空落落的,一下子走光了,只余下我和影儿两个。什么时候,是不是连影子也会离我而去?

夜深了,坐着,一动不动。

灯忽然亮了,眼睛受不了强光刺激,闭上了。由得桐一把将我抱起,怜惜拥在怀里。呵,我知道他会来,安抚了那个,又要来安抚这个,做男人,也真命苦。

一口一口将粥喂进肚子里,渐渐地恢复了精神。忽然起了性子,漫步走到梳妆台前,那是从古玩市场搬回来的,花费不少。从镶了乌金的化妆箱里拿出一样样的小东西,细细地描了眉,画了眼,点了唇,扑得淡胭脂,散下了青丝……看着镜里的女人渐渐地不似了人形,清纱绿裳,媚眼如丝,就差口中吐了信子,活脱脱一条惑人的蛇。从舞蹈学校毕业,唯一的收获就是学了这蛇舞。蛇舞,来自云南,曾失传许久,一种阴柔之极媚人之极的舞蹈。关了灯,就在幽暗的大厅里,音乐声起,我像蛇那样扭着腰肢、盘绕,身体就像蛇一样柔软,漾起细浪,泛着诱人之极的媚惑。光裸的手臂和背脊贴上火热的胸膛,一冷一热,咯咯地笑,舞步不乱,身贴着身,稳稳地契合,衣衫零星地滑落,任由那双大手到处游走,微微喘息,亦有细汗沁出,象蛇一般的,我已搞不清楚我是什么,蛇也罢,人也罢,我是蛇,蛇是我……

耳畔是他灵活的唇舌,轻舐慢咬,嘻嘻一笑,听得低喃:“你的汗,是冷的……”,是呵,冷的,蛇么,终究是个孽障。

昏乱着,任情欲弥漫着,心里一片空明。 这世间千古的轮回,可有哪一遭重复?我一天比一天聪明了,人的愚昧是一种幸福。书里的事,花也好,蛇也罢,男人总有两朵花,又何尝不是有两条蛇?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位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眼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得不到的方叫人恨得牙痒痒,心戚戚。我思了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年,终于想通了。原来玄机,就在这千古的传奇里。

身上的男人气息粗重,流下的汗滴滴地落在我白晰的肌肤上,感觉他有力的冲击,低吟,世间百态,无非是一个欲字,叫人生生世世都摆不脱。但若是脱了,又做甚么人呢?笑声在寂寂的夜里孤零零地回荡,在他的唇间淹没,在柳畔月下鼠窜,直冲这暗黑的苍穹。
  
一切都过去了。断角的独角兽,失去灵魂的生命。玉树琼枝化作烟罗。
  
什么一生一世?
  
这是人自创的笑话。
  
我兀自淡淡地笑着,就这样活下去罢。
  

……………


本文相关内容:颜料社区个人文集:颜料的唯美油漆罐』 『专题:完全张爱玲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手机失踪之迷     下一篇:‘子弹’初九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