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第欧根尼的桶(7-8)

2001年08月21日10:20:23 网易报道 玉骨

(7)花旁边又长出一朵花,我回去找我的土壤。

  那天后,小哈忽然就来的少了,我知道她很忙。3万字的毕业论文是沉重的包袱,加上兼职的家教,把晚上时间也占去了不少。我曾劝她放弃这份自找的工作-------出去旅游,由我出钱绝对足够用。小哈笑:“那怎么行?要用我自己赚来的钱请你出去玩,这样比较有意义。”小哈有时倔强的单纯可爱,我拗不过她。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笔也开始生涩起来,常常坐在电脑前面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我是两家女性月刊的专栏写手和一个文学网站的签约作者,每月都要交1万多字的作品出来。以前没觉得有什么困难,东扯西拉一般2周时间就可轻松搞定,可现在居然枯坐半晌,脑子里一点东西也没有。我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显感到自己心神不定,茫然无措,老觉得什么事情在心里来回走动着,停不下来。

  一天下午,我勉强写完了3千多字的一篇小文,实在觉得无聊,决定去小哈宿舍看看她。

  校园附近有花店,我走进去挑了一大把金黄的雏菊,拿报纸裹了往小哈的住处走,只觉得呼吸顺畅,心情愉快,我已经有快一个礼拜没看见她。

  小哈打开门,高兴地一下跳起来,扯着我大喊大叫:“啊,莱茵是你!你来看我啦!嘻嘻……”她把我拉进房间里去,房中间的床上桌上满是混乱的书本资料,薄薄的窗帘卷在一边,一盏台灯照亮了两把椅子,一个女孩埋头在写着什么,听见动静,好奇的抬头看我。

  小哈介绍:“莱茵!是我最好的朋友加偶像!小琪!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加同学……”小琪冲我点头笑了一下,大大的眼睛灵活温柔:“你好,听说你很久了。”我尴尬地笑了笑,把手里的雏菊交给小哈:“自己找个地方插起来吧。”

  小哈翻出了大可乐瓶出门去装水,小琪客气地请我坐。我坐下来,看着她面前一大堆东西:“你也在写毕业论文?”
  “是呀,我们俩的选题差不多,所以凑在一起写,找资料也方便点。”小琪的声音温柔动听,象清泉一样。

  “快写完了吗?”
  “还有不少呢,这几天我们都连天加夜的赶,3万字啊!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关……”
  小琪抿嘴笑:“我在她这儿都挤了好几天了。”我回头看看小哈的床,上面胡乱丢着两个枕头:“哦,你住在这儿?”
  “宿舍里太吵了,写不好东西。小哈叫我先过来住两天,她这里地方宽敞,又安静。”
  “这倒是。”我点点头,把脸转回来。

  小哈兴冲冲地跑回来了,手里的花丛耀眼灿烂:“我最喜欢这种法国小雏菊了,莱茵还是你了解我……”
  “少肉麻。”我笑。

  “放桌上吧……”小哈伸手去推开桌上的资料。

  “别,放窗台上好了。”小琪接过可乐瓶,把它放在窗帘下面:“桌上东西多,不留神碰翻了,大家几周的心血可就全完了。”小哈冲我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嘻嘻笑着:“比起你来本人还算细心吧?跟她在一起,我差远了。”我笑。

  “欧亨利还好吗?”小哈在我对面的坐下。

  “天热,它有点不爱吃东西。”
  “大概是想我了?……”小琪微笑着说:“臭美,人家的小狗狗,为什么会想你?你又不是它衣食父母。”
  “你怎么一点面子不给我呀?我和它关系可好了,算是狗颜知己呢,哼!”小哈顺手拿过一个枕头扔向小琪,然后两个人一起叽叽咕咕笑。

  我也笑。

  我忽然就觉得自己很老了。在这两个女孩子面前,我憔悴而陈旧,象一把干枯的雏菊,也许昔日颜色是还在的,但已经明显失去了水分。

  我真不该来。

  闲扯了几句,我站起来说要回去。“这么快就走?”小哈不乐意。

  “你还是先去把论文对付完,我几天没动笔了,也要回去交作业糊口。”我安慰她。

  “那好吧。”小哈把我送到门口,拉着我的手晃了晃:“论文下周就答辩完啦,然后就有一段时间的空挡,然后我们就出去玩。”我点点头,越过小哈的肩头向小琪说:“再见,小琪。”小琪坐在桌子后面,很可爱的把手面对着我抓了一抓,表示告别。我冲她笑笑,然后掉头离开。

  小哈的门在我身后轻轻地关上了。

  出了门我就开始慌乱地从手提袋摸电话,我的心一直沉下去、沉下去,无法遏制地坠落。拨通了田戈的号码,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他在那边一迭声地问:“莱茵,怎么了怎么了?”“田戈,你究竟还要不要我?”我艰难地迸出一句。

  “我当然要你。”
  “那么你就赶快来娶我吧,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边……”我终于掉下眼泪,心头象被巨石压迫地喘不过气来:“我撑不住了。”

  “别着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田戈努力想使我平静下来,声音清缓温和。“你知道我和她分居已经快满两年了,很快可以办完离婚手续。”
  “我不知道怎么了……”我说不出话,只觉得空洞难受,我茫然地抓紧电话:“田戈,你是我生活的希望,别离开我。”
  “我不离开你。”田戈说:“知道吗?我真不放心你一个人呆在那边。等大家能够在一起,我不要你再缩在家里闷头写作了,我要你有一份正常的职业和生活,仅把写作当成业余消遣---------不然,你的小脑袋里永远会出现各种幻觉。”

  我哽咽着叹气,再叹气,有苦难言。

  田戈在电话那边沉吟了一会,下了决心说:“莱茵,你不是一直很想去海南吗?我有16天的公休假,你放下手边的事情,过两天我们一起去三亚和兴隆,好好在那里住半个月散心,看看大海,怎么样?”
  “好的、好的、好的。”我无法控制地点着头:“田戈,带我离开这里,不管去什么地方,再呆下去我要不正常了。”

  “那么你订好机票等着我,我下周四过来。”

(8)成了一个逃跑的懦夫

  有了这个承诺我开始勉强自己振作起来,不去想小哈的事情。我熬了两个晚上,集中精力写出8000多字的短篇,交代了这个月的任务。然后开始找旅行社订机票、上街购买在海边能穿的短打衣物,周三晚上我把欧亨利送走,托付给一个住在附近的亲戚,然后从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东西返回住处。刚转过楼梯就看见小哈在我门口砰砰地敲门大喊:“莱茵!开门开门,别睡啦!”“谁睡啦?白痴。”我站在她后面笑着制止她:“你倒是小声点,邻居还以为我家失火了呢。”小哈转过头冲我咧开了嘴:“哎呀不会吧,知道我今天来,还买这么多好吃的。”她伸手接过我抱着的纸袋让我腾出手开门,然后侧身挤进家门。

  进去后小哈把东西往桌上一扔,然后长手长脚地平躺在沙发上开始抒情:“莱茵同志!我有多久没躺在这里了?俺的第二故乡啊……”我一边收拾纸袋一边问她:“才不信你瞎叫,早乐不思蜀了。论文写完了?”“可不是,呕心沥血之作啊。3万字真能把人写出毛病来-------莱茵,我现在开始佩服你们作家,得吧得吧就出几万字,跟玩儿似的。”“那可不一样,论文是学术性的,要严谨,写小说还不就是瞎扯。什么时候答辩?”“把我安排在下下周。”小哈舒服地转了个身,躺在沙发上看我整理东西:“事情多着呢,毕业分配啊什么的我都还没忙到。不过不管它了,先利用这空挡和你出去玩玩再说。---------噫!亨利呢?”小哈忽然发现少了一口子,开始支起身子到处乱看。

  我停下来看着小哈:“我把暂时它送走了。”“干吗?”小哈瞪大眼睛看我。

  “因为……”我犹豫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我明天要和田戈去海南度假了,半个月。”小哈斜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我,屋子里半天没声音。她带点不相信的口气轻声说:“明天?田戈?半个月?”“是啊,田戈,他用了今年的公休假……说带我出去散散心。”在小哈的注视下说这些话变得极其困难。小哈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那么,你是否记得我们曾经约好在最近出去旅游?我告诉过你我只有下周这个空挡的。”“我以为我们并没有说死……”

  小哈没有说话。

  半天、半天,她抬起头来,眼睛里有一层水气:“莱茵,我兼了两份家教,每周4个晚上,每堂课40元,我做了两个月,攒了1千4百元。这期间我还要应付毕业考试,写毕业论文,跑毕业分配-------我不想回原籍去做一个研究员,我在力争能够留校、留在这个城市、留在你身边。这两个月我忙得连来看你的时间都没有,我只想能够等论文完成了,拿着这笔钱,和你一起去早就想去的水乡周庄,去看看双桥和古船。回来后,再去投入新的战斗。”她低下头:“我以为我们是说好了的,我一写完就来找你,上周你去看我,我还说了的------我以为我们真的已经说好……”小哈的声音已经很难控制:“原来,你明天要和田戈出去度假了。”“小哈。”愧疚之心淹没了我,我开始语无伦次,无力地想做挽回:“等我回来、我回来后我们就去,一定去……”“没时间了,莱茵。”小哈笑笑:“我想,这件事情的意义并不是和谁出去旅游这么表面,而是你实际上更看重谁。”她摇摇头:“你答应过我,可你没当回事。我以为我在你心里应该是有个位置的,至少不比田戈低,现在……我明白了。”“小哈,不是如你想象那样……”我喃喃地掐自己的手,几乎就要说出原因,说那是我想从她身边拯救自己。可我张不了口。

  小哈默默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然后安静地开口说话:“莱茵,我该不该说呢?如果我是个男人,我也许……我会直接告诉你,其实我……。”小哈自嘲地轻笑了一声:“然而我始终觉得,似乎没有必要那么明白?我们之间的感情就足可以说明一切------现在看来这没什么意义了。我就不该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抱有奢望。你终究离不开田戈,不是吗?”她无法觉察地叹了口气,站起来抓过她的双肩包:“我想回去了。”我伸手拦住她:“小哈,你别这样叫我难过。我不是故意要和你失约,但其中的原因,我很难开口。”小哈在我面前站着盯住我,微微仰着头,背挺得笔直:“你可以说的,我愿意听你解释,只要你肯说。”我看着她水气氤氲的眼睛,能感到自己的嘴唇在哆嗦。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清楚自己,我其实从来就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我又害怕又悲伤又恐惧,我感到自己在逐渐丧失勇气,最终只能靠咬着牙齿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闭上眼睛咽了口唾沫,什么也说不出来。

  小哈用她洞彻一切的目光看着我笑了,她在笑我是个懦夫,她看不起我:“玩得愉快,莱茵。”她从我身边绕过走出去,门发出“砰”的一下巨响,我垂下头,看见自己的面具哗啦啦碎了一地。

  第二天,我和田戈乘上了去海口的飞机。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第欧根尼的桶
·第欧根尼的桶(2)
·第欧根尼的桶(3)
·第欧根尼的桶(4)
·第欧根尼的桶(5)
·第欧根尼的桶(6)
·第欧根尼的桶(7-8)
·第欧根尼的桶(9)
·第欧根尼的桶(10-12)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艾与合欢(11)     下一篇:亲爱的,我想你了(19)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