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第欧根尼的桶(10-12)

2001年08月28日09:24:56 网易报道 玉骨

(10)不见了

  我们提前3天离开了海南。

  田戈直接飞回他的城市去了,而我回到了家。安顿下来后第一件事情先接回亨利,然后打开电脑看有没有小哈的信件或留言。邮箱里只有几封约稿信和稿件采用通知,OICQ上的头像也是灰暗和沉默的。我决定抱着礼物去找小哈。我给她带了一面漂亮的贝壳镶嵌的镜子,她一定会喜欢。

  可我没想到找不到她了。

  她居住的房间已经贴上“招租”的红纸,我从门缝往里看,除了简单的床和桌子,其它东西都已经搬空,窗台上有一瓶枯萎的小菊花。我站在门口呆了半天,想不明白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局面。最后我决定去她的学校。

  没料到校园会这么大。我在各种建筑之间狂转了半天,累得半死,最后总算在最深处找到了女生宿舍。看门大妈告诉我四年级宿舍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人了,毕业答辩上周结束,大家忙着实习和找工作,很多有门路的都先走了。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她答应让我上去看看。我在三楼的一间间宿舍外转悠着,希望能找到人问问小哈的下落。房间里很萧条,只有少数几个女生还呆在里面,而且都是收拾好行李随时准备出发的样子。我不敢相信小哈就这么走了,居然没给我留下一点点可以联系的消息。

  我疲惫不堪。

  在问了有限几个女生,都得到否定回答后。我瘫坐在女生宿舍外的草坪上,悲从中来。这个惩罚太大了,小哈就这样果断地放弃了我,甚至不给我挽回的机会。-----------可我又能挽回什么?

  当我晃晃悠悠拖着失望的脚步向外走时,耳边一个清脆地声音叫住我:“莱茵吗?……”我回头看见一双温柔的大眼睛--------是小琪。

  小琪背着书包,陪我在校园的石凳上休息。她告诉我小哈退房已经一个礼拜了,现在在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我们的毕业证要10月份才能发下来,现在大家都在找地方实习,有门路的只要派遣证一拿到就可以正式上班。”“你呢?准备在哪儿工作?”“我是本地人,打算留校。”小琪说:“学校给两个助教的名额,本来有小哈,可她让给了我,说要回原籍去工作。听说已经联系好了一家报社,可能是去做记者。”“真的?她决定了?”我感到喉咙一阵干涩。

  “是啊,估计她是跑这个事情去了。怎么你最近没联系她?”“我正好出去旅游,半个月。”我勉强地回答她。

  真不该离开。在这样的时候。我怎么能离开???我无法原谅自己。

  小琪看出我情绪的低落,安慰说:“别担心,她联系好了工作一定会告诉你的,你们是好朋友嘛,对不?”我苦涩地笑笑,几乎没有力气回应她。我站起身来把手中的贝壳梳妆镜递给小琪:“这个送给你,小琪,我从海南带回来的,希望你喜欢。”小琪惊讶地说:“送给我吗?你不是打算给小哈的?”“我还给小哈带了别的礼物,以后遇见再给她好了。”我把镜子放到她手里:“谢谢你,小琪。祝你前程远大。”

  小哈,你在哪里?

  
(11)最后几个小时

  小哈消失后的一个月里我写了篇近3万字的小说,名字就叫《第欧根尼的桶》。里面写了些什么我已经全然忘记了,大概就是我和小哈之间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只是没有结尾。反而每个月要交的稿子我诌不出来――没有灵魂的写作是件痛苦的事情,因为你对自己所写的每一个字都不感兴趣,这时候写文章就变成一种折磨。我开始后悔选择这一行当。我推脱,逃避,找借口自己给自己放假,频繁地在晚上出去泡酒吧。喧闹的酒吧确实是放松的好地方,我和一些久未联系的朋友们聚在一起喝酒,海侃,交换圈子里的黑幕和桃色新闻,时间消耗得飞快。

  我下决心要离开这种生活。

  某个午夜我从酒吧返回,在幽暗的走廊上看见一个人坐在我家门口,身边还有一个大箱子。我楞了一下,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发现确实有个人后我有点紧张,慢慢挪过去看―――一个长发的女孩子,垂下的头发盖住了半边脸,靠着我的门框睡着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是小哈。真的是她。

  小哈在将近两个月后再次踏进我的家门,她告诉我离校手续已经全部办完,要乘明天早上9:30的火车离开这个城市,回到她的原籍去工作。灯光下小哈的脸庞明显瘦了一圈,脸色也有点憔悴,她说:“在这里的最后一夜啦,我想,怎么也该来看看你。”她环顾了一下周围:“幸好你还回来了,不然我不是得在你家门口坐上一夜?

  我张了张嘴,所有的解释,埋怨和惦记几乎就要倾泻,可最后脱口而出的却是:“我都知道了,小琪告诉过我。”小哈点点头,在沙发前坐下来逗欧亨利来舔她的手。我对她说:“你似乎很累?要不然去睡会,明天还上路。”她回头看看我不大的一张床,笑笑:“这张小床我们两个人睡?可能有点……挤吧?”“那你什么意思?”“别睡了,反正还有几个小时,找张碟片看看也就打发过去了。”“行,自己去挑。”小哈跪在一大堆碟片里找了一会,举出一张《男孩不哭》问我:“这个我好象听说过,什么内容?”“一个性倒错者的悲剧故事。有个女孩子从小喜欢扮男孩,也老把自己当男孩。她爱上了一个姑娘,追求她,那姑娘一直不知道她是女的。姑娘的哥哥反对她们相爱,为了证实女孩的性别强奸了她。女孩的精神被摧毁了----她可以改变自己的心理状态,但无法改变自己的真正性别。姑娘很震惊,虽然感到受欺骗可也同情她,帮助她一起到警察局报了案。姑娘的哥哥知道后找到她们,在她们互诉衷肠的时候开枪杀死了女孩,女孩最终死在她爱人的怀里。就这么个故事。”小哈说:“精彩,就看这个。”

  女主角斯旺克是演得太好了,她那大大咧咧的男孩性格,心无城府的笑容和表现出的执着情感相当打动人。当影片放到她被强奸后心理崩溃的涣散的镜头时,我怀疑小哈哭了。实际上小哈一直没动,她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注视着屏幕,始终没有改变姿势。可我起身去倒水的时候看见了灯光在她泪水上的折射,蜿蜒清亮的一条,从眼角到颌下。我在她身边坐下,不知道是该递给她一张纸巾还是该装做不知道,最后我伸手揽住了她,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小哈把脸埋在我颈下,哭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绝望、沉痛地哭泣,努力不肯发出声音,可整个身体都在剧烈抽搐,压抑的颤栗传遍我的全身。我不知道她究竟在为什么哭泣,她的手紧紧环抱着我的腰,没法抬起头来。我用手安慰地抚摩她的长发,同时看见自己心里的空洞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不要也跟着失控。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哈的啜泣逐渐平息下来,她静静地伏在我怀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我听见她发出悠长而平稳的呼吸,她太累了,终于在发泄完以后睡着了。

  我回头看看天色,曙光微微透进窗帘。这将是小哈在我这里的最后几个小时。

  
(12)我得到,我失去

  我做了点简单的早餐给小哈,然后把她送到车站。小哈在月台上拉着我的手,老是磨磨蹭蹭不肯上车,眼睛还是红肿的。她从随身的双肩包里找出一盒东西递给我:“这是我能买得到的最好的哈瓦那产雪茄,一盒5支。以后你每抽一支就想起我一次,等5支抽完,你就可以把我忘记了。”“傻话。这么说我不抽了,放门厅里供着。”小哈笑。旁边的乘警在不停催促:“走不走啊究竟?车马上可就开了……”小哈看看我,不情愿地拖着箱子走上铁梯,我冲她挥手:“随时和我联系,小哈,别忘了我们身处网络时代。”小哈站在车门处怔怔地看我,忽然再次飞奔下来紧紧地拥抱我,她的脸贴在我的脸上,皮肤是凉的,眼泪是热的。她喃喃地说:“莱茵,别忘了我,别忘了我!……”我抱紧她:“小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回去?”“因为什么也没有发生------不是吗?“小哈后退一步,带泪笑着看我,一张年轻的脸焕发着从未有过的美丽光彩:“谢谢你,莱茵,我会用永远、永远、永远记得你。”小哈转身上了车,沉重的车门随即关上了。火车一声长鸣缓缓启动,带着小哈踏上返回自己家乡的路。我看着它逐渐消失在视线中,才意识到应该迈动脚步回去。

  站台上一片寂静,我握着那盒雪茄慢慢往外走。夏末的天气依然很热,能感到身体微微有些出汗。走出站台,包里的手机似乎在响,我没管它。我找到一棵荫凉的大树坐下来,用手撑着头,觉得精神恍惚,疲惫不堪。我拆开雪茄抽出一支来点燃,看它尊贵地燃烧,放到鼻子下面,能闻到浓郁的香气辛辣而芳馥。

  手机又响了,打开看号码,是田戈。

  “莱茵?我离婚了。”“什么?”周围太嘈杂,我没有听清。

  “我离婚了。刚刚办完手续,你听见吗?我答应过你的……”

  我举着手机的胳膊从耳边垂下来,电话里的人声继续“嚓嚓”地响着,不知道田戈还在说些什么。阳光从树叶的间隙里射下,在我脚边投影出一块块斑驳的痕迹,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象在另一个世界里,发出朦胧而遥远的声响。我低头看看那只雪茄,它冒着冉冉清烟,黝黑而细长。我把它送进口中狠吸了一口,禁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我哭了。

  (完)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第欧根尼的桶
·第欧根尼的桶(2)
·第欧根尼的桶(3)
·第欧根尼的桶(4)
·第欧根尼的桶(5)
·第欧根尼的桶(6)
·第欧根尼的桶(7-8)
·第欧根尼的桶(9)
·第欧根尼的桶(10-12)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艾与合欢(11)     下一篇:亲爱的,我想你了(19)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