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珍珠

2001年11月05日09:44:19 网易报道 风若兮

  Pearl初到广州的时候,表姐带着两个朋友给她接风。那个夜晚,她含着略显疲惫的微笑,象以前在家一般,静静地坐在位子上,陌生的环境让她有些微的不安。那个留着长发感觉象个艺术家的男孩惊讶地低叹:“Carolin,你这个表妹沉静得象水,她不属于这个年代!看,她的表情,她的服饰,她的头发……仿佛来自遥远……三十年代的旧上海……”

  Pearl还是傍晚下飞机时的一身装束,素色立领盘扣对襟的缎袄上衣,黑色的裙裤长得盖住脚踝上的银链,头发挽成一个髻,整整齐齐地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白皙的颈子和小巧的耳垂。

  几小时的飞机疲累让她有些恍惚,听到那个男孩子夸张的叹息,Pearl羞涩地微微一笑,细小洁白的贝齿在酒吧摇曳烛光下一闪,朦然的目光掠过窗外,满是广州夜生活里闪烁的灯火。

  

  这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Pearl常常回想起那一幕,有时候也想,自己来到这个繁华却又复杂的城市,究竟是对还是错,不过,那念头毕竟只是一闪。

  有些烦躁地掠掠头上蓬松的卷发,顺手拿起夹子整了一下又挽好。还是习惯挽髻,却不再是以前那样整整齐齐的了。记得朋友说她象三十年代的人,也是因为她有着天生的卷发,却喜欢把梳子沾湿了水把头发梳得服服贴贴的,一丝不乱。现在呢,把本来就不喜欢的卷发弄得更卷。时尚潮流永远有法子赚女人的钱,流行的离子烫可以让头发直了再卷,卷了再直。不记得是哪个人说蓬松微乱的头发让女人更有韵味,Pearl就随了性子不再去让卷发变直。

  舞厅是今天晚上第三个活动场所了。她陪着一班老总经理们应酬。三年都市生活已经让她适应并且熟稔了这一系列程序。

  一般都是五六点钟开始约好的饭局。在某一个大酒店,会有一个包厢来迎接这些“贵宾”。也许是某公司的老总,也许是某集团的董事长,反正来头都不小。广州这个城市给人拼博的机会,所以,许多人成功了,金钱奠定着他们的地位。Pearl从一个小小文员做起,一年之后升助理,两年后成为营销部经理,第三年独挡一面,成了一个区的头儿,这个中的辛苦和代价,又怎会是一言两语说得清楚的?

  吃喝玩乐都安排在一个地方会被人瞧不起,认为玩得没格调。于是,节目通常是从五六点钟开始吃饭,到八九点钟换地方,歌舞厅、夜总会或酒吧是第二战场,将近午夜,都习惯去宵夜,因为接下来要玩的节目不能饿着肚子进行,要填填肚子保证体力。

  Pearl坐在这个所谓的情调吧台里。对面的男人们已经多多少少有了些醉意。这些场面一般不会携同家眷出席,却都是携伴而来的。没有浓妆艳抹的伴游女郎。“应酬”场合出现这样的人会叫人瞧不起。所以,他们带来的都是一些“助理”、“秘书”,但于真正意义上的白领又有不同。相较之下,多了些风尘的味道,温言软语的普通话里带着稍微的口音,微笑着体贴男人,斟酒,拭汗,有时候还去舞池前唱上一曲,大多是流行歌曲,情歌之类。在各种各样的伴奏声里,Pear已经听不出谁是谁唱的了。

  公司的头儿在下班前打内线电话到她的办公室,要求她陪同出席这个应酬。

  Pearl坐的位子是靠着包厢的。他们虽然在间隔的房间内,但为了不影响视线又保持着私密,都用着若隐若现的花纹玻璃,外间的柔和灯光透过那飞天女神的图案,投射到她的手臂上,倾下一片乳黄色的光茫。隔着那一片玻璃墙,小室外的舞台显得迷迷离离,极不实在。那卡拉OK,那酒,那陪坐着的小姐,那人工刻意营造出来的柔暗光线与情调;经过处理后带着香味的冰凉空气,玻璃背后摆设的华贵与精致,所有一切,都成为他们最好的谈话背幕场景,为着这些在商海打拼的成功者提供特有的放纵的欢乐,成为提供酩酊纵情的最好温床。

  包厢内醺然的醉意渐渐浓了起来,Pearl已经记不得灌下了多少酒。

  男人们的醉态渐渐显露,他们喝酒,接着又划拳,猜输了就会让身边的“助理”、“小秘”代喝,小姐们也加入了战圈。喝酒的速度越来越快,XO的白兰地不断被拿了上来,倒入加冰块的公杯,琥珀色晶莹剔透的白兰地等冰块水溶后色泽变淡了,无光的黄褐色,再稀薄些,泛着死白的浅黄棕色。原本可以挂杯的白兰地,XO的白兰地也禁不起加冰,软软地在杯口很快沦落了下来。

  小小昏暗的舞池里也有几对男女相拥着起舞,抱得紧紧的,身体契合着,磨擦着,暧昧着。

  Pearl开始停止饮酒,燃着一支烟,斜斜地夹在指间,对着一室猜拳,喝酒,调情的纷乱,若有若无地挂着一丝微笑,司空见惯的置身事外。

  夜色没有让广州这个城市沉静下来,黑色的幕空里掩盖着形形色色的人和事。

  终于开始散场,三三两两的有人告辞,Pearl挨个儿把他们送上各自的车,司机载着他们醉车的老板呼啸而去。

  “黄总,我送你回家吧。”Pearl笑盈盈地把这个男人从沙发上扶起。

  “Pearl,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去,陪陪我,好吗?”这个白天在商场上驰骋的强人终于也有疲惫的时候。今晚的确是太累,签下的合约更让双方舒了一口气。男人歪斜在Pearl肩头的低喃带着哀求。

  Pearl皱了皱眉,扶着他走出夜总会的大门。迎面而来的空气让她深深呼吸。

  想起一个个孤独的夜里,床上女人的身体躁动不安着,就象被禁锢的暗夜玫瑰,身上都脱得只剩下一条低腰的小内裤和吊带小背心睡衣,趴在那条印着深蓝色花纹的床单上,手心脚心均沁着凉津津的汗。Pearl时常感到身体的饱涨和疼痛,就象那朵即将开放的玫瑰被花工用细网纹纸紧紧包住,却仍努力想释放自己。黑沉沉的夜里,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体常常绷得就象一张敏感之极的弦,稍稍碰触就会有连绵不断令人心醉的乐音湮染出来。

  广州城里种着许多高大的凤凰树,开着鲜红的花,夏季的灿烂。树荫在路灯的映照下透过一连串细碎的阴影,让Pearl想起家乡的苦楝树。身边男人的手紧紧挽着她的腰,步子有些踉跄,百米之外的宾馆不需要再用到车子代步。凤凰树的阴影一次又一次地让她想起苦楝树。

  那是一种奇怪的树,苦楝,苦中透着缠绵和历练。春夏时分,就是这种高大美丽的树开花的时间。那一树白色的花朵,象雾一样笼罩着绿叶。走近花树,更有一种淡异的馨香,犀利的香味透着淡雅和苦味,幽远盈练丝缕不绝。苦楝花那无数须须穗穗的淡紫色细长花蕊,散开来绽开着,好似一迷失的云暂栖在绿荫上。

  Pearl想起宇,当时他仍在广州,与江南的Pearl恋得缠缠绵绵。多少次飞过去探望仍在念书的Pearl,手拖着手经过那一树树苦楝花。就是在那样吹着习习凉风的夏夜,Pearl薄薄的真丝短衫紧贴着宇温热的身体,软软馨香的身体附在他身上,当宇伸手拥她向怀里,那依靠着的高壮男人的肩臂,那抚住腰背的温热大手,更似无有阻隔的真丝薄衫,真仿若那轻灵的薄衫已在彼此体温中消失不见。就是那一树似雾的苦楝花下,Pearl在痛楚与愉悦的高潮中,让宇引导着她,体会了身为女人的快乐。

  凤凰树很快不见了,Pearl轻轻地甩甩头,驱赶着突如其来的罪恶感。

  宇离开她已经有两年了,偶尔的回国探亲也是短短几天。想起当初宇出国时Pearl日日以泪洗面,对生活的绝望让她的悲观情绪到了极致,也是是绝境逢生,为着宇的前途,Pearl甘心做着留守女士。

  还记得上一次越洋长途里宇的话。他半开玩笑地说:“在国外,夫妻双方分居达三个月以上,可以有一夜情,哈哈,宝贝,只是肉体上的,不需要为法律和道德负责,生理需要而已。如果我去,你会生气吗?”

  Pearl笑了,宇从来不是一个很老实的人,他的出色使得无论在哪里都成为女人眼中的亮点,也不想他辛苦地压抑自己:“不,我不会生气,你不告诉我就成了。”

  亦是半开玩笑:“宇,如果我有一夜情,你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很希望宇能充满占有欲的回答:“不,我会吃醋,我不允许!”但宇似乎是为了报答她适才的宽宏大量,也大方的笑道:“我也不会介意,如果你需要,不要迫自己强捱,但要注意安全……”

  套房里的大床提醒她今天晚上会有一些什么样的事发生。Pearl听多了这种各取所需的一夜情,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晚。

  浴室里的雾气让她微醺的脸带着红晕,黄磊带着醉意对着她笑。黄磊对Pearl的赏识和提拔是众目共睹的,男人与女人之间微妙的关系也让她敏感地意识到当中多了一层好感。在这个速食爱情的城市里,有什么比毫无牵挂的一夜情再好不过呢?

  她静静地伫立在落地窗前,撩起厚重的白纱窗帘,微乱的发丝间还挂着水珠,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让她的心情有些绝望。也许,经过这样一个夜晚,Pearl就不再是Pearl了。再也不是那个让宇在迷乱时候低声嘶吼着“珍珠,我的小宝贝,我的珍珠”了,不再是那颗无瑕的珍珠了。狠狠地咬住了下唇。

  不知什么时候,黄磊已经披着浴袍站到了她身后,一只手轻抚着她的颈子。敏感的皮肤一下子起了好多鸡皮疙瘩,Pearl忽然有一种反胃的感觉,她皱了皱眉。僵硬的身体任他醺然地搬弄着。一双手臂从身后探过来,Pearl感觉到身后的凸起和坚硬。黄磊的手脚已不灵活,只将她推倒在窗台前的长沙发上,满是血丝的眸子里尽是欲望,毫不犹豫的趴在Pearl的身上,有些急躁的动着。

  Pearl心里的恐惧让她本能地开始抗拒黄磊的进入,想奋力推开身上的男人,他却已经抽动了几下,一泄如注,滑腻的液体流过她的腿间,瘫软了下来。恶心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干呕起来,冲到浴室,腹中一个晚上的酒水混着屈辱的泪水,吐了个昏天黑地。

  

  一遍又一遍洗刷着自己的身体,那种污秽的感觉始终洗之不去。Pearl没有理会在酒店睡得如同死猪的黄磊,惶然跑回了家,那个曾经和宇一起生活着的地方。她无法原谅自己的失措。

  生活就是这样,把沉静得象水一样的Pearl变成了叱咤商场的女强人,逼迫着她接受形形色色的考验,象这个城市所有的女人一样,坚强着,奋斗着,或者说,沉沦着。

  那个晚上,Pearl梦见了家乡的苦楝树,梦见了和宇一起欢乐无忧游荡在家乡山谷里的日子;梦见了自己纯洁无瑕的童年,父亲用胡碴亲着她粉嫩的笑脸,慈爱地唤着她:“珍珠,哦,可爱的小珍珠……”

  月光斜斜地透过窗棂射进来,Pearl紧闭的双眸里,缓缓地滴下泪水,象一颗颗绝望的珍珠……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手机失踪之迷     下一篇:‘子弹’初九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