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童话]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
· 把你借给我取暖
· 地狱拉面
· 花解语
· 送你一枚荆棘果
· 梨花与梨花之外
· 笔记本电脑
· 小资是西施
· 至今思项羽
· 做一个梦露的梦
· 花看半开
· 男人如衣服
· 别枝惊鹊
· 中国银行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青春恰可以让我迷惑

2001年11月07日09:41:39 网易报道 玫瑰红

  (1)

  蝴蝶喜欢上两兄弟里的弟弟,弟弟也比她大四岁,而我喜欢上一个真正的弟弟,比我小四岁;妹妹发誓不交男朋友了,只跟男人共度良宵;朋友爱上的女人喜欢他之外的男人,喜欢很多个;她不跟他结婚,但她发誓跟他永远一起生活,在少女时代,我曾经爱过她;小雷说他不喜欢我了,因为我不给他洗袜子;……

  (2)

  每一个故事里都有我的感情,但我最想知道是谁骗了我的钱,王小姐的借款条上写的是:今收到公司人民币XX万,而不是借到。因为一时的信任,法律上这笔钱就无需她来还了,于是得由我们来还,于是我们每人损失了数万元人民币,这足以让我们把她家周围的每一条路都踏平,时刻等待她的出现,最终我们买通她家楼下的保安,在三个多月后的一个月黑风高夜,把她逮个正着。

  王小姐很无辜,也很恐惧,于是我们有恃无恐,肆意发泄愤怒,怎么着也得把钱要回来,她说她只剩八万了,她签的合作合同都是假的,她找的名牌主持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这是给一家大企业搞的一场商品展示会,不但钱丢了信誉也砸了。

  她倒很无辜,她再无辜我们也要找警察逮捕她,至少先拘留,这时她一挺肚子说我怀孕三个月了,在法律上你们无权拘留我,我是学法律的我知道,而且我是双硕士,我爸爸妈妈都是政法大学的教授……,部门副经理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肚子,脸上带着万分不愿意相信的表情,结合以往的种种迹象,我立刻意识到她做这一切是为了一个男人,哪怕她是双硕士,而且,她说,我还有律师证的,说到这里她忽然直起腰来,说,你们无凭无证威胁并私自对一个孕妇验身,我要去起诉你们。

  于是在金钱的损失外我又增添了被起诉的担忧,这个部门经理我不做了,我打点行装去蝴蝶的城市。

  (3)

  蝴蝶说哥哥和弟弟都喜欢她而她爱上了弟弟,我说实在不行哥哥我帮你解决吧,遭遇了王小姐这样的女人后,个把男人算得了什么?况且爱情没有硕士证或经营资格证,谁跟谁都可以明枪实剑的对付一下,即便损失了感情,感情有几万块钱那么让人心疼吗?感情到处都是,死了又会生,所以我怕什么?全当长经验来了。

  哥哥和弟弟都姓罗(废话),只不过哥哥叫罗大明弟弟叫罗小明(还是废话),大明比较沉稳而小明比较跳脱,我一眼就知道自己可以喜欢小明,同时我看到蝴蝶眼里幸灾乐祸的表情,她一定在说,我先挑好了的你别跟我抢啊,而且是你自己同意要哥哥的,我心里想的是我干嘛非得要一个啊,我还有个自己喜欢的弟弟呢,我决定让他们带我美美吃一顿楼外楼的东坡肉油焖笋,然后在夜总会里我可以聊充哥哥的舞伴消化一下胃里的负担。

  事实上我就是这么干的,几杯火域(还有个名叫红粉佳人)后我掏出包里的火车票,嘿嘿,去厦门的火车在深夜发车也真是天助我也,蝴蝶脸憋得通红,终于说出句话来,说,我送你样东西,我把名字送你了。你才真是蝴蝶呢,赶紧飞,飞得远远的别让我再见到你,她的脚一踢过来我就兔子一样跳开了,她脚上穿得可是今年流行的长尖头款式踢死牛,我回头看见两兄弟都傻傻的笑,心想你们今晚千万别得罪她,然后我亲热的留下句:有空来广州玩!就没影了。

  (4)

  深夜的火车上,朋友又电话与我倾诉,他问我,你说,是不是结过婚的女人都很奇怪啊?他现在的情人是个结过婚的女人。

  我说,这我很难回答,虽然我也结婚了,但我是现在进行式,而非过去完成式,就是说,我还没有离婚,所以,无论我奇怪与否,都不是你要的答案。

  他说,啊,没所谓,不说这个了,那你说,她是不是很独特呢?

  我说,啊?

  他说,你看啊,她那么爱我,可是我一不在,她就在网上跟别人亲爱的来亲爱的去,我说她,她也后悔,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过,有我在她身边,她收敛多了,至少不那么明目张胆跟人出去了。她说她不想活过三十岁,一,觉得自己造孽太多,二,担心自己变老。你说,她是不是个比较独特的女人?

  我心里想的是,呸,如果我任性起来,不知比她独特多少倍呢?不就不讲道德吗,那可以玩出多少花样?但我说的是,不是比较独特,是非常独特。我想我这样说会满足朋友的虚荣心。

  他果然叹了口气,开始询问起我喜欢的弟弟。

  但我忽然不想说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旁边卧铺上的男人开始哼哼唧唧闹意见了,于是我也开始睡觉。

  (5)

  我在凌晨四点半把妹妹吵醒,让她来火车站接我。

  她一定刚刚睡着,她们的演出一般凌晨才结束,所以她很气愤,她嘴里无意识的骂了我很多词,里面有英文,青岛话和普通话,我判断不出来是否有福建话,因为我没听过,总之她全部嘟囔完正要挂电话的一瞬间我告诉她我在厦门火车站,于是我就听到她起床的声音了,踢里扑棱,好象不只一个人的声音,我就嘿嘿一乐,挂了电话。

  这是个搞文艺的妹妹,早就认识。准确的说是歌舞表演,这妹妹小我一岁,在十年前她刚出道的时候确实青春亮丽,面对诱惑她很轻易就跳了进去,大把赚钱大把花钱,大把交男朋友再大把甩,等到在这行里成为前辈,也到该退出的时候了,因为更多的亮丽少女正在蜂拥而上,这时她很想认真找个男朋友,而男人却象鱼一样一条又一条溜走,只留给她伤心的眼泪,伤心几年后,她做起了经济人,带一帮歌舞队到处演出了,日子过得没心没肺的热闹。

  我见到她的表情很沉重,我说,小雷不喜欢我了。

  小雷是我老公,她认识,她曾给他们公司的产品做过形象代表。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抱着我的胳膊大喊:真的?真的啊?兴奋得黑眼圈都开始发红,我也笑了,跳着说,是真的啊,因为我不给他洗袜子。

  哈哈哈哈,我们相拥大笑,笑得莫名其妙,笑完后我们才开始互相打量。

  妹妹穿浅棕色高领羊毛衫和同色时装裤,奶白色羊绒长外套,染成浅金棕的长发泻如阳光,薄亮而柔软,苍白的面色如同雪后的天空,如果眼珠再是黄色就比较完美了,可这她改不了,于是一双略显憔悴的黑眼睛懒洋洋地眨动,有点恨恨不平。

  这跟她两年前皮衣皮裤,大红大绿的夸张装饰风格大相径庭,很让我喜欢,我不由夸她当了经济人成熟多了。我是随便的松橘黄毛衣加牛仔裤,一双最值钱的意大利休闲黑皮鞋一边狠狠踢踏着陌生的土地,一边揽着她走出车站。

  (6)

  火车上没睡好,跟妹妹来到她帮我定的酒店,她就先找准一张床睡了过去,我慢慢也睡着了,我在梦里很想念弟弟,那个小我四岁的男孩子,他有柔软的黑发和修长的身体,他的诗歌玲珑剔透,象阳光下的水泡,把梦想汇聚成易碎的形式,碎了就碎了,然后制造新的梦想,他拥我入怀从来不问永远,与小雷的地老天荒不同,他喜欢不经意的快乐,随缘的情感,从不计划永远的牵挂。

  或者永远也有这样一种形式?浮生总有沉重的时候,但想起他来灵魂有轻盈的起舞的欣悦,我叫他玻璃房子,他叫我肉松面包,因为他就喜欢吃简单的肉松面包,加一盒伊利纯牛奶,什么时候都能满足地拍拍肚子,这真让我羡慕,年轻就是可以随意,四年以后不知他的胃口会否和我一样坏,四年以后我就老了,而他仍然年轻。

  但未来不是我们能够把握的,相知相解的快乐,本就存在于一瞬,渺小如人,拿什么去寻求永恒呢?如果上苍让我有机会沉迷,我愿意在他的怀里一睡不醒,不,一觉无梦,陷入黑天鹅绒般的无知无觉。

  玻璃玻璃我到厦门了。我电话远方的他。

  啊?好啊,帮我踢鼓浪屿的石头一脚。他快乐的喊。

  好啊,还有呢?我问。

  还有,就是想你啦!他大声喊。

  我躲在被窝里咕咕笑。

  我也想你,可我不说。我告诉他,其实我还是说了。

  面包面包,我得上班了,抱抱你。他隔着空间说。我紧一紧身上的被子,心里一片柔软。

  (7)

  晚上我跟妹妹讲起王小姐的事情,妹妹勃然大怒,说,你们也太窝囊了,让我早把这种渣子给灭了。我说吃亏就吃亏在我们讲理啊,而且你没看到,她确实不容易,陪上钱陪上人,肚子大了都没人管……。

  妹妹说,我靠,她是你什么人,凭什么她就有权力骗取别人的辛苦钱?告诉你,这事摊在我身上,随便就找人把她做了。妹妹说着眼睛瞅向靠近舞台的那几桌客人,也许不是客人,他们身材高大,穿深色西装,并不粗野,反而显得文质彬彬,懒洋洋靠在沙发里与小姐闲话,据说都是台湾人。

  这家夜总会是台湾人开的,张扬的也是花酒文化,于是我有幸欣赏了较为火暴的艳舞表演,演员非常敬业,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距离近到能够看到训练有素的优美的身体肌肉。不由人不赞叹商业的奇妙,任何一种商业的高度形式都令人赞叹,理性与秩序对于声色也是必要的。

  妹妹的工作是每晚唱两首英文歌以及在莫名其妙的古装集体舞中扮演那个中间白衣高髻的仙子,我没有看懂是什么故事,总之跟爱情有关,也许如花的岁月总跟爱情有关,而我的如花岁月马上就过去了,这由我日渐发福的小腹可以得知,这让我忽然想起减肥是当务之急,于是我推开眼前的皇室奶昔咖啡。

  而妹妹呢,青春的流逝最早侵袭到她的眼睛,那些小小的鱼尾,一定与失恋的泪水成正比,下次我怎么也得想着给她带瓶兰蔻眼霜来。

  (8)

  曲散人终的时候,妹妹说,算了,今晚还是陪你睡吧。

  我说别别别,你忙你的。

  她没有表情的瞥我一眼,说,算了,今天我也累了。

  我说,那好吧。

  我们回到酒店,我才细细打量房间里的陈设,其实各地的星级酒店都大同小异,但这里的布置仍然让我觉得俗中有雅,这体现在衣柜与床头柜边缘细细镶着的白色金属边上,还有浑圆质感的把手,以及沙发与地毯的纹案,然后有一只宽大的轻便金属椅吸引了我,事实上它仅仅具有了椅子的形式,它可以并排坐两个屁股的椅面部分疏落缠了几条黑色的宽带子,有粗犷的质感,椅背也是。

  我问这是用来干嘛的?妹妹便斜倚在床头上发出一阵职业化的笑声。

  我就明白了,这跟某种服务有关,包括床边摆放的那种奇特的脚踏,也跟服务有关,这样的陈设令我产生欲望,我在床上搂紧妹妹的身体。

  (9)

  很多年以前,我曾紧紧搂住过另一个女孩的身体,她比现在的妹妹年轻多了,当年我也跟她一样年轻,年轻的只有十二三岁,我们一起在美术高中住校。

  我们在晚自习后的冬天夜晚紧紧相拥着走回宿舍,半夜里,她一边发抖一边往我被窝里钻,或者干这事的是我也未可知,总之我们紧紧相拥,说很多话,说喜欢的男孩子和喜欢的颜色。

  我喜欢一种洋红中带蓝的颜色叫玫瑰红,她就只喜欢自己调出来的一种蓝色,她给它起名叫烟蓝。

  她喜欢的颜色明显要比我不俗,同样在我放弃绘画的时候她没有放弃,她以此作为她一生的职业,甚至为此做了甘当叫化子的准备,当她在24岁那年向我表述她的爱情的时候,也用了这样一个象征。

  她说,我今年是注定要遇到喜欢的人了,哪怕他是一收破烂的。

  许多相信命运的人就真的会实现自己的命运,这是生命里神奇的东西,我搞不懂,但我知道她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爱人,另一个画家,同样的潦倒,他们一起面对物质做了彻底的拒绝,致力于自己的设计和绘画,没有家,没有房子,只有一间小小的公司,她用最简单的话告诉我:我们俩在哪,哪就是家。

  我称他们为理想主义者。

  这个词于我如同日本料理,但还未到法国大餐的地步。

  (10)

  妹妹在我怀里睡去,鼻息很重,25岁的女人不再新鲜,但塌实,亲切。

  可我不习惯她八爪鱼样的纠缠,我喜欢自己把头拱在被子里象猫一样睡去,很多个没有爱人的夜晚我都是这样入睡,妹妹不是我的爱人,我轻轻移到另一张床上。

  酒店里的夜晚从来不是漆黑,睡前无论如何要留的一盏小灯,时时提醒着这不是自己的家,半夜,小雷的声音从家里传来,很委屈。

  小雷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知道他撅着嘴,三十岁的男人撅着嘴,有种孩子样的天真,再成熟的男人也有私底下的天真表情,再成功的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在遥远的地方想起他来,我心里有柔情,有一丝神秘的脉络搏动在我心灵深处,让我知道这是我今生执手相牵的人,无论情感多么变化,人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某一刻心灵孤苦无依,在深夜孤独时渴望一个不变的依靠,这样的缘分哪里是天定,不过是理性与亲情的维系,在最完美的形式里,人可以有一个天长地久的伴侣。

  我说,好啊,我回家给你洗袜子。

  他说,不是的,你一个人跑那么远把我扔家里。

  我说,我明天就回去了。

  他说,那好吧,金鱼又死了一条。

  我说,咱再买。

  他就嘟囔着要睡了。

  也许明天醒来他什么都忘了,我也忘了他今夜的依赖,但在未来漫长的无数的黑夜里,仍然会有这样的夜晚,让他噩梦惊醒的时刻首先想起我来,也让我在瞬间诞生一种地老天荒的庸俗情感,命运可以这样解释吗?

  (11)

  蓝天,白云,冷峭的风,高楼大厦的光辉来自朝阳,这个繁华的世界生机勃勃,飞机正要长空翱翔,妹妹美丽的笑靥红唇恍如图画,她的身前身后都是华丽的行头,都是故事,无论望向何方,都有故事呼之欲出,在这样的年华,青春恰可以让我迷惑,而我依然迈步走向衰老,以及家的方向。

  (12)

  王小姐来公司签合同了,答应不会起诉我们。其实她根本没有精力做这件事情,她肚里的孩子让她命运的无奈得以生长并延续,她在真情流露的一刻告诉我们,其实我并没有想和他结婚,只不过想让他记得我。

  说完后,她又恢复了自己的警惕,正襟危坐,双硕士以及律师资格证等东西以及背后的智慧足以燃烧一场爱火,几十万人民币灰飞烟灭在她冷傲的眸子里,是再也追不回来了。

  同一天,那个拥有结过婚的情人的朋友告诉我他又有了新的情人;蝴蝶正式告诉了哥哥她跟弟弟的关系;妹妹说她仍然不想找男朋友,但是准备养一只小狐狸狗;我爱过的女孩说他们也养了只狗,不过是只来自希腊的黑色獒犬(按知道的时间先后次序)。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手机失踪之迷     下一篇:‘子弹’初九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