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相对小资

我在房子与房子之间漂流

2002年01月19日20:23:47 网易报道 珊安


  房间都收拾过了,行李堆得整整齐齐,我把地面又重新扫了一遍,把垃圾都收集起来扔到楼下的垃圾桶里。这下,我是真的无事可做了。
  我拨了个电话给搬家公司,问他们怎么还没到?接电话的小姐很温柔地告诉我十五分钟后他们一定到。
  
  十五分钟,那么我还有十五分钟呆在这所房子里了。我把折叠的小板凳展开,一偏腿坐在了上面。十五分钟后,我就将搬往新居,永远都不会回到这儿,其实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能回到这里来看看,但我知道我不会。
  一个月前我就开始寻找新居,我的要求不高,只需要安静的环境和雪白的墙壁。符合这两个要求的房子并不多,我去看了数十套房子,有的有着脏污的墙壁,印出水渍的天花板,给人不洁的感觉,住在里面,想必生活也会变得邋遢,对一切都充满了将就的乡愿;有的墙壁贴着墙纸,看上去非常美丽,但我知道只要日子一久,它们就会剥落,像豆腐皮一般从墙上层层溃烂,最后堆积在墙角,等着我的清扫,我可不愿将精力花在这般无益琐屑的小事情上。四周的环境更难选择,稍稍挨近马路的便是车声不断,车驶过的声音就像一颗子弹,呼啸着从左耳穿过右耳,每天要挨无数次这样子弹的扫射,我会变成疯子;挨近商场的住宅又人声嘈杂,如许多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叫个不停,正好是扰人思绪的那一种频率,似远又近,若有若无,无法摆脱。然而我即将搬进去的新居却是让我满意的。
  其实这所我就要搬离的房子也是不错的,有着雪白的墙壁,窗外可以看到如茵的草地,伸出手还能摸到靠近窗户的长着浓密叶子的枝条,据说那是龙眼树。我在这里住了十个月,能用手指头数出的历历在目的十个月,其间也看过龙眼开花结果,它的果有着暗淡的褐黄,累累地挂了一树。
  前五个月是和母亲一起,她带来了家的温暖也带来了没完没了的唠叨。即使她走后,房间里犹自响着母亲的声音,在想像中那些声音细细碎碎地浮在半空中,显得整间屋子更加空荡和虚无。所以后来我带了一个叫小惠的女孩过来,她做着母亲为我做的事情——做饭、洗衣、清洁房子和爱我。三个月后的一个早晨,她告诉我她要离开,就在那时,我发现了靠近床头那面墙上有一块斑痕,不注意根本看不见,浅黄色的,像一个侧着的人脸,人中很长,显得格外地老气横秋。我久久地凝视着它,但是其他感官的感觉却全集中在小惠身上——她移开紧贴着我的手臂,她的光滑温暖的手臂擦着我裸着的肩,她下了床“悉悉索索”地把她的衣物都收拾在一个袋里,她站在我的旁边,她对我说:“我走了。”她用手摸了摸我的脸,她的手指纤细而冰凉,我轻哼一声:“嗯。”可是我还是看着那块斑痕,并没有抬头看她一眼。我听见她的脚步声到了大门口,门轻微地“嗒”了一声,她走了,我的眼睛有了湿意,那块斑痕变得朦朦胧胧,窗外正是冷雨潇潇。之后,我自己独自过了两个月,陪伴我的是音乐、电视和书,偶尔也会有漂亮的女孩子过来作客。
  即使到现在我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搬离这里,能给自己唯一的理由便是离公司太远,每天要坐四十分钟的公交车,来回便要一两个小时。坐车对于我未必不是一种享受,早晨有微凉的风拂在脸上,惺松的睡眼也给吹得清醒了,看车窗外掠过的风景,一天的计划已了然于心。下班回去时正是华灯初上,街上拥挤的都是趿趿营营形神疲惫的男人和女人。这一两个小时可以暂时抽身于所处的世界,可以用来回忆,也可以用来展望。回忆和展望都因为想像而变得美好。
  但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却没有理由地想离开这里,想要一个四面完全雪白,没有斑痕的屋子。我不愿意每天临睡时紧紧地盯着那块浅黄的人形斑痕,把它想像成各种各样的人物。只有没有斑点的白色墙壁才会拒绝我的想像,彻底地给我一种心灵上的安宁。
  搬离这样的房子并没有多少不舍,出租屋和出租屋之间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它们一概没有家的气息,就像死去的贝类,把它们的壳遗留在城市的沙滩上。层层叠叠地,谁都可以住进去,谁都可以毫不留情地抽身而去。
  
  我就在这些房子与房子之间漂流,漂流的过程中,房子是可以选择的,但是漂流的命运却是不可选择的。这让我分外想念外婆的老屋。因为它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起点,从它之后,我就开始了命定的漂流。
  外婆的老屋座落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里,层层的山峦绿障将小山村隔离在繁华都市的几十里之外,虽然它们只隔着几重山的距离,但实际上的距离比这更为遥远,几重山就从一个世界切换进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老屋的前面是整齐划一的稻田,后面傍着山脚。每到秋季,十里稻花扬,山上树成行,天高气爽,更显得老屋的古旧和破败。总像有一个巨大的魂灵,在老屋的上端盘旋不止,它有自己的感情,和人一样会喜怒哀乐,当家里人都出外了,会感觉到老屋的孤独和切切的呼唤。在我五岁的年龄,我还不懂得悲哀,一味的天真快乐无忧无虑,所以老屋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平静祥和的,它是一个等待的意象,当我远离它时,它就默默地在记忆的角落里等待着我的回归,永无止尽地等待,那个如旋涡一般盘旋往复的魂灵在轻轻地召唤着我,也许死亡会让我听从这种执著的召唤,让我重回它的怀抱。
  年龄稍长,我回到了父母亲的身边,在他们的房子里晃晃荡荡地成长起来。初时家里有着朱红的地板,冷冷地闪着金属光泽的银灰沙发,窗帘是嫩绿色的,沿墙列着的低柜洁白得没有一点划痕,母亲常常不让我去触摸它,怕我的小脏手在上面留下抹不去的污痕。随着时间的推移,地板旧了,朱红色变成了年深月久的暗红,银灰色的沙发已换成黑色的软皮沙发,窗帘也换成拖地的有着蕾丝花边的窗帘,一重又一重地,那是母亲喜欢的样式,低柜的颜色已经发黄,上面有着热茶杯留下的一圈淡黄的痕迹,也有着不小心碰撞的楔形伤痕……父母亲都由年轻变得老了,原来红润的双颊都已松弛暗淡,长着深浅不一的斑点。我也长大了,磕磕碰碰地和这套房子越来越契合,在这所房子里经历了青春期的躁动和反叛,还有一些甜蜜和烦恼。但是离开它之后,呼唤我回去的却是我老去的父母亲,它不再有老屋那种无所不在的魂灵,虽然是这样,它却和我的父母亲合为一体,给予我家的概念,我的父母亲的呼唤也是它的呼唤,在陌生的城市里仍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从父母亲的房子里出来以后,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漂流。我住过四个人一间的公司宿舍,屋子里终日充溢着酸菜味、汗味、脚气还有下水道暖暖的恶臭,在那样的环境住久了,人也变得麻木并且颓废,几个月之后我迫不急待地离开那儿,用工资的一半和朋友合伙租房,那时才能挑选一个干净的住处,和别人分享同一个隐密的空间。朋友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两个大男人住在同一间屋子里,总觉得这屋子无比逼窄拥挤,转个身也要碰落一些物品。当条件允许时,我搬走了,继续我的下一站漂流。
  这样漂流下去,有一天我会不会累?我想到那一天,我年老体弱,手脚哆嗦,还得像个浪子一样四处漂荡,我先就觉得累了。将来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让它拥有自己剩下的一生,我要把剩下的日子结结实实地挥洒在这所房子里,希望有一天也能长出像老屋那样的灵魂,守护着我的子孙后代。这样的愿望其实很难实现,现在的社会注定了人们将拥有多姿多彩的一生,我会甘心把自己那么长的岁月都困于一所房子之内吗?我巴不得一年换一个城市,一个月换一种生活,一个星期换一个女人。愿望和现实的差距一如鸿沟那么深,所以我不得不继续在房子与房子之间漂流。
  
  这时刺耳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冥想,搬家公司派人过来了,我听见他们上楼的声音,在开门之前,我还能仔细地看看墙上的那块熟悉的淡黄色斑痕,还有窗外的绿茵和枝条。房子是没有灵魂的,但是我还有我的记忆。我带着我越来越沉重的记忆开始了我的又一次漂流。
  
相关链接:
倾听珊安的“自言自语”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嫁人指导手册     下一篇:济南,这一个夏天的谬论  


 论坛热贴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心情故事]
· [心情故事]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原创]等待麦莎
倾恋之城
剃头
忧伤的碎片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浅墨蓝氤
昶姃
现代印象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