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森的一块硬币(二)

2001年12月21日16:13:15 网易报道 安妮宝贝

  

  森帮我介绍一份工作。他有一个朋友是网站的CEO。他说,你可以去做网络频道内容编辑。乔。让我们来试一下。不要轻易拒绝。好东西拿给大家一起分享。

  我承认他是在关心我。也许他比我大11岁。在他的眼里我是一个孩子。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只是畸形地长大了。有着一具异常坚硬和丑陋的外壳。在我的心里,曾经有过一些计划的。想去长途旅行。想写完这场电影。想找到某种意义。想让自己真正的平静下来。我在试图做着事情,虽然明白自己很难被改造。就像一个残废的人如何去让他健全。他最多只是让自己坚强和装着若无其事。

  可是我答应他去。每一个男人试图照顾我的时候,我都在接受。虽然每一次我都觉得自己可耻。

  第一次和森约在白天见面。午后温暖的阳光穿过法国梧桐发黄的树叶,点点斑驳地照在陈旧的路面上。森站在他的酒吧门口,双手插着裤兜,微微斜身靠在石头墙壁上。他侧过脸,平静地看着我向他走过去。

  这样的一幕场景,熟悉得仿佛在某个时间里和地点里演习过无数遍。我一边小跑着过去一边对他微笑。心里却有对自己的惶惑。我想,好象在哪里曾经这样地做过。现实中的很多场景,有时候都像一幕曾演过很多次的戏。只是在记忆中已经找不到任何线索。

  森穿着白色纯棉衬衣。粗布裤子。一双白色的跑鞋。这样的装束常会出现在一些中年的外籍华人身上。也许他们习惯了干净的空气和街道。而上海的空气是常年污浊的。我说,我们去哪里。他说,淮海西路。那我们坐公车去,然后步行。今天太阳很好,可以走走看看。他说,好。只是不要迟到。

  他的眼睛是淡定的。但在阴暗的酒吧里,因为光线的衬托,有时候有一种兽般的锐利和明亮。那是我熟悉的眼神。带着探究深深地凝望我,又似乎对一切漫不经心。而在日光之下,那只是一双普通的中年男人的眼睛。带些许的疲倦。很温和。

  我们走到公车站等车。已经有一大堆身份不明的出行的人。车还未停妥,骚动的人群已经蜂拥了上去。森显然在回国以后已经很久未坐公车,在拥挤的乘客里面略带一些不适。但是在那些大声喧哗的本地人和外地人中间,仍然维持着绅士的风度。固执地先下后上,帮别人代传零钱和票,半途还给一位老人让了座。他做着这些细微的事情的时候,举止妥帖,只是一身白衣在肮脏的车厢里显得突兀而狼狈。

  我看着他。他对我微微耸了一下肩,没有说话。人群里这个男人平头,浓眉,干净的略带着风尘的脸。看过去他很健全。他什么都不缺乏。

  公司在淮海路上的一家写字楼里。环境极其豪华。进进出出的女子都有一张傲白的脸和凌然的神情。我在电梯的镜子里看到自己邋遢的形象。脸上的皮肤因为抽烟非常粗糙,嘴唇发干。我觉得自己不太像这里的人。但是我强做镇定。

  半个小时以后我拥有了来到上海以后的第一份工作。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高级的写字楼里工作,每月拿到稳定的薪水。就我目前的收入状况而言,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同时我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每天9点准时上班。就从明天开始。

  走出大楼,我吐出一口气。我说,里面的空调太闷人了。二氧化碳的成份应该过量。

  你一直像野生动物一样生活。试一下控制自己。

  平时白天做什么。

  睡觉。

  和我一样。

  他笑。我们的心情都比较愉快。秋天的阳光实在是明媚。他说,不如陪我去买钓鱼的用具。我下周计划去郊区的鱼塘钓鱼。

  空气里到处是汽车的噪音。陌生人的衣服,头发散发出来不洁的气味。污浊和喧嚣,像潮水一样,一波波地涌动上来。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城市。很久没有一个人陪着我走在人群拥挤的大街上。过马路的时候,把大而温暖的手放在我的脖子上,像拎着一只猫。

  街边有人在卖热腾腾的臭豆腐。它们串在细长的的竹串上,冒着热气。我说,喜不喜欢吃这个。他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我们站在街边大口地吃蘸了辣酱的臭豆腐。我抬起头对他笑。他看着我,有点出神。我说,在想什么。

  他说,读大三的时候,曾经有个周末陪一个女孩去参加舞会。我们骑自行车去不同的大学跳舞,一直到深夜。回去的路途中,就在学校后门的小吃街上吃宵夜。臭豆腐的气味很特别。所以我记得我吃过它。

  那时候你们在恋爱是吗。

  他微笑着摇头。记得那条小吃街是在一条斜坡上。骑着自行车,抬高双脚,可以让自行车用力地冲下去。风过处,两边的樱花树,花瓣就像大雨一样飘落下来。那个女孩吃东西的样子,和你一样。

  后来呢。

  后来?他微皱起眉头。后来我就去了英国。她也许已经嫁人。他的神情非常平静。这些事情他以前从未对我提起。仿佛只是突然有欲望提起往事。仿佛之前他长久的沉默,只是因为没有想起。但是他依然没有对我说起他生命里的女子。

  我不再说话。他掏出一块细格子的麻纱手绢,轻轻压在我的脸上擦拭辣酱和油迹。

  他说,这样的生活已经离我很遥远了。乔。只是想让你知道,美好的事物总是消逝得最快。

  他把我带到城隍庙门口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身边是蜂涌的人。陌生的人群就像一条汹涌的河流翻腾。他说,乔,你等着。人太多,我去去就来。

  你不要我和你一起进去挑选吗。

  不用了,你又不懂怎么挑选。要不要买个冰激凌。

  好。我舔了舔嘴唇。

  他笑。买了一个巧克力冰激凌放在我的手里。然后他走开。

  角落对着店铺的玻璃大橱窗。就这样我看到阴影里的自己,那天我穿一条厚棉布的粉色裙子。我的脸被太阳晒得冒油。我恬不知耻地舔着巧克力冰激凌。它甜腻芬芳,散发着奶油和杏仁的味道。然后,我看到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眼睛里的恐惧。融化的冰激凌顺着我的手指往下滴,它滴滴答答地开始崩溃。

  一种冰冷的寒意无法控制地爬出来。我觉得胸口的心脏跳得要碎裂一般。血液的颜色开始变成暗蓝。我拿着那只冰激凌挤到人群中。太阳热辣辣地照着我。人群喧嚣地包围住我。我喘气,用力,一直往前挤。坚硬的肩头和背脊遮挡和阻止着我。我盲目地在那里挣扎。就像一个不识水性的人掉进河里,只是无谓地折腾。我突然泪流满面。

  一双手把我用力地拉了出来。是森。他脸色苍白地看着我,他说,乔,为什么。我只是离开一会儿。我会回来。

  我不知道。对不起。我嗫嚅着,看着自己的手指发呆。我的手指上都是融化了的粘稠的冰激凌。

  8月的时候,决定去上班。想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没有工作。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像活在用唾液和树叶包裹起来的蛹里面的昆虫。活在自己封闭的世界里。

  一个面目邋遢神情懒散的女子,终日无所事事。而同时这个城市里的很多人都在争分夺秒,苦心经营。我不担心自己的落后或贫穷。我只觉得偶尔会有恐惧。因为似乎所有平常人的喜怒哀乐都和我无关。他们所关心的,渴望的,操纵的,执着的统统都和我无关。看了很多精神分析的书。卡伦-荷妮,荣格,弗莱姆……害怕自己像《局外人》里面的默尔索一样,在某个时刻就会把枪口对准别人或自己。虽然有一度时间,禅宗的研究给了我极大的安慰,但当我发现自己心里彻底的冷漠,我害怕再碰到那些书的任何一个字。

  那天晚上很早就上床睡觉了。没打开电脑。没有洗澡。把闹钟上好发条。然后爬进床铺里面。躺了一会还是支起身。用清水服了两颗白色的小药丸。折磨了多年的失眠,一直在以消极的方法抵抗着它。比如干脆写作到凌晨,喝咖啡,听激烈的音乐。如果有时候什么都没有心情做,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让各种思想疲惫地纠缠着。比死去还恐惧。

  可是这一觉睡得很长。轻易地就入睡了。也许是因为药丸。也许是想着明天就要去上班。中途醒过来一次,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周围万籁俱寂。再次安心地闭上眼睛,继续睡。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感觉身体在空气中漂浮。身体像钟上的时针一样,在意识中沉重而缓慢地移动。

  我确定自己开始做梦了。前面都是相同的。抱着那条棉被在黑暗里行走。隐约地穿过不同的走廊,巷子,大街,房间……感觉非常焦虑,想停下来。然后是那个男人。他带我到了入山的小路口。然后我跟着他上山。赤裸的脚踩在草地上,能感觉到露水的清凉和草尖的尖利。风景越来越美……红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紫色的河水,碧蓝的山谷。我们慢慢走到山顶。那个地方我太熟悉不过。在山顶的幽深小径上,两旁种满了桃树。男人伸出手。他拉住了我的手。他要带我走过去。风中飞舞的粉白花瓣扑到我的眼睛上,嘴唇上,皮肤上……是满树满树的花,开得那么满,似乎逼近了死亡般地开着。

  我心里充满了幸福。那种感觉似乎就应该是幸福。让心这样酸楚地疼痛着,不忍睁开眼睛。不愿意醒过来。可是又隐含着恐惧。是的。我害怕他转过脸来看我。我不愿意看到他是谁。

  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8点半。居然没有听到闹钟的鸣叫。我惊醒过来,脑袋发胀,飞快地换了条干净的仔裤和T恤。洗脸刷牙,用梳子沾了水把头发梳顺。早餐自然是不能吃了。用了5分钟时间出了房门。

  地铁车厢里人和人之间挤得留不出一条缝隙。呼啸的叫声里,只听到身边的人粗声的呼吸。角落里有看过去白领打扮的女子,戴着耳机,慢条斯理地吃着生煎馒头或三明治。空气里有食物油腻的气味和香水味道。男人们大多拿着一份体育或证券的报纸在看。这就是城市一天生活的开始。

  在写字楼的大堂里有人飞奔而过。电梯前很多人在等。人群里一个男人看到我,伸出头对我打招呼。他穿着黑色西装,戴一副古怪的玳瑁边框平光眼镜。我诧异地对他笑笑。

  他说,今天就来上班了?昨天我看到你从主管办公室出来。我是彼得。你的同事。

  他的热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们一起走入电梯。我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剃须水味道。他又在和几个人打招呼。说话的声音很响亮。同事,就是随时需要你来听一堆无聊废话的人。是一天里相对的时间比情人还长的人。他说,乔,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让我帮助你。

  这是一家有近百人的门户网站。经济,新闻,娱乐,生活,地产,艺术……包罗万象。自然也包括电影。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收集有关电影的咨讯和稿件,进行内容编辑,定期推出一些专题和活动。文字都是可以转载的。网络资源一切共享,暂时并无任何严明的制度。剩下的无非是编辑的品味问题。

  对我来说,这样的工作,一天只用两个小时就能完成。办公室布置得像个野生动物园。上班时间可以自由地喝咖啡,吃饼干,打游戏,聊天……大部分同事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在懒洋洋地打电话,开ICQ,打游戏或戴着耳机听MP3。于是下班以后几乎没有人回家。好象大家都是无处可去,无人可约的单身。

  他们从早上9点一直泡到晚上12点多。也有人彻夜不归,就趴在桌子上睡觉。表象看起来很积极,其实无非是想在主管不在的时候,做些打长途,IRC聊天之类的事情。消磨时间的方式是极其丰富的。只是不清楚公司的效益如何产生。

  彼得对我说,这些事情就不需要你去管了。

  我们常一起在中午去对面的小餐馆吃饭。他会讲述公司里面一些勾心斗角的隐私,然后小心地隐去当事人的真实姓名。这种讲述有时候让我感觉无聊。他是在发泄。但又没有勇气暴露自己真实的感情。

  如果讨厌一个人,可以不见到他。或者干脆地走上去打他一个耳光挑衅,从而彼此厮杀一番,以泻心头之恨。为什么要在旁边逡巡着,猜测彼此的一言一行,然后对着一个不相干的人浪费口舌。从这一点来看,彼得的热情友善不能掩饰他性格上一些致命的弊端。所以他在公司的中下层里一直郁郁不得志。

  但我依然偶尔和他一起吃饭。有时候下班以后也去衡山路喝一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人是我不可接受的。自然那是因为我从不轻易接受任何人。他是个乏味的男人,这在我看到他的第一个三分钟里就已经有判断。但是生活的空虚感有时让我像一个快要被淹死的人。强做镇定。想让自己的姿势不那么丑陋。在手里随意地抓住一根漂浮过来的稻草。

  他问我,乔,为什么一直没有男朋友。

  因为我不漂亮吧。

  你很漂亮。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气质特别。

  那你想追求我吗。

  嘿嘿。他端起啤酒杯喝酒。我不喜欢婚姻。你想想,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要相对一生一世,多么可怕的事情。

  但我听说你有一个做美容顾问的女朋友。

  那是她紧跟着我不放。要死要活。

  既然不能够给她婚姻,就不要给她遐想的机会。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他淡然地说,回避我的眼睛。

  大抵世界上的男人都是如此,一边需要一个坚实可靠的感情陪衬,一边心猿意马地眺望着远方。就像一个人先吃饱了,然后再暗自打算着挑选哪一份甜点。何其自私而本能的做法。

  我微笑着端起杯子喝酒。剩下的冰块倒入嘴巴里,清脆地嚼动它。酒吧里灯光昏暗,空气污浊。某种暧昧的气息轻轻逡巡,让人乏味。艳装的女子眼波流转,男人的视线肆无忌惮。可是一切仅此而已。这是一个搭得很完美的舞台。只是空空荡荡,没有人想全情投入上去唱一场。因为没有痴迷执着的观众。哪怕只有一个。太多的都是围观而无谓的人。

上一页 下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旅行』 『MP3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林海音小说之美     下一篇:台北探访病中林海音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