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南方爱情

2001年12月21日16:17:15 网易报道 安妮宝贝

  学校门口的邮局是很小的一间临街房子。门口一只绿色的邮筒,已经被雨淋得斑驳破损。邮筒旁边的法国梧桐已经很老。粗壮的树干倾斜,树皮被淘气的孩子剥掉,露出潮湿的白色木头。南生每次在邮筒里塞进信封以后,就用手指在柔软的木头上轻轻划一道线。留不下痕迹。她只要自己记得那些时刻。思念和平的时刻。

  南生的身体装满了回忆。在冬天寒冷的黄昏,或者心情抑郁的时候,南生都会去澡堂洗澡。站在水龙头下,让滚烫的热水冲击在赤裸的身体上。水花飞溅,水流覆盖身体的每一处曲线和轮廓。南生抚摩自己丝缎一样柔软光滑的肌肤。那已经不是少女轻盈空白的身体。花蕾般的乳房,纤细的腰肢,修长的腿。南生记得和平的手指蹂躏在上面的激情。残暴的激情。他像野兽一样吸吮她,进入她的身体里面。她的脸贴着他的脖子,听到他的喉结滑动着,发出被潮水拍打的微微战栗的声音。黑暗中她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都在记忆这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容颜在时间的空虚中是可以用手触摸的。

  她要记得他。

  大学里,南生是看过去太普通不过的女生。我行我素。神情冷漠而不群。她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

  住进宿舍的第一天。她第一个进宿舍,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下铺位置。可是等她把包放在选好的床位边,去洗手间洗脸回来,却发现床上坐着一个瘦的短发女生。女生把她放在床边的包放到了上铺。

  南生说,这张床是我选的。我放了行李。

  女生看着她。女生有一双肆无忌惮的眼睛。她不搭理南生。周围一片沉默。其他人依然在收拾着行李但却不发出任何声音。她们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南生抓起女生放在桌子上的茶杯,扔到墙角。搪瓷杯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音,其他人吓得尖叫起来。南生说,你给我滚开。

  林南生在这所大学里,做为新生的名气,是以恶劣开始。不喜欢南生的女生,一开始还候机想报复她。但很快发现想孤立南生的方法并不奏效。因为她根本不在乎。南生无所谓别人如何看她。多年的独立生活已经让她具备旁若无人的性格。

  也无人敢轻易采取其他的粗暴动作,因为猜测不透这个女孩的背景。她的生活和其他女生不同。和平一直从广州汇不薄的钱给她。有时候还邮寄过来时尚的化妆品或其他物品。比如CD唱机,香水。这是南生身边那些吃饭要计算着饭菜票的女生所不能相比的。

  就这样,南生渐渐形成自己身边的一个气场。这个场的力量如此剧烈,几乎容不得任何人接近。所以,从大一直到离开校园,始终都没有男生对她表示好感。

  南生对恋爱,舞会,功课都无兴趣。尤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她已经不愿意读书。拒绝循规蹈矩的生活。她的血液注定要走一条丛林动物般自由的道路。她的野性和灵性比任何人都多。

  在学校里她只上自己喜欢的课。大多是一些辅修课程。对哲学,艺术,文学,心理学尤其感兴趣。主课的考试一塌糊涂。她有预感这样下去自己毕不了业。空闲的时候独自在大图书馆里看书。看樱花花瓣偶尔被春风吹在木桌上的姿势。直到一个人趴在大桌子上沉沉睡去。

  参加了文学社,开始编辑校刊和创作散文及小说。文章遭受许多非议。南生开始阅读诗歌。她相信生命是有苦痛的。所以开始对虚无执着,对现实无谓。黄昏的时候穿着球鞋去操场跑步。一个人,听到自己噔噔的脚步声在寂静中回响。激烈的风速中,心脏开始慢慢抽紧疼痛。跑完步,坐在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凝望着黑暗的夜色,然后回宿舍。

  她同时开始挣钱。抓住所有做家教,做销售的兼职机会。

  她想赚钱。她比任何人都懂得钱能带来的自由。钱是实现目标最直接的方式。因为她的贫乏积累已久。从7岁开始就开始过寄人篱下的生活。一直到现在。和平的供养让她丧失了自由,不具备力量去爱他。

  南生在晚上去湖滨的酒吧打工。肯吃苦,工作勤力。又有一口出色的外语,能够从老外那里得到若干小费。她做得很好。只是长久失眠。有时候凌晨才回到学校。一个人在宿舍里抽烟。像兽一样走来走去,打开窗子对着寒冷的空气吐出烟圈。宿舍里的同学抗议。学校发出警告。于是南生索性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搬出去住。

  在逃课的空闲时光里,她一个人关在家里写小说。买了台二手电脑。她把小说发到南京一家喜欢的文学刊物。很散漫地写一些黑色主题的小说。那些小说很快都被陆续刊发。编辑写信给她。展开白色信纸,上面是流畅而舒展的钢笔墨迹,对她的小说表示欣赏。信里写着,林南生你好。小说接连刊发以后,读者反应热烈。天份难能可贵,希望继续。信末的署名是罗辰。那应该是个男人。

  南生很想把杂志寄给和平看。他应该会高兴。他不断地汇钱过来。那些钱足够供她读书,吃饭,买书,旅行……但是汇款单上没有片言只语。从不曾写信。也不打电话。他可以这样冷酷地对待她。让她如同面对着一幅冰冷的镜子,看到自己的感情深入骨髓,几近畸形的残废。

  许榛生一直写信来。写了很多,南生一封不回。那些信堆在床边,渐渐积累。像深秋街头被扫在路边的落叶,注定颓败。榛生说,南生,你准备把我从你的生活里抹去吗……

  那个夏天的夜晚已经在记忆中破裂,一条一条纹路地绽开。只是片断。南生想起榛生采摘下来交给她的蔷薇花。那清香的花朵。榛生曾经带给她的纯洁干净的生活和充满温暖的感情,已经在他们在阁楼里拥抱的时候,被她决意放弃。

  回不去了。南生想。她和他都回不去了。榛生不够具备力量拯救她脱离生活。脱离这沉重的罪孽。她把榛生写来的所有的信,放在一个旧脸盆里,划了火柴。纸张在火焰里发出轻微的脆裂声音,迅速地化作黑色的灰烬,用手指轻轻一碰就散了。

  南生把所有黑色的灰烬倒在了风中。

  已经两年。南生的想法只有一个,要靠自己的工作凑够旅费,去广州看望和平。之前南生已经知道广州是一个OPEN的大城市。一个混乱的充满活力的城市。那个城市有一种不会被改变的力量。南生想,和平在那里,如果不能改变这个城市,那么势必已经被这个城市改变。

  大二放暑假的时候,南生带着自己积攒下来的一千块钱,坐上了长途火车。火车带着南生在陌生广阔的田野上日夜前行。南生躺在硬卧上夜不成眠。车厢里闷热而污浊,车轮在铁轨上发出重复机械的碰撞声音。黑暗中,南生眺望着外面田野模糊的灯光,心里平静如水。

  心里是那一个冬天夜晚,阁楼外的苍茫飞雪。和平低声地说,抱紧我。南生。那一夜的大雪,就在灵魂中无休止地飘呀飘。

  火车进入广州是中午。广州已经非常炎热。南生坐在公车上,看到旁边的楼全部好像是从烟囱管里钻出来的,一个肮脏的城市。她拖着自己的行李包走到大街上,闷热的空气里交织着呛人的灰尘,汽车尾气,摩托车的嚣叫和潮水般的人群。南生想和平怎么会如此喜欢停留在这里。

  她感觉到自己身上浑身发酸的汗水和异味。很想马上就洗个澡。身体疲软得似乎可以在大街上躺倒下来。勉强地支撑住自己。背着包,按照地图上的指示,去北京路找和平。那是和平写在汇款单上的位置。

  路上有托着鸟笼的老头,穿着唐衫很悠闲地走在狭窄而肮脏的街上。很旧的老楼,老得摇摇欲坠的样子。只有青翠的梧桐树,在明亮的阳光下努力地伸展着枝叶呼吸空气。两旁的小店铺越来越多,人群神情闲适地漫游在阳光下。

  街边有一家餐厅。一块大招牌写着阿栗酒楼。两层楼的仿古建筑。就是这里了。南生走进去。她穿着那条粉色的旧裙,手上拎着行李,站在店堂里张望。刚好是吃饭时间,里面生意甚好,高朋满座。穿着中式衣服的服务员满地穿梭。

  请问你找谁。一个女人用带着广东腔的普通话,温和地问她。个子小巧,皮肤黝黑发亮的广东女人。穿着缎子旗袍,身材丰满。年龄应该有30岁以上。一张艳丽而透出沧桑气味的脸。像一株生命力旺盛的植物。

  和平。林和平。南生说。她看到女人的眼睛很黑。有力量的眼神。注视人的眼神有一种控制全局的厚重。就是这双眼睛,突然之间刺痛了南生。她倒退了一步。

  女人微笑着看她。她说,你是南生。和平说他有个妹妹,在读大学,很聪明。她转身进去叫和平。南生疲倦地站在墙角的一处阴影里面。她身上发软,几乎要马上躺倒下去,一直用手指狠狠地掐住自己的手臂。然后她看到了那个男人。他穿着黑色西装,打领带。理着平头的高大男人。脸上清冷而英俊。那是和平。

  和平把南生带到珠江旁边的一家酒店。酒店很高级。南生站在空调开得很足的冰冷的大堂里,对和平说,为什么不带我去你住的地方。和平说,那里有人同住,不方便。南生说,那就另外找个小旅馆。和平说,没关系,我现在有钱。

  他的眼睛不看她。脸色冷漠,几乎不和她说话。和平身上不再有少年时桀骜激烈的东西。现在的他看过去是大都市里面神情冷淡的男人。像一只疲倦的兽,隐藏着许多自愈的伤口。他们走进酒店的电梯。电梯上升的时候,局促空间里的沉默,让两个人之间延伸出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

  南生想,她坐了日日夜夜的长途火车,奔赴千里迢迢,只希望见他一面。可是这就是她面临的结局。南生压抑着自己的失望,紧紧地闭住嘴唇。她不说话。

  和平订的是标准间。布置很舒适。打开窗,外面就是宽阔的珠江。一条陌生城市的河流。他在地毯上坐下来,打开电视,调了音乐频道。他说,你先去洗个澡。然后我带你出去吃饭。

  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响。房间里突然流满了电子舞曲的嚣叫。似乎在遮掩某种无力的空洞。南生依然沉默无言。她走进浴室,脱掉衣服,站在花洒下面。凉水顺着头发和皮肤往下流。她把自己泡在水中,想了一会,然后湿漉漉地套上脏的裙子,重新走了出去。她抓起包,打开门。和平堵住她,他说,你干什么。

下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旅行』 『诗歌』 『杂志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林海音小说之美     下一篇:台北探访病中林海音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