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去往别处的路途

2001年12月21日16:20:15 网易报道 安妮宝贝

  外面在下雨。

  窗外是哗哗的雨声。一切恍若隔世。我感觉自己走过了一条黑暗的漫长的隧道。到了苏醒的路口。这就是我重新面对的时间。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外面的黄昏。天空的颜色很淡,像水粉般的模糊。落光了叶子的树。别墅的陈旧尖顶及寂静的街道。

  城市陷入在一片寂静的混沌之中。

  我看到一间墙壁刷成白色的房间。大盆的羊齿植物。深软的沙发。立地灯。地毯也是白色的。这不是我的单身公寓。

  森回来了。

  拉开衣柜。在一整排的白色棉布衬衣里,随手挑一件。进旁边的小浴室洗澡。热水淋湿了头发,顺着脸上的皮肤往下流淌。脑子里清醒过来。

  这是森第一次带我来他的家里。和我设想中的一样。用纯白做主色调,简洁干净,一尘不染。没有女性化妆品或衣物。没有插花。没有刺绣布艺。没有任何暧昧气息的冰冷居室。开始相信真实就如同他所表现的,他没有妻子或女友。他只是一个喜欢擦杯子的开酒吧的中年男人。

  只看到柜子上有一张用银像框装饰的照片。黑白照片。已经发黄。一个英俊的欧洲男人,年轻,眼睛微微地眯起来,笑得天真烂漫。穿邋遢的旧牛仔裤和衬衣,坐在广场的喷泉旁边。照片里是明亮的陈旧阳光。

  穿脏仔裤和森的干净衬衣,踩着纯白羊毛地毯下楼。整幢楼房,三楼是卧室和书房。二楼是客厅和厨房。一楼是他的酒吧。森睡在客厅沙发上。白色纯麻窗帘低垂下来,房间光线阴暗,像封闭的盒子。只听到滂沱的雨声。他光着脚,用靠垫做枕头,身上盖着薄薄的棉毯。

  走过去,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点了一支烟。房间像深深的海底,喧嚣的雨声是不确实的背景。我抽烟,看着这个男人。他的脸上已经有了时光沧桑的痕迹。可是年轻的时候应该是非常英俊的男人。轻轻地把嘴唇贴在他的手指上。他干净的手指有血液流动的声音。他睁开眼睛。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从机场回来,打电话一直不应。到公寓楼看到钥匙插在门口。房间里拔了电话线,窗户洞开。你裹着棉被躺在床上发烧,地上满是酒瓶和烟头。你不照顾自己。你的生活太危险。

  我说,那你怜悯我了吗。

  你需要吗。他镇定地看着我。

  为什么你过了好久才回来。

  家里有事处理,出现一点麻烦。

  故事已经全部写完。

  我看了。他顿了一下,好像不是我感觉中的结局。

  你感觉中是怎么样。

  他不回答。他说,我走的这么久,一切都好吧。你有闯祸或丢失什么东西吗。

  我结婚了。我还去新疆兜了一圈。

  结婚?他狐疑地看我。结婚了还一个人住在单身公寓里?

  我的男人带着结婚证书跑了。

  他摸我的头。乔。为什么你一再犯相同的错误。

  我笑。很奇怪,森,我们相处这么久,居然一直都未曾爱上过对方。有时候觉得自己并未把你当成一个成年男人。

  那当成了什么。他饶有趣味地看着我。

  不知道。我未曾去了解。

  新疆的旅行带给你意义了吗。

  没有意义。觉得人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灵魂一直被局限。

  我10年前就开始全球的旅行。觉得我们是在无谓的挣扎。像玻璃缸里的鱼。

  我只想去一个小海岛看看。在东海上。

  为什么。

  想看看冬天的大海。和你一起。

  他看着我。他的眼睛里有怜惜。然后他伸手过来抚摸我的头发。为什么把头发剪短?

  因为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开始。

  我们搭上了去海岛的客轮。

  海上航行的时间约为10个小时。要在客船上过一晚上。船上很空。冬天没有人去看海。海岛只有在夏天的时候,才有旺盛的旅游业。

  森说,还记得你刚来酒吧的时候。走进来,坐上凳子,漠然的避世的一张脸。先要一杯酒。然后把棉衣往两边一拉,里边只穿着一件皱皱的黑色棉衫。那时候觉得你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

  我说,有什么区别呢。我和她们一样的浮躁,脆弱。对生活充满欲望,又容易破碎。

  我趴在栏杆上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这一瞬间我是平静的。旅行总是能够带给我平静。也许是出发的感觉太类似于希望。深夜9点左右,客船长鸣一声,缓缓离开港口,顺着夜色中的黄埔江朝东边行驶。外滩迷离绚丽的霓虹倒映在江水中,像倒翻的颜料,逐渐冰凉,无可挽留。这个庞大华丽的城市,慢慢离我们而去。最终在黑暗的夜色中消失。

  我说,船会经过我成长的城市。

  森说,你想念它吗。

  我说,不。我只是想在路过的时候看它一眼。只是看看。

  江上起了风浪。船开始颠簸。我们买的是一等舱位。两个人住。打开门就可以看到船头的甲板。森关紧了门窗,盖上毛毯。他说,外面风太寒冷,你不要出去。好好睡一觉。我躺在床上。黑暗中潮水在翻涌。半夜森起身,走到我的床边。黑暗中轻轻呼吸。我闭着眼睛不发出声音。他俯下身把毯子往我身上拉了拉,然后在椅子上坐下来。

  你睡不着吗。

  他说,你也没有睡着。

  我怕睡过了看不到它。

  快到了吗。

  快到了。小时候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黑暗中有个人在我的身边。看着我。

  像现在这样?

  是。

  船经过那个城市的时候,只看到夜色中寂静的码头。隐约可见的楼房的轮廓,还有岸上昏黄的灯光。我趴在栏杆上看着船慢慢地经过。寒风刺骨,吹得我颤抖。森在旁边沉默地伫立。

  这是一个怎样的城市。他说。

  在东海边。夏天有台风。街边长满了高大的梧桐树。俗气的城市。很多暴发户。还有出名的人,祖籍在这里。因为出走的人都充满倔强。他们吃海鲜长大,很聪明。

  你为何离开。

  因为要跟着心的声音走。它告诉我,我该去远方。

  然后一直没有回家吗。他问。

  在那里已经没有住的地方了。已经习惯和自己的灵魂一起住。

  城市。城市是埋葬着往事,记忆,幸福,疾病,欲望,精液和气味的洞穴。城市是过渡着时间的路途。没有目的。没有终结。

  然后我又睡着了。我在梦中握住了男人的手。他温暖的手指像水一样流过我的肌肤。我的心里回响着无声的渴望。眼泪流出来。看着他。他的容颜模糊。

  森轻轻地把手蒙在我的眼睛上。我的眼皮下全是温暖的泪水。我的眼泪流下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常常会没有因由地流下眼泪。眼泪不带有悲欢的情绪,只是温暖的液体,涌出眼眶,然后在脸上滑落,在皮肤上留下干涸的痕迹。我想我并非一个悲伤的女子。掉眼泪只是一种现实。就像一个人吃食物太急迫会打嗝。我的眼泪是廉价的。当它流得太多或有时候吝啬得面无表情的时候。

  下午的时候我们抵达了海岛。和开巴士的司机讨价还价,然后上了他破旧的车子。

  岛上的空气清凉,带着些许海水的腥味。游客不是很多,到处是脱落了叶子的树林。我带着森在海边堤岸上的一个路口下车。下面就是细沙的海滩和冬天浑浊的大海。潮水汹涌,寒风凛冽。

  走到村子里的农家。客房在二楼,陈设很简单,一个房间四张单人床,床头的小柜子放着热水瓶。碎花的棉被。推开窗就能看到大海。房东已经准备好简单的晚餐。土豆,粉丝,带鱼和卷心菜。我说,这是你不常吃的菜。在浙东沿海,我们就吃这个。吃完饭,我们去海边走走。

  海边非常冷。淡淡的月光下,一条灰白色的沙石路回旋着延伸到远处黑暗的树林。走下石头台阶,就到了海滩上。大海的潮声就在耳边。没有其他人。空寥的影子慢慢地向前移动。

  我说,第一次来,是学校里的春游。那时候我读高中。住在寺庙里,房间是木结构的,走路的时会发出很响亮的回声。晚上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然后下起大雨。一路跑回来。躺在床上,听到外面走廊上不断有同学走来走去,发出快乐的声音。窗外有雨声和树叶晃动的声音。我觉得自己喜欢这个地方。想某一天会带一个人来这里。要一直坐到天亮。

  我们也许无法到天亮。太冷。你会生病。

  我知道。生命里有些事情总是难以如愿以偿。

  我们坐在礁石上,看着深夜的大海。前方是一面苍茫的黑暗的海水,在月光下晃动,已经看不到天际。我抽出一根香烟,用手围住打火机点上。我感觉自己在颤抖。黑暗中烟头明明灭灭。风把长发吹乱,遮住了脸。我低声说,抱住我,森。

  他的怀抱包围了我。他的黑大衣有古龙水的味道。他把我的头揽到怀里,下巴轻轻搁在我头顶的头发上。

  你在想什么。我说。

  南生。

  你不喜欢她的结局?

  结局只是一个合理的安排。

  有另一个结局。南生把和平带到N城。他们住在31层的房间里。那个夜晚是除夕。和平坚持第二天要走。他喝了很多酒,半夜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发现南生安静地跪在他的床边。她手里的刀已经深深地插入他的腹部。她用手指涂抹他的鲜血,爱惜地抚摸他。窗外那一刻烟花绽放。除夕迎接新年的时间已到。绚烂的光芒照亮了天空。照亮南生如花盛放的脸。她说,和平,你会用你的一生来记得我。因为我要让你感觉到疼痛。你不会忘记我。

  整张床已经被血泊淹没。南生剖开了自己的肚子,以坚定沉着的手势。她想取出自己的孩子。因为她怀孕了。是和平的孩子。

  然后呢。

  他们被一起送进了医院。和平痊愈。南生终生残废。她再也不能生孩子。和平和阿栗去了国外。但半年后和平死于一次酒吧里的斗殴。

  南生呢。

  南生下落不明。

下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颜料社区个人文集:颜料的唯美油漆罐』 『旅行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林海音小说之美     下一篇:台北探访病中林海音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