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去往别处的路途(二)

2001年12月21日16:20:15 网易报道 安妮宝贝


  森沉默。他说,是你说的,很多人都是在寂静的绝望之中,只是并不自知。所以他们结局究竟如何,并不重要。

  夜晚狂暴的潮声和寒风淹没了我们的声音。黑暗是永恒的,广博的,无法抵抗的力量。

  在海岛上住了三天。然后我们准备坐船回上海。

  在船上我开始发烧,躺在床上无法行动,晕痛的头加上海上起风,一直呕吐。森不睡觉,整夜地陪着我。他温暖的手掌一直紧握着我。我开始低声地说话,意识模糊。

  半夜的时候,他喂我吃药片。身上终于有些许粘湿的冷汗。

  他说,乔,你的身体不好。太容易发烧。

  可能我对疾病过于敏感。

  你在叫和平的名字。你在自己的小说里沉浸了太久。该把它结束。

  它已经结束。

  你有时候让我很担心,你心里一块黑暗的东西。

  你看见它了吗。

  我懂得你。不是理解,不是知道,仅仅是懂得。

  每个人都是要过下去的,不管按照什么样的方式。每个人都试图在按照自以为是的幸福标准生活下去。有时候这种感觉过于荒凉。生命只是风中飘零的种子。在时间的旷野里失散。一瞬间就不见了。我对森微笑。我说,森,为什么我觉得我们不是回上海。我们好象是要到很远的地方去。

  森走出去。他在外面吹着冷风抽烟。我从未曾见过他抽烟,但那天晚上,他做了。然后他回到房间里。他说,乔,你想和我一起去英国吗。

  我看着他。他的神情很平静。

  他说,我想你应该早就明白我的性取向。我唯一爱过的一个男人,是一个法国人,在7年之前死于一次飞机失事。那时候我在伦敦,他在巴黎。他时常坐飞机赶来赶去,直到一天消失不见。我无法在伦敦继续下去,因为那里有太多记忆。于是回到上海。那年我30岁。父母都在英国,虽然相隔遥远,但他们希望我早日成婚。因为我一直对他们隐瞒实情。

  这次回去,是因为家父已经得了绝症,时日无多。母亲提出希望我能够让他如愿。他看着我,他说,我们去英国。我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结婚。然后回来,选择任何一个你喜欢的城市。在一起彼此自由,互相照顾。

  我说,那就是说你始终都不会爱上我。

  你需要吗。乔。他说,你要的是彼岸的花朵。盛开在不可触及的别处。

  回到家里。听到小至的录音电话。她模糊地声音依然有清甜。她说,乔,我还在加德满都。我喜欢这里,在一个美国人开的酒吧里打工。他的酒吧大概还能开三个月,然后就去非洲。荷兰男人走了。我独自看夕阳。你有空就来找我。我三个月里会在。

  还有卓扬。太久没有他的声音了。他说,乔,我想见到你,你能不能回电给我。

  我想了想,还是去见他。我有预感他会和我告别。在某个瞬间,我确定他爱过我。是真诚的感情。我出门。到他在淮海路的高级写字楼,等在大堂里。然后看到卓扬从电梯里出现。

  他穿着三件套的西装。看过去已经是个像模像样的白领,脚上的皮鞋刷得很干净很亮。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穿黑色T恤满脸清新的男人。很久未见的卓扬。想起他皮肤上淡淡的青草气味。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从时光的彼端辗转到另一端。就是这样苍老。

  乔。他点点头。他说,你的头发剪短了。

  不好看了是吗。

  你怎么样在我眼里都是好看的。

  我笑。他还是那个温情的孩子气的上海男人。我俯过去亲他的脸。他没有躲闪。他说,我下周要出国了。去法国。

  手续都办了吗。

  是的。他说,生活越来越麻木了,再没有变化,就跟死了一样。

  等老了以后再开一家音像店吧。找些好片子。

  他黯然微笑。大概不会回来了。和羊蓝一起去。她喜欢法国,希望在那里定居。

  你们结婚了?

  快了。

  以后要把她抓牢一点,免得再发生意外。

  随便吧。很多事情不是想怎样就怎样。我们都无能为力。他看着我的眼睛。他看过去是疲惫的。

  我们走进咖啡店去买咖啡。他说,小至会回来吗。

  大概不会。她是个盲目的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走在路上较好。

  你呢。你如何安排你的生活。我听说有一个有钱的男人在追你。

  我笑。没有。哪有这种好事。

  我不可以告诉他,这个男人可以给我任何我想要的东西。只是不会给我爱情。世界上从无完满的事情。

  他看着我。他说,乔,你还和以前一样。郁郁寡欢,但从不犹豫。有一度时间我真的非常想和你在一起……

  卓扬。我阻止他。旧事切莫重提。我不是一个运气好的人。幸福总是被我赶跑。

  你的电影故事是否已写完。还准备给那个导演吗。

  不给。他大抵拍不好看。

  那写来做甚。

  因为,我微笑,因为我把它放给一个人看。写一场电影。在一个人的电影院里。等一个陌生人进来。然后放给他看。

  看完之后呢。

  看完之后,曲终人散。

  你是不是打算离开上海?他突然盯住我的眼睛问我。

  我说。是的。在这里已经没有我可以停留下来的理由。

  我会再也不会见到你吗,乔?他看着我。

  为什么要见呢。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

  我开始收拾行装。太多的东西:衣服,部分家具,大量书籍,香水瓶,植物……都不准备带走。身外之物,也是有缘相会,时限一到就只能剥离。慢腾腾地把手提电脑放进包里,把最喜欢的几本书和几张碟片放进去。再放进一些衣服。给房东打电话。

  水电煤气费全部付清了。押金,还有一些家具及用品全部留给你。我说。

  不是说会住两年吗。你才住了几个月。

  够了。差不多就这个时间。

  要离开上海吗。

  是。

  以后还回来吗。

  估计不会。这里不是故乡。我笑。

  可是故乡又是在哪里呢。已经回不去了。故乡就是回不去的地方。

  我的旅行箱里放着那张报纸。是天桥的乞丐给我的。采访一个在深山里教书的北京男人。他离开了城市。他说,殊途同归。在很小的时候,我的理想就是教书。和孩子在一起。孩子是天堂里的花朵,还未染上尘埃。生命只有这短暂的瞬间远离了悲欢。多么好。看着他们纯真无邪的笑脸。只是一个人的理想注定和自己无关。做的总是不相干的事情。

  我在街角用手心护着打火机点了一根烟。在地铁站买了一杯热鱼丸,和很多路过的顾客一样,对着木头柜台,站在那里把鱼丸吃掉。下了车的大批行人如潮水一样在我的身后涌过……这就是我停留了两年的上海。冬天的上海。阳光在高大建筑物的狭窄缝隙里移动。行人步履匆促。天空很蓝。阳光很淡。可这就是我所居留过的城市。它的繁华和没落,它的风情万种……我从未曾见过比它更冷漠更华丽的城市。它高耸的楼群,如果在30多层的大厦往下看,就如同魔术师变出来的奇迹,似乎可以在瞬间消失。海市蜃楼般的壮观。

  城市的寂寞如同深海。坠入深海,没有声音。

  走进地铁。地铁在城市的地下轰隆隆地前行。我和一群去火车站的外地人在一起。他们高声地喧嚣。谈论着购物的经验和成果。很多人来这个城市只是为了购物。而我在这里生活,写作,遭遇陌生人。然后离开。所有的离开都是一样的。

  闭上眼睛,脑子有微微的晕眩。我想象自己独自站在高高的山顶。灼热的阳光直射下来,云在呼啸的大风中快速地移动……我听到自己心里轻轻吹掉尘埃变得清晰的声音。我知道我的去向。就如同知道我曾经为何来到这个城市。

  买了票。离火车出发还有半个小时。在附近的小店铺里转悠,买了一瓶矿泉水和两份平时常看的报纸。看到街边的电话亭。走进去,拨了号码。

  森,是我。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我已经把电脑里所有的文字清除。

  你在哪里。他敏感地压低了声音,你要走了?

  是。

  电影放完了。散场了。人也该走了。我知道。他说。

  森,这一块硬币我还给你。我用它给你打了电话。

  我的建议呢。

  我想我爱你。森。所以我不能以不爱的方式和你在一起。对不起。

  我需要你,乔。不要走。

  我微笑。森。我唯一感谢上天的事情是,它把你安排给了我。让我能够对你说出我心里的那场电影。因为只有你,才能做我的观众。

  他沉默。我们永不再相见吗。

  这是时间的问题。如果某一天,我回来。你的酒吧还在。我会进来喝杯威士忌加冰。你的酒很好,总是让我醉。

  你去哪里。

  别处。我已经很累。森。我要收起电影,找个可以安顿的地方和人,让自己歇息。

  你找得到吗。

  应该会。我微笑。我们都在找。去彼岸观望来路。也许会有所不同。

  我挂掉了电话。我听到森低沉的声音,他还想说什么。但是一切都突然地静止。他来不及。在我们彼此停留的时候,所有的发生都迅速地消失了。

  抱起旅行箱,走出电话亭。外面下起了雪。

  周围是川流不息的陌生人。我再一次发现,丧失自己的历史,记忆,感情,家,如同重生。它让我的空虚获得拯救。让我穿越时间,抵达另一处的空虚。

  很多人的影子在我眼前闪过。那些靠近我的人,和我肌肤相亲的人,和我彼此拥抱和倾诉的人,和我一起观望彼岸花朵的人。他们的灵魂是我过河的石头。我曾在跋涉的过程中短暂停留。

  站在街口观望。这是这个冬天,上海的第一场雪。伸出手心,冰冷的雪花融化。20多年的雪花始终一样。这是无法更改的永恒。马路对面,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模糊的影子。穿着一件蓝咔叽布的中山装,头发蓬乱。他带走了我生命里永恒的等待。等待着一个注定离散的人。然后让我相信,对岸也总是有一个人在等待着我。我们在空虚的两端抗衡。

  我眼含热泪,定住眼睛凝望。男人的影子消失。也一刻我终于平静而愉悦。

  裹紧大衣,拎起箱子,穿越逐渐大起来的苍茫飞雪,走向深夜灯火通明的车站。出发的时间已到。

上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书籍』 『旅行』 『采访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林海音小说之美     下一篇:台北探访病中林海音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