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童贞的过往

2001年12月21日16:33:00 网易报道 安妮宝贝

  南生在N城的生活就这样开始。N城位于浙东沿海,是一座只有70万人口的古老小城。一直有人不断地背井离乡,外出谋生。有大部分的居民迁徙到了上海和江苏一带。这个小城市,有着每年一季带着海水腥味的剧烈台风,逼仄的小巷子,陈旧的梧桐。他们吃很咸的蟹糊和虾酱。家庭有着严格的传统和规矩。

  和平的家,是在沿马路的大杂院里。那条马路叫孝闻街。街上有古旧的青石板。从石板缝隙里生长出细细的野花茎,开出艳黄的花朵。马路两边的梧桐,一到台风季节总是会被刮得枝叶残落。大段大段的粗壮树干倒在路面上,被大雨浇成了黑色。于是整条街道上都会散发出植物伤口辛辣的清香。

  马路两边,有很多大杂院颓败的院门。古典的明清造型,墙头伸展出瓦松和蔷薇花丛的绿意。院子通常有一条阴暗幽深的弄堂,两边堆满居家的杂物。比如废弃的自行车,床板,椅子或者旧鞋子。穿过去,可以看到天井和木楼梯。通常里面可以住20多户人家。还有洗衣服倒脏水的阴沟及公用的厨房。邻居们低头不见抬头见。

  南生住在二楼。只有两间房间。厨房在楼下,是8户人家公用的。走廊的墙角里,放着脸盆和毛巾,可以在那里盥洗。薄薄的木结构地板和墙壁,因为年代的长远已经暗淡和腐朽。兰姨最终又在小房间上面搭出一个阁楼,给南生住。由小而陡峭的木楼梯爬上去,还得掀开木板。阁楼很小,用钢丝拉出平顶,糊上厚厚的牛皮纸。墙壁贴上干净的报纸,放一张钢丝床,一张破旧的木桌子。

  雨天有滴滴答答的漏水,经历过南方缠绵的黄梅天,潮湿的贴纸开始晕出一团一团肮脏的水纹。整个房间都有潮湿的气味。但是推开阁楼顶上的玻璃窗,能看到一角蓝色的天空。

  睡在阁楼上的第一个夜晚,因为炎热和陌生。南生做了梦。梦见自己回到乡下的大堂屋里。空荡荡的大屋子里还有谷子的清香。那张大木床,垂着帐篷一样的布幔,好象与世隔绝的洞穴,温暖迷离。她看到父母躺在上面。她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却闻到他们身体和皮肤的气味。有血的淡淡腥味。她躺在母亲的身边,然后又穿过被窝,爬到另一头父亲的枕边。那段黑暗的行程让她充满冒险的乐趣。男人让她摸他的下巴,那里有硬硬的胡子茬。当他用下巴磨蹭她的脸,她尖叫着笑起来。

  南生第一次听见自己发出这么响亮的声音。然后她醒过来。她看到高高的玻璃窗漏进来的月光,水一样的流淌在她的床边。那些水无声而寒冷。南生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弃。孤独深不可测,第一次让南生恐惧。她睁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窗外的夜空。夜空深蓝。星光闪烁。那是她在小镇里曾看到过的,一整个天空的绚烂的繁星。可是在城市浑浊的夜雾里面,已经不再明亮。

  9月。南生去街道所属的学校插班读书。家里一下子要供养两个孩子读书,景况不是很充裕。南生与和平,还是要帮家里做很多事情。比如课余的时候去附近的木材厂刨树皮,这样生炉子的时候可以节省用煤球。没有电视,没有玩具,没有游戏。对南生来说,最快乐的事情,只是每个星期天,与和平一起去木材厂刨树皮。

  其实这是苦累的差事,两个人总是搞得一身臭汗淋漓。先得在厂门口等半天,等粗大的圆木被推进来,就要跑上去匆忙地把树皮刨下来。因为很多人都会来做这样的事情,而厂里面的管工还要来驱赶。所以匆促和抢夺中,常会被木刺扎了手或把手臂蹭破。最严重的一次,和平左手臂上整块的皮肤被磨掉,露出鲜血淋漓的肌肉。

  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又满载而归的话,和平会带她去附近的铁轨上玩。那里有两条铺向远方的铁轨和被太阳晒得滚烫的碎石子。用来运送木头和煤块的火车停在一边。附近居住的人把洗干净的床单铺在石头上面晾晒。偶尔有麻雀掂着脚一样轻盈地走过。

  铁轨边有大簇大簇的长茎的雏菊。附近铁道管理站养的大黄狗在路上摇着尾巴走来走去。南生跟着和平在铁轨上面走。看有时候火车轰隆隆地经过。南生用手捂住耳朵,感觉火车飞掠而过的呼啸风声,很兴奋地神情。和平扔着石头,淡淡的。他只带着她玩。看着她采了野花,抓在手里,然后走在铁轨上,摇摇晃晃地平衡着身体。等到夕阳降落,暮色清冷的时候,两个人拎了沉重的大篮子回家。

  如果和平愿意,他还是有很多种让南生快活的方式。比如带南生去抓萤火虫。在郊外的野地草丛里,踩进小河里,打着手电。把萤火虫放在玻璃瓶子里。附近稻田里有青蛙在叫。成熟的粮食在风中散发出芳香。黑暗的树林穿来神秘的语音。如果水太深,和平就让南生趴在他的背上。那些萤火虫常常在一夜之后死去。僵硬的小尸体让南生震慑和难过。和平问她,还想去抓吗。南生说,它们会死。和平冷冷地说,任何东西都会死的。只要你觉得快乐。

  回家的路上有冷饮店。南生记得西米露是二毛钱一碗。贫乏的生活很少有机会吃到甜食。这糯糯的小圆粒,奶白色的汤汁。甜腻的,有清凉的小冰屑。是奢侈的享受。冷饮店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呼拉呼拉地转动着。和平和她,一个人一边坐在木桌子的两端。和平买一碗,放到南生的面前。看南生用勺子搅动,一颗一颗地嚼,舍不得一口气吃完。和平就用手指背敲她的额头,粗声骂,快点吃完,不要磨磨蹭蹭。南生吃了一半,把碗推过去,说,我吃不下。你吃。和平又推回去,说,吃不下也得吃。

  虽然面对着生命的诸多艰难和无法跨越的悲凉,南生与和平还是自由自在地长大。

  兰姨依然在绣品厂上班。同时接一些私活在家里做,帮别人在衬衣,枕头套,桌布,窗帘上面绣花。每天晚上,家里都是缝纫机踩动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凌晨。有时候她出去看戏。也会有陌生的男人来家里。只要有男人在家里,兰姨就心情愉快。脸上有妩媚的神情,会用甜美的嗓音哼歌。

  但总是有些事情不遂心愿。比如失去婚姻。没有可靠稳定的感情和诺言。不停劳作的未来。以及两个需要被承担的孩子。一旦忧郁症爆发,她就歇斯底里地发作。她不轻易打南生,因为南生不是她的孩子。她只把南生当成家里的一把椅子或一只水杯。放在那里可以不寄予感情。

  和平是她唯一的敌人和亲人。她折磨他,以各种让自己感觉快慰的方式。打他耳光,压制他,命令他,把东西胡乱地朝他砸过去。家里的热水瓶,碗,盘子,总是时常碎,需要重新购置。局促贫穷的生活,让她对自己失望。

  和平渐渐习惯和他的母亲一样,用粗暴放纵的方式发泄他的感情。他心里柔软温暖的东西渐渐被压抑,不敢轻易透露出来,怕受到伤害。曾经他是喜欢读书的孩子,成绩很好。物理还曾参加省里的比赛得了高分。他有能力持续升学,用学业来解救自己。兰姨不关心他的学习成绩。他拿回来的三好生奖状,她随手就扔进了垃圾筒。和平忍耐着自己的母亲。忍耐她歇斯底里的心理疾病和她反复的突如其来的情绪崩溃。直到那一年,和平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始终以为自己是父亲的孩子。虽然他们离异,父亲一去不复返。那天她带他去见一个男人,说他才是他真正的父亲。和平英俊的外表和桀骜的性格,和那个窝囊的司机没有任何关系。她想问那个男人要些钱或者一个机会。他曾经是工厂上级部门的一个领导,比她大10多岁。她在婚后认识他,孩子是他的。她天真地以为爱欲的余烬会给他们母子带来改变。在饭桌上,男人谨慎地打着官腔,用微妙的眼神审视着和平。她让和平叫他父亲。和平愤而离席。那年他16岁。

  是母子吵得最凶的一次。因为失望,他们像疯狗一样彼此咒骂和扭打。拿起东西乱砸。兰姨气得浑身发抖,因为和平的反抗比任何一次更激烈。他骂她臭婊子。她抓着他的头发猛煽他耳光。她说,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早知道这样就该生下你就把你掐死。我恨我自己生下你。你就和你父亲一样无耻。

  和平的脸肿了,嘴角淌出血。他说,那你杀死我,你现在还来得及。兰姨不语。她径直走进厨房拿了菜刀出来。南生尖叫,扑上去争夺。和平推开她,从兰姨手里夺过菜刀。他的脸上露出嘲弄的微笑。他说,你吓唬谁。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又为什么要做你的儿子。

  他把刀对准自己的左手臂剁下去。南生的脑袋轰得一下,她的眼睛里只有一片红光。和平僵硬地抱住自己受伤的手臂,温热腥甜的血液从他紧捂地手指间喷涌出来。那么多的血,粘湿地浸润了皮肤和衣服。和平往外面跑。南生跟出去。她听到兰姨绝望的声音,她说,让他滚。他死不了。雨下得很大。整个城市被雨雾弥漫。闪电划破天空。和平狂奔的身影就如同受伤的野兽。终于在大街的拐角处消失。

  和平的青春变成混乱而堕落的一场战争。他放弃学业,整日逃课,热衷于运动和打群架。认识街头流氓,并很快成为他们的一员。和他们一起嘴上叼着香烟,混迹于大街小巷。他打台球,偷摩托车,斗殴,赌钱,沉沦于漂亮女生和黄色录像。和平渐渐长得高大挺拔,但眼神阴郁而邪气。手臂上那道丑陋的伤疤结束了他疼痛的少年。留下无法平复的创伤。

  和平频繁地夜不归宿。兰姨到处找他,每次一找到就一顿臭骂。和平和母亲之间的感情彻底破裂。在他们彼此纠缠的时候,南生甚至在和平的眼睛里看到一种得逞的愉悦。他喜欢让他的母亲愤怒。他得心应手地采用自虐和虐人的方式。折磨他人。解放自己。

  南生在学校里没有朋友。因为她的生活有诸多禁忌。她不对任何人提起她的家庭,父母。而其他同学知道林和平是她的哥哥,对她均采取躲避的态度。看她的眼神不免轻视。过于浓重的自我保护使南生成为一个神情冷淡的女孩。在她的心里潜伏着一个深渊,扔下巨石也发不出声音。

  这个深渊让她独来独往。不轻易说话。也无笑容。脸上有一种类似于兵器般冰冷的气质。像一把刀插在销中,虽没有拔出,却让人感觉可随时出现的杀伤。南生和她周围的世界产生距离。她难以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她的世界是一座黑暗的上了锁的洞穴,她只有蜷缩在里面才感觉安全。所有的喧嚣和南生没有关系。一个人的时候她才自由自在。她拒绝被靠近和了解。

  大部分时间是在图书馆里。她看书,借阅全套的外国名著。在上数学课的时候把课本挡在上面看小说。那种折磨着她的,时而振奋时而又沮丧无比的激情再次出现。而在看书的时候,来自思想深层的沟通,就像输血的大针头一样,重重地扎进她的血管里。她是一个贫乏的人。急于抓住任何东西来填补自己。有时候她想起在大溪岭的山顶。她感受到的剧烈的阳光和风速。她的尖叫。她放纵而纯真的童年。那是她灵魂里面光明的东西。她把它们埋藏到深不可测的底处。

  南生已经近三个月没有看到和平。他和那些混混同居。住在北街电影院后面的一条弄堂里。南生去找他。那是一个阴雨天。南生穿着白衣蓝裙,撑着伞。她站在黑暗窄小的走廊里,看到很多紧闭的房门,不知道和平在哪里。于是大声叫和平的名字。

  在她背后,有一道门打开来。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孩出现,嘴唇上叼着烟看她。

  你找和平干嘛。他没空。每天都有妹妹来找他。

  南生说,我就是他妹妹。她推开他,沿着门后的走廊径直走进去。黑漆漆的房间里弥漫一股暧昧腐烂的味道。有低声的呻吟。南生陡然看到两具赤裸的身体在电视机的蓝光里蠕动。屏幕上在放录像带。和平的脸上有一种死亡般的沉溺和麻木。南生站在阴影里看着他和陌生的女孩做爱。她的目光冷漠。然后他看到了她。

  你怎么会进来。他神情惊慌,恼火地把毯子扔到地上,盖住女孩的裸体。女孩哼了一声,用毯子裹住身体,走到里面的房间去。南生安静地看着他。

  以后不许到这里来,知道吗。你再来我打断你的腿。

  南生冷冷地说,兰姨这几天生病了。她一直胸痛。他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会,递给她一沓纸币。他说,让她去看医生。剩下的你交学费,买点书看。

  我不是问你来要钱的。她平静地看着他。

  和平一个耳光抽过去,他粗暴地吼叫,那你来做什么,来窥探我如何和女人做爱吗。

  那是你的事。南生说。她冷漠的眼睛像一朵清冷的花。唇角渗出了血。窗帘已经被和平拉开。刺眼的日光下面是和平憔悴而灰暗的脸。一张沉溺于香烟,酒精和情欲的脸。她看着他。然后她说,我走了。

下一页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林海音小说之美     下一篇:台北探访病中林海音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