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蝴蝶准备去死
· 仲夏夜之梦
· 老朱
· 在月光上行走
· 第欧根尼的桶(10-12)
· 第欧根尼的桶(9)
· 第欧根尼的桶(7-8)
· 第欧根尼的桶(6)
· 第欧根尼的桶(5)
· 第欧根尼的桶(4)
· 第欧根尼的桶(3)
· 第欧根尼的桶(2)
· 第欧根尼的桶
· 木马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两个人的长篇(3-5)

2001年12月31日10:15:45 网易报道 玉骨

第一章

  (3)

  张建国发觉这家餐厅来了个新的女服务生。

  “聚居”快餐厅是张建国中午最常去的地方,就在公司楼下,地方宽敞,光线明亮,每套桌椅之间距离拉得很开,这是最让他喜欢的。而且由于价格比“经济型”稍高,所以餐厅里顾客始终不算太多。张建国在这里解决了大半年的午餐,几乎和所有的服务生都熟悉了,每次来,远远就都会看到她们热情的笑脸。

  但今天招呼他的是个新来的女孩子。中等个头,扎着马尾巴,眼睛很大,冲着张建国直冲过来,说话时眼神定定地看着他:“先生您好,堂吃还是外带?”“呃,”张建国很久没被问这么一句了,突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你说什么?……你是新来的?”女孩子把头歪了一下,很干脆地说:“是啊,是新来的,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没问题,我是奇怪你会这么问我-------我几乎天天来。”张建国一面说一面往店堂里走:“这里的其它人都跟我认识。”女孩站在他后面没挪动脚步:“那么,您需要一个熟悉的店员来招呼你吗?”张建国一楞,回头停下脚步:“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你挺好,干吗要换别人?”女孩睁大眼睛看着张建国:“那好,请您告诉我,您是堂吃还是外带?”“我我我,堂吃,就在这儿吃。”张建国觉得有点狼狈,这丫头,说话怎么有些咄咄逼人。

  女孩展开一个很标准的笑脸:“请您跟我来。”

  她挺直了腰在前面走着,给张建国往里面带座,张建国很想告诉她他常坐的位置是前面靠窗那个,可不知道为什么,忍住了没开口。女孩把张建国带到里面墙角的一个双人座,旁边有株大大的龟背竹,颜色苍翠。张建国坐下后她递过去菜单:“请点餐。”张建国没有伸手接,抬头看着她:“请给我一个煲仔牛肉套餐,要辣一点。一瓶百威,如果例汤是鸡蓉蘑菇汤,来一份。再加一杯大份的美式咖啡。”女孩微微一笑:“看来您确实是常客啊,对我们的菜式这么熟。”张建国诧异起来:“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在骗你吗?这里除了你,谁不认识我啊?”女孩连忙摇头,马尾巴在脑袋后面乱晃:“不不不,我不是说我不相信你,我知道你天天来,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我天天来?你怎么会知道?”张建国往椅背上一靠,带着促狭地微笑看她:“这么说你是故意的了?……”女孩咬住嘴唇楞了一会,把头一昂,拿着菜单猝然转身离开,背影带着些僵硬和不妥协。张建国注视着她往收银台边走去,忍不住呵呵笑了一声,这姑娘,有意思。

  等待套餐的15分钟里,张建国啜着咖啡翻看了一份最新的财富周刊,那些商业才俊们的脸在首页上发出彩色的微笑,仿佛满世界的金钱都在他们的翻云覆雨之间。张建国在一家跨国公司里担任项目经理,专做各种投资项目的评估,平时打交道的多是这类人。他摇了摇头,把那几张脸面朝下扣在桌子上,开始去翻找娱乐版。手提电话响了,是远在深圳的未婚妻尤艾。

  “建国,我给你寄的东西收到没有?”“没有。你又寄了什么东西?”“棉拖鞋。”“你疯了啊?居然给我寄拖鞋?北京满大街都是。”“我给你寄的那双特漂亮,外销的,北京的东西多糙啊,肯定没这么好看。”张建国叹了口气,心想他这个未婚妻实在是闲得慌,一份清闲的机关工作做着,没事就琢磨怎么折腾他,居然从深圳往北京寄拖鞋,简直匪夷所思。一个白色的身影走过来放下一份热腾腾地套餐,张建国抬头看,是那个马尾巴女孩面无表情的脸。他把电话换了个手,向她点头笑了一下,可她已经转过身走了,没有收到这个企图表示友善的笑容。

  他换了个话题:“尤艾,你的调动手续在办了吗?时候什么能过来?”尤艾的声音犹豫起来:“建国,你真打算就扎根在北京了?我这份工作不容易,是公务员呢,咱们可要好好计划……”“唔,我明白了,你还是想叫我回深圳去陪着你是吧?好,我明天递辞职报告。”张建国不动声色地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烟,单手打开烟盒,拎了一根出来在桌上顿。

  尤艾踌躇:“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调工作那么大的事情,总要好好打算一下……”“我们不是说好过了都到北京来吗?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快2年了,工作也比较稳定,你怎么反而犹豫起来了?”张建国皱着眉头,用空下来的那只手在身上摸索打火机,没找到:“我看你是机关生活让你懒散下来了吧,一点干劲也没了。”

  “主要是父母他们……唉,算了,不说这个,我再回去做做他们工作吧。”
  “恩。那……还有什么事吗?”张建国把电话再次换个耳朵,眼睛盯着报纸上巴西名模棕色的胸脯,用另一只手继续寻找他的打火机。

  “对了建国,北京天气冷,你上班的地方暖气足,出门要记得多穿点衣服。”“唔。”看来火机是没带了,张建国失望地出了口气。

  “少喝酒,尤其是晚上,喝多了第二天起不来……”“唔,我知道。”张建国抬起头,诧异地发现马尾巴走到他桌前停下,在他面前放下一只打火机。

  “还有啊,早上要记得吃早餐!靠那一杯果汁是不行的,你这么大块头……”张建国把电话从耳边拿开,微笑着轻声对她说:“谢谢你。”女孩飞快地把嘴角扯了一下,看不出是笑容还是别的什么。旁边来客人,她迅速转身离开了。

  张建国把电话放回耳边,听尤艾继续唠叨,抽空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心想她才25呢,怎么就罗嗦成这样了,以后娶进门还了得?

  “……建国你说呢?”
  “什么?”
  “你没在听啊,我说你的被子要记得常常晒,北京的天气不象深圳,大太阳难得。”张建国吐出口气笑了:“尤艾,我是找个了女朋友还是找了个妈啊?哈哈哈……”电话那边沉默了,半天,迸出一句:“不识好歹。”挂了。

  张建国楞了一下,电话回拨过去,忙音。他把手机扔在桌上,开始对付面前的牛肉煲仔饭。张建国心不在焉地吃了两口,扭头去看窗外正午阳光灿烂的大街,忽然觉得一点没有了食欲。推开餐盘的时候,听见那女孩在门口轻快地说:“欢迎光临,请问堂吃还是外带?……”

  (4)

  张建国第二次看到女孩并不是在餐厅。这天中午他有应酬没有去聚居吃饭,陪一个英国女客户去吃意大利菜了,女人很善饮,加上他的助手沈亮,3个人一瓶红酒,一多半都给她喝了。送走她后回到公司,沈亮把评估报告递给张建国看,张建国随便扫了一眼,签了字交给他。沈亮做事认真细致,张建国一贯很信任。

  下午没什么事情了,张建国决定去邮局拿尤艾寄给他的拖鞋。

  张建国开着公司的奥迪驶上马路,正是上班后没多久的时间,车辆行人还很嘈杂,各种车辆在路上乱窜。他按着喇叭频频踩刹,心想北京的交通恐怕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全球最大密度的自行车拥挤在并不宽敞的街道里,而忙碌的生活让大家对遵守交通秩序都失去了耐心。

  前面是路口,长长的车龙又停下来了,张建国拉起手闸无聊地向窗外打量,忽然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好象是聚居新来的那个女孩,背着个硕大的画夹,抱着一堆书站在公共汽车站牌下东张西望。张建国把右手车窗按下来一点,伏过身说:“喂,是你啊。”女孩被突如其来地招呼吓了一跳,看到张建国的脸,有点吃惊,脸上是一幅努力思索的表情。张建国笑着说:“这么快就忘记我了,你这个服务员不及格。”

  女孩脸上的表情一松,笑了:“我记得你,昨天中午你没把套餐吃完就走了,浪费。”
  张建国笑笑问:“去哪儿?我送你吧,看样子这公车有得等。”女孩摇摇头:“谢谢不耽误你。忙你的事去吧,我不着急。”
  张建国抬头看看前面,车龙一动不动,一点没有要前进的意思,他回头对女孩接着说:“我没事要办,上来吧,给我个巴结你的机会,以后中午吃饭还要你多关照不是。”
  女孩笑,脚下却不挪动:“真的不用,我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得及。”“一个小时?去哪儿?”
  “军博。”
  “我的天,你看看路上这架势,坐公车1小时能到军博我跟你姓。”张建国敲敲方向盘:“你是不是觉得我象坏人啊?怕我拐带你?”
  女孩摇摇马尾巴,偏过头去笑得更厉害了:“不是,不是……”
  “那就把你的信任证明给我看吧。”张建国伸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再拿着劲就没意思了快上来,前面车动了。”女孩犹豫着,抬眼注视了张建国一下,一刹那张建国下意识把眼睛转开,随后心里又骂自己: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一幅心虚模样?身边的车门一声轻响,一个淡蓝身影坐了进来,带着点外面清新的寒气。张建国松了手闸,踩油门跟上前面缓缓移动的车:“认识一下吧,我叫张建国。”
  “于莉莉。”

  深秋的北京很美,天空辽远深蓝,大朵白云堆在天上,扯棉扯絮,白得象撒了盐的棉花糖。于莉莉一路上很少说话,只是抱着书转头看窗外的天空和路边急速掠过的建筑。张建国把车开得飞快,估计有130迈了,而且超车时候几乎不减速,方向一带就冲闪到前面去。公司的女孩子坐他车的时候总喜欢大呼小叫地骂他:“死人张建国,发疯啊你……”可于莉莉没什么反应,她安安静静地坐着,甚至在车子摇晃得厉害的时候也看不出有伸手去抓把手的企图。

  张建国对她这种安之若素感到非常满意,他心情愉快地点燃一支烟:“于莉莉,不反对我抽支烟吧?”“你不已经抽上了?”于莉莉转过头微笑着看他一眼。

  “这么说你反对?反对我就立刻掐了。”“我没权利反对啊,这可是你的车。”于莉莉轻笑。

  “明白了。”张建国拉开仪表盘下的烟灰缸,把长长的烟卷按灭在里面,然后“啪”一声关上。

  “喂你干吗啊?真掐?我和你开玩笑呢……”于莉莉显然不及防他有这种举动,语气带着点歉意的着急。

  张建国笑起来:“原来你会开玩笑?呵呵,我昨天可给你抢白得厉害,以为跟你说话一定得有板有眼才成。”于莉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昨天……对不起啊,我说话有时候是有点冲。”“恩,你确实不象个服务员。是学生吧?勤工俭学?”“在读研究生。中午找份工。”“美术专业的?”张建国瞟了一眼放在一边的画夹。

  “不,建筑学。”“军博那边没你们这类学校啊。”“今天下午写生,和同学去画军博的建筑物外型。”“哦。这样。”

  车在高架桥上疾驶,两人沉默了一会,张建国琢磨着再找点什么话题搭讪,于莉莉忽然开口说:“要不你抽烟吧,真的,我不反对人抽烟,我不怕烟味儿的。没关系。”张建国心里一动,微笑着转头看了她一眼:“是吗。那我真抽了啊?……”“恩。”张建国找出烟咬在嘴里,上下一摸,装模做样地说:“坏了,没带火。”于莉莉伸手把前面的电烟器按下去,笑得抬不起头:“蒙谁呢你,张建国,现在可不是在聚居,别想我再给你拿火机……”

  点烟器“啪”一声弹起来,张建国笑着拔出来点着了烟,回头看于莉莉,她已经把脸转过去了,微微仰着看天,嘴角还可以看到一点喜悦的痕迹。张建国轻轻吐出一口气,脚下加大了油门,黑色奥迪轻快地象要在北京的天空下飞起来。

  (5)

  偶遇以后,张建国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点短暂的午饭时光了。于莉莉已经和他很熟悉,每次张建国踏进门就会看到她在某个角落向他转过脸来,脸上浮现出一个浅淡的微笑。是的,很浅淡的笑容,让你几乎抓不住,但又绝对无法忽视------如同她对顾客的热情,无可指摘,但肯定是有距离的,那种话语和微笑仿佛深圳大部分时候的气温表,热度可以感受,但风吹即散,永远无法达到让你流汗的程度。张建国欣赏她这种分寸感,但又不希望被用在自己身上。他常常在看报纸或抽烟的间隙抬头看她招呼客人,轻快的身影与干脆的声音有时候会让他莫名其妙地发呆,然后黯然感觉到自己已经老了。

  ……可你才30岁,张建国提醒自己。她呢?张建国想,她应该和尤艾差不多大吧。

  有天中午,张建国因为处理一些商务邮件耽误了时间,下楼到聚居的时候已经有点晚。刚到门口就看见于莉莉边穿外套边急匆匆地往外走,看到他,仓促地点头笑了一下:“哎,张建国,今天不能招呼你了,我有事先走。”“哦,什么事要帮忙吗?”张建国站住脚步。

  “不用,我回家拿下午要交的图纸。真倒霉,早上慌里慌张地带错了,幸好发现得早,不然就来不及啦……”于莉莉一溜小跑从张建国身边掠过去,张建国转身喊她:“喂,远不远啊,远的话我送你去。”于莉莉猛然站住脚步回头看他,脸上是恍然大悟的神色:“对啊张建国,你有车!太好了太好了,今天还真得麻烦你一下……”“乐意效劳。”张建国笑着掉头向她走过来:“应该感谢你给我英雄救美的机会才对-----来,车在那边。”于莉莉顺从地跟在他旁边,口中不停解释:“哎呀真不好意思,不耽误你吧?真是来不及,下午3点钟要交设计图,我出门的时候一昏头就拿错了。这次作业很重要,不然我也不麻烦你了。我住的地方有点偏,倒车要倒好几次,我要就这么回去没准真赶不上……”
  张建国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于莉莉先进去,然后拐到驾驶座那边坐进来,于莉莉还在唠叨:“不好意思啊张建国,这次我就不客气了,希望没耽误你什么事情……”
  张建国发动车离开泊位,失笑道:“于莉莉,我希望这种没脑子的事情在你身上多发生几次,我太高兴了。”

  “什么意思?”于莉莉睁大眼睛看他:“你幸灾乐祸?”“这倒不是。是难得你能对我说这么多话啊,还都是好听话……”
  张建国含笑甩了把方向盘,让开一辆突然拐弯的车,于莉莉往他那边歪了一下:“说吧,你家在哪儿?”
  于莉莉悄悄笑了:“对不起,嘻嘻,在……在……亚运村那边……”
  “什么??”张建国哈哈大笑:“难怪你这么干脆就上贼船了,今天要不是我救你你可惨了----自己倒车没2小时跑不了一个来回吧?”于莉莉没说话,转过头来冲着张建国抿着嘴一个劲笑,张建国吭吭地说:“别,别,于莉莉同学,你向前看路,别看我,我反正已经是铁定要送你了,这么媚我我开不好车。”
  “说什么呢你……张建国!谁媚你啊,我呸……”于莉莉笑得微微哆嗦,但也不好意思再看他,把脸掉过去看大街。张建国把速度提了一档说:“于莉莉,我发现你挺爱笑。”
  “恩,有点儿。”于莉莉承认:“一般我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喜欢笑。”
  “看你挺伶俐啊----不知道说什么?谦虚了吧。”
  “真的真的,”于莉莉口气很认真:“我说话真的不行,同学们都说我有语言障碍,情况稍微复杂点就不知说什么好了。”
  “这么说我今天送的还是一残疾人。”汽车拐上高架,张建国伸手拧开了音响:“太高尚了我。”
  “你才残疾人。”于莉莉忍住笑说:“不过我倒真的是要谢谢你,今天你帮了大忙,张建国。”“别客气。”

  说话的空挡里张建国点了支烟,然后转头看看于莉莉。她的身体陷在一件深蓝色的大外套中,越发显得下巴尖巧,肤色苍白。风把一缕发丝吹进她唇齿间,她垂下眼睛慢慢蠕动嘴唇,想把那几根头发弄出来,显然这不太容易,半晌,她才努力用舌尖把那几丝头发顶到牙齿外,然后轻轻呸掉。于莉莉专心致志地做着这件事,以至没有发现张建国一直在看她。

  张建国心里忽然紧了一紧,把脸转过来:“于莉莉,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吧?提个要求。”“什么?”“别老张建国张建国地喊我,吵架似的,透着那么不亲切。”“哦?那你要我喊你什么?建国……门?”于莉莉显然觉得好笑,又开始发出嗤嗤地声音。

  “给你兜个底吧,我有个小名叫老噎,关系好点的朋友都这么喊我。”“老叶?……”于莉莉有点迷茫。

  “老噎,噎死的噎。小时候我吃东西贪多,抓什么都一大口往嘴里塞,老噎着自己,家里人就这么喊起我来了,一直叫到大。”张建国把烟在烟灰缸里揿灭:“你喊我这名字吧,我觉着舒服点儿,好吗?”

  “老噎儿,老噎儿,恩,挺好玩的……”于莉莉微笑着重复这个名字,轻轻的“儿”化音让“老噎”变成“老噎儿”,使这个名字有了几许温柔。张建国扭头对她说:“顺口吧?那以后就这么叫我好了,我觉得这名字你说起来吧特别好听。”

  “张建国,你又拍我马……服了你,哈哈。”于莉莉勉强咽下那个不太雅观的字,看着他的眼睛里全是要溢出来的笑意。张建国对她笑笑,掉过脸,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两个人的长篇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3-5)
·两个人的长篇(6)
·两个人的长篇(7)
·两个人的长篇(8)
·两个人的长篇(9)
·两个人的长篇(10)
·两个人的长篇(11)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13)
·两个人的长篇(14)
·两个人的长篇(15)
·两个人的长篇(16)
·两个人的长篇(17)
·两个人的长篇(18)
·两个人的长篇(19)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艾与合欢(11)     下一篇:亲爱的,我想你了(19)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