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艾与合欢(0-1)

2002年01月07日11:02:51 网易报道 贾宝贾玉

  0

  真没想到,我会活到七十七岁。七十七岁了,我还活在二十七岁的感觉中,也许我的生命在五十年前就已停止了。那时,我二十七岁,还算年轻,可对我来说,二十七岁,已经太老了,对爱情来说,二十七岁,也已太迟。当年我一直疏于幻想,怎么也没料到,一经沉溺于往事的汪洋,就苦苦挣扎了五十年。其实我早已惊醒了,可为了让消失的情景再现,让中断事件的继续,我总试图重返梦境,虽然明知一场空,仍要追索最后的结局:一切都已注定了,一切都已结束,一切都无法挽回,我还是情愿坠入记忆的漩涡,随浪滔起起落落,一遍一遍重复着、也刷新着,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一切都源于心灵、止于心灵。我确信,只要闭上眼睛,就会进入另一种时间和空间,在那里,瞬间便能拥抱永恒,静止也可飞越无限,我看到了自己,我看到了过去,它们总是变化着、生长着,它们在我的梦里获得了新生。

  对我来说,梦有两种:醒着的和睡着的,我不知哪一种更接近真实。睡着时,我常常是清醒的,每至险处,我总是宽慰自己,不必怕,这是梦,即使从高高的空中落下,也轻飘飘的,丝毫不觉恐惧;醒着时,我又常常懵懂,对亲身经历的疑虑重重,我总是隐约记起,这样的事似曾出于梦中。我已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也许梦里才是现实,也许现实一直是梦,我想找到一个界限,岂不知愈是区分愈难辨别,甚至对自己,一时也不敢确认:也许,我,只是出现在他人的梦中的一个过客,一旦他蓦然警醒,我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想来真是颓丧,我不知到底是谁在做梦,也不知这个梦几时会醒,我必须时刻准备着,每一次开始都可能成为结局,任何时候都可能弦断曲终。

  当我刚刚长大时,一生中最初的爱早殇了,我流下了十五岁的眼泪,我隐隐约约地看到了死。我一生中最苦的爱在二十岁那年的夏天枯萎时,我曾遥想过:假若必须死去,我要死在什么地方?到二十七岁时,我一生中最后的爱又猝然而逝,我才真切地体悟到:不管死在什么地方,我都必须去死。我梦想一个生长着艾与合欢地方,在那里,尽可从容死去,不必为尸骨腐烂担心。可那样的好去处在哪儿,大地一片苍凉,人类如此庸碌,哪曾开辟适于死的空间。我不得不离开伤心的雪城,去寻找妥帖的灵地。

  爱已远去,却把种子遗留下来,在我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棵树,它支撑着我的肉体,又压迫着我的灵魂,像逐渐老化的骨胳,与我一体而生,至死方可剥离。或许我本来就是一棵树,一棵流浪的树,远离了故土,消耗着自身,渐渐干枯于异乡,死亡造成了巨大的投影,不时动摇着我的朽迈之躯,仿佛只有死亡才是实在的,生命倒是它虚幻的影子。

  我不得不羁留在一座废弃的庙宇中,与随身携带着的两棵植物朝夕相伴,它们是我仅有的艾与合欢,为了照看它们,我不得不勉力活着。当战争在那年的秋风中凋零,逃亡者陆续随落叶归来,他们把破烂的寺院拆去重建家园,只留下一口孤零零的大钟,这口比我稍低的大钟斜罩在地上,有一个被炮火炸出的缺口,刚好能爬进爬出。我就在大钟里栖身,我装聋作哑,年复一年,只管栽种我的艾与合欢。五十年来,艾已遍布山野,合欢也随处可见,我已七十七岁,是时候了,余年无多,我终将安然入睡,躺下来,化为泥土。我已准备停当。可为了重修庙宇,人们把那口大钟悬挂起来,清除了大钟近旁的艾与合欢。我成了一只卸掉壳的蜗牛,再也无处藏匿丑陋的肌体。这儿已不适于安息。我要再次逃离吗,我又惦起遥远的雪城,也许只有那儿才是我的归宿。可我的雪城在哪儿?原来的雪城已被风沙掩埋,只逃脱了一个名字。我想重返故土,怎知抵达的仍是他乡,我已无家可归,注定要死于孤旅之中。

  五十年前就已开始的回忆,也该有所检点了,在死去之前,就让记忆为我守灵。每每回溯流逝的时光,我总以为还站在二十七岁的岸上,往事如水,长流常新,时时与我切近,让我吟咏着香草美人之诗,让爱意永不散去。

  1

  二十七岁的我曾以为,记忆该是一条常青藤,它在蔓延的过程中,也会抖落一些枯黄的叶子。已经凋零十年的记忆,应该了无痕迹了,谁知它会如此鲜亮地在我的梦中复活,好像它一直忍耐着,只是被时光的阴云遮盖了,当它再次露面时,我已无怨无尤。一个十年不见也不想的人,竟突然来到梦中,真令我厄然。我早把她忘了,十年前就忘了,为什么她会穿越十年的时光,让我重新念及?一个一个的她离我远去,又在梦中一一归来。最早离去的一个,也是最后进入梦境的一个:似乎命运因谁而起,也必定由谁了结。

  菱。我一直都把菱排斥于记忆之外。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是早已彻底崩塌了?我否认对她的情感,不承认她是我的初恋,到底因为什么?她被我刻意忽略了十年,何以又冒昧而来?

  菱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她十八岁的样子,当她穿越十年的阻隔,来到我梦中,已成了一个二十八岁的少妇。她说她是菱,我一点也不惊讶,一见到她,对她的厌恶似已荡然无存,便欣然接受邀请,顺从地跟着她,来到一个偏辟的小酒馆。我暗自诧异,以前我和伊就曾来过这里啊。酒馆在郊外,窗下只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酒家招呼我们说:“又来了哇。”我点点头,坐下了,感觉身边的女人是伊。她让我点菜,我说:“那好,还是那四样吧:一盘糖醋藕,一盘雪里红,一盘醉虾,一盘清蒸鸽。酒家说,对不住了,鸽子没有了,清蒸鸡吧,清蒸鸡怎么样?”我一抬头,发觉对面坐的是十八岁的菱,顿时很扫兴,一摆手说:“算了吧,就这三样吧。”喝了一瓶啤酒,一会感觉是自斟自饮,一会感觉是和伊碰杯,一会又感觉是菱在劝酒。菱像是追悔,向我诉说她的不如意,说着说着就落下泪来。我也顿觉沧桑,仿佛那瓶酒喝了五十年。我抖索着手,不经意从指缝间滑落一方洁白的手帕。菱一把抓过去说:“几十年了,没想到,你还保留着。”她把手帕捂到脸上,更是失声痛哭。我看到,手帕变红了,是血,我忙伸手去扯它,手帕突然燃烧了,掉在地上,成了一团灰。菱惊愕地看着我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没理她,出了酒馆。站在黄昏的路上,我不知身在何处,不知该到哪儿去。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就先到我那儿去吧。”她的媚态让我清醒许多,她是不是在勾引我?这样想着,就看到路口有个人向我招手,那不是伊吗,我挣脱菱的手,向伊那边跑去。我看到了伊十五岁的样子,还是扎着短辫子,她不停地挥着手,笑容如此清晰,我奔跑着,却总不能跑到她跟前。我看到她着急得流泪了,显出二十五岁的样子。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明明是梦吗,那还跑什么,还是不跑了吧?就站住了。这时我看到,菱和伊同时惊恐地向我扑过来,把我推倒在地。在我气愤已极的一刹那,菱和伊的血一齐喷溅过来,一辆汽车疾驶而过。我躺着,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她们一定已经血肉模糊了,分不清哪个伊哪个是菱。我想开口呼号,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我开始隐约意识到,是不是魇住了,又沉静下来,等了一会儿,我猛地睁开眼睛,醒来了,我看到的是自己的血,是凝固在桌面上和手上的血,创口的痛方才隐隐抵及心中。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弥留之际,久已远去的伊和菱又来到梦中舍命相救?

  我久久凝视着血乎乎的右手,它慢慢地不见了,我看到的只有血,大面积的血。这么多的血仿佛就是从梦里溢出的,那只受伤的手似乎还残留在血腥的梦中,没来得及逃离。事实上,我从来没和伊去过任何一个酒馆,更别提什么清蒸鸽了。只有那个手帕,曾在十五年前出现过。它在那个夜晚来到我手中时,也就走向了毁灭,上面绣着一颗心,我怎能把它带在身边?借着从邻家后窗泻出的灯光,我打开那方手帕,里面有一个纸剪的红双喜,我的心咚咚跳着,甚至没完全看清写在下面的文字,就把它撕碎了。我把纸屑攥在手心里,一路撒着,跑到村边河畔,找到一块石头包在手帕里,扔进静静的流水中。十五年过去了,那方手帕又在我梦中浮出,难道它还没有腐烂,反倒是那块坚硬的石头,悄悄化作了粒粒沉沙?猛然间我又醒过神来,不禁心惊肉跳,敢不是伊出事了?我感觉到了右手的疼痛,我就要死了,怎么倒惦记起她来?

  我仔细梳理着情感的藻丝,遂觉岁月浩瀚,我二十七岁的生命即已干涸,全无半点丰润。想及初恋,我总是下意识地认证伊,仿佛只有对她才是灵魂之爱,对别人只是眼中之爱、心头之爱、感觉之爱,或者,就是欲望之爱,而对菱来说,甚至只是无稽之爱。我曾毫不顾惜地把菱在记忆中抹去了,如果不是她在梦中与我重逢,我可能会把她永远搁置起来,也就永远不会明白,正是看似无关紧要的她,影响了我的一生。如果她真的这样重要,到我弥留之际,会不会首先想起她?

  那个手帕怎么就被我抛弃了?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就用这种方式释放着内心的惶恐?我体会着那年少的心情,可以肯定地说,当时我本能的反应就是惊喜,是那种非分之想得逞的惊喜,菱的信似乎早在我预料之中。我当然记得红双喜上那句话,用现在的眼光看来,它确实带着几分孩子气:“我( )你,你( )我吗?”十三岁的菱想要考察的就是那一个字,我所要填写的也是那一个字。六十五年前,菱留下的空缺似乎只有唯一的标准答案,放到今天却含着无尽的意味。菱和我、或者伊、以及其他任何人,谁能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看到菱的第一眼时,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女孩的美,那是一个男孩第一次意识到性别的差异,我没有像别人那样围到她身边,簇拥着她,我只是在一旁冷眼看看,心里的却萌生出以后娶她为妻的念头。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即使后来,我长大了,即使现在,我老了,即使我还会一见钟情,恐怕也不会立刻和婚姻联系在一起。情窦初开便以占有为目的,算不算无邪的爱?也许从那时我就步入迷途了,我的爱始终没能纯粹。

  就在见到菱的第一天夜里,我真的做起娶媳妇的梦了。我梦到我把新娘迎到家中,急着要把红盖头挑开。那盖头太大了,红红的铺展了一地,被拥挤的人群踩得脏兮兮的。我生气地赶开他们,揭开盖头一角,却怎么也拉不动,就钻到下面往里摸索。找来找去始终碰不到人,我悄声喊着菱,一点动静也没有,盖头突然小了,我的脚和手都露了出来,冷飕飕的,我害怕了,菱怎么不见了?就猛地掀掉了盖头。接下去是我发现自己从床上蓦地坐起,身上的被子已经掀到一边。我把自己的被子当成了无边的红盖头,到头来只能蒙蔽自己,那个梦岂不是一个象征,它蕴藏了什么?

  我没有拒绝菱的坦示,马上回信表示会意了。那又为什么连最初的信物都不敢保留,把那张红双喜迅速撕掉了,连那方绣有红心的手帕也扔掉了?如果现在回答这一疑问,是否该用罪恶感加以解释──我把实物毁弃了,实际是在消灭罪证,企图趋除心里的鬼。我不敢正视自己的爱意,害怕利箭离弦,就把它折断了,压在内心的岩层中,谁知它会不会生锈?我一再向菱申明,我们是好朋友,朋友,好像只有朋友才是纯洁的,再往前走一步就是罪过。那种朋友关系当然难免暧昧,她是还我是心里的小爱人,我只是在冒充不谙风情的纯真少年罢了。

·艾与合欢
·艾与合欢(0-1)
·艾与合欢(2-3)
·艾与合欢(4-5)
·艾与合欢(6-7)
·艾与合欢(8-9)
·艾与合欢(10)
·艾与合欢(11)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艾与合欢(11)     下一篇:亲爱的,我想你了(19)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