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艾与合欢(2-3)

2002年01月09日09:22:44 网易报道 贾宝贾玉

   我的虚伪本性似乎由来已久,记得早在童年时代,我就以卫道士的姿态教训过我的弟弟。原因是他小小年纪就想媳妇。弟弟三四岁的光景,我也就六七岁吧。邻家婶婶常常逗弟弟,赶明儿我给你说个小媳妇儿吧。弟弟记心里了,就穿上新衣服准备相亲。我打了弟弟,我打着他说,再叫你媳妇迷!弟弟哭了,弟弟再也没不找邻家婶婶了,当然也不敢再想媳妇。大人们说起这件事时都当作笑话,他们认为哥哥懂事做的对,弟弟无知也不为错。我也曾与弟弟回忆过,弟弟笑着说,你真够狠的,用火筷子烙我的腚,痛得我现在都不敢想媳妇了。我倒记不起火筷子了,不过我相信我确实会那样做,我能想得出我拿起通红的火筷子戳到弟弟屁股上的情形,弟弟冒烟的皮肉发出刺鼻的气味,让今天的我悚然,我看到一个道貌岸然的小老头,那么暴戾地摧残了一个儿童的天性,也许从那时,我就开始老了。
  
   我记不起我的羞耻感起于何时,好像自从进入学校,就再也不愿穿短裤了。尽管一到夏天连女孩子都穿着裤头,我还是一身长裤长褂,在家里也不例外。母亲一再骂我,你身上长什么了,捂得这么严实?可我就是不肯哪怕卷起裤角,尤其在菱出现之后。有一年暑假我破例穿着一件T恤出门,正巧遇到了菱,她和我打着招呼,我却贴墙站住了,让她先走,因为,我怕她看到T恤后背那几个破洞。 类似的事后来也曾有过,那年冬天我的左袄袖不小心烧了个洞,补了一小块,像个疤,我总觉得有人注意它,常常不由自主地把左胳膊靠在墙上桌上,或者用书或手盖住。特别是在伊面前,我更是感到难堪,恨不得那只胳膊没有了。直到上了大学,我才放开手脚,大大咧咧地穿起裤头来。可是我仍然不够坦然,有一回鞋子灌进了沙粒,就因为和珊在一起,我始终没有脱下鞋子,情愿让沙子把脚硌破,也不愿让她看到我袜子上的破洞。因为她们是我爱的人,我才那样规避着,生怕她们看到什么漏洞,暴露出我的丑?
  
   爱让人虚伪,让人羞耻,我以傲岸的外表隐匿了内心的猥琐,一幅少年老成的样子着实唬了不少天真女孩。在我二十七岁那年,我正沉浸在柳的柔情蜜意中,还有人寄来明信片说:孤世傲标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我在柳面前贬损着这位对我心存仰慕的高中同学沱,讲起男生给她取的污辱性绰号,我眉飞色舞,肆意挥霍践踏着一个女孩对我持久的信任和真情。沱肯定不会想到,当年恶意地喊她绰号的男生中也有我,她当然也不会料到,一直被她视为智者、诗人的偶像从来也没有尊重过她。正如十二年前,当我第一次失恋时,那个疯疯张张口碑不佳的女生渚,在对我的表示关心和同情的同时,又一厢情愿地认为,我是班级里唯一一个最理解她唯一一个没有蔑视过她的男生。实际上,我和别的男生有什么区别,我并没有以清明的眼神看待她,我和那些男生一样,也热衷于非议一些子虚乌有的花花事,只是我不怎么相信,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怎么会和我们班主任──一个秃顶的化学老师──不明不白?总之我对渚的看法不甚了了,远没达到她所预期的高度,我用假惺惺的善意回敬着她,又在背后嗤笑着她。如果她们知道我是这种态度,该为我感到悲哀,她们无需愤怒,她们应当鄙视我,她们无疑是高贵的,而我,比那些公开嘲讽她们的人更可耻。
  
   那些遭我冷遇的女孩应该庆幸,我没有资格得到她们的青睐。那些背弃我的姑娘也不必愧疚,其实她们是相当明智的迷途知返。那些受伤的心仍在记恨吗,她们是不是已经看清楚我的狰狞面目?我享用着被追求的优越感,又因被抛弃占有了道德优势,还阴险地把持着主动权。痴情的总是她们,负心的总是她们,活该也是她们,我是裁决、遣责、惩罚她们的统一标准。难道我就是神圣的吗?难道我就不可悲?当我终于返回内心深处,反复体验过去的生活,我总是羞愧难当,十多年中,我的爱究竟是什么?
  
  
   当我看到十三四岁的男孩女孩时,就会想到十三四岁的我。他们看起来太小了,那时我也这么小?当然,那时我也应该这么小。这样一比,我就为十五年的自己好笑,一个孩子能做什么,一个孩子做什么怎能当真?那样的年龄就该忽略吗,可以一笑了之?我笑不出。与年龄相仿的同学相比,十三四岁的我还是过特出了些,在相同的时间长度内,我的成长速度还是快了些。那时候,每到夜晚,我总是辗转难寐,无数失眠的种子就堆在枕头旁边,我要一粒粒数着,把它们埋到贫瘠的困意里。好不容易睡着了,梦又燃烧起来,我常常在灼热的烘焙下豁然而醒,四周一片漆黑,只听见别人熟稔的鼾声。要么就闭上眼睛,再次努力进入梦乡,要么就睁大眼睛,等候黎明的到来。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大约三四年时间,我的夜晚就是失眠和梦。我害怕熄灯铃敲响,灯一灭,我就不得不在黑暗中摸索睡觉的法门。我试验着各种睡姿,变化着四肢的摆放位置,希望有进入一种最易入睡的状态。无继于事,我还是一个睡不好的人。我的耳朵变得敏感,每一丝细微的声音都可能惊动我;眼睛也变得明亮了,甚至对灯光有些不适应。直到今天,我对睡觉还有怯意,哪怕有一点动静一点光线都可能扰得我无法入睡。真得感谢那口大钟,是它让我安安稳稳地睡了五十年的好觉。现在我才意识到,对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来说,失眠和梦却是他的造化。睡觉使生命静止下来,成长无疑缓慢了。在别人都酣然大睡时,我还浮想联翩,当我艰难入睡后,又在梦里继续游荡。这么说,我始终都在不停成长,失眠和梦为我拓展了时空。一个人过早与失眠相伴也过早衰老了,也许十三四岁的我已经老态龙钟。
  
   那么漫长的失眠岁月,是因缘于菱和伊,还是我在自寻烦恼?那时候失眠和梦交织在一起,白天也恍惚如梦,我不敢肯定自己是睡了还是醒着。当失眠和梦一天天衰减,我一天天清醒,困惑却一天天增加了。有时我怀疑自己是一名梦游者,所有的行为其实都是不自觉的,走来走去说不定始终在绕着一个坟头转;有时我认定人的整整一生都是失眠和梦,真正的睡熟就是死亡。对醒的追求可不就是无效的,想来真让人绝望啊。就像菱和伊,她们在我的梦中复活了,又在我的梦中死去了,我只能牢牢抓住这种绝望的醒。

  3

  我清楚地记得十五年前第一次见到菱的情景。城里长大的菱显得刁蛮放任,谁敢招惹她,她便一瞪眼,张口就是“难揍”,这乡下不曾有过的粗话,似乎被她骂出了韵味,大家模仿着菱的口头禅,很快就被同化了。我没有,我还以班长的身份制止他们,我说,怎么好的不学单学坏的呢?当时我站在前面,我故意瞟了菱一眼,她像是不以为然,撇了撇嘴。不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听到菱说那两个字,倒是其他人,把这个词传遍了校园。原先我还担心菱一来,会对我造成威胁,动摇我第一名的地位。一考试我又大失所望,菱根本算不上对手。她的这一缺憾抵销了我的心理劣势,那种距离感也随之消除,我恢复了自信,不再畏避菱的身份优势。我为什么会喜欢上成绩不佳的菱?甚至也暗地欣赏她骂人的样子?这就是我所钟情的气质?

  我清楚记得那个清晨,正当深秋,地上的杨树叶还白着一层霜,那个女孩从踏着树叶走过来,霜化了,片片叶子似同她的脚印。我的秋季情结正源于此,它始于菱的第一次出现。留在我印象中的是那个水红套脖,菱的气质多半是由它衬托出来的,如果没有它,菱可能也和乡下女生没什么两样。后来套脖在农村流行时,菱已不再戴它,在我眼里,它卷在女性的脖子上还可算作饰品,一旦连男人也要把它拽起来,护住耳朵和头颅,用来保暖,美就完全沦落了。戴着水红套脖的菱,常常拿走我的作业,去核对她的答案,这是她留给我的第二个印象,如果是别人,我一定会说穿那种变相的抄袭,因为她是菱,你怎么好去阻止?可她是菱,又怎能做这样的事?

  十三年前,早恋正被一些人炮制成一种时尚,我的隐情像是被揭穿了,为了维护心中的圣洁,我曾以《秋思·秋恋》为题,写过一篇纯属自我辨护的小说,在那里我把友情写得纯而又纯,把朦胧的春梦驱逐得干干净净。我实际上写了一个关于诽谤的故事:一个男孩帮助一个女孩补习功课,却被同学遥传为搞对象,还有人喊他们流氓,男孩陷入迷惘之中──难道异性之间就无法存在真正的友谊吗?这篇没完成的小说无疑写出了表面的真相,却回避了内心的实情。当时的我确实为提高菱的成绩做了种种努力,那个为帮助后进生成立的学习小组,其实是我设下的一个掩体,它使我接近菱时不但有了正当的名义,而且不会引人猜忌。可以说,那时我是真心想让菱把学习搞好,那时我考虑得很远,我想到如果她的成绩就这样差下去,将来就难和我在一起。十二岁的我真是用心良苦啊,那时我不时将收集到的名言抄到纸条上送给她,但效果甚微,菱跟本没当回事,即使我搬出恨铁不成钢之类,她也不觉得难堪。菱留给我的第三个印象就是她手持一面小镜子,过早地表现出衣着容貌的关注。我不记得十三岁的菱是否开始化妆了,那时我还没见过口红、粉饼、眉笔之类,也不曾仔细观察过某一个女孩的脸宠。不过我确切记得十六岁的菱再一次出现时的面孔,那时她已很会打扮了,要用美艳来形容,她的衣服几乎一天三换,招惹来包括青年老师在内很多人的不怀好意的目光和议论,她的那种美已让我感到痛心。也许十三岁的菱也就是借小镜子拢拢头发、整整衣领,那时的她美得简单。我记得有一次菱在课堂上照镜子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没收了她的镜子,还说她:小小年纪臭美什么?那次菱趴在桌上哭了,她是不好意思了,其实她是在偷偷映照坐在后面的那个男孩。想起这些小把戏觉得温馨,这样的小把戏是那个年龄为现在留下的礼物。

·艾与合欢
·艾与合欢(0-1)
·艾与合欢(2-3)
·艾与合欢(4-5)
·艾与合欢(6-7)
·艾与合欢(8-9)
·艾与合欢(10)
·艾与合欢(11)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艾与合欢(11)     下一篇:亲爱的,我想你了(19)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