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相对小资

一株,未能结果的树

2002年01月11日11:30:09 网易报道 中华第一企鹅

  典雅,舒适,大方,屋内所有的布置以及摆设显露着主人的巧手,大至家具,小至零碎的装饰品,都能看出是花费了许多精神与心思而成的。

  看着室中一切,雅晰的眼泪忍不住缓缓流下,这家,投注了自己所有的心力与爱,可以说是自己的全部。可是……,泪水落下,打湿了手中拿着的物品,那只是薄薄的一张纸,却似有千斤负重,压得她的心一直往下沉,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这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一份填得妥妥当当,只差一个签名就可以提交的离婚协议。申请人那栏,已有了一个名字,那是他的,只要她轻轻挥笔,写下那伴了自己二十七年的名字,这个家,就和自己再无干系。

  她好恨,也不甘心,结婚五年,一直尽心尽力的为这个家,对丈夫倾注所有的爱,对公婆尽孝,并没有做错什么,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只是因为,是一株未能结果的树吗?雅晰走向阳台,凝望着对面的小公园,那儿,也有一株,未能结果的树。

  22岁步出校园,还来不及体会社会新鲜人的滋味,就成了一个小妻子,小主妇。丈夫是堂哥的朋友,比她年长六年。用他的话来说,是再也等不及了,三年的恋爱已太漫长,他是迫不及待的要将她娶回家藏好,成为他一个人专宠、最爱的妻子。

  婚后,一直留在家中做全职主妇,丈夫年纪虽轻,却已在警界身居高位,公婆亦是政府高官,一致不赞成她要工作的想法。虽然有点讶异这个家庭一致的封建想法,但雅晰很快就沉醉在丈夫搂着她的轻言细语中:

  “我和爸妈不让你外出工作,是为了你好呀,不想你出去受气劳累。而且,我们家已有妈这个女强人了,你就安心的在家享福,过不了多久,生个小宝宝,你就要忙一辈子了!”

  仍记得新婚的她听见这话后,羞红了脸,连声不依,惹得丈夫的笑声不断。小宝宝,一辈子,多么美好的前景!

  五年了,这由天堂变为地狱般的日子,似漫长却又是短暂的,一段婚姻,就要终结了。

  就是因为那始始不肯到来的小宝宝,婚后夫妻一直没有避孕,到了第三年,公婆的脸色就越发不好看了,丈夫也以一种责怪的眼光看着她。用尽了一切办法偏方,仍旧无法受孕,公婆已放弃了,转而逼她离开。

  雅晰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像他们所说的一样,是石女,是一个无法生育不完全的女人。曾经想过去医院检查,却遭到全家一致反对,说在这儿也算是有头脸的人物,自己的媳妇无法生育,传出去面子往哪搁。

  在公婆那受尽责难,她忍下来了,心里想着,丈夫一定会理解自己的,可结果则是更让她心碎。一直心爱着自己的丈夫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他与公婆一样,逼着自己在离婚证书上签字,骂雅晰是一个不懂生育没用的女人!

  不,她不愿婚姻就此终结,忍受了一切责骂,用尽所有的温柔对待,枉想着丈夫会像从前一样。她的一再忍让并没有换来疼惜与关爱,反倒是更为心碎的事实,丈夫开始彻夜不归,在外头花天酒地,用尽一切可以羞辱她的办法来逼她离婚。

  是该醒了,不是吗?昨夜,喝得醉醺醺的丈夫竟公然搂着三陪女进门,并对一脸心碎的她嚷着:

  “滚,你以为你是谁,只不过是我的附属,不会生孩子,要你来干嘛?别碍在这,我要让别的女人来帮我生小孩!滚!”

  不甘心,在签下这份离婚书前,她要先去做一件事,为自己,来个确定。

  坦然正视着公婆的冷脸,以及丈夫的一脸不耐烦。今夜,以少有的强硬把大家都召齐,是解脱的时候了。

  轻轻的将两份薄纸放在大家的面前,一份,是填好的离婚证书副本,一份,是医院的检验证明。

  看完了的丈夫脸色发青,长久的习惯,他用着居高临下的口吻吼着:

  “你是什么意思,这,这是什么意思?”

  “离婚书正本,我已提交法院,如你所愿,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冷静得陌生,这是雅晰给他们带来的感觉。

  “我是问这份检查证明是什么意思,你又想给我们家丢什么脸?”

  “那份证明上写得很清楚,我,并无任何生育上的毛病,是一个绝对可以生育的女人。从此以后,我与在座再不相干,也不用提什么丢不丢脸了。我的东西,我带走了,其余不是我的,我不会要,保重吧!”

  说完,雅晰留下了房子的钥匙,离开了那让她透不气来的空间,徒留下那脸色铁青的一家人,与凝重的清冷。

  离开了法院,空气中自由的气息,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陌生。好久好久不曾有过这种轻松了,雅晰深深的吸着气,她,以前或许错了,可,这种错误,一生人犯一次就够了!

  在等待的这段时日,丈夫一家都来找过她,他们也去过医院,事实证明,有问题的人,不是她,而是丈夫。公婆仿若吃定了她,带着一脸的施舍,对她说,她可以回去了,等待着她的谢恩。在她拒绝过后,便破口大骂她没有良心,不知好歹。丈夫则采取哀兵政策,苦苦哀求,口口声声说自己过去糊涂了,才会做出错事,她仍旧是他最爱的人。

  面对这一切,她只觉得恶心,心已死,也不再容许自己没有自尊的活下去。回到自己的家,感受了父母兄长的温暖,看到他们的心疼,才知道,自己一直的忍气软弱,也伤害了自己的家人,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爱她、心疼她的人。她不再允许,不再允许自己再次步入深渊。

  或许,爱情是很刻骨铭心,是会让人心痛,但,人生不是只有爱情。变了质的爱情,就算以华丽的糖衣再次打造包装,在细经咀嚼时,也掩不住那股腐烂的气息。

  离开了,就不要再回头,雅晰咬着牙,对天,对自己,对家人承诺着。离开了法院大门,离开桎梏的她,走向了夜校,走向了各种加强锻炼中。她要为自己打造一个重新的人生,首先第一步,就是要溶入社会,她不要再做任何人的附属,她的人生,从此,要属于自己。

  两年后,雅晰已是一间小学的教师,她无心在商场冲刺,当个完全事业型的女性。她爱孩子,也同样以爱心教导着孩子,所以很受学生的欢迎,29岁的她,已是完全的为自己而活。

  偶然,她又经过了那困了她几年的楼前,还有对面的小公园。与那个家没有关系以后,她也曾听说了一些消息。前夫的官,越做越大了,在事业上,很成功,却很少有快乐的时候,常常沉迷在酒精里。能帮助他的,只有他自己,雅晰想着,也曾有着那么一点淡淡的心痛,幸好,一切,都过去了。

  不由自主的,她走向那个小公园,有一种想去看看那株曾与她有相同命运的树,是否依旧孤独的冲动。

  出现在她眼前的,却是一排相同的树,而且很多树上已结实累累,那棵树呢?在哪儿?

  急切的找到公园管理员,她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原来,这种树,是雌雄异体的。那一株,被人认为是不能结果的树,孤自的时候,是无法结果的。于是,一年前,公园又向别处买来数株同种的树,植在它的身边,不再孤寂的它,早已丰收满枝头。

  这一株,未能结果的树,已经改写了命运,它不再是世人眼中的无用的东西。

  雅晰在离开时,眼光又自深深的落在了那熟悉又陌生的阳台,曾经,在那间屋子里,也曾有过,一株,未能结果的树!幸好,在踏出尝试的第一步后,她也改写了自己的命运,幸好!

  命运,实在是需要努力的,不是吗?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嫁人指导手册     下一篇:济南,这一个夏天的谬论  


 论坛热贴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心情故事]
· [心情故事]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原创]等待麦莎
倾恋之城
剃头
忧伤的碎片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浅墨蓝氤
昶姃
现代印象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