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艾与合欢(4-5)
· 艾与合欢(2-3)
· 艾与合欢(0-1)
· 艾与合欢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艾与合欢(8-9)

2002年01月15日09:05:39 网易报道 贾宝贾玉

  8

  好多次,我想像着那个时刻,甚至下意识地寻找着适当的时机。一天晚上,我和同学偷偷跑到校外看电影,我们拥挤着,往人群里钻。我前面是个女的,有二十多岁,她的后背和我贴的很紧,不大一会儿,我的小鸟儿就立起来了,顶着她,我往后靠了靠,她没有一点儿反应,我就又往前靠,把小鸟掏出来,放到她背上,她动了动,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赶忙把小鸟收了回来,她又专心看电影,我的小鸟又拿了出来,并用手在她背上磨摩着,那女的没回头,往后一伸手,把它抓住了,我想跑,她把我的胳膊抓住了,她轻轻抹了一把我的脸,又摇摇我的小鸟,说:“还没扎毛呀?”她站起来,搂住我,:“走,咱们到外面去。”我怕极了,我挣开了她的手,从人群里钻出来,逃跑了。

  我寻找着适宜的墙角、厕所和野地,那些见不到人的地方,成了我最好的去处。只有家里的小阁楼是安全的,每到周末,我整天呆在上面,作出用功学习的样子。在那里,我试着找来一只玻璃瓶,可它太硬了,又冷冰冰的,远不如用手撑握的感觉,但它可以作为容器,我看到,里面的液体由白变黄,由浓变淡,把一股恶浊的气味涂抹在空气里。就是在那个小阁楼上,我站在窗前,透过窗纱,我看到了后面,我看到了后面的洼地,我看到了后面洼地里的女孩,我看到了后面洼地里的女孩汜。

  我的被子、内衣上沾满了那种肮脏的东西,我记得我白色的被子里留下的斑斑污痕,每次晒被子,都不敢将里面朝外。到毕业时,它已不堪入目了,我把它撕下来,连里面的棉花也发黄了,还有一股腐败之气。我不敢把它拿回家去,走到半路,看看前后无人,把它解下来,扔到了路沟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负罪感相伴。与伊相爱之后,我更为自己的恶习痛心不已,虽然欲念中从来没有她,可我还是觉得把她玷污了,我一再下决心戒除,却总难抑止。到了高中,还忘不了一时之快。上了大学,仍偶尔为之,我记得,有一次珊想为我洗被罩,可我没让她洗,我怕她看到上面的劣迹。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坤起了什么作用?当我的身体发生细微变化的时候,是他不经意教会了我自渎的方法。刚上初一时,我还不知何为手淫,是坤给了我启蒙,他说,精满自溢,但也可以主动让它出来。他撸着我的鸟儿,让我想着女人,它就膨大了,射出一股白乎乎的液体。坤让我用手提前领会了那种喷薄的快感,他说:“看见了吧,这就是×。”很长一段时间,我做着那种卑劣的勾当,在极大的快意后,又为自己羞愧不已。我知道,我比谁都要肮脏。我不顾后果地让荒唐举动一再持续,为什么就不想想,万一坤猛然醒来,我该怎么办?我至今难以置信的是,坤每次都睡的那么安然,对身上蠕动的热流竟从未觉察。他从不知道吗?还是佯装不知?

  十五岁的我猝然苍老,十五岁的生命已经颓败不堪,像一棵橄榄树,它的青果还没充分发育,我就急着挤榨它的汁水,不知死之将近,反而强作成熟。一躲进被窝,手一触及那只鸟儿,就不由得要去放飞它。甚至上课时,我的手也曾伸进裤兜里,把肮脏的欲望释放出来。和渚同桌的那几个晚上,也曾有一次,我忍不住又坠入了无尽的深谷,尤其不可饶恕的是,我把自己的手想像成了渚。

  在渚留给我的那封信中,她曾说,“你最好多骂我几声,太野了”,这个“野”字当指无拘无束,放任性情,如果渚毫不张扬,哪会引来许多闲话?菱也一样,若非一个“骚”字,怎会引来那么多觊觎的目光。再比如沱,当她第一个在高中的校园里穿上健美裤时,那些骂她“浪”的男生,还不是随她饱满的曲线躁动不安?那些妄加指戳、秽语相加的人,不过在用一种伪善的方式掩盖着他的非分之想。如果心无邪念者展现的性感之美,被人用骚、野、浪之类的字眼玷污了,该是谁的奇耻大辱?我已不避讳把菱、渚、沱与她们遭到的恶谥对应起来,所谓的骚、野、浪浸淫在世代相传的法帖范本中,被临摹得失去了本来面目,它们和其承受者一样无辜,即便现在我还无力褒扬它们,至少可以对我心仪过的人适用中性的感情:我没有勇气赞赏她们,也没有理由鄙夷她们。观照我所倚重的所谓气质,多少混杂了一些不安分的因素,最初菱会吸引我,或正在兹──让我倾动的,还是那种袒露的风情。

  9

  现在的我对过去只能作种种拆解,现在的我必须为过去的我寻找原因和理由。菱有什么过人之处?如果有,也许是她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当然那时我还不知道气质这个词,但肯定已对气质有了切身感受,气质是什么,竟会成为评估异性的综合指数?

  匆匆回顾那些曾让我不同程度动情的女子,被我爱过的菱、珊、柳,吸引过我的渚和沱,她们身上似乎都无一例外地带有某种相近的气质;而被我拒绝的汜、湄、涂,因我而死的妩,她们都明显缺少了那种气质;我没有提到伊,我还是把她视作真正的爱,她应介乎两者之间?

  如果人类能够抛弃自己的肉身,直接进入精神和灵魂,我会摆脱内心的负罪感吗?不少人看似正派、谨慎、羞涩,他们骨子里掩盖了什么?像我,一个为爱迷惑、对爱崇敬的人,一个爱过也被爱过的人,至今也没弄懂,真正的爱意味着什么?

  思量起来,与菱盲目的初恋如果出自无意识,倒也反映了我本来的倾向性。可是为什么,十二年前,当我失去菱的时候,却断然回绝了渚的甜媚?为什么两年前,当我游移不决时,又耽搁了沱的热忱?而珊和柳,大约也和她们相通,可是为什么,七年前,当我怀恋伊的时候,却倒向了珊?为什么一年前,当我沉湎于妩时,又转向了柳?看来,那种内在的倾向性并没有改变多少,我追逐的,还是那种外显的气质。

  只有伊。只有伊,才会在我的两种梦里相继出现。只有她,能在我最绝望时带来点点慰藉。属于我的还有什么?我只能把伊当成唯一的救赎。

  伊是一个例外?伊是一个永恒?她像一个原点,不但把我以前爱变成了负数,也把我以后的爱变成了虚数,以至现在,她仍然贯穿于我梦想的始终,让我沉浮的心灵有所依托。

  现在,当我回过头来,一再追溯对伊最早的记忆,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清澈可鉴的源头,可在伊的信里,却能找到她的起点:“记得你第一次闯入我心扉的感觉,那是个雨夜,放学的时候,雨已停了,路上湿漉漉的,我和同伴渚很是兴高彩烈地谈论着什么,忽然,我感到身后有人行走,是你和另一个男孩坤,你们默默地不说一句话,不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在说笑。我不知我当时为什么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也许是当时的那种环境那种气氛使我微微怔了一下,转头再看你仍然默默地走,心又震动了一下……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注意你了。我也有一种感觉我们会成为好朋友,无话不说的朋友,真诚相待的朋友。我们该说几句话,即使是极平常的问话也好,可我没有勇气,你也不开口,直到我们通信。”我开始注意伊没有她那般清纯,我不记得曾有过那样的雨夜,我最初注意到伊时甚至带有几分龌龊的动机。

  那时我正因与菱的相遇又分手而失眠,大有终生不娶的架势。我的好友坤笑我心眼太小,他认为不值得为那样的人伤心,应该高兴才对。可我实在无法平静,自制的痛苦把我折磨成了半个诗人,我写着半生不熟的朦胧诗和伤感的小说,俨然已经心如古井,看破红尘了。坤常常拿着我的诗当众朗读,有些凄凄惨惨的句子成了他的口头语,坤在实际上成了我的代言人,我的笔记本被同学传看着,上面只要一有新作,就会有人马上抄录下来。我从来不谈论自己的诗,坤却很会曲解,经他一搅和,我的诗和小说似乎都来历确凿,成了一些同学猎奇的对象。我纳于言,坤敏于事,一个貌似深沉,一个看似机智,我们是班里最耐人寻味的蜜友,同桌,同吃,同玩,同睡,同上厕所,没有什么能把我俩分开。为了开导我,坤常常说起哪个女生怎么怎么样,哪个太丑,哪个嗓门太大,哪个屁股尖,哪个嘴太厉害,几乎没他喜欢的,他唯独赞赏伊,说她长的俊,眼睛最漂亮;一提到伊他还会骂班主任几句,说他太色了,上课老是找伊回答问题;在被窝里,他还常常把我抱紧了,嘴里叫着伊的名字说:“我想日你!”坤提醒我,渚模样不赖,他劝我,就先选她吧,像他一样,一想到伊,心里就不空虚了。我故意说,我也相中伊了。他就不高兴:“不行,她是我的了,是我先看上的,渚也不错嘛,她和伊那么好,跟咱俩正班配。”我说他重色轻友,他不情愿地说:“那好吧,就算我们俩的吧,反正她又不知道。”我捶一下他的肩:“谁跟你争呀,看把你吓的。”他搂紧我说:“够朋友!你说除了伊,你想要哪个?”“我想要,要你!”我也紧紧地搂住他,硬硬地顶过去,“日你!”是的,应该是坤的一再提起让我注意到伊的,我已渐渐浮出菱的纠扯,如果不是渚掺杂进来,坤又竭力撮和,我可能会更早发现伊。当渚转学后,我才突然发现伊确实够漂亮的,她爱笑,她的笑如落叶一般静美。我努力向记忆深处翻找,总想找到一个最初。记得当时写给伊的信里,我曾把与她的前缘上溯到小学的一次留级,并把与她的开端考订在初中伊始。当时这种说法大抵是真挚的,现在看不过是心里的魔鬼在作宠。如果现在非要确定一个最初,我会想起那个中午,也许那是第一次与伊目光交汇。其实她在信中也提起过,当时我在办黑板报,正站在桌子上抄一首北岛的诗,好像是《触电》,我感觉到有人走过来,就低头去看,伊也正抬头,正巧与我的目光碰到一起,她微微笑了笑,小声嘀咕了句“又是北岛?”我把书丢到桌上,继续背着抄那首诗,手里的粉笔却吃不消了,一搭笔就断,一连断了好几截,我伸下左手去摸桌上的粉笔,好象注意力还留在黑板上,捞了几下,我的左手还没碰到粉笔,这时伊说了声“给”,把粉笔塞到我手里,我再看时,她又一笑,跑远了。

  可能那是伊的笑初次飘到我眼底,她不该被坤那样猥亵的,我的心里略略有些不平,──也许就是这次,两年中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次的伊,就那样把我轻轻触动了?紧接着,我写在在黑板报上的那篇短文,因抨击老师辱骂学生,激怒了我们班主任,他把我揪到前面,要我检讨。我站在全班同学前面,伊就坐在第二排南窗下,屈辱感向我强烈地袭来,我抬起头来,大声说:“我没有错!”伊笑了,教室里一片掌声。班主任气急败坏,他一拍桌子,指着我说:“你有什么骚包的?你再骚包还是农民的儿!你给我滚,给我滚出去!”我还没来得及分辨,他的脚就踢过来了,可能由于太激动,他没踢到我,反把鞋子甩掉了,引来哄堂大笑。我跑出教室,趴在廊柱上嗥啕大哭。那是初中时最后一个秋季的晚上,我的哭声刺痛了校园的宁静。

  

·艾与合欢
·艾与合欢(0-1)
·艾与合欢(2-3)
·艾与合欢(4-5)
·艾与合欢(6-7)
·艾与合欢(8-9)
·艾与合欢(10)
·艾与合欢(11)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艾与合欢(11)     下一篇:亲爱的,我想你了(19)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