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相对小资

哭泣的永远

2002年01月17日15:51:54 网易报道 月儿弯弯

  假如我欠你眼泪
  那么我愿意还给你
  只要你也把我的爱情还给我
          ——柯尼

  (1)

  下线吧。

  好。

  邢关了窗口断开连接,12点,初秋依旧闷热的空气围绕在身边,仿佛一座无形的牢笼,撕裂着一个人的寂静。邢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常常幻想,觉得自己就是双哭泣的那个男主角,然而他甚至连双叫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午夜习惯接听她的电话听她抽噎。

  铃声响了,邢飞快地伸出手去拿起听筒:嗨!
心情插曲


  嗨,准备睡觉了么?

  没有,等你的电话。

  听筒里一阵沉默,少顷:是不是很打搅你?

  没有,你今天心情还好么?

  不好。

  恩,那你哭吧。

  终于有压抑不住的唏嘘声传来。

  

  双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了邢的QQ上,连邢自己也不很清楚。印象里她惯常都是沉默着的,但却并不下线,无论邢找再蹊跷的时候上去,她小白猫的头像都始终安安静静呆在那儿;然而常常是邢已经熬得精疲力尽,不得不关掉电脑的时候,她还一动不动的矜持着,仿佛从来不打算离开这张网。

  深夜里好友渐次离开,直到那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相对着的时候,邢常常觉得,自己和她两个人就像挂在QQ两端的精灵,沉默着,为对方守夜。

  有次,邢试着和她招呼,嗨,猫咪,你在做什么?

  我在哭。

  噢?难道你夜夜都是这样哭泣着度过的么?

  是的,可不可以借我一晚肩膀?我要还泪。

  十分钟后她把一场痛快淋漓的哭泣通过电缆铺天盖地抛洒过来。他静静地听,用心揣摩着这个奇怪的女子,她并没有多一句话,短暂的沉默后就是啜泣,感觉得到她的情绪很波动很负重,哭的声音低低的压抑着,仿佛无限委屈。该有什么让她伤心的人事?

  邢不是一个见面就熟的人,在很多次聆听她沉重的哭泣并慎重衡量过所有因素后,他问了,她却终于还是避而不答。

  她依旧不疾不徐地哭,他依然不疾不徐地听,偶尔有一天双不来电话,邢会怀疑她是否已经找到了停止哭泣的理由,想到这些邢居然会有点气闷——这真可怕。

  终于有一天他问:我们是什么?

  她说:你说我们?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她又沉默了,沉默这种东西似乎经常出现在她身上。

  他继续追问:别告诉我你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答非所问道:你知道永远有多远吗?

  他楞住,一时之间揣摩不透她的意思。

  她接着说:其实永远就是说出这两个字的一瞬间,也只能是那一瞬间。

  我不懂!我对你,除了哭声根本一无所知。他粗暴地打断她。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想放弃了,放弃这种妖异的交往。

  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不用,我猜是你曾经失去的永远吧?他冷笑。

  如果我说是,你满意吗?

  永远不是某个人的专利,人人都有。

  但是人与人的永远是不同的。她终于竖起了锋利的刺。

  想过没有另一种永远也许更适合你?

  她默然,场面一下子冷起来,两个人都耐心地等对方说话,电话线里只有彼此粗重的呼吸在激荡着。良久,她突然以一种决然的口气,问:这么久了,你知道我是那里人么?

  你完全可以说给我知道,就是现在。

  我在洛阳。

  邢的眼睛一下子直了。

  洛阳,你听清楚了么?

  双的声音似乎显得很幽幽起来,也许一直很幽幽,只是邢刚刚发现。

  你都想起了什么?

  (2)

  洛阳是一个以花扬名的美丽故都,都说洛阳牡丹甲天下,每到阳春三月,不仅洛阳城里的各色牡丹争芳斗艳、迎风招展,就连那楼台庭馆、酒店旅舍都是一片爆满。

  邢在家乡洛阳原本是开着一家网吧的,那时候网络还不若现在这般红火,极少看见有人经常没日没夜地泡在网上,于是唯一的那个常来上网玩的女孩子便在邢的眼中特别起来。女孩登记的名字叫柯尼,邢一直怀疑这并不是她的真名,但最后也没有想起询问明白。

  柯尼是剧团的舞蹈演员,那届牡丹花会,她们团被请来作开幕和闭幕的演出。所以在邢的感觉里,她好像是随着那一季牡丹一起似的,忽然就来了,从此每天为邢的网吧里增加一抹亮色,不久便和邢斯混得熟了起来。

  邢吻柯尼,是她将要随团离开的时候。

  中午寂静的网吧,除了柯尼,余人尽散,邢匍匐在柯尼身后,手把手的交柯尼用一种新软件。她忽然转过脸,真诚地道:邢,我很不舍得走。坦率的目光和从发际穿过来的阵阵幽香蓦然触动了邢的心底某种潜藏的渴望,他俯下身子在她脸颊上轻轻印了一下:别走,永远再一起。

  虽然这个吻一直延续到当年冬天,但不可置疑越来越苦涩了,邢的生活远非两个人想象的那般简单,邢还有雪。

  时间会啃噬激情,但磨灭不了曾经,当邢和雪的事情为两家长辈认同后,柯尼的出现虽然带给邢了浪漫和刺激,无疑更多的却是茫然和措手不及。沙尘暴一般席卷而来的激情过去,也许一切真的如邢说的那样,错误,命运的错误。不该相识的相识,不该相爱的相爱,不该迟到的迟到了。

  

  湖面上有风一缕缕地袭过来,夹杂了水荡深处的寒冷和若隐若现的细小雪花,吹在两个人身上如刀似剑。站在邢面前,柯尼颤抖得象一只虾米。

  邢的身材不高,肩膀也不够厚实,但那里本来是足够容下柯尼许多零碎微小却甜蜜的愿望的,可今天柯尼的脸没有偎在邢呢质大衣的垫肩上,小手也不在邢宽厚的掌心里。她只穿着毛衣,直直地杵在邢面前挡住去路,眼睛在寒冷的侵蚀下越发凛冽如水,从默默地注视到凄迷地低泣,再到曼声轻唱:

  我听说开始总是真的后来会慢慢变成假的充满温柔的眼神哪是用来开心不是用来伤心的

  我听说轻吻总是真的但耳边细语常是假的装饰爱情的诺言哪是随口哼哼打发寂寞的歌

  你的爱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可以真多久…………

  柯尼的声音哽住,邢的心仿佛一把无形的手狠狠地揪了两下,闭上眼不敢再看她,双手扶着湖边古朴的木质围拦,微微弓下腰去。

  (3)

  你想起来了什么?双又问一遍。

  邢的脸色已经苍白如雪:都想起来了。

  是么?我本来不想吓你的。

  吓我?

  看来你还是没完全想起。

  邢的脖子后面有一股凉气向上直冒,刚才还似乎要煮沸人的室温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寒意侵人,邢想把电话放下来,手臂却似乎不再能任他自己指挥了,电话那端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他痛苦惊悸地聆听下去。

  (4)

  雪花越飘越大起来,小路边低矮的装饰竹篱也渐次覆上了一层雪衣。

  邢愈发不安起来:“柯尼,你不要这样,先放我回去。我们的感情是我们自己看着走过来的,真假你还不知道么?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家人说,给我时间好不好?”

  柯尼用期望的眼睛看着他:“为什么急着回去?”

  “太晚了,你穿的也薄,还是赶快回去暖和暖和吧。”邢言不由衷。雪今天会去找他,如果不是柯尼打了三个电话,他本来是不打算出来的。

  眼底的失望逐渐凝结成霜,柯尼定定看着他:“其实我并不想争夺你,只要你呵护我在乎我,但我始终是一个消遣,不是主旋律……邢……带我跳个舞吧。”

  邢呆了呆,柯尼已经走过来拉住他的手慢慢舞起来。

  雪花飘在头顶上,柯尼伏在他耳边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喃喃道:“邢,团里去武昌的时候,是我宁愿离团再这里另寻工作也要陪着你的,我只要你能爱我,可是当时我不知道一个人的小屋里冷清会嘲笑我,寂寞会欺负我……你知道我很小就没有了父母,那些本来已经习惯了的空虚,在你的若即若离下却变得重新不习惯起来。”

  “邢,你不是说会永远爱我的么?”她抬起头看他的眼睛,“要是我没有了怎么办?”

  “没了你我也会在心里默默爱你,不会再对别人有感觉了,我不是告诉过你,连雪也是一种不能推卸的习惯么?再说你怎么会突然没有呢!”

  突地一个旋转,柯尼从邢怀里舞出去,在飘飘而落的雪毯上旁若无人地独自舞起来,蛇一样软滑的腰肢诡异地扭动着。那一瞬,邢的感觉有点迷茫有点混乱有点空白,以至于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梦幻般不真实的感觉。白色的毛衣恍惚间仿佛转成了一团白雾,将要融化在这一片雪白的世界中似的。邢不由伸出手去截留那团白色,却那么远。

  “即使走,我也愿意带着一些爱走。”柯尼终于倒下来匍匐在雪地上,微微喘息着。

  “往哪儿去?”邢从幻觉中警醒过来,走过去搀扶起柯尼,“去找团?继续东奔西波?”

  “也许吧。”柯尼的眼神很奇怪,也不拍打身上的雪片,“你不是很急着走么。”

  邢赶紧说:“是啊,我得走了。这件事你先别急,回头和我再仔细商量。”匆匆帮柯尼胡乱拍打了两下,“你也回去吧。”邢现在想,或许当时甚至是带着点解脱的愉悦。

  “好。你去吧。”柯尼又深深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去。

  转身离去的瞬间,邢衣袖上累积那一层薄薄的雪片上被一粒水滴打湿,融化出一个圆圈,露出灰色的呢底。邢顿了顿脚步,还是如毫无知觉般的走了。

  柯尼的眼泪越来越多,看来要找个时间好好安慰她一下,也许她离开也未尝不好。邢打开亮着灯的房间门时这样想。

  (5)

  想起来了么?电话那边,双声音怪怪的问。

  邢痛苦底扭着自己的衣角,眼里满是恐惧:我真没想到,真的没有,后来第二天……

  第二天怎么了?

  她……是木围拦日晒雨淋后又被冻得厉害,才断裂发生的意外……不怪我!

  后来你为了逃避良心的苛责就离开了洛阳?

  邢已经濒临崩溃边缘:你什么都知道是不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真的不想吓你,邢,是你一定要问我的。

  你到底是……是谁??

  刚才你还问我怎么会对你没有感觉?其实我的感觉从来没有停止过。

  不会是你,不可能,你不是……不是已经……

  邢,我说了我不想吓你,如果我上辈子欠你的,我愿意还把所有的眼泪来低债,只要你把我的爱情也还给我。

  邢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我不信,不信!柯尼已经死了。

  良久,电话那边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不信就打开你的电脑。

  邢战栗着,将信将疑地打开了电源,漆黑的屏幕闪了一下,没有装入WINDOWS界面,而是闪现出了一场纷纷扰扰的雪,雪粒飞洒中,一个女子旁若无人地独自舞着,蛇一样软滑的腰肢诡异地扭动,白色的毛衣恍惚间仿佛转成了一团白雾,将要融化在这一片雪白的世界中似的,忽隐忽现。

  邢手里的电话筒顺着手臂滑落在床边的地上,隐约还听见里面有幽幽的女子在说着:我已经说了不要占有,只要拥有,永远拥有,我只想守着我的永远……

  也许还在说什么,也许没有了。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为她的孤单准备的     下一篇:我不爱帅哥已多年  


 论坛热贴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心情故事]
· [心情故事]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原创]等待麦莎
倾恋之城
剃头
忧伤的碎片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浅墨蓝氤
昶姃
现代印象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