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VIP收费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狂想:幽冥怪谈·桃源

2002年01月20日19:36:11 网易报道 ANGEL19TH

:: 编辑意见 ::::::::::::::

武器类型霸王枪-狂想
火力预估:
创意:4       实验性:3
文学性:4     形式与内容的结合度:3
简评:
这篇小说有博尔赫斯的影子,但作者的想象方式却是网络的,可以与"黑客帝国"媲美.


 
 

:: 阅读 ::::::::::::::

幽冥怪谈·桃源

ANGEL19TH

 “哪里有龙宫?” 
  ……………… 
  “哪里有桃源?” 
  ——幽冥怪谈·续(5)桃源 

  关于《幽冥怪谈》,是狗仨所留下来的最后的故事,它讲述了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怪事情,很多人看过后都说不理解,包括本人在内——这组故事里一部分是我对狗仨的邮箱的整理,一部分是采自他的自述,还有平时他对我口头讲述的一些事件,以及本人与他的亲生经历而组成,这个标题和四个小故事的标题:《铜铃巨人》、《人面羊》、《美女蛇》、《吴哥哥病毒》都是我自拟的。我的感觉是,故事中缺少了很多重要的因果部分——有一些是有意匿藏的,还有一些是的确不知所以然,对此我征问过其他一些朋友和网友的意见,但没有得到什么令人满意的结果,因为狗仨的死,成了一团无法补完的谜。 

  我是亲眼看着他被下葬火化的。出殡的那一天天气非常的阴沉,空中飘着冷雨,我的心情格外的好,作为狗仨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这样的反应似乎是对好友的大不敬。但我认为狗仨的死,对于他,他周围的环境,对于他的师长和朋友,和那些不尊重他的对手们,还有他年迈的老母亲,都是一种巨大的解脱。很多人都是怀着轻松的心情来参加葬礼的,因此并不奇怪。一者,是因狗仨的古怪性情和外貌;二者,是狗仨还很年轻,对他生活过的世界,他既没做什么贡献,也没干什么坏事,他用一种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所无法理解的方式生活着,像个外星人;对这些人来说,狗仨的死既像捻死一只小臭虫,又像灭掉了一只金刚大怪物,或许这还不算是一件说得上是好是坏的事。他的头掉进水煮肉片汤里,他死的时候还存着他的理想,“他是把他理想主义的头掉进水煮肉片汤里结束他年轻的生命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之后世界上就再没有留下他什么东西。 

  “这是合情合理的死。”我对他的母亲这样说的时候,他母亲早已把脸哭木了,她是唯一一个因为狗仨的死而承受着巨大痛苦的亲人,可怜的她的唯一的儿子!我相信他去了一个比天堂更美妙的地方,因为地狱容不下他,天堂更不会。 

  狗仨的死在一段极短的时间内在校园里传播开来,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消逝了。就仿佛没有过这个人一样,一切秩序照旧,就连我,也麻木的享受着这种活着的节奏冲刷,他那张小白一样的布满青春痘的痴呆的脸,逐渐的被淡忘,或许偶尔在空气间擦出一点思想的火花,使我迁忆起这位旧友带给我的一点不算快乐的快乐——他对我存在的价值只止于此——但那种想念还是在早餐的面包和馒头里,在午餐的盒饭和炒菜里,在宵夜的啤酒泡沫和麻辣烫里,逐渐的流逝了。 

  直到他死后的两个月,如果我没记错,那天应该是5月28日,发生的一件事,使我又重新记起狗仨生前说过的一些事情来那一天,在学校收到的一张寄货单,给我的,我去邮局将包裹取来,发现寄件的寄出地址不明,但付了邮资,很奇怪。我将它拿到寝室,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把报纸摊开,原来是一个红色的木匣子,我小心翼翼的将匣子打开,发现里面垫着一片铜黄色的旧式钥匙,表面几乎锈掉了,我看到盒顶上似乎用圆子笔写了行字。拿起来仔细看,字迹很潦草,像是狗仨的笔迹,当我努力辨认出这行字时,心上打了一个冷颤,上面写的是: 

  “打开桃源的门户” 

  —————————— 

  当天下午4点钟,带着那个匣子,我忧心忡忡的前往狗仨住的寓宅,《幽冥怪谈》里的四个故事都和这个地方有关,这次我也许能够解开之前研究了很久的迷题也说不定。 

  现在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在两年前的夏天,就是在1999年的6月底的一次班级户外活动上,狗仨第一次跟我说起了关于他遇到的“桃源”。那时候的狗仨虽然有点孤僻,但还不像他死之前那么离谱。 

  那次我们班到西山牧场搞野外宿营,自由活动时间我和狗仨一组,两个人到了山下的路边,这时天公不作美,暴雨突降,我们俩只能临时在一家小货铺的屋檐下躲雨。过了一段时间,雨越下越大,扯天扯地的落,屋檐下地方非常小,小店老板见我俩的衣服都已打湿了半截,好心的叫我们俩进来躲雨,他在柜台后面抽了两张凳子给我们坐。天色渐渐暗了,可雨还是没停。天上乌云滚滚,霹雳闪耀,狂风夹着雨水和砂石扑打着小店的板子。我们俩呆坐在店内,看着草场中间竖着的那座圆塔式的小山,在闪电中忽隐忽现,像夜晚里的白塔那样妖异。左右没有事做,我就和狗仨聊了一些话,我知道那段时间狗仨很迷网络,便问他网络上的情况。一说道网络他痴呆的脸部肌肉马上被牵动了,对我滔滔不绝的讲起来,然后发感慨: 

  “噢,屎壳螂,我最亲爱的朋友,可惜你从不上网,对网络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这样子可跟不上时代了。”我是个实用主义者,不像狗仨那样喜爱幻想,我不耐烦的问他: 

  “可是狗仨,你上网干什么呢?他能给你什么实际的帮助吗?我只看你把大把大把的钱投在网络上,你一连几个月的伙食费都不够了,瘦成现在这个样子,营养不良,你脸上挂的青春痘比你刚进学校时厚多了。”狗仨嗫嚅着说:“我上网,当然是为了交流思想啦。我又不是小孩。”“是精神空虚吧!你?”“应该说是迷惑……吧,有时候我怀疑我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你说呢?屎壳螂,你是否仅是我构造的一个幻想呢?我自己又是不是我自己构造出来的幻想呢?我在网络上写了很多的故事,我觉得那些故事里的人是我自己,又不是我自己。或者其实这个我是我自己写出来的故事里的主人公呢?就像镜子里的像看到真实的物体一样,他是否能分得清谁才是谁的本源?我想网络可能就是一面镜子吧,我想在里面寻求答案。我最近……”狗仨把声音压低了,脸上的神色兴奋又神秘:“其实我最近无意中找到了一个名叫‘桃源’的网站,你可能不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棒的地方,那个站实在是棒极了,我在上面认识了很多朋友,很多真的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我现在天天上那个站,那个站非常非常的棒……”“你在上面干什么,学习陶渊明?与世无争?什么都不做吗?”狗仨沉默不答,他只说“桃源”非常好,很多人都着迷这个站,有些人干脆就24小时挂在上面不下来,他说只可惜我不爱上网,否则他可以引我去那个站。 

  “一般人是进不了那个站的,连找也别想找到。”“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打开桃源的钥匙。”狗仨得意的说。 

  —————————— 

  钥匙是不是我现在拿的这片呢?那个装匣子的钥匙是半年前寄出来的,很有可能是狗仨自己寄的。如果是狗仨寄的话,他为什么要事先寄给我?难道他那时候已预感自己的死。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在一年前我开始接触网络,我记得那时只有一次我在OICQ上向他要“桃源”的网址,他给了我一个URL,但是那个地址打不开页面,他对我说sorry,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向他问过“桃源”的事,因为我对幻想的事兴趣从来不大。但后来为了调查“幽冥怪谈”和他的死因,我也直觉的想到过“桃源”,可惜我再也找不到那段记录,而且又无法联系到他的亲属。我上网这么久了,认识的人也有许多,我向四方征询,从来没有人听说过有“桃源”这个站,只有狗仨坚持这么说。名字相似的站我也去过几个,但都不是狗仨说的那种。 

  在7楼他家的门前,我手上拿着红色的匣子,把钥匙取出来,“打开桃源的门户吗?”我颤抖着手,剥开钥匙外面裹着的那层铜衣,露出一片镀锌的房门钥匙,把钥匙插到门上的锁孔里,缓缓的转动…… 

  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门推开,门枢锈坏了,而且被很多藤葛缠绕着,刚打开门的时候就从里面梭出几只老鼠,也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进到狗仨住过的房子里面,这里因为长时间无人打扫,已完全成了另一番样子:方寸大的斗室里,光线阴暗,几只蝙蝠挂在屋角上,到处可见斗大的蜘蛛网,爬壁虎在墙壁上织了一张绿网子,黑黑的东西在下面穿来穿去,似乎还有蛇;屋子里已经长满了灌木,都有半人高,上面有一些颜色鲜艳的虫子叫不出名字,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远近可以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和瀑布声,给人感觉十分的恬静,低下头一看,原来灌木丛下还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泉。 

  “呵!真是个‘世外桃源’啊!”我心想。 

  我艰难的劈开路径,走到了狗仨的卧室,谢天谢地,他的放电脑的桌子还有椅子还没被这些植被侵占,我想或许能在他的电脑里找到有用的资料,于是打开他的电脑,机箱里立刻发出一阵不对头的震动,我马上关掉了电脑。为了检查故障,我打开他的机箱(机箱盖没有上螺丝),原来这里面住着一只大蛾子,翅膀被电脑芯片的风扇给绞住了。我处理掉这只两斤重的家伙,重新打开电脑,电脑出现自检画面,OK!我进入到狗仨的WINDOWS98的系统内,狗仨以前就是在这个系统里写了许多故事的。 

  然后干什么呢?我在他的电脑内搜索压缩文件,找到一个dd.zip的文件,我记得在他最初买电脑的时候我教他用winzip,并告诉他将自己重要的东西,比如各种账号、密码等都压缩到一个加密的文件包里,当时就是压的这个文件,没想到还在呢。文件打开后需要密码,我输入狗仨的生卒年月:19790619——密码错误!糟!我一下子懵了,我是用这个密码打开狗仨的信箱的呀,不是这个,那么是……790619……错误!197906……错误!gs790619……错误!……试了十几次以后,我放弃了,于是在他的硬盘里四处转转。 

  我发现他的硬盘不大,只有2GB,但是分成了三个区,三个区分别被命名为:Melchior、Balthasar、Casper……我突然想到!不会吧,密码难道是那个!?我又再找回那个压缩文件,输入密码:magi。通过!哈哈,我抚掌大笑,当初他死力推荐我看那玩艺总算没白看了。里面记录的东西不多,但都很重要,这里面连他的银行卡号都有,找到一个“桃源.txt”的文件,还有一个“桃源”链接的lnk文件,但这里没有上网设备,用不了,我点开了txt文件,里面放了关于狗仨的“桃源”记录和日志的目录所在名以及进入密码。我顺利的找到了加密的目录区,呵!好多记录,足有几十万字呢,在这里根本看不了,而且天也黑了,蝙蝠噗啦噗啦的在头上飞,怪怕人的,找张盘带回去看吧。 

  我弹掉霸占在布满灰尘的书架上的蜈蚣,翻到几张软盘,把我在他电脑里找到的记录都拷贝了,关上电脑,电灯早坏了,屋子里一片黑,幸好还有很多萤火虫为我照路,我顺利的离开了狗仨的房间。 

  ———————— 

  桃源?桃源在哪里? 

  我双击从狗仨电脑里带回来的link文件,但是很遗憾,找不到服务器。于是我想办法换了几根线,方法用尽,依然到不了ip所指的站。“不是说打开桃源的门户吗?怎么连片桃花叶子都看不到。”我忿忿的想。难道是……已经关闭? 

  于是我开始研究那一大堆狗仨的记录,都是他从“桃源”里拷贝下来的,有聊天室的,有BBS的,有他们成员之间互相来往的信札,和OICQ上的对话记录。由于内容庞杂,次序混乱,我足足花了三天有余的时间,才把那堆东西大致理清。 

  之后,我写了一篇调查报告,发到我们学校的BBS上。 

  ———————— 

  发信人: hyj1979 (屎壳螂),信区: ------ 标题:关于“桃源”的调查报告(对狗仨的死因有兴趣的进来看) 

  发信站: --------- (Fri Jun 1 14:06:04 2001),站内信件久等了,对于“桃源”的调查终于有了眉目,我现在公布我所总结出来的结果,大概它是正确的——我估计中间由于系统带来的特性误差,有些的地方时序可能有些混乱,但没办法消除它,请AK47和西瓜见谅。 

  首先的问题,回答大家“桃源”是什么? 

  目前我能够理解和提供的回答是:它是一种万用的程序(all purpose programming),或者说,它什么都不是。 

  第二个问题,“桃源”是干什么的? 

  一般回答有两种: 

  第1种,它什么也不干。 

  第2种,简单的说,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模拟和再现。 

  第三个问题,“桃源”在哪里?由什么组成? 

  “桃源”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又不在任何地方。 

  “桃源”为了模拟出真实世界,需要进行巨量的高次模糊运算和智能运算。但是要实现这一理想工作状态所需要的运算负载,就是今天最强大的计算机也承受不起。于是,“桃源”最开始采取的方案是用近似线性运算和累积运算简化大量的仿真模拟能耗,通过降低资源开销和结果人工预定修正案来进行,但一次方简化的效果无法荷载,于是“桃源”进行第二次简化,仍然是蜻蜓撼石柱,系统背负不起,于是运算一直简化下去,直到简化到大概是约六十万至八十万次方的时候,虽然可以顺利运行,但得出来的结果和电脑游戏差不多了,它的坏处是使世界发展演变成了仅少数几个人的棋盘游戏(如亚里斯多德、荷马、亚历山大大帝、秦始皇、哥白尼、麦哲伦等等),而且运算和修正仍然使得偏差太大,另外“桃源”还通过port0080提供普通游客的访问功能,一开始大家对“桃源”并不是十分满意。 

  后来“桃源”采用并行技术解决这个难题,利用网络上的多台服务器突破了原来的瓶颈限制,使得模拟成为可能。因此,“桃源”并不确切的在哪里,“桃源”的网址实际上并不固定的指向哪个ip地址,而仅仅是多个地址的集合。(似乎有密码,可惜破解方式无法入手)比如它今天可能是由www.sina.com.cn、www.yahoo.com、www.rongshu.com、www.sixiang.com组成,或许明天又是由club.163.com、www.cnnerv.com、freemail.263.net组成。实际中的运行情况要比以上例举复杂得多,因为“桃源”耗能非常大,需要很多台服务器,或者可以说,“桃源”就是整个网络。 

  关于“桃源”的发展阶段根据狗仨的记录和日志提示,“桃源”到目前为止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发展第一个阶段:在上面我已经提到过,类似SLG或桌面游戏的那种。 

  第二个阶段:系统改良后的阶段,采取并行处理方式,连接多台服务器,虽然使得运算能力在理论上可以无限的扩展,但是因为运算需要,“桃源”所构成的网络采用的动物神经元(nerve fiber)结构构成运算系统中的基本单位,它的好处是:不会因为个别服务器的损坏、停机以及网路塞车而整个导致系统崩溃,具有理想的抗干扰能力,跨平台兼容,自动修复、学习和自我扩展功能。但问题也来了。 

  第1个问题是:因为“桃源”的基本单位实际上全是由根据冯·诺依曼理论所制成的电脑构成,在运算模式方面仍然需要进行算法的简化和结果修正,并且依然有许多错误,典型的错误有,时间上的“滞后效应”和“超前效应”,比如模拟出了这样的情况:狗仨出生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前,而清兵的入关时间推到了1840年以后。 

  第2个问题是有限资源的问题,“桃源”虽然建立在开放的Internet之上,但总体的资源量却是固定的。有一次,仅为了近似模拟出砸在伊萨克·牛顿头上的那颗苹果,都动用了将近1200台SGI进行实时运算(据说,当时“画”出了一颗有史以来最逼真最接近现实形态的苹果,而且可以吃),如果要连接多个对象的话,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全球网络资源可能在描述完一只鹦鹉的漂亮羽毛后就被耗尽了。 

  第3个问题最麻烦,就是对于现在还未知,科学未能明白其原理的事物现象,无法给出科学的计算公式,只好用假函数模型替代描述,所以,“桃源”的运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因为不可知因素太不稳定,它们潜伏在表象之下,每一个不可知都是一颗定时炸弹,处理不当会导致一种不可挽回的损失。最可怕的是,这种损失就是发生过了也无法检查出来。 

  ·················但既是如此,聪明的“桃源”建设者们仍然利用各种办法,比如运用插补、逐次修正、人工干涉、分区域处理、空间以太替换、神秘三角等等,花了大约6500万年(?)的时间,接近真实的在网络平台上描绘出了大约公元前5000-2500年地球上五个文明发源区的全貌,他们是:1、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上游山区;2、尼罗河两岸的狭长地带;3、克里特岛;4、印度河下游的三角形地区;5、华北高原上的黄河流域地区。这是在第二阶段“桃源”的最大成就。 

  第三阶段:这时候,有人提出了更实用和简化的方案,就是进行数据收集(data gathering),收集现在时态的数据,然后通过它来反向推演过去的世界,进行原来工作的“逆运算”,并且由此来检验过去成果的正确性,这个方案采纳后,“桃源”的主要工作由原来复杂的数据运算,变成了简单的数据收集。狗仨就是在此阶段进入“桃源”的。进行逆运算的前提是要大量的数据采集,好像“桃源”的本质工作也已从这个时候改变了。数据储存成了目前的一个大问题,离散数字化的采样技术对于“桃源”的工作来说只是一种妥协,所以一开始就被决策层舍弃了,但是即使是对一个时间点上的三维世界进行数据采集也是件麻烦得不得了的事。 

  打个比方说,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那么要真实准确的记录一颗白杨树,光是树叶的问题,就要为上面的每一片树叶提供一个记录单位,甚至于每一个细胞都不相同,那么就要为每一片树叶建立一个数据库,然后再为其上的每一个细胞提供一个记录单位,这样的话,大约一台容量20GB的个人电脑上还只能勉强存储一片叶子。于是新的压缩技术就诞生了,和过去的仅对数据进行字节压缩的技术不同,这种新压缩技术有很强的针对性。比如,用一个名为“槐树叶子”的压缩程序对原来的槐树叶数据库进行压缩,可以使槐树叶所占的存储空间减少99.9999989%。这种压缩技术的灵感起先来自于原来的动态电影压缩技术,它先为所有的槐树叶子提供一个标准蓝本,然后再根据其压缩对象所在的具体环境进行参数调整,再记录个别比较的不同,这样省去了极大量的空间。 

  运用这种新压缩技术的程序一下子多了起来,于是在其上又出现了专门压缩部分同类程序的压缩程序,当这些高一级的程序多起来后,又会出现专门压缩这一级程序的更高一级的程序,比如有“西伯利亚针叶林压缩程序”,有“15世纪前小亚细亚各民族地域分布压缩程序”,有“联合国投票议案结果压缩程序,有“大陆中文流行歌曲排行榜走势压缩程序”,有“中非地区饥荒和难民潮流动压缩程序”,有“1999年8月15日静冈县日本18周岁男青年染发颜色和数量压缩程序”……这样的程序已经发展到几十级甚至几百至几万级的高度。于是有人意识到,实际上压缩已经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逆推了,它把事物的复杂现象还原成简单原理,然后再把这些原理还原成更简单的原理,定理,公理,真理,这样在压缩过程中就已经实现了世界的逆向运行;与此同时,“桃源”在第二阶段取得的成果并未被荒废,仍然在完善和发展,并且由已知快速推出未知的工作在短时间内获得的惊人成绩,恐怕由现在全球科学家一百年工作取得的科研成果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仿真世界的模型在不断的变得完美,追求世界的绝对“真实”是“桃源”人的信念。 

  于是,一个“世界属于桃源”的伟大的运动时代开始了。对于未进入“桃源”的人来说,完全是不知不觉的。 

  一方面“桃源”人不仅可以通过采集数据的压缩技术来发现过去历史上未知的真相,而另一方面每个访问者都可以用自行采集压缩的数据,利用“桃源”所提供的服务对他们感兴趣的未来事物进行预推,例如有些人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前夕就已经推出了各国实际的奖牌得数和具体得奖情况。这些发现让每一个到过“桃源”的参观者(Visitor)兴奋不已。狗仨在他的日记里这样写的,摘抄几段,也许十分具有代表性: 

  “在平常的网络世界里,各地不同的人们消除了空间距离的影响,进行了以前无法想象的思想交汇。而现在有了‘桃源’,人类不只是生存方式,而且是其——存在——方式也可能会发生根本性的变革。有了‘桃源’以后,以‘现在’为基点,我们可以到达过去或未来的任何一个时间点上去。这样,属于凡人肉身的我们就完全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而能够完全把‘自我’寄身于网络精神世界,抛弃物质世界的存在方式,成为和‘神’一样的存在,实际上,掌握了‘桃源’的秘密就是掌握了世界的秘密,‘永生’的秘密…… 

  ……一天之内我在‘桃源’做了很多意义非同寻常的事——终于不仅听到而且看到了正宗原版的《伊利亚特》;在柏拉图学院里倾听伟大的先哲讲述柏拉图年的理论;在雅典的小巷子内旁观苏格拉底利用诡辩术戏弄数学家后掩口偷笑;触摸到了被烧毁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内的地板花纹;跟随摩西带领的犹太难民们出埃及;把中国的火药秘传术刺在一名假装麻风病人的皮肤上由麦加偷运到佛洛伦萨;拿着一本《汉尼拔战记》作为迦太基人的参谋出谋划策;……只可惜每天上网的时间太短了…… 

  ……世界在改变着我们,我们也在改变世界,你不需要责备我篡改了历史,我自己也不用责备自己,或许世界在‘桃源’人到来之前就已经被改变了,也许我们现在的活动不过是被一个更高层的‘桃源’监视着也说不定,既然一切是以现在为基点,改变未来不会影响现在,那么改变了过去也不会对现在产生影响,而且就算过去会对现在产生影响,我们也察觉不到。再说了,就算出了乱子,我们还有修正机制,即使修正机制失灵了,在不管多么遥远的宇宙中的某个地方也会替我们修正,怕什么呢……算了,说这种事无意义,反正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我一个人自律也没用…… 

  ……我们已经学会了由已知推证未知,由有限推证有限,这个过程无限的循环进行下去,就能由有限推证出无限,很兴奋吧。到时候我们能够搜遍宇宙中的每一个房间来最终证实有没有上帝的存在,其实‘桃源’人走的路也许就是上帝走过的路,但所有的这些过程有何意义呢?我们到底需要的是什么?即使是‘桃源’里学问最渊博的学者也无法回答我这个问题。文学,诗歌,绘画,音乐,戏剧,雕塑,建筑,电脑游戏,竞技体育,战争,政治,神秘,博物,世界奇迹,所有我们认为‘有趣’的‘娱乐’一旦脱离现实环境,就一点趣味也没有了。‘桃源’使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说实话,这一点意思也没有!还不如死了好:(死了吧!……哈哈,开玩笑的,别当真,还是活着快乐些…… 

  ……今天我遇到一个人,他现在没有工作,而且还被罚了重款,虽然还不至于到上街讨饭的程度,但在没有前途的社会上饿死是很有可能的,他那个脸色黄瘦,衣着青酸,尤其是他向我诉苦的时候,真有点叫人难受……我的精神生活餍足,完全理解不了这种物质生活困乏的人的苦处,但我还是跑到‘桃源’动了一点手脚,学着马克·吐温里的混蛋给了那个家伙一百万,我不太明白自己为何要这样做,是为了……爱心吗?哈哈!无稽之谈,哪里有什么爱心!我帮助了那个人,但是世界上更多更穷的人我没去帮,我也不想去了解,谁愿意强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建设理想乌托邦呢,我们都是由虚无中来,还是要到虚无中去,即使给世界增加一份痛苦,减少一份幸福,又能改变什么!?没意思啊没意思…… 

  ……现在,活着的我还唯一感兴趣的事情可能就是世界毁灭了,为此我在和诺查丹玛斯讨论,就是写《诸世纪》的那位。这个老家伙是‘桃源’的缔结者之一,没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岁。我对他的预言提出质疑,既然已经到了2000年,您老的关于1999年世界大灾难的预言为何失效了。老查反驳我:你现在确定自己所处的年份是2000年吗?我无言了。老查说,1999年9月9日9时9分的定时毁灭不过是个虚幌子,吓唬人的罢了,你说事情真会有那么巧发生吗?当然我在写书的时候耍了许多小花招,所以许多学者们就推出一些7月20日,8月18日这样的笑话出来了,当然,只要我乐意,我还可以再编些笑话,把这个时间再往后推推。实际上是,可以通过‘桃源’允许跳过‘19.99999999999999999……’这个时间或无限循环逼近但永远到不了那个时间,这样让人类活在天灾的恐慌中总比在安逸中自我堕落好些。我问,这样做不无聊吗?为什么要这样做?老查说,这还需要为什么吗?我又问,那么世界永远不会毁灭吗?老查说,不一定。我又问,那么世界会毁灭吗?老查说,也不一定。我最后揣揣不安的问,那么,是您,您打算让世界什么时候毁灭呢?老查耸耸肩:未知。…… 

  ……我在推算自己的死期,我不知道是不是活腻了,但是想活着的人一定不想知道自己的死。在老查的帮助下,算出来了:2000年12月24日,好日子…… 

  ……我又想自己还可以不死,我可以选择跳过这个时间或永远活在这个时间之前,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死亡是什么味道……而且,还有复活的可能,但为了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我决定先把我的‘桃源’的钥匙寄给我最好的朋友。半年以后他会收到这个,到时候他会看到今天的我的一切……”实际上狗仨推出来的这个死亡日期是错误的,因为前面所述的不可消除的系统误差,在现实世界中,他是死在3月28日,但我也不能够保证这是他正确的死期,而且还有可能他死在2000年12月24日之前,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我和狗仨在堕落街吃饭的那天,他的头会突然的掉下来,身子早就成了空的。而在之后一段时间内,他一直以一种半遮半掩的方式“活”在我们的世界里,可能是他偶尔做时间跳跃而出现着,时序的倒乱使那四个故事出现片段性的跳跃,还有诸多的隐喻,比如突然消失不见的“铜铃鬼吊”,在《人面羊》中狗仨梦呓式的预言,在《美女蛇》中美女变鼻涕虫的故事,在最后一个故事中未说完的话,四个事件又彼此在时间上互相穿插、跨越和重叠起来,都是在做一种‘桃源’的暗示,这种有意的错误是出自‘桃源’的,可能原来是‘桃源’中的东西转移到现实世界来变得面目全非——因为那个时候狗仨已经“死”了。 

  但现在我想,狗仨可能还是活着的…… 

  --※来源:.XXXXX BBS bbs.XXXX.net.[FROM: 102.96.157.95] ———————— 

  贴子发出来以后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反响。我也不希望得到什么反响,因为我还保留了许多没说出来,我自己也在为此感到犹豫不绝,因为“桃源”可能没有狗仨日记中说的那么好。狗仨为什么要通过如此曲折隐晦的方式吧“桃源”里的情况透露给我这个“刘子骥”知道呢,我想他实际上是想警告我:不要进入“桃源”! 

  在这个“桃源”的世界里,一些原来不可能或不可推证的命题成为了准行的法则,比如: 

  瞬间即永恒;未来是现在,现在是过去,过去是未来;耶稣即犹大,犹大即耶稣;兔子永远追不上乌龟;(“桃源”里的另一种说法是:兔子没有乌龟长寿) 

  时间是静止的;运动是不变的;…… 

  虽然“桃源”在推证未知上贡献很大,但它得出的更多的是些荒唐的理论,这对一个处处讲究“真实”的世界来讲是十分讽刺的。一般上网的人都患有轻度的人格分裂症,但是这种现象在“桃源”中变得更加严重,不仅是人格分裂,“桃源”人面对的最大的病魔是——退化症。 

  在前面我们知道,把一件事物向前推算耗费的资源是巨大的,但是逆向推演却要简单得多,二者能耗的级差可以是个大到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存在即合理”是逆向推证的根据,所以心理不够坚强的人生活在“桃源”里必然会导致不断的倒退,一个人的正常寿命至多100多岁,而活在“桃源”里的人有的活了五千岁至上万岁,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在“桃源”的囚笼里不断的与“瞬间”搏斗,与“乌龟”赛跑,消磨了绝大部分心智,久而久之他们变得不乐意思考,并学会了沉默和遗忘以保护“自己”的概念。实际上狗仨在“桃源”里见到的许多天才的伟人们早已经变得痴痴呆呆,退化到原始穴居人的程度,不会说话,而且连一加一这样的简单算术也不会做。 

  虚拟世界或许能够轻而易举的进行倒向推演,但是心智正常的人的思维却无法跟上这种节奏,出现时序的混乱是可以理解的,有的人在五千年内只活了一天,而有的人在一天之内就活了几千年,“桃源”人为了实现“永生”付出了极高昂的代价,而且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完全适应“桃源”。实际上大部分“桃源”人的生活是相当悲惨的。 

  其中有一部分人他们并不是“桃源”人,而只是“参观者”(Visitor),但是“参观者”进入“桃源”后却发现自己无法返回原来的世界,而只能在“桃源”的迷宫(桃花林)里打转转,在这些“参观者”中最著名的人物是1500年前的陶潜,他大概是这1000多年来唯一一个成功逃出“桃源”的“参观者”,并且采取比较有效的手段阻止了更多的“参观者”进入“桃源”。狗仨曾和他谈过话,他对狗仨说,“桃源”其实是疯人谷,是理想家的坟墓。因此“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是虚,“不足为外人道”是实。 

  广泛的反“桃源”运动在一批批的“参观者”里展开来,他们利用他们在“桃源”里获得的知识来反对“桃源”,这点令“桃源”的决策层感到大为光火。有的人指出来,“桃源”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想利用近似运算来蒙混视听,给人造成一种与真实世界无异的错觉;但是“桃源”始终无法代替现实世界,相反,它进行了过多的无用运算,它的运转只是浪费了现实世界里大量的人力物力,全球为“桃源”工作的程序员每天至少在20万到100万之间,他们不知不觉的就被“桃源”剥削了劳力。 

  比如狗仨拷贝了一位名叫angel19th的“参观者”在“桃源”的一个BBS上的发言,angel19th这样怒斥道: 

  [我已经受够了!!!这种无聊的骗小孩的玩艺,我们平时吃的“美食佳肴”在还是一堆大粪的时候就被端了上来,我们平时穿的绫罗绸缎不过是一挂还没有吐丝结茧的毛毛虫,“桃源”仅是许诺了我们一个虚拟的美好世界,但大家发现它在大开空头支票,它根本就无力实现它。 

  不过是一小撮维护埃里亚学派的疯子、偏执狂,他们利用蹩脚的程序手段来编制世界,用他们捉狭得可笑的知识来捏造现实,并还要强迫人相信,那是真实的,试图利用一种假象的乌托邦理想来掩盖其肮脏的,不可告人的野心活动。昨天,我在给荷马换尿布,因为他现在大小便失禁了!今天,我领了笛卡尔去幼儿园,因为他在写《方法谈》之前必须接受一些学龄前教育!——我们需要这样的世界吗!?永生和长寿并不是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渴望得到的是:真实的、自由的、充足的阳光和雨水,正常的符合人类理性的生活方式,让我们回到现实生活中去!(31/10/2000)] 类似的反对者意见在狗仨收集的记录里几乎占去了一半,不光是反对,还有实际行动。在2000年内的某一个时间,一批“参观者”开始对“桃源”进行突围,行动失败;几乎在同一时间,有19位抵抗运动的领袖人物受到“桃源”最高审判庭仲裁,被判处死刑,于第二天在鲜花广场上被绞死。 

  令人担忧的是,“桃源”已经将他的触角伸入到现实中来,本来“桃源”可以只在人的精神层面上起作用,但是构成区离二者的绝对数理壁垒被很偶然的破解了密码(“桃源”人将之称为“天启”),打开了通往物质世界的缺口,“桃源”会成为一股可怕的洪流将人类物质文明吞没,并且君临世界。 

  ———————— 

  通过反复的思索后,我还是决定进入“桃源”,因为要知道狗仨的生死下落,进入“桃源”是唯一的办法,这可能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旅行,所以我事先写好了遗书。 

  在一个星期三的下午,我带上上网用的设备和钥匙去狗仨家——那个进入“桃源”的门户。坐在公共汽车上,我怀着无限忧伤的心情最后一次欣赏了车窗外的这个我曾经生活过的城市夕阳景致。一座差不多荒败了一半的城市,到处是废墟,那个废弃的游乐场,还立着废铁的摩天轮,突然摩天轮转动起来,发出巨刺耳的声音,轮子上的一个吊厢随着转动降下来,上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大头细蚊身的狗仨,另一个是穿红色毛衣的MM。狗仨朝我挥手,并笑着说:“唠唠叨叨,傻逼一个呀!”我闭上眼睛晃了晃头,再睁眼看时,原来还是一个不动的废铁架子,我呵呵的笑了起来。“狗仨,原来那就是你死前要跟我说的话吗?”我心里想,“这句话的确是挺适合你的啊!”唠唠叨叨,傻逼一个。 

  —————————— 

  中国江南小城独有的秀美和肮脏,地面上永远有抽不完的污水,清扫不完的垃圾,狭窄弯曲的街道,两旁是凌乱的小楼房,湿漉漉的阴云天罩着狭长的天空,小雨低垂,把整个城市弄得像个阴暗的水帘洞,喧闹,拥挤不堪,这是“桃源”给我的初印象。 

  有很多人注意到我是个陌生人,但他们并没有好奇的围上来,也没人打招呼,只是痴呆的继续走路。 

  我走到一个比较宽阔的广场上,在一张喷泉前面的长椅上坐下来。过不久,一个举着一把黑伞的年轻女子朝我的方向走过来,那是个穿着一身线条简练的黑色长裙,披着红色披肩的苗条女人,长发乌黑透亮,面容绝丽,毫无表情。她在喷泉前面停下了,并背对着我。我走到女人旁边,在喷泉池里抛了一颗小石子,然后小声的说: 

  “认识狗仨吗?”年轻女子点点头。于是,我和她前后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步行走过了几个街区,来到河边一个小码头,在一艘游艇前面。她找到一个水手打扮的小伙子,小伙子见到后面的我,阴阳怪气的问:“是‘同志’吗?”年轻女子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他就换了口气和我打招呼:“喂,上船吧!”“去哪里?”我问。 

  “去见你的朋友。”一切似乎不用过多的解释了。 

  我上了船,船是往下游开的,没多久就到了入海口。 

  进入海域后,船一直往北航行。过了一段时间,我就看到了第一座浮冰,然后鹅毛大雪开始降下来,我穿着厚厚的鸭绒服,在船舱内跺脚烤火,我问其他的几个水手,是不是到北极圈附近了。 

  “不是。”一个水手说。“是冬天到了。”船一直往北开去,天气又变暖了,然后过一段时间后,又转寒,中间这样的冬天天气经历了十几次。最后,船行到了一座白雪皑皑的小岛,大家说目的地到了,我们跳下船,我发现自己在水里的影子已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水手长在海滩上发现了以前标好的记号,呼号所有人过来。 

  水手长说:“就在这个下面。”于是几个老头子拿起铲子在雪地里挖了一整天,挖出一口箱子来,箱子的锁被锈住了,水手们用火药把锁炸开,打开箱子,里面放了一卷羊皮纸。 

  真是历经艰辛啊!我这时都不自觉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喃无阿弥陀佛,阿门!原谅我吧,狗仨,我还是没听你的劝告,擅自来了。”然后拿起那卷纸。 

  上面写的内容是: 

  “桃源”参观者(Visitor)资格认证信亲爱的屎壳螂先生: 

  我们非常高兴的通知您,作为适格者您已经通过了我们所有的测试,您现在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自由的享用“桃源”提供的一切免费服务,预祝您在“永生”中获得快乐!属于您的个人账号和密码已经送到您的电子邮箱,请注意收信! 

  “桃源”管理员(编号:11034753e,狗仨)敬上! 

  旁边的水手立刻抓住了我的手脚,我顿时有天门被刺的感觉。我大叫:“NO!!!!!!!!!!!!!!”四周的景色马上消退了,原来我还是座在狗仨的电脑前,但是,从狗仨的电脑机箱内伸出许多的藤蔓紧紧的裹住了我! 

  我一脚把狗仨的电脑从桌子上踹了下来。电脑在地上冒出黑烟,机箱内会动的藤蔓也消失了,而屋子里的花草鱼虫一下子也少了不少。 

  “我靠!原来是精神催眠!”我赶紧抓了东西准备走,但打开门却发现楼道上布满了毒蛇,无法通行。我咬了咬牙,去阳台打开窗户,顺着楼房壁上的藤枝溜了下去。 

  —————————— 

  城市荒芜了。 

  昔日灯红酒绿的街市成了枯草场,漂亮的高楼大厦风化成了一座座陡峭的石头山,成为虎狼鹰犬的理想巢穴,楼顶上的矿泉水广告牌成了瀑布的出口。一只雄师在一座我们昔日吃过自助餐的高楼顶上咆哮发威。但愿他吃饱了东西!还是快躲避吧! 

  我现在学会了钻木生火,学会了用梭标投掷麋鹿,学会了用骨针和兽皮缝制简单的衣服,学会运用软树枝在树林子里荡来荡去,这招在躲避兽奔的时候非常凑效,而且我在荡秋千的过程中还可以模仿人猿泰山那样叫:“olay-olay-olay-olay-olay-o……”,这样就会有很多猴子被招引过来。我发现,通过一些固定的叫声,可以和他们进行简单的信息交流,要掌握这个并不难。原来我一直当心没办法安心的洗澡现在也不用愁了,虽然鳄鱼好像一天比一天多,但有了这些伙伴在一边放哨,我也可以比较放心的在河里洗澡而不怕脚被突然咬去了。 

  还是觉得孤独,没有侣伴。 

  偶尔我会遇到一两个人,但他们只是提醒了我“桃源”在这里。 

  一个人蹲在草丛里喃喃自语着,无法适应“桃源”又逃离不了的可悲参观者,显然已经疯狂了: 

  “你告诉我现在在哪里? 

  你在‘桃源’。 

  ‘桃源’在哪里? 

  在你的心里。 

  我的心在哪里? 

  在你的身体里。 

  我的身体在哪里? 

  在‘桃源’…… 

  …… 

  我的身体是属于我的吗? 

  可能吧。 

  但为什么手掉下来了,手不是属于我的吗? 

  难说。 

  眼珠子也掉下来了,好奇怪。 

  也许并不是自己的。 

  好吧,你回答我,我是谁? 

  我不认识你。 

  那么你是谁? 

  你也不认识你。 

  你是我吗? 

  你不知道。 

  我是我吗? 

  我不知道。 

  ……”城市里的马路已经变成了平整的河流,路的尽头应该是大海……我常常想着,“桃源”的出口在哪里呢?如果我能够再遇到那个人,我是否能向他打听逃出“桃源”的方法?但是我可能永远也行不到那个时间了。我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这时,“叮呤,叮呤”的铃铛声,悠悠缓缓的从远处的山坡传来,我睁开眼睛看,是一个穿着僧袍的人柱着木拐杖正翻过山顶,从山上走下来,他身后跟着一大群绵羊,领头的那只羊的脖子上似乎挂着铃铛。太阳落山了,黑色的山坡马上被奔腾的白色羊流覆盖,漫山遍野,滔滔不绝。 

  “…………!!”我几乎要流泪,激动得无法说出话来。我提起弓箭,发足狂奔,追向羊群的队伍。


:: 请您亮分:::::


   说说我对这篇文章的感想 HOT 别问我是谁
     的确是精品,所以 HOT 水草泥巴鱼
       好长,呵! HOT 中华第一企鹅
   是不错 窥花宝典
   替你痛心~~~~ 形骸浪子
   是“妄想”吗? 古匕单弓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专题:中国文化与全球化』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专题:心情试纸,不小心洞穿你我的灵魂

  

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