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两个人的长篇(11)
· 两个人的长篇(10)
· 两个人的长篇(9)
· 两个人的长篇(10)
· 两个人的长篇(9)
· 两个人的长篇(8)
· 两个人的长篇(7)
· 两个人的长篇(6)
· 两个人的长篇(3-5)
· 两个人的长篇(1-2)
· 两个人的长篇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VIP收费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两个人的长篇(12)

2002年01月28日16:35:01 网易报道 玉骨

  这顿饭他们吃了很晚。出来后张建国送于莉莉回去,于莉莉面对张建国在马路上一跳一跳的退着走:“喂,老噎儿,我有个提议,你要是时间不急,不如我们坐公共汽车回去吧,让我带你体验一下底层百姓的生活?”

  “我不是老百姓?别恶心我了。不过说实话我真是好久没坐公车了,每次出门赶时间,不是开车就是打的。”
  “腐败,真腐败!”于莉莉在大街上咯咯地笑,“喂,你别老倒着走路,这里没路灯,万一绊到什么,摔死你。”

  张建国指指身边说:“来,到我旁边来,我又不是狼,会吃了你啊?”
  于莉莉笑着说:“你不是狼,你是衣冠禽兽……”
  口中说着,还是顺从地靠过来走在张建国身边,张建国扭头注视她,微笑着说:“知道吗莉莉,有时候我特别喜欢你这副乖巧模样,很有女孩子气。”
  “知道吗张建国,有时候我特别讨厌你这幅居高临下的模样,很有大男子气……”

  于莉莉鹦鹉学舌般和他胡搅蛮缠着,一边嘻嘻哈哈地笑,忽然听到后面有声音,回头看,有辆车正在徐徐进站,急忙招手向张建国说:“看啊有车来了,我们快点赶上它!”

  张建国和于莉莉在大马路上撒腿跑起来,张建国速度快,两步就到于莉莉前面去了,于莉莉急得喊:“老噎儿,等我呀……”

  张建国一把抄起于莉莉的手,拉着她:“来,跟着我!”

  两人一路狂奔到车站,眼看要赶上了,大公交却晃晃悠悠地起步开动了,张建国大声喊:“喂,喂!等一下!……”哪里听得见,眼睁睁看它摆动着身躯缓缓离得远了。

  两人站在空旷无人的站牌下,气喘吁吁,又恨又笑,张建国问:“怎么办?还等吗?”
  “等啊,还没到末班的时间呢。--你着急了?”
  “倒不是着急,我有多少年没这么撒丫子跑过了,太没风度了简直,哈哈……”
  “我喜欢啊,我还以为你一直都这么不动声色衣冠楚楚呢……”于莉莉转头看他,两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瞧上去很有趣。

  “衣冠楚楚?我知道你其实想说我衣冠禽兽,是吧……”张建国嘿嘿笑着大摇其头。于莉莉撇嘴:“你以为你不是衣冠禽兽?说不定你隐藏得深,人没看出来呢?……”

  “唔,好啊,我承认我就是衣冠禽兽了,你打算怎么办?逃吗?”张建国微笑着看于莉莉,于莉莉身体动了动,忽然发现她的手还被他握在手中,轻轻抽了一下,他握得很紧,没有松手。

  “老噎儿……”于莉莉抬头看着张建国,张建国打开手掌,于莉莉的手卧在他的手心,小小的,胖乎乎的,很安静。“你的手很孩子气,莉莉。”张建国低头注视着它:“看上去很乖。”

  “恩。”
  “尤其是小拇指……”张建国拿起她的手,把他掌心和她的面对面贴在一起:“你看,你的小拇指还没有我的大拇指长呢,怎么长的啊你。”
  “什么话。”于莉莉轻轻笑着,顺势把手抽了回去:“你就说我是残废不就完了?是这意思吧?”
  “你残废的地方可真够多的,说话也残废,肢体也残废----还有什么地方残废你早点告诉我吧,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这就打算去福利院做志愿者了。”

  “你你你,气我……”于莉莉咬住嘴唇,后退几步,笑得几乎要蹲在地上,可能也是跑累了,索性走几步坐在马路牙上,伸长了腿,回头向张建国招手:“来,坐会儿……当然啦,想要风度你就站着,我也不反对。”“你小瞧我了,莉莉,我是最不在乎这些的人。”

  张建国毫不犹豫地在于莉莉身边坐下,同样把腿向前伸出去,四只脚并排摇晃着,两只大的,两只小的,一双黑鞋,一双白鞋。两人一起笑起来。

  “好玩。”于莉莉说。

  张建国扭头看着她,于莉莉觉察到了,也转过来看他,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下,于莉莉低下头,重新把脸转到那边去,轻轻哼起歌。张建国笑笑,掏出一支烟来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再慢慢吐出来,看烟雾夹着口中的热气一起飘散在空中。大街上人很少,偶尔一辆车飞快掠过,车灯拉出两人的由长及短的影子,又随即熄灭。不知道哪里的歌声从远处渺渺传来,越发显出四下空旷与寂寥。

  张建国觉得心里很安静。

  他喜欢这感觉。

  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于莉莉忽然指着前方两束车灯说:“看啊老噎儿,公车来拉……”

  张建国把烟头扔进旁边的下水道,跳起来张望,车的速度很快,张建国立刻就发现根本不是公交,而是一辆夜晚拉货的大卡,他摇头说:“笨蛋,就会瞎嚷嚷,那根本不是公交车啊……”

  回头看见于莉莉把头埋在曲起的膝盖上,浑身直哆嗦。张建国立刻明白自己被耍了,于是拉长声音说:“于--莉--莉……”

  于莉莉笑得根本抬不起头来,扎起的头发在脑后勺微微晃动,象根松鼠尾巴。张建国又好气又好笑,一向自诩聪明的人居然被她这么简简单单的就给骗过了,他努力严肃自己的语调:“于莉莉同学,起来。”于莉莉抬头看他,咬着嘴唇拼命忍住笑意,眼睛水汪汪的,仰起头的模样象只灵巧的小兽。张建国心里一动,跨前一步,伸手就把于莉莉拉了起来。

  当于莉莉踉跄了一下,脸庞骤然就在眼前时,张建国意识到自己刚才用了过大的力气。他注视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它怔怔地看着他,里面有微微的惊慌与闪躲。他的目光顺着鼻梁往下移,看见紧闭的嘴唇轻轻颤抖,在黑暗中发出柔润的光芒。张建国紧了紧自己的手臂,俯下头去吻那张唇,略微一触,能感觉到冰凉与柔软。于莉莉想让开,可身后是站牌,她由于用力不稳而后退着靠在冰凉的铁柱上。张建国没有放开她,他坚决而柔和地探索着,吻她的唇,用舌尖抵开她的咬紧的牙齿,寻找她口中那条的温暖湿润的小蛇---是的,他找到了,和他想象的一样温润灵巧,热烈缠绵,与他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他闭上眼睛全心体会这一刻,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渴望了那么久的。

  身后有车驶过,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明显慢下了车速,同时响起鼓掌和吹口哨的声音,有人喊:哥们加油啊……于莉莉挣脱张建国的怀抱,小声说:“别,被人看见啦。”

  “你怕了?”于莉莉向后站开一点,对张建国微微笑了笑,那笑容是有些恍惚和难以捕捉的,不知为何显得尤其虚弱,让人心里一揪。她指指张建国身后说:“车来啦,是真的来了。”

  张建国回头,看见一辆公车轰轰地向站牌这边冲过来,急刹着停在两人身边。车门哗啦一声打开,露出温暖明亮的车厢。“上来!”张建国拉着于莉莉跳了上去。

   灯灭了,车上很空,两个人挤坐在一张长椅上半天没说话,一起扭头看外面黑漆漆的夜景。
  “对了老噎儿,”于莉莉忽然想到什么:“九华山的香火很灵验的,你有什么愿吗,我去帮你许吧。”
  “傻丫头,许愿只有自己去才灵的,这个你帮不上忙。”张建国摇头。
  “恩……那么,我帮你祈个福吧。”于莉莉咬着嘴唇沉思:“就祈祷你健康平安,诸事大吉。好吗?”
  “莉莉,”张建国转头看着她:“如果真替我祈福,我要的不是这个。”
  “你要什么?”
  张建国张了张口,半天没说话,于莉莉在一边催促:“说啊,说啊,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愿望啊?嘻嘻……”
  张建国叹了口气,清清楚楚地说:“莉莉,如果真要祈福,就祈祷我们能一直这样在一起吧------象今天这样、现在这样,在你年轻美丽的时候,在我还有激情的时候,我们能一直这样呆在一起,纯粹,快乐,无忧无虑,好吗?”

  于莉莉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张建国这番话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两人沉默了一会,于莉莉扭头看着窗外,路灯一盏盏从眼前掠过去,一些霓虹在夜空里绽放出喧闹而清冷的颜色,街上还有人在匆匆走着,男的,女的,穿着大衣,低着头,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与他们没有关系。是的,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发生了些什么:有些人见面了,有些人分别了,有些人遗忘了,有些人相爱了,有些如往常一样延续着,有些却永远改变了。这些动荡深深埋在那些看似平静的心海里,没有理由,不需解释,无人知晓,难以隐藏,它会提醒你其实你只是一个最普通的人,终有自己不能把握和控制的事情,在一些无法预料的时刻悄然降临。

  车厢里一片静默。张建国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突然只觉得累,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流浪那么久,他居然想找个地方停下来了,而这个歇脚的地方,也许他根本就无法拥有,也无力拥有,他有他需要面对的感情和责任,这他不允许自己逃避的。
  可于莉莉,她为什么也沉默了呢?
  车厢里的报站器提醒他们要下的地方到了,张建国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一下僵硬的面部表情,口气轻松地对于莉莉说:“喂,丫头,别发呆了,到地方啦。”于莉莉象回过神来一样“哦”了一声,一下跳起来,跟在张建国后面下了车。


  夜深长而寂静,两个人在小区的林荫道上一前一后走着,脚步回响在空气中,越发显得气氛有些沉闷。于莉莉瑟缩了一下,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点,埋着头走路,围巾搭在背上一荡一荡的,背影显得倔强而单薄。张建国在后面看着,隐隐觉得心疼,但他再也不敢去碰她,生怕又显唐突。两人走了半天,于莉莉忽然回头扬起声音说:“喂,老噎儿,你怎么不说话啦?平时不就你笑话最多么?……”
  张建国松口气,笑:“你不说话我哪敢吭气啊,怕你不爱听。”
  “你还没说呢怎么知道我不爱听?”于莉莉歪着头微笑,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整个人恢复了活泼俏皮的神情。张建国摇头说:“和你说话还是留神点好,你的针锋相对是我领教过的,嘿嘿。”
  于莉莉指着他说:“你还记仇,大男人还记仇,哈……”
  张建国笑笑,看着前面说:“于莉莉,是不是快到你家了?上次开车进来的,我都不大记得了。”
  于莉莉扭头看了看:“恩,是啊,前面拐个弯就是,你记性挺好的。别送了吧,我到了。”
  “送你到楼下吧。”
  “别,你还是回去吧张建国。”
  “呃……好的,我走。”张建国略微觉得有些不安,她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那种微微紧张的姿态与刚才的柔顺完全不同:“那么,我明天再来看你。”
  “不,你别来了,我明天……没时间。后天要走,还有很多资料要准备呢。”于莉莉轻声说着,可语气很坚决。
  张建国迷惑地轻吁了口气:“OK,明白了。那在这里和你说再见吧莉莉。一路小心,回来后和我联系。”
  “恩,我会的。”于莉莉笑了一下:“再见,老噎儿。”
  “再见。”张建国看着她转身,背影慢慢隐没在黑暗中,忽然感觉到一种强烈地不安,他忍不住喊了一声:“喂!”
  “什么?”于莉莉远远地站住,回头看着他。
  “别忘了……”张建国顿了顿:“别忘了我让你祈的那个福。”
  于莉莉无声地笑了笑,点点头说:“知道了。再见,张建国。”她掉头迅速向前走去,很快消失在拐角的尽头。

  张建国在原地站着,周围静悄悄的,没有灯,没有人,没有声音,让他一瞬间觉得空虚与恐惧----这里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甚至是否存在于莉莉这个人,他忽然间都无法肯定了。

  这种感觉很讨厌。张建国想着,点燃一根烟,顺着来路往回走。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了,那孤寂越发明显的在夜色中飘荡开来。

·两个人的长篇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3-5)
·两个人的长篇(6)
·两个人的长篇(7)
·两个人的长篇(8)
·两个人的长篇(9)
·两个人的长篇(10)
·两个人的长篇(11)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13)
·两个人的长篇(14)
·两个人的长篇(15)
·两个人的长篇(16)
·两个人的长篇(17)
·两个人的长篇(18)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