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两个人的长篇(13)
· 两个人的长篇(12)
· 两个人的长篇(11)
· 两个人的长篇(10)
· 两个人的长篇(9)
· 两个人的长篇(8)
· 两个人的长篇(7)
· 两个人的长篇(6)
· 两个人的长篇(3-5)
· 两个人的长篇(1-2)
· 两个人的长篇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VIP收费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两个人的长篇(14)

2002年02月21日10:22:56 网易报道 玉骨

(14)

  履行手续,交代规矩,进看守所。这恐怕是张建国30年人生中最难熬的几天了,看守所房间阴冷潮湿,寒气逼人,张建国每夜都无法合眼,白天还要接受没完没了的审讯与调查-----办案人员不厌其烦地追问工作中的每个细节,旁敲侧击他和沈亮的关系,在言语中设下无数陷阱让他不停掉下去,这一切让张建国几乎发疯。中途那个稍微和气的李警官来过两次,张建国象看到救星一样抓住他,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难道我要一直呆下去?”张建国问。
  “等问题查清楚就可以了。”
  “我没有问题的,李警官,在这件事里我非常清白。相信我。”张建国疲惫不堪。
  李警官看看他:“我很愿意相信你,张建国,但现在只有抓到沈亮一伙你才有可能彻底为自己开脱。”
  “他们有消息吗?……”
  “目前还没有。”李警官摇摇头。
  “那么……”张建国觉得自己一分钟也支持不下去了:“我可以取保候审么?”
  “可以啊。”李警官告诉他:“本地户口、正当职业无前科的人来保你,5万元保释金。你本地有什么亲人或朋友可以通知吗?”

  张建国想到了尤艾,可是----不行,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她,她会崩溃的,而且她远在深圳,缺乏处理这些事情的经验,告诉她只会让全家人都惊恐不安,乱了阵脚-----张建国始终坚信自己的清白很快会被证实,还是尽量不要惊动家人。
  然而本地,本地还有谁呢?张建国才发现自己在北京呆了2年多了,居然没有在这种时候可以帮得上忙的朋友……交情一般是绝对不愿意来趟这趟混水的,毕竟惹了官司,况且,5万元并不是个小数目。
  可要如果再耗下去,张建国就要疯了。对自己他一直是自信而从容的-----从小不在父母身边,小学、中学、大学、工作……他一个人在各处漂泊,养成了独立而自由的个性,也锻炼了可以圆熟地处理好各种事情的能力,生活虽然动荡,却似乎没有什么吃不了的苦,跨不过的坎。但这次,他是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

  夜晚漫长难熬,张建国坐在暗湿的房间里深呼吸,努力想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他感觉有个名字开始不停在他心里突围----于莉莉,是的,于莉莉。从她离开那天起,过去快一个礼拜了。这期间他一直努力不让自己的思想转到她身上,仿佛这种不好的事情应该躲开她绕着走,可现在,终究是绕不过去了。张建国躬身坐在冰凉的木板床上,双手交叉支着自己的下巴,开始仔仔细细地想念她。
  于莉莉,她该回来了。
  他的手机和传呼都被没收了,找不到他,她该多么着急。
  如果她能够看他那该有多好啊,他非常想念她,非常非常想念。
  不,还是不要来吧,不想她看到他狼狈的摸样,在她面前他一直是从容淡定的。
  可他多么需要她啊,他想念她的小手和笑容,他需要安慰。
  可她得不到他的消息。
  她会着急么?也许并不,不过以为是出差去了,等一等自然会回来。
  她也许只会安静地等。
  也许不会,她太思念,会去找他,到办公室去找,虽然她从来没有去过。
  她会这么疯狂吗?恐怕不会的,她安静而富有耐心,那个笑容隐约恍惚。
哦,不,当然她会的,因为她爱他。
  可他怎么可以肯定她爱他呢?她没有说过啊,就连那个吻……也是他主动拉过了她。
  是的,她不爱,所以她不会来找他。他不会等到她来。
  但是她怎么可以不爱他呢,因为他是爱她的啊!这不公平……

  想到这里,张建国忽然惊醒了,自己在说什么啊!爱,是的,他提到了“爱”……他爱于莉莉吗? 爱吗?怎么会冒出这么荒唐的想法来。张建国下意识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焦躁地走。不,他不可以爱于莉莉,他有他的爱人,他是专一而长情的人,不可以这样转移情感?他不能允许----是啊,他承认,他被于莉莉吸引着,这个女孩子,她的诱惑力在于她对自己身上的某些美好之处全无察觉,坦荡娇羞,沉静明媚,一些完全矛盾的东西在她身上完美结合着,让他难以自抑的产生亲近和喜爱之情……
  对,喜爱,张建国对自己说,你喜爱她,想和她在一起呆着,但并代表就爱她----“爱”,这个字太重了,不该这么轻易许人。
  弄清楚这些,张建国似乎轻轻吁了口气,他挺直身体,缓慢地做了个扩胸运动,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感到轻松。
  他仍然想着于莉莉,想着她的微笑的眼睛。
  她……会来吗?

  张建国狠狠一拳砸在墙上,疼痛让他低低地哼了一声。


  事实证明人不可以不相信直觉。第二天,当张建国被告知有人来看他时,心里忽悠了一下,几乎是三步并做两步赶到会见室。
  于莉莉来了。

  她的脸色苍白镇静,看到张建国出现在门口,对他笑了一笑。不知为什么,张建国觉得这个笑容温柔美丽,带着巨大的温度,它几乎立刻驱走了拘留所里阴冷晦暗的气息,让他感觉到外面热情奔放的阳光,嗅到冬天清寒凛冽的空气的味道。
  他也对着于莉莉笑,这么多天以来,这是他的第一个笑容,张建国感到脸上的肌肉已经开始僵硬,他下意识伸手搓了搓脸。
  “是你,于莉莉。”
  “恩。”
  “从九华回来了?”
  “是啊。”于莉莉微笑着,眼神专注地注视着他,张建国觉得有些难堪,这无论如何都太过于戏剧化了,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出现在他和于莉莉之间----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情势,这样的见面。
  两个人在桌前面对面地坐下。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我去找过你----他们说,公司出了点小问题,你有些情况需要配合调查,我就找到这里来了。”于莉莉口气轻快,听不出有什么异样。
  “唔,那么,情况你已经知道了?”张建国长出了一口气,手指在桌面上胡乱哒哒地敲打着,觉得真是憋得慌。
  “我知道了一些,老噎儿,别担心。”于莉莉轻轻伸出手,盖在张建国那只流露出焦躁和烦恼的手背上:“他们不会冤枉好人的,耐心点……”

  张建国停下来看着那只小手,这是一周前他曾握在手中的,那时候的它有点紧张和瑟缩,乖乖伏在手心里一动也不敢动。现在,它轻柔地覆盖在他手背上,带着抚慰和亲近,那么坚定地与他紧贴在一起,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刻。张建国心下感动,他反手紧握住于莉莉:“莉莉……”
  于莉莉眉头一皱,“嘘”的倒吸了口气,手仿佛护痛般挣扎了一下。张建国诧异道:“怎么了?”低头去看,才发现于莉莉的食指上有一排细小的燎泡,其中三个稍大一点,不规则分布在手指上,呈现令人心惊的暗暗的赭红色。张建国心悸地抬头问于莉莉:“……这怎么回事?”
  “恩,”于莉莉故做轻松地把手从张建国手中抽出来:“一点小意外,在九华山烧香的时候,香灰掉下来了。”
  “哦?”张建国想起那个愿,心里一动:“莉莉,你许了那个愿了么?”
于莉莉看着张建国,点点头。“是的,我许了。”
  “菩萨准了么?”张建国轻声笑着,半开玩笑。
  “它烫伤了我。”于莉莉凝视着张建国,放在桌上的手悄悄往回缩了一缩,张建国伸手捉住她:“莉莉,佛祖知道我们有这一劫,他是用这样的方式在告诉你,相信么?”
  “是。你看,老噎儿,我是在为你受伤呢……”于莉莉微笑。张建国没有放开她,他把自己的手指与于莉莉的一根一根交叉起来,紧紧扣在一起,用拇指轻轻触摩那些水泡的边缘:“谢谢你来看我,于莉莉,谢谢你为我受伤,你不知道在这个时候看到你,我有多高兴。”
  “我可以做些什么吗?”
  “你帮不上忙的,能来看我就已经很好。”
  “你……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现在不行。”张建国叹气:“我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如果有人保释,我倒是可以暂时离开这里,但现在没有这样的人。”
  于莉莉叫道:“我可以啊,我保释你!”
  “傻丫头。你不行的。”张建国对她摇头:“你没有北京户口。”
  “我……我有北京户口啊……”于莉莉结结巴巴地说:“我有啊,去年我的户口就进北京了……”
  “什么?”张建国也叫起来:“你不是外地来上学的吗?怎么会有北京户口??”
  “我……那个朋友……顾……那个我父母的朋友的儿子……”于莉莉咽了口唾沫,语气干涩地说:“他帮我把户口安进北京了,说毕业后找工作……恩,比较方便……”
  “天!你这个朋友很有手腕啊!”张建国欣喜地叫起来:“你知道现在进一个北京户口有多难??你居然……哈,太好了太好了。”张建国从桌边跳起来:“莉莉你可真是我的福星,这下好了……”他从身上掏出一串钥匙交给于莉莉:    “喏,这是我家的钥匙,香蜜二村住宅小区13栋3X----你进去后,找卧室左边的床头柜,里面小抽屉的夹层里有两张存折,你取5万元出来,然后赶快回到这里办手续……”
  “慢点慢点我记一下……”于莉莉急忙从随身带来的双肩包里找出纸笔来记录:“香蜜二村……3X……左边……床头柜……”
  “存折密码是918991。”张建国继续说着,毫不停顿:“两张都是。我的暂住证和其它证件放在右手床头柜里,你都拿出来带着,最好问问他们还需要什么东西,找李警官……”
  于莉莉低头飞快地记录,她听着张建国毫不避讳的交代,暗暗咬住嘴唇,笑了,是为他即将能够出来感到高兴,也是为了别的一点什么原因。

  收好纸张,张建国拿着钥匙继续交代于莉莉:“这把是楼道铁门的……这把是防盗门的……木门的……这个,是床头柜的……这是阳台门。”
  于莉莉笑了:“我又不用去阳台,这个还告诉我干吗?”
  “你得去。”张建国认真地说:“我有盆绿萝放在窗台,你得给它浇点水。而且,阳台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把它布置了一下,平时经常坐在躺椅上看书……你应该了解一下我的生活。”
  “张建国。”于莉莉凝视着他。
  张建国笑了笑:“别这么看着我,莉莉,我不过是希望你能去看看我住的地方。当然,正事要紧,快点去吧,这个地方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呆了。”
  “恩,我就去。”于莉莉回过神来,掉头就要跑。张建国喊住她:“还有啊,手续不见得一下能完善的,可能需要1、2天的时间,你慢慢来,别着急……”
  “哎,知道了。”于莉莉又要跑,张建国再次叫住她:“莉莉……还有。”
  “什么?”于莉莉回头看他,微微喘着气,脸庞由于兴奋泛出淡淡红色。张建国走过去,一把拉过她,把她拥在怀里。紧紧的,他的脸颊半掩在她的长发里,带着暖意的清香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他贴在于莉莉耳边轻声说:“谢谢你,莉莉。谢谢你。”
  于莉莉深深吸了一口,同样紧紧拥抱了他一下:“等我,张建国,等我来。”
  “唔,我等你。”
  两个人默默拥抱了一会,张建国松手,退后放开于莉莉,两个人对视一笑。
  “去吧。”
  “我走了,你保重。”
  “我会。”

  于莉莉掉头冲出了会见室的门。


·两个人的长篇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3-5)
·两个人的长篇(6)
·两个人的长篇(7)
·两个人的长篇(8)
·两个人的长篇(9)
·两个人的长篇(10)
·两个人的长篇(11)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13)
·两个人的长篇(14)
·两个人的长篇(15)
·两个人的长篇(16)
·两个人的长篇(17)
·两个人的长篇(18)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