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两个人的长篇(16)
· 两个人的长篇(15)
· 两个人的长篇(14)
· 两个人的长篇(13)
· 两个人的长篇(12)
· 两个人的长篇(11)
· 两个人的长篇(10)
· 两个人的长篇(9)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VIP收费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两个人的长篇(17)

2002年02月27日09:38:27 网易报道 玉骨

  17

  保释手续办理过程中的反复与繁杂,于莉莉已经不太记得了,她只记得第二天和张建国手拉手走出看守所的时候,发现冬日的阳光居然也如此眩目而热烈,两个人没有戴手套,可交握在一起的手心里却是汗津津的。张建国仰头看看天,再环顾一下周围喧闹的大街和人流,深深吸了口气,感慨说:“我真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会为一点蝇头小利而甘愿冒坐牢的风险,自由是多么宝贵的东西啊,莉莉,如果没有这几天的经历,我恐怕永远也不会对‘自由’的含义有如此深刻的了解……”

  于莉莉微笑着说:“老噎儿,不是我扫你的兴,可我得提醒你,你现在只是获得了一点受限制的自由罢了,身上还有个很大的黑锅在背着呢……”

  张建国意气风发地说:“嘿,只要能我出来,我就有办法查清楚沈亮这混蛋到底做了些什么手脚,要论业务上的熟练程度,哼哼,只怕他离我还差得远……对了莉莉。”张建国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看着于莉莉:“刚才办手续的时候我听李警官说,我的私人帐户暂时被冻结了?当时我不好当他面问你,现在你告诉我,这5万块钱你从哪儿来的?”

  于莉莉扭过头轻声笑着说:“瞧不起人吧张建国,全北京只有你才有5万块?我存的钱比你还多呢……”

  张建国手上用力,把于莉莉的身子拉转回来面对着他:“别胡说,你是学生,哪来这么多钱。告诉我莉莉,我是认真问你的:你从哪儿弄来这些钱?……借的?”

  于莉莉仰头看着他说:“是,老噎儿,我借的。”
  “跟谁借的?”
  “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他怎么肯平白借你这么多钱?”
  “张建国……”于莉莉挣脱张建国的手,后退两步看着他,脸上有一点儿委屈的神色:“你干吗这么凶??难道你怀疑这个钱的来路有问题?”

  张建国神情严肃地看着于莉莉:“我不怀疑你,于莉莉,我担心你。我只希望你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我,但绝不希望你也被卷到这件倒霉事里来----如果钱的问题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于莉莉,我宁可马上回去,回看守所去。我不要这保释也不能让你有麻烦。”于莉莉伸伸舌头,努力做了个鬼脸:“你也说得太严重拉,老噎儿,难道我就不能有大款朋友?嘻嘻……”

  “于莉莉!”张建国站住了,不再往前走:“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吗?现在我再问你一遍-----这钱哪儿来的?你要不回答我,我现在就掉头回去。我不是威胁你,你知道,我不开这种玩笑。”

  于莉莉被张建国的神情吓住了,她嗫嚅着说:“我是问一个朋友借的啊……我跟你说过,帮我调户口的那个,他在北京做生意,很有钱……”

  “做什么生意?”
  “建材生意。”
  “他叫什么名字?公司在哪儿?……”
  “他……他叫顾炎,公司在汇安公寓一片儿。”
  “是正规的公司吗?”
  “是啊,他做了很多年了。”
  “你跟他说了借钱做什么用了吗?”
  “我说,恩,我说朋友有点儿急用……”
  “他把这个钱借给你,有什么附加条件没有?”
  “……没有。”
  “没有?你们关系很好吗?什么条件也没有就借这么多钱给你?……”

  于莉莉咬住颤抖的嘴唇看着张建国,强忍的眼泪终于吧嗒一下掉下来,她身子一拧,掉头就走。张建国楞了一下,回过神,连忙冲上去拉住于莉莉:“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莉莉?……”

  “放开我!”于莉莉奋力挣扎着,眼泪不停从脸上滑落:“你凭什么审问我?你凭什么怀疑我?你凭什么觉得我的钱来路不正?……难道我所有朋友的情况都要向你汇报吗??……”

  “对不起对不起,莉莉,原谅我……”张建国捉住于莉莉扭动的双手,想让她安静下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你啊……”

  “张建国我恨你!……”于莉莉哽咽着,把头扭过去不让他看见自己失控的脸:“你这么凶,这么不讲道理,你放开我,我不想理你了……”想到自己为了在顾炎面前拿到这笔钱的情景,一阵屈辱直涌上来,她忍不住放声大哭:“你欺负我……”

  张建国看着面前这个想努力保持自尊却又力不从心的小人儿,又痛又悔,他用力把于莉莉拉进怀里,紧紧拥抱她,想让她安静下来:“好了,莉莉,好了,是我不对,我相信你,我再也不问了,再也不问了好吗?……我是,我真的是担心你啊……”

  于莉莉在张建国怀里哭到浑身颤抖,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落泪,也许是因为压抑的委屈?也许是因为心里的压力?也许是因为对张建国的追问根本无法回答?……这笔钱有代价吗?有吗?她为什么要去承担这个代价?这代价有多大张建国他知道吗?……于莉莉的眼泪象海浪般淹没了自己,让她陷在悲伤中无力自拔。

  张建国安抚地抱住她,轻轻拍她的背,听她在自己耳边不可抑制地沉沉啜泣,他只觉得心里揪得难受,张了张口,脑子却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只是忽然冒出一句:“于莉莉,……你爱我吗?”

  于莉莉在他怀里僵住了,半晌没有动静,良久良久,用还不太稳定的嗓音轻声问:“……你说什么?”

  张建国闭上眼睛,忽然发现自己再也没有勇气开口了——是啊,他有什么权利问她这句话?而他又怎么敢问?如果她反问他,他又该怎么回答?……张建国紧紧抱住于莉莉仍在微微颤抖的身体,深吸口气,低声说:“没什么,于莉莉,没什么。……我什么也没有说。”

  于莉莉没有再问,只是悄悄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两个人在人流穿梭的街道边用力拥抱在一起,闭着眼睛,交杂着泪水,旁若无人。从一边走过的路人看着他们,脸上多少带着点诧异的神色,张建国和于莉莉不知道,他们自己脸上有着多么决绝,却又无从选择的深深悲伤,这种悲伤笼罩着他们,让他们在冬日阳光灿烂却寒冷彻骨的街头,凝成了一尊仿佛永恒的雕塑。

   随后的几天里,于莉莉学校里有了任务,她得配合导师做一个大型设计项目,时间骤然紧张起来,根本没有精力去顾及张建国的事。她只知道他已经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查找沈亮的蛛丝马迹上去了。每天晚上,张建国都会给于莉莉打个电话,告诉她事情的进展情况,语气中有努力压抑的焦躁。于莉莉知道他回原来的公司查找线索是非常困难的,老总不允许且不说,做为尚未完全摆脱干系的涉嫌人,公安机关也禁止他接触那些原始资料。他只能悄悄通过平时关系不错的同事在下班后帮他进入办公室偷偷查阅。而且沈亮的业务很熟悉,很多地方做得滴水不漏,很难找出毛病来,张建国在电话里叹气说:“我一贯抱定用人不疑的宗旨,对沈亮放开手,让他全权负责,没想到竟然成了收留毒蛇的农夫……”

  于莉莉安慰他说:“这条蛇过不了这个冬天啦,我们准能把他逮住,老噎儿,别担心。——找到需要的证据了吗?”

  “还是有进展的,掌握了一些很关键的东西,虽然没法查到沈亮和那家皮包公司的下落,但对开脱我的罪名很有帮助。”
  “那多好!”于莉莉欣喜地叫起来:“只要你能先把自己洗清了就没事了啊,沈亮可以慢慢抓……”
  张建国语气凝重地说:“可是,于莉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恐怕没法在这个公司里呆下去了,就算他们不炒我,我也得辞职。”
  “为什么?”于莉莉着急了:“又不是你的错!”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啊。”张建国叹气:“由于我的疏忽,公司平白损失了一百多万,就算能追回来,在生意场上声誉也会受到极大损失,你叫我怎么有脸还在这里呆下去?……等这件事情有个头绪了,我是非走不可。”
  “那么,你打算去哪儿呢?……离开北京吗?回深圳去?”
  “你希望我回深圳?”张建国反问。

  “我不知道。”于莉莉语气有点浮躁地说:“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吧。”
  “呵……”张建国在电话边无声地笑了:“原来我的事情和你的一点关系也没有啊,我还以为,嘿嘿,我还以为你会说希望我留在北京。”
  “我不发表意见,张建国。”于莉莉长长出了口气:“我不希望由于我影响你的任何决定。你的前程,你自己做主。”

  张建国在电话这边咬了咬牙,这个倔强的嘴硬的女孩子啊,这个宁可自己在背后掉泪,人前也要昂着头的小东西啊:“好吧,这可是你说的,于莉莉,既然你不挽留我,那我就真的要考虑回深圳去了,毕竟深圳有我的家人,还有……”张建国梗了一下,没说下去,于莉莉也没说话,两个人在电话里沉默着。半晌,于莉莉开口说:“张建国,我在你家里,看到了一张照片。”

  “唔……”张建国歪着头用肩膀夹住电话,开始在身上摸索,找出香烟,叼在嘴里点燃了,借着烟雾的掩饰悄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看见了。”
  “……我在……出车祸的时候就看见了。”于莉莉犹豫:“照片在你车里夹着。”
  “唔。”张建国使劲吸了口烟:“莉莉,你想知道什么?……说吧。我告诉你。”电话那端长久地沉默着,良久,传来于莉莉轻轻的笑声:“我想知道什么啊?你真有意思,老噎儿,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恩,我对这个没兴趣。”
  “好了,别这样。”张建国站直身体,长长出了口气:“听着,你不想知道我也得告诉你,于莉莉,我迟早得告诉你,我……”张建国停了停,下定决心似的说:“我有个未婚妻在深圳,照片上的女孩,就是她……她叫尤艾。”
  “尤艾。”于莉莉在电话那边轻轻重复了一遍,语气轻柔:“尤艾,很好听的名字啊。可是,张建国,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呢?……你有未婚妻,很好啊,她看上去温柔漂亮。你很有福气。”
  “莉莉。”张建国低声呼唤她:“我过去看你好吗?我现在就去。”
  “不,别来。”于莉莉象受到什么惊吓一样,慌张地连声拒绝:“你别来,张建国,已经很晚了……已经,恩,11点多了。”她回头看了一下钟,推搪着。

  “我得来,你等我。”张建国口气坚定地说:“我要和你谈谈。”
  “明天吧,你今天很累了,明天吧……好吗?”于莉莉几乎带着点求饶的口气了,她象个惊慌的小兽,只想逃开眼前的危险,想尽办法不愿意去面对:“你别来……”

  张建国压制住心里的一阵绞痛,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于莉莉,你哪儿也别去,在家等着我,我最多半小时就到了。好吗?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你。”电话咔哒挂断,留下一阵忙音,于莉莉坐在床边,握住手里的听筒,呆呆地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事实上,刚才张建国的话已经让她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那么,他有未婚妻了。

  

·两个人的长篇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3-5)
·两个人的长篇(6)
·两个人的长篇(7)
·两个人的长篇(8)
·两个人的长篇(9)
·两个人的长篇(10)
·两个人的长篇(11)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13)
·两个人的长篇(14)
·两个人的长篇(15)
·两个人的长篇(16)
·两个人的长篇(17)
·两个人的长篇(18)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