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爱的,我想你了(23-26)

2002年02月28日09:52:51 网易报道 艳艳于飞

  46


  兰红是王一的准未婚妻,这么说其实更恰当一些,因为王一和兰红已经同居二年但并没办理结婚手续。
  虽说王一是个放浪形骸之人,可他却希望他的女人一个个都传统规矩只忠于他一个人。
  只准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中国夫权文化很浓重的色彩。
  有时人对人的感觉是很微妙的。兰红是个护士,温柔、体贴、可人,是王一文字的潜心崇拜者。王一则喜欢她的听话,守家,息事宁人。王一的母亲也愿意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邻居家的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做她的儿媳妇,若不是前段出了点小插曲,他们也许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兰红是普普通通工人家的孩子。护士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在本市医院工作。她的父母所在企业不久前刚倒闭,全部下岗吃国家补助,不仅如此,她还有个患小儿麻痹的弟弟卧病在家,全家就靠她一个人支撑着。谁知老天不长眼,偏偏让这个风雨中飘摇的家庭又雪上加霜。在王一去作家培训班学习的时候,兰红的父亲忽然得了场怪病,兰红急忙给远在他乡的王一打电话。王一回来后二话没说,把自己折子上仅有的十几万元全取了出来给了兰红,告诉他就这些钱看着花,花完看不好拉倒,他只有这点能力了,这年头借个钱比杀个人都恐怖。兰红心里甚是感激,等把父亲安置好后,就催着王一赶快返回作家培训班,说这有她和她母亲就足够了。
  这就是当时小燕懒得询问的王一神秘失踪的那三天。有时,我们不得不叹服命运对人的捉弄。如果当时兰红赖着不让王一走,如果小燕当时非让王一讲这件事情,也许就不会有以后的故事了。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蹊跷。
  人总是在不经意时,自己出卖了自己。
  王一象个贪心霸道的大男孩,所有让他看见的他喜欢的东西,他都要拼了拿来玩玩,至于后果怎样,他从来不去考虑。他的人生态度就象他的创作态度一样,他说他最最讨厌主题先行!坚决打倒主题先行!
  无论生活或写作,王一崇尚一种感性的跟随,而讨厌理性的界定。
  
  兰红的父亲在把王一的存折花得只剩下一毛八分钱的时候,陡然撒手人寰,顾自去西方极乐世界逍遥去了。
  王一认定,上辈子他一定是个恶霸地主,狠狠的亏过这老爷子一笔。今生,老天爷把兰红送给他当诱饵,让他乖乖的交出前辈子那笔昧心钱。而兰红觉得她以前在王一面前还能勉强挣扎着维持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现今她已经完全丧失了与王一平视的资格和勇气,她的潜意识里甚至有种卖身偿债的感觉。
  这种隐隐升腾的畸形的情感迷雾,让王一和兰红觉得很不自在。有时,王一在和兰红做爱时,忽然有种花钱买笑的感觉,每每此刻,他会一下子失去兴趣,粗暴的把兰红赶走。
  兰红觉得她的婚姻就象债券公司溢价发行的债券一样,是为以后各期多付利息而预先取得的补偿;而王一觉得他溢价购买的这张婚姻债券所付出的代价,并不能与以后各期多得利息而抵消,兰红除了变本加厉的给他一群孩子和日渐繁重的生存负担外,还能给他什么呢?
  王一需要一种激情平等的爱恋,这种从一开始就倾斜的情感关系让他感到窒息,在遇到小燕后,他决定用十几万元买个自由之身。

  这把玩亏了,王一对自己说。
  可是王一有的是时间、胆略和才气,他什么都可以重头来过。
  
  

  47


  现在王一不名一文。
  他坦白的告诉小燕,他连电话也打不起,手机天天关着,他要求小燕给他打,他说他每天要听见小燕的声音,否则写作没有灵感。
  王一除了写作,还是写作,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拼命的写,他真的要为他和小燕一拼了。
  小燕无法抵御来自王一的召唤,只要王一一个呼喊,她所有的理性就全部见鬼去了。王一身上有股魔力,让她心甘情愿的归属。但她内心对王一的情感把握不住。在他们俩之间,只有王一决定的份,她甚至连选择的机会也没有。王一有股不要命的劲头,他只为自己的一腔热情真实的活着,什么狗P伦理、道德、舆论,他都可以大摇大摆的踩在脚下,所有贪慕虚荣的人都无法与他较量,他会把你扒的精光,让你无处遁形。
  这是我的劫数,我认了!
  为了王一,小燕开始作假和掩饰,她的家庭彻底笼上了一层不幸的阴霾。

  48


  尤敏会计师事务所终于挂牌成立了,陈石和小燕送去一个五千元的红包表示祝贺。尤敏说,今晚由她坐东,请陈石和小燕他们一家共进晚餐。
  晚上6点,陈石和小燕带着小波如约而至,小波一见尤敏就高高兴兴地奔了过去,那眼神分明充满了期待。尤敏装做很神秘的样子,从背后取出一个精致的礼品包,高高举在手里问小波,波波,猜猜这是什么啊?猜对了就是你的,猜不对嘛……,尤敏故意拖长腔调看着小波,可就不好说了。小波急得在地下直跳,给我,尤阿姨!尤敏说,不行,不行,猜猜看!小波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一定是可爱的波比娃娃!尤敏在小波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算你走运,拿去玩吧。
  尤敏很喜欢小波,几乎每次去小燕家都要给小波买礼物,久而久之,小波便格外喜欢这个尤敏阿姨了。
  菜上齐了,尤敏吩咐服务员可以出去了。尤敏有个习惯,私人聚会不喜欢服务员站在一旁。
  “尤敏,我先祝贺你挂牌大吉!”陈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谢谢,陈石!”尤敏也一饮而尽。
  “尤敏,祝贺你!”小燕站起来看着神采飞扬的老朋友,很利索的喝下了手里的那杯红葡萄酒。
  “还有我啊,”小波站在椅子上,拿着一桶酸奶要跟尤敏干杯。
  “呵呵,来,波波,干!”尤敏一脸的开心,“看来,尤阿姨没白疼你啊!”
  今晚尤敏看上去特别优雅爽,连日来为了事务所的事情东奔西走,不但没把她拖跨,反而把她磨练出一股干练和飒爽来。以前在国企供职,大家个个一派老爷习气,官僚作风,干好干坏都算在国家头上。如今自立门户了,才知创业的艰难,世事的不易。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所以,她对陈石在不长的日子里打下这样一番天地便格外的佩服。
  饭桌上,陈石简单询问了尤敏事务所其他几个合伙人的情况,以及事务所的运作规则,结了笑着说,也许将来我们公司有用得着你的地方,还望多多关照。尤敏说,当然在所不辞了。
  这时,小燕的手机响了,她心里忽然一惊,怕是王一在CALL她!大概不会吧,因为王一从来不CALL我的。可平时一吃过晚饭小燕就挂在网上,王一哪怕上来看她一眼再下去也放心。今天下午小波闹着要陈石和小燕带她去儿童乐园玩,都快六点了小波还在跳跳床上不肯下来,好不容易把小波从那大笼子里拽出来,他们一家就急急忙忙开着车直接来到了饭店。一个下午,陈石和小燕一直在一起,她实在抽不开身去告诉王一她今晚不能按时上线。
  手机还在包里顽固地响着,小燕故意磨蹭着假装找不出手机,她希望在四五声无人接听后,对方自动挂断,可是手机依然响着,小燕心想一定是王一了,只有他才会让手机一直拼命叫下去。
  “快接啊,”陈石侧目看着小燕,“让别人等这么久可是不礼貌的行为!”
  “吃个饭,多讨厌啊,”尤敏看着小燕,“甭管谁,关了手机!”说着尤敏掏出自己的手机,“看啊,我关了,你们俩也关。”
  “哈哈,好象跟情人吃饭一样,怕老婆查啊!”陈石幽默着,“老婆就在身边坐着,关手机肯定有问题,不是没事找事嘛!”陈石歪过头看着小燕“是不是啊,夫人!”
  “喂,对不起,你打错了!”小燕冲陈石很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谁啊,这么神经病,打错了!”
  “快,吃饭吧!”尤敏很快看了小燕一眼,装做稀里糊涂的样子,“小燕,是不是网上那些崇拜你的小男生又来骚扰你啊,下次把我的手机号留给他们,让我好好教训他们一顿!”然后尤敏又看着陈石,“看好你家这位美女作家,小心那些小男生把她给抢走了。”
  “好啊,我到要看看哪个小男生能把我的燕子抢走。”
  大家正在打趣,小燕的手机又响了。
  “喂,怎么又是你,告诉你打错了啊!”
  “燕子,吃饭,把手机关掉,烦死人了!”尤敏做出很烦的样子。
  小燕把手机关掉放在手提包了,心却跳得厉害,刚才的电话就是王一打的。
  


   

  49


  陈石和小燕回到家时,已经快9点半了,小波又去了姥姥家。
  “燕子,冲个澡,早点睡吧!”
  “恩,你先冲吧,我去我的论坛看看,看有没有新贴子!”小燕想赶快上网,她怕那边的王一急疯了。
  “有什么好看的,”不知怎么回事,陈石今天特别讨厌小燕上网,“都是些神经病,痴人说梦!”“网络上全是垃圾,你没看今天晚报有篇文章是怎么评论你们这些网络作家的吗?”
  “可我做了斑竹,就要为那个版面负责啊!”小燕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正往大衣柜里面挂。  
  家里的电话响了!
  陈石走过去接了起来。
  “喂!喂!喂!”陈石骂到,“神经病,怎么挂了!” 
  “就是,特别奇怪,”小燕赶紧说,“有时你不在家时,我也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小燕的心几乎跳出了喉咙,她知道那是王一的电话。
  “呵呵,这么说有人暗恋我了?”陈石有点发酸,“那么,刚才的电话一定是位慕你芳名的小男生了。”
  “你胡说什么啊,陈石!”小燕难过死了,她觉得自己再这么斗下去,肯定要崩溃了。
  “好了,睡吧,睡吧!”陈石烦躁的把衣服脱掉,也懒得去冲澡了,一骨碌钻到被窝里,“但愿以后家里不要出现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了!”
  小燕没吭声,她必须尽快上网把电话线占住,她怕王一一会又打过来。
  连接--拨号--登录
  小燕打开了她的OICQ。
  西北望在疯狂的跳动着。
  小燕飞快地点着,好象有几百条信息一样,永远也点不完。
  西北望还在没头没脑的发着信息条,小燕本能地感觉到陈石站在她的背后,她握着鼠标的手陡然一动也不动了。
  他们就这样僵持着,小燕QQ上所有在线的网友,几乎都开始给她发信息了,但小燕仍然挺直着身子,一动也不动,她双眼紧闭,等待着陈石发话。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其实也就顿了三五分种,陈石什么也没说,带上门静静地走了出去。
  小燕呆呆的望着电脑视屏,大脑一片空白。

  50


  陈石已经足足抽掉了一包烟,他感到头痛脑胀。
  周围的一切象蒙上了一层阴影,他的思想也仿佛掉进了一潭泥沼,彻底进入一种无序状态,许多稀奇古怪的念头象虫子一样钻进他的大脑,他失去了自己的特色,失去了自己的见解,时而亢奋异常,时而又无比沮丧,他全然不知到意识里的本我游离在何处,一种痛楚感在隐隐折磨着他的心。
  小燕和小波是他生命里最为浓重的一笔。
  是我哪里做的欠妥吗?
  没有。
  结婚这么些年了,我做了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一切,尽了一个丈夫和父亲应尽的责任,我给予了小燕足够的空间和自由,只要小燕张口要的,我陈石从来没有委屈过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是我们的情感枯竭了吗?
  应该没有。
  从恋爱到今天,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和风煦雨,笑语盈盈的走过来的呀!
  那会是什么呢?
  陈石清楚,小燕并非稀里糊涂、头脑简单的女人,以她的聪明和定力,完全没有理由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事情。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对手一定是个和我一样优秀,甚至比我更优秀的男人。
  可是陈石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还有哪个比他更完美、更有魅力的男人会让小燕遇见。
  痛苦烧干了他的思维,忧郁吸尽了他的神采。
  寒冷的深夜,窗外好象落起雪来。陈石一脸茫然地抬起眼睛,他趿着鞋子来到阳台上。
  风吹着雪花斜斜地落下,越来越快,地上的雪也越来越厚,好象是要弥补什么缺憾一样,陈石凝望着窗外,在他眼前闪过的不再是一片片飞舞的雪花,而是小燕和小波灵动可爱的笑影,仿佛空中还弥漫着他们一家三口打雪仗时浪漫的气息。
  陈石的心一阵悸痛,他无法割舍这些已经深深融入他生命里的东西。
  她们是我的,我不能拱手让给别人。
  陈石的眼底开始有些潮湿,他做了一个深呼吸,转身向书房走去。他要把那个被他吓的半死的小女人抱回卧室,他要告诉那个不小心迷失了自己的胆小鬼一句,什么也别想,赶快回床上去。



   51


  还有10多天就要过大年了,陈石给他父母亲打了个电话,说今年不回家过年
了,他们一家去海南过春节。
  机票提前几天就订好了,陈石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了一下,带着小燕和小波向海南飞去。
  小波是第一次坐飞机,见什么都好奇,陈石非常耐心的给孩子讲东讲西,小燕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女俩心里泛起阵阵涟漪。

  陈石从书房默默出去后,小燕半天都不会思维,从结婚到现在,她第一次面对陈石感到如此羞愧。
  是陈石给了她别的女人或许终生都得不到的一切,他呵护她,疼她,宠她。春去秋来,真是含嘴里面怕化了,捧手里面怕冻着,自己的父母也不过如此。 
  小燕是极不善撒谎掩饰之人。成言道,捉奸在床,陈石怎么能够凭一点蛛丝马迹就断定她有了外遇?可小燕做贼心虚,面对陈石的一身正气,她觉得自己龌龊的一文不值,更有甚者,她怕陈石立刻给她父母打电话,如果那样的话,她觉得自己连死的决心都有了。
  人在迷乱中做出的判断只能是制造又一个迷乱。
  不知过了多久,带着一身冷气的陈石来到书房,他轻轻扳过小燕的头告诉她,小燕,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答应我,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小燕鼻子一酸眼泪立刻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劈劈叭叭的落了下来,他吻干她的眼泪,她回过头,把电话线拔掉,调制解调器拆了,关掉电源,跟陈石回到了他们温暖宽阔的大床上。
 “把我的手机也拿走吧,”小燕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陈石,陈石心如刀割!她让他怜惜,让他心疼,她象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终日在他面前颤颤兢兢。陈石心里拼命的喊,不要啊,傻燕子,你如果撑着跟没事一样,也能给我一个假象,让我觉得自己是在毫无根据的胡乱猜疑。可你天天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明白无误的认为你确实背叛了我,这比用刀杀我还难受!唉,你怎么一点诡计和权术都不会玩耍!以你的水平,怎么能够去玩火!那个该杀的诱惑燕子的家伙,我一定饶不了他。

  “妈妈,到海南了,到海南了!”小波高兴的拍着手,因为临出来前,姥姥告诉她,虽然咱们这下着大雪,可海南却鲜花水果遍地都是,还能到大海里去游泳,去沙滩捡贝壳。小波兴奋的说,我一定给姥爷、姥姥和小姨捡多多的贝壳回来。
  “是啊,小波,”小燕从沉思中惊醒,她看见陈石正用探询的目光看着她,小燕立刻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她觉得现在她在陈石面前活象个罪人,连孤独的权利都没有!可是,怨谁呢?
  “燕子,没事吧?”
  “没有,就是觉得有点恶心!”
  “坚持一下,马上就到!”
  陈石满怀信心的俯瞰着机翼下那片神奇的土地,他希望海南之旅,能够愈合他和小燕的伤口,能够修复他们已经发生裂痕的婚床。

  52


  
  突然之间一切都无声无息,宛如黑夜延伸的田野和村庄。
  王一彻底陷入一团混乱之中。从小到大,他不怕恐吓、不怕威胁,唯一害怕的就是没有对手。他忍受不了一个人的舞台,他需要台下的喝彩抑或谩骂,这让他感觉到生命的鲜活和丰盈。但小燕总在躲躲闪闪,不给他显示的机会。王一对这个雾一样的女人既头疼又爱怜。为了让小燕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他甚至讨好的把他和兰红的分手协议书都发到了小燕的电子邮箱,可小燕竟然在回复中说,你也要体谅兰红。真让王一有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可王一毕竟是王一,他总有一股百折不挠的气势,他若看上的东西拼了命也要拿来,越有阻力他的斗志越高,得到的欲望就越强烈,哪怕得到了不好再扔了都可以,反正在索取的过程中,他向来是奋不顾身的。
  王一永远是行动的巨人,他做事情从来不左顾右盼。他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对于某个人来讲是有序的、规则的,可是,当这些个体的规则和秩序相撞时,就成为一种无序和不规则,一切便处于混沌和迷茫中。所以试图在这种紊乱里炮制一种不紊乱,显然是徒劳无益的。他觉得一切不是从头开始,而是从中间开始,不用事先界定什么,而是碰到什么算什么,所有轰轰烈烈的事情都是这样不讲求方式和时间的。
  没有小燕的世界王一无法忍受,可所有能联系的方式都被切断了:网络,电话,手机。在煎熬了足足一个星期后,王一按照小燕身份证上的地址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火车飞快地奔驰着。不时有两旁的树木迎着车窗奔来,又擦着车窗飞过去,远远的群山和村落仿佛一副灰茫茫的山水画,在王一的心头投下一丝淡淡的忧伤。与小燕离别很久之后第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此刻他在火车上离小燕越来越近。他的小女人就在北方的某个城市,依然酸酸的样子,依然魂不守舍颤颤惊惊地思念着他。一想起小燕被他的爱情搞的懵懵懂懂、意醉神迷的样子,王一的心就狂跳不已,这么些年了,他所接触过的女人也不少,还没有哪一个能够象小燕这样深深的拨动他的心弦。她让他惶恐,让他紧张,让他寝室难安。他时刻担心着一不留神,小燕就会从他的指缝中溜走。
  树林、田野和村庄渐渐远去,火车来到一片开阔地方。王一看见了一排排的楼房和高高耸立的烟囱,听见了习惯的城市上空的声音。太阳照在火车的玻璃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北方冬日的季候寒冷而干燥,连阳光都透着一股子杀气。
  火车渐渐弛进站台,王一闭上眼睛在心里祷告:上帝保佑,我的女人依然爱我!
  
  尽管,王一从来不信什么上帝。



  53


  王一下车后,先在一个酒店住了下来,因为快过年的缘故,酒店的旅客不是很多,出来进去,竟觉得有些冷清。
  一连几天的旅途,王一觉得浑身上下到处痒痒,象爬满了虱子。他先放水泡了个热水澡,然后思考着怎么去见小燕。
  虽说王一情急之下,一口气跑到了小燕所在的城市,可他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一头闯进小燕家,那算怎么回事,抢人吗?跟陈石对峙到无所谓,王一想,我追寻我爱的女人,我没错!但惹恼了小燕不理我,我不是白忙呼吗?王一是个聪明灵活之人,他总有他解决问题的特殊的思维方式。
  王一想起了小燕电话里告诉过他,她有个好朋友叫尤敏,要开个会计师事务所。
  “碰碰运气吧!”王一开始向电信局查寻尤敏会计师事务所的电话号码,运气不错,很快就接通了。
  “喂,你好,尤敏会计师事务所,”一个很好听的职业女性的声音。
“你好,我是小燕在作家培训班的同学王一,”王一尽量用一些不带有明确感情指向的词,“我现在就在你们市的华峰酒店,请问,怎么和小燕同学联系。”王一接着解释,“她家电话一直打不通!”
  “哦,这样,你稍等一下,过半个小时我去找你,我有话对你说。”尤敏缓缓地放下电话,“该来的总要来,躲是躲不掉的”尤敏心想,“这个王一还真行,难怪小燕会被他搞的迷三倒四,原来是个情种。”想到这里,尤敏不觉一阵伤感,李涛的样子又浮现在她的眼前,唉,人各有命!
  “也许是小燕的劫数,”尤敏把手里的业务简单整理了一下,从保险柜里取出小燕留给她的那封信放在自己的手提包里走了出去。
  尤敏没有打的,她要清理一下自己的大脑,因为她要面对的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男生,而是被爱情烧的一塌糊涂的王一。
  “我明天就要去海南了,”小燕疲倦地坐在尤敏办公室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封信,“过几天王一一定会来找我的,”小燕说着把那封用牛皮纸信封装的厚厚的信递给尤敏,“他来了若找到你,你就把这封信交给他,劝他回去,不要等我了。”
  “恩,知道了!”尤敏什么都明白了,这个时候她肯定是义无返顾的帮助小燕,不管小燕是对还是错。尤敏和小燕就是这样,各自做什么事情之前,她们可以争执,可以有不同意见,一旦木以成舟,她们立刻结为紧密同盟,共同做战,不再指责谁对谁错。这么些年了,她们俩一直这样默契的走了过来,甚至比亲姐妹都亲。
  “好好调整一下自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恩,好的。”小燕的眼泪还是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算了,一会咱俩出去吃点饭,”尤敏递给小燕一条热毛巾,“我跟陈石打个电话。”
  夜幕降临,华灯初升,小燕和尤敏在寒冷的街道徒步行走着,她们一句话也没说。尤敏想起,当时李涛弃她而去时,也是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小燕陪着她默默的走在这条街上,一直到很晚,很晚,直到城市两旁的店铺都开始打烊,她们才各自向家门口走去……
  “唉,这世界上任何事情,无论爱情或死亡,一切都有定数,不过是被时间巧妙的掩饰了起来,”尤敏穿行于寒风中行色匆匆的人流,“只有当那一刻来临时,一切才会真相大白!”尤敏问自己,“我能阻止王一吗?”
  夜更深,风也更急了。


  (未完待续 )

·亲爱的,我想你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4-5)
·亲爱的,我想你了(6-7)
·亲爱的,我想你了(8-9)
·亲爱的,我想你了(10)
·亲爱的,我想你了(11-12)
·亲爱的,我想你了(13)
·亲爱的,我想你了(14-15)
·亲爱的,我想你了(16)
·亲爱的,我想你了(17)
·亲爱的,我想你了(18)
·亲爱的,我想你了(19)
·亲爱的,我想你了(20-22)
·亲爱的,我想你了(23-26)
·亲爱的,我想你了(27-30)
·亲爱的,我想你了(31-33)
·亲爱的,我想你了(34-36)
·亲爱的,我想你了(37-38)
·亲爱的,我想你了(39-40)
·亲爱的,我想你了(41-43)
·亲爱的,我想你了(47-49)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