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VIP收费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两个人的长篇(18)

2002年02月28日09:58:26 网易报道 玉骨

  (18)

  张建国在将近12点的时候敲响了于莉莉的房门,打开门,是于莉莉一张脸色苍白但神情平静的面孔,她笑着微微一让,张建国走进了于莉莉住的地方。

  这是一个陈设简单的带厨卫的房间,面积不大,一张零号图板架在靠窗的位置,几乎占据了一小半空间,图板上堆满了硫酸纸、丁字尺、建筑图册一类的东西,看来是她上课用的。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书橱,再也没有其它了。于莉莉在房间中间默默无语地站着,有种特别孤伶伶的感觉。张建国环顾四周,笑着说:“怎么,不打算请我坐吗?”

  于莉莉笑了笑:“反正就这么大地方,你看哪儿能坐就坐哪儿吧。我给你倒点儿水去。”
  “别忙,我不喝。”
  “客气也得客气一下,你到底是第一次来……”于莉莉笑着走进厨房去找一次性杯子,张建国跟进去,看见水池里放着几只碗和一双筷子,于莉莉见他注意这个,缩着头伸伸舌头说:“哎……我回来后就忙着赶图纸,随便吃了点儿,没来得及洗……”
  张建国没说什么,把外套脱了,袖子往上一捋,打开水龙头,倒了点洗洁净在碗里就开始洗刷,于莉莉大吃一惊,赶紧放下手里的杯子阻拦他:“天,你别帮我洗啊,有时间我自己来弄……你你你,快放下,老噎儿……”
  张建国身体让了让,躲过于莉莉的阻拦:“好了,莉莉,就让我帮你洗吧,几只碗而已。你知道我也是一个人住,平时什么都做的,这个很简单。”
  张建国语气平静,却有种不容抗拒的力量,于莉莉没有再坚持,只在一边楞楞地看着。厨房里是一只吊下来的白枳灯泡,颜色昏黄,照得四下里有些陈旧清冷,于莉莉穿着拖鞋,裹着一件棉制大睡袍侧靠在墙上,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开水,张建国弯腰在水池前洗碗,短短的头发,随意的套头毛衣和牛仔裤……水声哗哗,人影恍惚,这一切透露出一种强烈的类似家庭的氛围,好象这种场景已经重演了很多很多次。于莉莉看张建国动作熟练地冲洗碗筷,把它们高高地拎起来沥水,心里没由来一阵难过,她悄悄转身走出了厨房,走到窗前,看外面黝深浓黑的夜色。

  楼下小区道路上的路灯坏了很多,剩下亮着的几盏,也仅仅是个意思,几乎照不见什么,光亮仿佛被寒冷冻住了,散发不出,只含糊地窝在灯罩里苟延残喘。一个人影远远走来了,大概是下夜班的什么人吧,匆忙而瑟缩的,很快在路尽头一拐弯,不见了。寒夜霜天,清冷孤寂,这样的夜晚不知道为什么让人感到彻骨寒冷,好象天再也不会亮,人们再也不会醒来,让大家只想赶快回去找到自己心爱的人,抱在一起说说话,共同熬过漫漫黑夜,等待太阳升起……

  于莉莉出神地看着,恍惚间,她感到有人悄悄走到她身后,从后面环住了她的腰,一个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温热的呼吸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想什么呢,莉莉。”
  于莉莉安静地说:“我在想,尤艾这时候,不知道睡了没有?……”
  环绕她的胳臂僵直了,那呼吸似乎也在于莉莉耳边屏住。随即,她的腰间被一股更强大的力量紧紧箍住,勒得她几乎喘不过气,张建国极度压抑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别折磨我,于莉莉---别,折,磨,我。好吗?……”

  于莉莉闭上眼睛,听凭泪水无声地滑落。张建国把于莉莉转过来,注视着她,用手指把那些纷乱的泪水抹去,缓缓摇着头说:\"别哭,莉莉,别哭吧。你最近变得爱流眼泪了,以前的于莉莉可不是这样的……还记得我们在聚居刚认识的时候吗,你摇着马尾巴,风风火火,冒冒失失,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喜欢笑,我还说过你语言残疾……记得吗?就算在怀柔出车祸的时候,你的表现也是聪明而镇定的,怎么现在变得爱哭起来了呢?……别哭,喂,小傻瓜,怎么越说哭得越厉害了?……天。”张建国说不下去了,他把头扭过去,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去安慰别人,有那么多强烈的酸楚的情绪在他心里左突右冲寻找出口,让他很想就此放弃抵抗,听凭自己被淹没。张建国撒开手后退两步,喃喃地说:“对不起,莉莉,对不起,我不该来,我不该扰乱你的生活,都是我的错……我走了,这件事情处理完我就回深圳去,对不起,原谅我,我……”张建国深吸了口气,困难地说:“我没想到自己会这样。”

  张建国转身抓起外套向门口走去,于莉莉抹抹眼泪,伸手一把拉住张建国:“别走,老噎儿,你这么远,这么晚跑来……不是只来和我说句对不起的,对吗?”
  张建国回头看她,沉默着。他摇摇头,张口想说什么,最终脱口而出的,还是三个字:“对不起……”
  于莉莉走过去,把自己的头埋在张建国胸前,深深吸了口气说:“和我说说吧,张建国,和我说说你的尤艾吧,我想听。”
  “傻丫头。”
  “说吧,说吧,说给我听听吧,老噎儿。”
  “你是个傻丫头。”
  “是的,我是。”于莉莉把额头抵在张建国的胸口,轻轻地说:“我是。老噎儿。你告诉我吧。”

  张建国拥抱着于莉莉,两个人在房中间依偎着,身体轻轻摇动。窗外极淡的微光穿过窗户投射在他们身上,映出张建国低低的话语,仿佛也闪动着清冷不定的光:“唔,好,我说给你听……我和她认识很久了。我们从小是邻居,在一起玩儿,她姓尤,我叫她油葫芦,她就按着我名字的谐音叫我‘真见鬼’。8、9岁的年纪,那时候我总欺负她,揪她的小辫子,或者骗她的糖吃。……这些事情我已经不太记得,后来,我们搬家离开,我也差不多忘了她。上大学我考到北京,在新生接待处看热闹,那么多人里面,我一眼就看见了她,扎着卷卷的小辫子,眼睛灵活温柔,站在人群里东张西望。我脱口喊她:油葫芦!她看见我,楞了一下,也立刻大喊,是你吗,真见鬼?……她居然这么巧的和我上了同一所学校!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们一直是彼此记得的。……”

  于莉莉动了一下,身体往张建国怀里钻了钻,张建国立刻更紧地搂住她。房间里沉默了一会,于莉莉语气含混地问:“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这样又见面了啊。她那时候已经很好看,是系花级的人物。可我并没这种意识,我只觉得还她是童年时候被我欺负得眼泪汪汪的小姑娘,远离家乡,需要人照顾。我天天去看她,骑自行车带她去很远的地方吃一碗牛肉面,晚上翻墙头出去看电影,帮她到图书馆去借紧俏的教科书。她呢,给我织毛衣,帮我打饭,偷偷买烟塞给我,把所有从家里寄来的好吃的都送到我宿舍里,我们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第二年情人节,我到她宿舍去找她,她忽然告诉我已经有男生约她了,不能和我出去玩。我往楼下一看,果然有个男孩子,手里拿着一枝玫瑰花在等。当时我忽然火冒三丈,冲下去拎着他的脖子就给了他一拳,把花摔在他脸上,让他滚蛋,以后永远也别让我看见他在这里出现……整个女生楼都轰动了,很多人围观和劝阻。可她并没有上来拉,只在一边眼睛红红的看着我,我就是在那时候猛然醒悟的,其实她爱我。而我,也早就爱着她了。”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于莉莉轻微地“恩”了一声:“接着说,老噎儿,接着说。”
  张建国把脸贴在于莉莉的头发上,叹了口气说:“还要听吗?”
  “要的。说吧,说吧。”

  张建国伸手抚摩了一下于莉莉的长发,接着说:“于是我们恋爱了,莉莉。我们在学校里是最风光的一对,因为我们都那么出色。她是个心地单纯的姑娘,对我一心一意地眷恋,没有过其它想法。可我,一直很不安分,我在学习上实在用不完那么多精力——学业对我来说太容易了。所以我把精力花在别的上面,喝酒,抽烟,打架,逗女孩子……我适可而止的触犯校规,风头出尽却安然无恙,这让我在学校里成了风云人物。一直热热闹闹地过完了我的大学生活,直到毕业的时候,我才忽然意识到我要面临一个抉择……是留在北京,还是回到深圳?”
  “老噎儿,你喜欢北京,是吗?”
  “是的,莉莉,我喜欢北京。我喜欢它浓厚的文化底蕴和自由的生活方式,深圳对我已经不再有吸引力了。我不想一毕业就在那个节奏紧张的城市里为金钱日夜奔忙,那时候的我,还很理想主义。”张建国轻声说:“可是,她是要回去的,她的父母已经在深圳给她找到了很好的工作机会,会很轻松地成为国家公务员,收入高,没压力。做为一个女孩子,我也认为这是她最好的选择……这就表明,我们要做决定了,是我跟她回深圳,还是她和我一起留在北京。”

  长久的站立仿佛使于莉莉有点疲倦,她把环抱着张建国的手臂往上挪了挪,张建国意识到了,低头问:“想坐下吗?……”
  “啊,不。我不累。”于莉莉立刻又抱紧,仿佛一松手这个人就会消失:“这样很好,老噎儿,别动。”

  张建国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开始微微地痛,这是个多么奇异的时刻啊——这些话,说的人,听的人,都要具有多么大的勇气。他揽住于莉莉走到窗前,让她的背靠住窗棂,可以稍微轻松一点。于莉莉手环在张建国背后,抓住他的衣服,张建国吻吻她的头发,把脸贴在她柔滑的额顶,两个人一起偏过头看着窗外。——已经过了午夜了吧,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房间里没有开灯。于莉莉和张建国以一种痴缠的姿势拥抱着,依靠着,一动不动,象一幅剪影。仿佛他们不这样死命贴近,就无法在这个寒冷的夜里保持站立,就无法取得足够的温暖,就无法相互支撑到天明。
  “老噎儿……”

  “唔。”张建国沉默了一会,继续说下去:“我拒绝回到深圳,打定主意要留在北京,拼一番事业出来。她没有反对,只是说,张建国,我不分你的心,不妨碍你。我在深圳等你。等你站稳脚跟以后,我就到北京去和你在一起……我很感激她对我的理解,这么久以来,她始终站在我背后支持我,激励我,如果不是她,我不会有如此心安和放松的状态。于是我们约好四年为限——我用四年的时候在北京打江山,她回去照顾和陪伴我们的父母,等时机成熟,我们就在一起。为了表明彼此之间的爱情和决心,我们订了婚。”

  

·两个人的长篇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3-5)
·两个人的长篇(6)
·两个人的长篇(7)
·两个人的长篇(8)
·两个人的长篇(9)
·两个人的长篇(10)
·两个人的长篇(11)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13)
·两个人的长篇(14)
·两个人的长篇(15)
·两个人的长篇(16)
·两个人的长篇(17)
·两个人的长篇(18)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