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爱的,我想你了(27-30)

2002年03月01日09:25:11 网易报道 艳艳于飞

  54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王一翻阅信纸的声音。
  “她怎么总是这样变来变去!”王一非常烦躁的把信扔在一边,楞楞地看着窗外。
  “她说,你不用等她了!”本来尤敏在路上想好了一连串振振有辞的说服王一的句子,可此刻她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王一是个自我指向非常强烈的人,他要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除非你把他灭了,或者他自己放弃不做了。
  “哈哈哈……”王一郎声大笑,“这个傻女人,我王一有那么好说话吗?”
  “如果你真爱她,”尤敏试着走进王一的世界,“就不应该使她感到难过!”
  “她难过是因为她不能无所顾忌的去爱我,”王一有些激动,“我这次来就是要把她带走,我不能让她整天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
  “你考虑过放手吗?让她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尤敏还是有点不甘心,她想尽力为小燕做点什么。
  “如果我放手了,”王一燃起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将有一群人不好过。”王一死死地盯着尤敏,“我和小燕早已融为一体,我们的生命遥相呼应。虽然她在所谓的道德、舆论的压迫下一时胆怯了、退缩了,但她的精神终归要回归本我。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呼号着彼此追寻对方!你想想看,如果能够分开的话,我们就不会把故事从培训班带回家里了!并且,”王一把手里没吸几口的烟用力拧灭在烟灰缸里,“我已经放弃了我曾经的一切,包括我的放荡、我的玩劣,甚至我的同居两年的女友,我已经和小燕说定,她好好等着我,我拼命挣钱,然后我会很宝贝的把她娶回我的新房,然后我们会有我们的孩子,然后我们会相亲相爱慢慢老去……”
  王一沉浸在无限美好的憧憬中,甚至他脸部的线条也变的柔和了许多。
  “MY GOD!”尤敏轻轻地叹了一声,“王一,你怎么就没想过,小燕痛苦的根源也有可能是她无法割舍的亲情和多年来与陈石相濡以沫的感情啊!”
  “不!!!”王一忽然的愤怒起来,“那不是爱情!” 
  “人不仅仅是为爱情而活着,生命中还有许多情感应该受到尊重。”
  “哈哈,我不是圣人,小燕也不是,我们只知道我们相爱,我们发疯的需要对方的身体和生命,”王一拿起小燕的信三下五下撕个粉碎,一把撒向窗外。“见你个大头鬼吧,傻燕子,我王一坐穿此地也要等你回来!”
  “那么,”尤敏从背后看着桀骜不逊的王一,“你已经决定了?!”
  “当然,”王一回过头来,“我、陈石还有小燕必须面对这件事情!”
  “事实上,你应该明白,小燕已经做出了选择,”尤敏顿了一下,“她让你回去,不要再等她了,她不会再跟你来往的。”
  “她总是这样言不由衷,词不达意,”王一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燕子这个可怜虫,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没有我在她身旁,她什么决定也做不出来。”王一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哈,尤大会计师,难得您一番好意,我先替小燕谢谢您了!”
  “哦,既然这样,”尤敏对这个霸道而盛气凌人的王一有些生厌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祝你幸福!”尤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晚安,王一!”
  “我来送送你吧!”王一从衣柜里取出大衣,“天太晚了,我要替小燕为你负责!”
  “谢谢,不用了,”尤敏做了一个坚决拒绝的手势,“我不会在自家门口走失的,”尤敏把手伸给王一,“到是你,只身在外,别迷失了自己!”
  “哈哈哈,我清醒的很,”王一很得体的握了下尤敏的手,“那就不送了,只是,”王一稍稍迟疑了一下,“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和小燕联系。”
  “SORRY!无可奉告!”尤敏很干脆的拒绝了王一。
  “OK,”王一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坐穿华峰也要把她等回来!”
  尤敏头也不回的走出王一的房间,身后一直回荡着王一最后一句话,我坐穿华峰也要把她等回来。

  55
 
  

  送走了尤敏,王一百无聊赖的把自己扔在床上,手里拿着电视遥控板,翻来覆去的更换着电视频道,但他始终没有看明白电视上那些疯疯癫癫的人们都在做些什么。
  “他妈的,我值吗?”王一闭上眼睛狠狠的想了一下,“假如小燕翻脸不认人怎么办?可是,”王一呼哧一下又从床上坐了起来,“不会的,小燕一见我就会把所有的思想和想法抛到九霄云外,我相信我们的爱情将战胜世间任何一种情感。并且,”王一独断专横的格性又一次强烈的鼓燥着他“我坚信,今生,我和小燕不可能只有一个晚上的情缘。”
  年轻的王一没有太多的想法,即便是只身在陌生的城市,他也没有过分寂寞的感觉。他早已习惯了四处漂泊的日子。他是个作家,生命中天生有种对浪漫的渴望。痛苦和欢乐对他都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并且都将成为他创作的灵感,他的身体似乎也习惯了获得这种灵感的过程,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暗藏了某种人为的期盼和等待。
  只是这次他和小燕的情感是有史以来未曾体验过的,也是他卖力气最多,付出最多的一次。
  王一静下心来,在酒店的附近找了个网吧,靠虚拟世界来打发他一个人的日子。

  


  56


  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了,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也到了高潮,陈石的手机和房间的电话不停的响着,大家互相电致祝贺,房间里笼罩着浓浓的过年的气氛。
  小燕端上了热气腾腾的饺子,小波迫不及待的第一个就上手了,小燕急忙喊到,波波去洗手,小波一边往洗手间跑一边说,谁也不准动饺子,等我来了一起吃。
  小燕从娘家带来一个习惯,每年吃年夜饭的饺子里总要包上一个一分的硬币,然后把这个包有硬币的饺子混在其他饺子中间,下锅里一起煮,等饺子煮好后,把它盛在一个大盘子里,大家开始夹着吃,看谁能吃到那个包有一分硬币的饺子。若谁吃到了那个饺子,谁便是这个家里来年人气最旺的一个。往年,几乎总是小燕吃到那个幸运的饺子,而小波就会撅着个小嘴巴一脸的恼怒,陈石便笑着发给小波一个小红包作为补偿。陈石说,小燕天生是剥削阶级,他天生是小燕的苦力和劳工。
  饺子依然象往年一样热气腾腾的摆在一家三口的面前,不同的是,今年的年夜饭是在远离他们家园的海南吃,因为没有了寒冷的气候做陪衬,所以饺子也显的没那么蒸腾了。
  “老婆,干杯!”陈石端起一杯红酒充满爱意的看着小燕。
  “我也要和老婆干杯!”小波急忙端起自己的果汁凑到小燕眼鼻子底下。
  “哈哈哈,你这个小坏蛋,快过来,她是我的老婆。”陈石被小波逗的哈哈大笑。
  “干!”小燕端起自己的红酒,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小燕觉得眼前这些平常的幸福她以前从来没有在意过,而此刻,她才深刻的感到,这些内容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她根本无法割舍这一切。
  陈石看见小燕有些伤感,心里又一次泛起对那个伤害了小燕的家伙的莫名的痛恨,他的小燕原来是个多么明快而霸道的小女人啊,现在却变的象个病西施,整日愁容不展。
  事情往往是这样,你越想忘记的东西,越是在你最不愿记起时来到你的面前,不是这个记忆有多深刻,而是从一开始你就对这个记忆耿耿于怀,所以,你的潜意识便时刻出来帮你温习这个记忆。
  “来来来,快吃饺子了,看今年谁是我们家的福星。”陈石压压心里的不快,招呼小燕和小波赶快吃饺子。
  一盘饺子都吃完了,谁也没吃着那个幸运的饺子,小波开始喊叫,妈妈骗人,怎么没有啊。
  小燕也觉得纳闷,明明包好了一起下锅里的,怎么会不见了。
  “会不会掉锅里面了!”陈石掀开电饭锅用勺子在里面搅着,“呵呵,果然是掉锅里了!”
  “妈妈真坏!”小波开始不干了,“我要吃包硬币的饺子嘛!”
  “好了,好了,爸爸给你个小红包。”陈石急忙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红包给了小波。
  “这也许是天意!”小燕伤心的想到,结婚六年了,她第一次没有吃着包着硬币的饺子,并且家里人谁也没有吃着。
  陈石也觉得别扭,这个意外的事情,让原本就不太自然的气氛更添了一些莫名的烦恼。
  “真没劲!”陈石燃起一支烟站在阳台上狠劲的吸着,他受不了小燕偿罪似的那副嘴脸,“到好象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唉,”陈石仰天长叹,“什么时候小燕才能回归从前的霸道和明快啊!”
  然而,小燕无法回归她的明快和霸道,她将永远无法回归她的明快和霸道,因为小燕还不够厚颜无耻。她无法用任何一个理由来推翻她首先背叛陈石的事实。整个事件中,陈石没有任何责任,小燕面对陈石太过完美的形象,有些喘不过气来。小燕甚至希望陈石有点花里胡哨的事情,让她和他从精神上扯平,那样她也许会心安理得的好好守着陈石和小波过日子。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无论多么完美的东西,一但有过裂痕,即便是怎样的巧夺天工,也无法恢复原来的模样,物体是相对静止的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漂浮不定的感情啊。
  这个年其实过的很没意思。

  57


  尤敏握着话筒的手已经有些发酸,但她还是没有勇气按下陈石CALL机的最后一个号码。她不知道该不该把王一的事情告诉陈石。大年三十尤敏打电话给小燕他们一家子拜年时,装着调侃的口气问,你们一家什么时候才能打道回府啊?尤敏听见一旁的陈石说,到时候再看吧。可是要在他们回来之前把这个消息告诉小燕简直比登天还难。因为小燕已经主动封杀了自己的手机,并且她采取了一种近乎自虐的方式把自己和外界通通隔离起来,以求得内心的平衡。尤敏知道,小燕是在逃避,人只有在不敢面对时才逃避。
  “应该告诉陈石吧!”尤敏觉得陈石是个老练豁达的人,不管遇见怎样的事情,他都不会感情用事,“何况,陈石必须面对这件事情,可是,”尤敏想起王一玩世不恭的样子,又有些动摇,“我还是扔个硬币来决定吧!”尤敏从储币罐里掏出一个面值一元的硬币来,闭着眼睛心里默默地念到,“正面就告诉陈石,反面就不打这个电话,听之任之吧!”
  尤敏双手捧着这个决定几个人命运的硬币虔诚的摇晃着,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更希望是哪面朝上,如果真有主义的话,她也不用这么劳神了。尤敏觉得硬币在掌心里摇的应该差不多了,然后用力向上方抛去,只见硬币在空中做了几个美丽的转体前后翻便轻轻悄悄地落在了书房的地毯上,尤敏俯下身去,看见那枚崭新的一元硬币正面朝上,正冲着她平静的地微笑呢。
  尤敏按下了陈石CALL机的最后一个号码。
  “喂,你好!”陈石习惯性的打了个招呼。
  “我是尤敏,”尤敏尽量压低声音,“出来听电话好吗?”
  “哦,大声点!什么,”陈石有意提高了嗓门,“这手机怎么回事,信号不太好,我出去看看。”
  小燕正在说服赖在被窝里不起的小波穿衣服。
  过了大概有10分种,陈石从外面走了回来。
  “唉,我几天不在,他们几个就乱套了,”陈石跟小燕说,“公司有些急事,我们必须尽快返回去。”
  “好的!”小燕把小波抱在怀里给她往身上套衣服,“机票订了吗?”
  “哦,就订。”陈石拨通了酒店商务中心的电话询问订票事宜。
  “妈妈,我们今天就回去吗?”小波手里拿着尤敏给她的波比娃娃,弄的娃娃嘎嘎怪叫。
  “波波,别闹了!”陈石挂了电话,对着正玩的起劲的小波烦燥的吼了一嗓子。
  小燕抬头看了陈石一眼,没吱声,继续给小波穿衣服。
  小波看见从不发火的爸爸忽然这么恶狠狠地大叫一声,吓得躲到小燕身旁,一声也不敢吭了。
  “对不起,公司的事情有些闹心!”陈石尽量克制着,“波波,来,爸爸抱抱!”
  小波已经穿好了衣服,乖巧地坐在陈石的怀里,不再让波比娃娃发出一点声音。
  “波波,喜欢爸爸吗?”陈石忽然觉得有些失态,但他还是迫切的想知道波波怎么说。
  “喜欢,”小波搂着陈石的脖子,“也喜欢妈妈,还有姥姥、老爷,小姨。”陈石的父母亲不跟陈石生活在一个城市,小波对自己的爷爷奶奶几乎没什么感性认识。
  这时,商务中心打来电话,说订好了第二天下午3点半的航班。机票晚上就可以送到。
  “波波,明天下午就回家了,高兴吗?”
  “奥,明天下午就要回家了!”小波急忙跑到小燕跟前,“妈妈,别忘了带上我捡的小贝壳和小海螺,我要送给姥姥、老爷和小姨,还有尤敏阿姨。”
  “好的,跟爸爸出去玩会,妈妈赶快收拾行李。”
  “爸爸,你带我出去玩会嘛!”小波看见大人脸上有了笑容,又开始提要求了。
  “好的,爸爸带你出去玩。”陈石从沙发上站起来跟小燕说,“我带孩子出去了,你也别太累了。”
  “好的,在外面多待一会,要不小波回来又该捣乱了。” 
  “好的”陈石带着蹦蹦跳跳的小波走了出去。



  58


  陈石和小波信步来到酒店附近的一个小花园,草地上覆盖着一层薄霜,无法坐下来,他便和小波踩着花园里用青石板砌成的幽径,沿着种满奇花异木的花园散步。小波唧唧喳喳兴奋的象个小百灵,并不时悄悄地摘一朵小花捏在手里玩耍。阳光沐浴下的花木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淡香,蜜蜂嗡嗡地叫着,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对于别人这是新的一天的开始,但对于陈石,这样明媚的早晨,却没给他带来同样明媚的心情。
  刚才尤敏的电话对陈石来说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
  如果说在此之前陈石还心存一丝侥幸的话,那么在接到尤敏电话的那一刻陈石已无处遁形。多日来陈石一直在一种自欺中扮演着一个圣父的角色,他一遍遍安慰自己,小燕不过是被某个家伙蛊惑着一时迷了心志,但还不至于做出越轨的事情来,只要我用我的宽容来对待她,她会慢慢将这一时的烦恼忘却,重新开始我们幸福温馨的生活。然而,陈石苦心编制的这张自欺的网被尤敏轻轻一个电话就剪的七零八落,那个混蛋竟然明火执仗地站在他的门前等着抢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刚才,在听完尤敏电话的一刹那,陈石真想冲进房间狠狠地甩小燕几个嘴巴子,然后走人拉倒。但陈石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不会那么简单的去处理这个问题,他必须把所有的事情想明白,然后再决定怎么去做。
  从小到大,陈石一直非常成功,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失败二字。在旁人眼里,陈石是尊贵而强大的,他赚足了他这个年龄的男人应有的风光。如今,凭空杀出个程咬金来,并且据尤敏说,竟是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靠耍嘴皮子吃饭的楞头小子,陈石觉得羞愤交加。陈石心想,小燕啊,你找个比我强一百倍的男人,我陈石自愧不如,可你却跟个下三懒勾勾搭搭,连我都替你丢人那!
  我该怎么办?
  陈石四顾晨曦中美丽的花园,内心伤痕累累,痛苦一阵接一阵向他袭来,他高高地仰起头,把溢在眼眶里的泪水强忍了回来。
  这时小波正笑着喊着向陈石奔来,陈石蹲下身来一把将小波紧紧抱在怀里,然后亲亲孩子红扑扑的小脸蛋问到,“小波,爸爸给你找个新妈妈,好吗?”
  “不要,不要!”小波用小手拼命摇着陈石的脖子。
  “新妈妈会给你买好多好吃好玩的,还给你买花裙子穿,不好吗?”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小波有点急眼了,“新妈妈不让我吃饭,让我去森林采草莓。”
  “好了,不找,不找!爸爸逗你玩呢!”陈石记得小波刚会听故事时,他和小燕一人一段的给孩子讲安徒生的童话,波波便记住了这个继母让孩子采草莓的故事。

  唉!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每个人都象是一个迷,每个人都独自在自己的奥秘中流连。
  家是什么?
  爱情是什么?
  天长地久又是什么?
  不过是上苍的把戏,戏子的眼泪罢了!

  “爸爸,我们回家吧!”小波搂着陈石的脖子,“妈妈说今天要给我买大娃娃呢!”
  “好吧!爸爸带你回去。”陈石把小波放下来,打通了尤敏的CALL机。
  “喂,尤敏,我是陈石,王一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让小燕知道!”陈石心里已经有个成熟的想法,但他必须让尤敏替他保密。
  尤敏没有立刻给陈石答复,她拿不准陈石是什么意思。
  “为了小燕和孩子,求你了,尤敏!”
  “好吧!”尤敏有些茫然,她不知道事情会搞成什么样子,只是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吃惊,不知不觉中她竟成了陈石的同盟军,而把小燕晾在了一边。“或许,潜意识里,我一直同情着陈石。”尤敏关掉手机又一次想起李涛毅然离去的身影,“谁让我们同病相怜呢!”

  59


  晚饭后,小燕喊小波跟她一起冲澡,小波耍赖说,爸爸不洗我就不洗,小燕便喊陈石来做小波的思想工作。
  “波波别闹了,快跟妈妈去洗澡,不然我们不要你了。”陈石没象往常一样和小波磨嘴皮子,而是皱着眉头扔出一串不客气的话来。
  “妈妈,爸爸大坏蛋,今天早晨说要给我找新妈妈!”一贯被宠坏了的小波受不了爸爸的冷淡,立刻跟妈妈告状。
  小燕和陈石互相对望了一下,谁也没有吭声。
  “听话波波,明天就要回家了,你不洗澡小姨又该说你小臭虫了!”小燕连哄带拉的把小波拖进了卫生间。
  陈石神情黯淡地躺在床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虽然他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长久以来淤积于心的愤怒象滚滚的岩浆一样在他体内翻腾。委屈、耻辱、悲哀许多种情感交织在一起,令他痛苦不堪。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随便一个小小的导火线,都可以引爆他一腔的愤怒。
  “我痛恨小燕一副受气包的样子!”陈石愤恨的想,“要么你趾高气扬,死也不认帐把我踩在脚下,让我死心踏地的认为是我小肚鸡肠,疑神疑鬼,要么你原原本本告诉我你已不再爱我,另有新欢,可是,”陈石越想越恼怒,“你这样不清不楚,期期艾艾,到好象我怎么了你一样,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那个混蛋是谁,我们一起对付他,你难道非要等我把他揪出来放你眼前你才认帐吗?”
  陈石没有问自己,如果真有一天小燕拿出一张照片告诉他,这就是和我上过床的那个男人,陈石还会不会仍然和小燕站在一起。
  “我必须克制自己,”陈石咬咬牙,“一切等明天到家后再说。”这样想着,陈石站起身来,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对着里面喊,”波波,洗完了没有?爸爸抱你出来!”小波在里面正玩水玩的咯咯笑,并没理会爸爸,小燕急忙应到,“就好,你把毛巾被拿来,别把孩子感冒了。”
  陈石按照小燕的吩咐,用毛巾被把小波裹起来放在了他们的大床上。
  “他一定听到了一些关于我和王一的事情!”洗完澡后,小燕并没上床躺着,她神情木然的蜷缩在沙发上看着小波跟陈石撒娇,“陈石绝对不是在为公司的事情犯难,”结婚这么些年了,小燕还从来没见陈石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如此烦恼过。“那么,该来的就来吧!”小燕忽然有种什么也无所谓的感觉,她血液里那种倔强不屈的性格又一次支撑着她。
  但小燕怎么也没料到,王一会置她的处境于不顾,公然等在她的家门前向陈石要人。
  这个夜晚很安静,他们谁也没碰谁。



  60

  夜里三点多,小波忽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一直半睡半醒的小燕急忙过去照看小波,她摸摸小波的额头,低低地喊到:波波,喝水吗!
  “波波怎么了?”陈石也没睡塌实。
  “孩子烧得厉害!”小燕俯着身子在用小勺喂小波喝水。
  陈石急忙给酒店值班经理打电话要求派医生来。
  很快,酒店医务室的医生跑了进来。
  医生摸了摸小波的额头,问小燕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小燕说刚发现,并且孩子直嚷嚷喉咙疼。
  医生听完小燕的话,把温度计夹在小波的掖下,然后拿出喉镜来想给小波检查喉咙,但小波推着医生的手,紧闭着嘴,死活也不张口,直憋的透不过气来。不论陈石怎么哄,怎么吓唬都没用。小燕摸着孩子烫的吓人的额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这时医生也顾不了许多,他强行捏住小波的脸蛋,撬开她的小嘴巴,用闪电般的动作把一只小调羹伸进小波的嘴里,压住她的舌头,才看清小波那红红的咽喉和红肿的、化了脓的扁桃腺。医生说,小波需要马上输液退烧,因为孩子已经高烧到40度了。
  小波扎上液体后,小燕流着眼泪守在孩子的身旁,她突然之间陷在一种可怕的悔恨里。她觉得睡觉前还好好的孩子,怎么会忽然病成这个样子。
  “一定是上帝在惩罚我!”虽然小燕从来没信过什么上帝,但她觉得在人的能力之外一定有一只无形的手掌管着人间的爱恨情仇,恩恩怨怨,“如果是我的过错,为什么要让我的波波来遭罪,我宁愿替我的波波接受一千次肉体的痛苦和折磨,可是,”小燕看着从小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烧的如此严重的孩子,“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孩子!”小燕决定向陈石坦白一切,她觉得如果她坦白的告诉陈石她和王一的一切,小波的病就会奇迹般的好起来。
  陈石看着泪流满面的小燕,鼻子一酸,心也觉得好痛。是啊,他们本是多好的一家人,小波是他和她生命爱情的结晶,小波的一颦一笑,一病一痛都深深地牵动着他们两个人的心,他们原本可以和和睦睦、相亲相爱的走完他们的一生的。
  “陈石,我……”小燕看着陈石欲言又止。
  “好了,你累了,去睡会吧,我来照看孩子。”陈石以为小燕担心孩子的病,“就是扁桃体发炎化脓,不过多输几瓶液体就好了,不用担心。”
  “不是,陈石,我想告诉你,”小燕担心自己在小波的病好了后又没有勇气向陈石坦白,她想把一切都告诉陈石,愿剐愿杀随他了,自己也不用整天象个囚犯一样的活着。
  “什么也不要说了,孩子需要安静,你快去睡吧,明天我们还要回家!”陈石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式,扭过脸去看着孩子。
  “算了吧,也许我庸人自扰呢!”小燕知道陈石是个十足的大男子主义者,如果她赤裸裸的把一切都展示给他,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如果我都告诉了他,那么这些日子来,我苦心经营的一切不都付诸流水了吗?”小燕清楚,陈石之所以这样宽容善待自己,是因为陈石对她还抱着一丝幻想,以为她或许只是感情走私而已。“我们俩谁也害怕面对真相!”
  “等有机会再说吧,”小燕再一次陷入患得患失的泥沼,“小波现在正病的厉害,只要我有此诚意,上帝会很快让小波好起来的。”小燕看了眼象石头一样稳健的陈石,把堆在嘴变的话终于又咽了回去。
  小燕不知道,对她来说,这只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专题:心情试纸,不小心洞穿你我的灵魂

·亲爱的,我想你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4-5)
·亲爱的,我想你了(6-7)
·亲爱的,我想你了(8-9)
·亲爱的,我想你了(10)
·亲爱的,我想你了(11-12)
·亲爱的,我想你了(13)
·亲爱的,我想你了(14-15)
·亲爱的,我想你了(16)
·亲爱的,我想你了(17)
·亲爱的,我想你了(18)
·亲爱的,我想你了(19)
·亲爱的,我想你了(20-22)
·亲爱的,我想你了(23-26)
·亲爱的,我想你了(27-30)
·亲爱的,我想你了(31-33)
·亲爱的,我想你了(34-36)
·亲爱的,我想你了(37-38)
·亲爱的,我想你了(39-40)
·亲爱的,我想你了(41-43)
·亲爱的,我想你了(47-49)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