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VIP收费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两个人的长篇(19)

2002年03月01日09:31:35 网易报道 玉骨

  19

  于莉莉没有动。她安静地听着,良久,轻声说:“……真好。”
  张建国低头看她:“这就是我和尤艾的故事,莉莉,它很平常,很平常,很平常。”
  “可是很好啊。张建国。你爱她,不是吗?”
  “是啊。我们有……7、8年了吧。能让两个人这么久不放弃彼此,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于莉莉笑起来。她舒适地把头枕在张建国的肩膀上说:“你可真有意思,老噎儿。你深更半夜地跑来,居然问我你该留在北京还是回深圳……居然来问我!你该问尤艾才对啊。你这个傻瓜。”
  张建国闷闷地说:“我想知道你的想法,莉莉,这对我很重要。”
  “哦……有什么不同吗?我的想法?”于莉莉把眼睛从窗外收回来,把一只手放在张建国胸前,抚摩他毛衣上的小小的方块图案,:“我让你留在北京,你就会留下来?我让你走,你就会走?……”
  “当然 。”张建国很干脆。

  于莉莉没有说话。她靠在他胸前全神贯注抚玩着那个图案,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建国有些焦躁,房间暖气很足,隐约有种严肃的气氛,他觉得自己在悄悄出汗。他抱着于莉莉晃了晃身子:“说话,莉莉。……你在想什么呢?”
  于莉莉安安静静地说:“老噎儿。我想,我也该告诉你一些我自己的故事了。”
  张建国奇怪地紧张起来,似乎从于莉莉的话语里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不禁微微挺直了身体:“哦?……你说给我听听吧。”
  “老噎儿,我想告诉你,其实,我也有一个男朋友。情况与你和尤艾很象。”
  “唔。”张建国不动声色。
  “他的父母和我父母是世交。我们从小就认识。他念完高中后没有再上学,做生意去了,他很聪明,生意做得很大,公司一直开到北京。我爸妈是工人,单位效益不好,他们为了供我上学只好开店做生意,所有的本钱都是他提供的——第一次是十万块,我父母是老实人,不懂生意经,全赔了,第二次,他又借给我们家十万块……我考上研究生以后,是他资助我来上学,并且为了方便我找工作,帮我把户口调到了北京……我知道,调户口进北京是要花很多钱的……”
  “十五万。”张建国回答。
  “对,至少要这么多。”于莉莉顿了一下:“他对我……很好,经常来看我,我这间房……也是他帮我租的。”
  “他叫顾炎,是吗?”张建国冷冷地说。
  “是。”
  “你那五万元也是找他借的,是吗?”
  “是的。”于莉莉低沉而清晰地回答。

  张建国把于莉莉推到手臂以外的位置,盯着她:“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莉莉,如果我知道是这种钱,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我这么做有什么不行?”于莉莉反驳:“他是我男朋友,他的钱我难道不可以用?……”
  “他是你男朋友?哈哈……”张建国仰头笑起来:“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我除了听到一个‘钱‘字,耳朵里什么也没有……什么叫男朋友?拿钱买你的男朋友?你爱他吗?爱吗?”
  “当然。”于莉莉飞快地回答。
  “当然什么?……”张建国不放过她:“说,说出口来,说你是爱他的。”
  于莉莉咬着嘴唇急促地笑:“张建国,你以为你是谁?你居然怀疑我的话不真实?你可以有未婚妻,难道我不可以有男朋友吗?……”
  张建国没有笑,他阴郁地看着于莉莉:“你这是在报复。于莉莉。”
  “报复?我干吗要报复你?”于莉莉叹口气,伸出手,轻轻触摸张建国的脸颊:“老噎儿,我只想告诉你,你别有负担,别自以为是的认为对我要负什么责任。你是你,我是我,你有你的生活和前途,我也有我的……别给自己找包袱,老噎儿,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你是自由的。你尽管和你的尤艾去相亲相爱,白头到老,我也会在毕业以后顺理成章地嫁一个大款丈夫……你这么郑重其事地让我决定你的去留,这么左右为难的来问我的意见,”于莉莉微微摇了摇头:“太可笑了。”

  张建国抓住她的手腕,冷笑:“真心话?”
  “真心话。”于莉莉仰头看他,眼睛里是决绝的神情。

  张建国和于莉莉彼此注视,互不妥协,气氛僵持。半晌,张建国低头去看握在他手中的于莉莉的手,小孩子一般,手指紧蜷在一起,食指上,是三个暗红色的点。于莉莉也低头看着这些疤痕,那是在九华山烧香的时候被香灰烫伤的。张建国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用柔软的语气说:“莉莉,你还记得我让你许的那个愿吗?……”
  “记得。”
  “……你不想它实现吗?”
  “它不会了,张建国。否则,佛祖不会在我许愿的时候,给我留下这些伤疤。”于莉莉仿佛感到一阵寒意,说话时牙齿都有些打颤:“它就是要告诉我,这个愿望,它永远也不会实现了。永远永远也不会了。”
  张建国伸出手,抬起于莉莉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容忍地说:“好了,莉莉,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实话。……你说的这些,是为了不让我思想有负担,编造出来骗我的呢?还是真有这么回事?”
  “是真的,张建国。”于莉莉定定地看着他。
  “胡说。你根本不爱顾炎。”
  “我爱。”
  “你骗人。”
  “我爱顾炎。”
  “别跟我来这一套,于莉莉。你不爱顾炎,一点也不,我看得出来。”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于莉莉反唇相讥:“我爱不爱顾炎,总不妨碍你爱尤艾吧?”
  张建国忍不住手上用力,于莉莉吃痛,不由轻微皱起了眉头:“放开我,张建国。”
  张建国一字一句地说:“你很恶毒,于莉莉。”
  “你也很恶毒。张建国。”
  “你极其虚伪,于莉莉,极其虚伪。”
  “你比我还要虚伪,张建国,虚伪一百倍。”
  “你这是逃避。”
  “你是懦弱。”
  “你故意的,你找我最软弱的地方下手。”
  “那只能怪你,你为什么要有可以让人下手的软弱之处。”
  “你永远这么针锋相对吗?永远这么不肯服输吗?”
  “你永远这么道貌岸然吗?你永远这么似是而非吗?”

  “够了!”张建国松开于莉莉,暴躁地说:“不要反问,于莉莉!不要回避我的问题!我不想和你兜圈子。我明天就去借钱,你把五万块还给那个人,然后把房子退掉——我给你另外找住处,我供你上学,我帮你还钱……”
  “哈哈哈……”于莉莉大笑,笑得泪水都涌了出来:“你想干吗?张建国?养一个外室吗?你觉得我被卖给顾炎了,现在你想接手把我买下来吗?你把我当什么了?……”
  “别笑,于莉莉,这不好笑。”
  “哈哈哈……”于莉莉根本没有听见,或者说忍不住,她一边向后退着,一边放声大笑,眼睛蕴集着满满的眼泪,好象这是世界上最最好笑的话,她根本停不下来。
  “我的天哪。”张建国闭上眼睛,狠狠一拳砸在墙上,喃喃地说:“我要疯了。我真他妈要疯了。”他一把抓起外套:“我走了,于莉莉,我走了。对不起晚上打扰了你,这些话你就当我没说过。”

  于莉莉擦了擦眼泪,走过来,脸上还带着没有散尽的微笑:“没关系,张建国,没关系的。我送送你吧。”
  ——可是,别走,老噎儿。
  “不用,我自己可以。”
  ——请你挽留我,莉莉,请你挽留我。
  “那就送到楼下。”
  ——我不想你回去,张建国,我要你留下来。
  “真的不用,下面很冷。你还是别出去了。”
  ——于莉莉,我的于莉莉,我心爱的于莉莉。
  “那……就到楼梯口吧。”
  ——别离开我吧,老噎儿,我是骗你的,我全都是骗你的。我只能这么做。
  “好的,那就到楼梯口。”
  ——为什么不留下我,莉莉,难道你想我走?难道你真的不留恋?

  ……
  …………
  ………………

  两人走到楼梯口,张建国套上外套,拉好拉练,冲于莉莉说声“再见”,顺着楼梯走下去。他走到拐角处,忍不住再次抬起头看看于莉莉,于莉莉冲他挥挥手笑了笑,眼睛里是朦胧难解的雾气。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张建国没有动,他看着她,忽然感到一阵心碎的甜蜜,他在刹那间明白了自己。
他爱她,他爱于莉莉。

  夜晚的路灯亮了,落叶在路边被寒风打着旋儿沙沙做响,他爱于莉莉;电车咣铛咣铛地响着,慢慢开来又开走,他爱于莉莉;整个城市被一股风尘疲惫的气息笼罩,他爱于莉莉;人们上演着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他爱于莉莉;阳台上的绿箩翠绿欲滴,他爱于莉莉;房间里灯影晃动,他爱于莉莉;她有着顾炎,他爱于莉莉;他有着尤艾,他爱于莉莉……11月过去了,他爱于莉莉,12月来到了,他爱于莉莉,有些人刚回到家里,他爱于莉莉,有些人正走出家门,他爱于莉莉,冬天里他爱于莉莉,春天里他爱于莉莉,时光流转,四季轮回,他都会爱着于莉莉,每年每年,每天每天,一直到他老了,他的爱都只会属于她一个人。
他爱她,她在他的生命中如此重要。

  张建国咽了口唾沫,仰着头,用自己都不能辨别的暗哑的嗓音喊了一声:“莉莉……”
  一个温软的身体挟着微凉的气息风一般卷入他怀中,张建国紧紧拥抱着她,拥抱着属于他的幸福。

  所有的欲望都在这一刻被释放了。
  他们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交换着汗水和呼吸,他挤压她,爱抚她,摧残她,疼惜她,他强大而温柔,狂暴而伤感,他给她疼痛,又让她快乐,他那么爱她又那么恨她,如此渴望占有又渴望付出,他的世界完全颠倒了,只觉得身体里爆发出从未有过的狂喜与深悲,而这种感觉几乎让他泪下。他气喘吁吁地伏在她耳边命令:“说你爱我,莉莉。说你爱我。”于莉莉睁大眼睛望着他,不肯发出声音,于是张建国用力:“说,说你爱我。”
  于莉莉咬住嘴唇不肯说话。于是张建国再用力:“说你爱我,于莉莉。”
  没有回答。于是用力、用力、用力、再用力。张建国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心揪成了一团,他想摧毁她,用自己的力量让她顺从屈服,可这个倔强的小东西啊,她沉默的姿态却让他如此心疼而终于不忍。他看着她把头埋在枕头中,一言不发,不肯抬起,忽然觉得不对,他俯下去扳过于莉莉的脸,拂开她粘了满脸的发丝,看到了满脸泪痕。张建国忽然心慌,一叠声问:“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怎么了莉莉?你为什么哭了?……”
  于莉莉哽咽着注视着张建国,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她含糊着呢喃了一句,张建国没有听清,把耳朵凑过去问:“你说什么,莉莉?大点声。”
  于莉莉闭了闭眼睛,低声而清晰地说:“我爱你,张建国。”
  张建国听见什么东西在他的胸腔里破碎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蕴集所有力量,辗转覆盖在她温软湿润的唇上,象一阵春风般,温柔而坚决地席卷了她。

·两个人的长篇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3-5)
·两个人的长篇(6)
·两个人的长篇(7)
·两个人的长篇(8)
·两个人的长篇(9)
·两个人的长篇(10)
·两个人的长篇(11)
·两个人的长篇(12)
·两个人的长篇(13)
·两个人的长篇(14)
·两个人的长篇(15)
·两个人的长篇(16)
·两个人的长篇(17)
·两个人的长篇(18)
·两个人的长篇(19)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