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爱的,我想你了(31-33)

2002年03月04日13:52:23 网易报道 艳艳于飞

  61


  “妈妈,我不想死。”小波靠在小燕的怀里可怜巴巴地望着妈妈。这个小家伙看过一个电视卡通片,卡通片里有个小女孩象她一样打着吊针就死掉了。小波的敏感和胡思乱想完全象了小燕。
  “波波,别瞎说,很快就到家了,姥姥、老爷和小姨都会在机场接咱们的。”小燕再次检查了一下小波的安全带。昨晚到现在输过两瓶液体后,小波的烧退了一些,但喉咙还红肿着,医生说最少需要打一个星期的吊针。
  “下了飞机我要去姥姥家,你俩也陪我去啊。”小波左右看着爸爸妈妈。
  “好的,爸爸妈妈陪你去。”陈石拍拍小波的小脑袋,扭头看着机舱外寂静的蓝天和白云。
  小燕看看陈石,没说什么。
  飞机开始降落,小燕忍受着失重给她带来的精神压力。说实在,在所有交通工具中,小燕最不喜欢坐飞机,每次飞机起落时,她都有种频临绝望的感觉,仿佛生离死别,这种感觉特别讨厌,但总也挥之不去。陈石总说小燕太感性、过于神经质。
  “妈妈,你看小姨在等我们呢!”小波远远地就看见小姨出口侯着。
  小燕看见妹妹小雯正起劲地冲他们一家挥舞着胳膊。
  “哦,终于到家了!”小燕拖着小波,跟在陈石后面,快步向出口走去。




  62


  一踏进自己娘家的门,小燕的眼睛便好无缘由的潮湿了起来,她让当医生的妹妹小雯把小波安置好,扎上液体,便一头倒在她从前闺房的床上抹起眼泪来。
  妹妹的音响里正低低地播放着时下最流行的一首伤感歌曲。

  
  忘了为什么想痛哭一场
  你给的理由听来都牵强
  说服不了我
  只好继续假装
  眼底没有泪光
  我笑着流泪
  把快乐留在脸上
  不让你感到我变的心慌
  所有关于爱你的迷惘
  都让我一个人尝


  “小雯,关掉!”小燕心早已浸泡在悲伤的海洋里,她觉得自己如果再听下去她会立刻疯掉。
  小雯看着姐姐伤感的样子,关了音响悄悄走了出去。
  房间重新恢复了安静,小燕又听见了她所熟悉的厨房锅碗瓢盆的声音,又听见了母亲永远象在讲台上给学生讲课一样温和耐心的声音,甚至父亲一贯沉默的气息都环绕着她。 
  眼泪慢慢地停止了。小燕觉得自己脆弱、可笑。她竭力不去理会自己糟糕的心情,起身去了洗手间。她仔细地洗了个脸,梳了个头,然后再用凉水拍拍发红的双眼,她不愿父母亲看见自己不愉快的样子,她想陈石一定会帮她掩饰的。
  陈石坐在小波的身旁,摸摸孩子的额头,小燕的父亲问,孩子要紧吗?陈石说,还好,就是扁桃体发炎化脓,需要多输几瓶液体。
  小燕母亲喊小燕父亲扒几颗蒜,说一会吃饺子要用。小燕父亲答应着走了出去。
  陈石看看表,燃起一支烟去了阳台。
  周围黑黢黢的,陈石烟头的光亮一闪一闪映着他坚毅、冷俊的面容,对面住宅区不时飘来别人家一两声欢笑打趣的声音。陈石孤独地站立在黑暗中,聆听着这少有的静谧和温馨,一时间竟生出许多感慨来。
  “唉!”陈石用力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拧灭在阳台上一株死去的海棠花盆里,从上衣兜里掏出手机,按下了尤敏的CALL机号。
  “尤敏,我是陈石,”陈石用平静的语气说,“你马上和王一来小燕她父母家,不过,”陈石略略停顿了一下,“你告诉王一是我单独约他见面。无论如何,不要告诉小燕,拜托了!”陈石说完不等尤敏回话就关掉了手机,他的面部增添了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
  “陈石,我……”尤敏发现陈石已经关掉了手机,“这样也好,早死早托生。”尤敏从衣柜里取出外套,“只是陈石太不了解王一了!你今天就是鸿门宴,王一照样眉头也不会皱一下就奔你而去。可是,”尤敏一边往外走,一边想,“小燕她能承受的了吗?”
  “唉,算了,别想了!我相信陈石会处理好一切的。”尤敏拦了辆TAXI,向华峰酒店奔去。


  63


  热气腾腾的饺子刚摆了一桌,小燕家的门铃就响了起来。
  “小燕你去开门。”陈石看了眼正在分发筷子的小燕。
  “好的。”小燕把剩余没分完的筷子递给陈石。
  “尤敏,你……”小燕做梦也没想到尤敏身后会站着高高大大的王一,“王一,你,你……”小燕几乎气晕了过去,她满脸是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小燕,不让我进去啊!”王一也楞了一下,他狠狠地看了尤敏一眼,但随即便镇定了下来,“你没事吧?!”王一赶快进来把小燕扶住。
  “你……”小燕拼命从王一手中挣脱,转身向里屋跑去。
  “往哪跑,怕他吃了你不成!”小燕被身后的陈石一把拖住,动也不能动。
  这时,小燕的父母亲,小雯都从里屋跑了出来。
  “哈,陈石,你找这么多人来对付我啊!”王一用眼睛斜睨着陈石。
  “是的,”陈石咬牙切齿地盯着王一,“小子,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话音没落,陈石的拳头已经象雨点般恶狠狠地砸在了王一的脸上。
  “打吧,这是我向小燕赔礼道歉,让她受惊吓了!”王一并没有还手。
  等陈石罢手后,王一满脸是血的向小燕走了过去。
  “燕子,我们走!”王一拉着小燕的手。
  小燕极力想挣脱王一的牵引,但她的手被王一死死的钳住,一动也动不了。
  “燕子,这是怎么回事?”小燕的父亲厉声对女儿吼到。
  “我……”小燕看着严厉的父亲,除了流泪还是流泪。
  “老人家,你不用训斥小燕,我来说。”王一迎着这位老军人严厉的目光。
  “我不认识你,请你给我出去,我在跟我女儿说话!”老人非常厌恶的对着王一做了个驱逐出去的手势。
  “但我和小燕彼此相爱,我们没错!”王一拉着小燕就往外走,“燕子,我们不是说的好好的一起过吗?”
  “妈妈,我要喝水!”小波在里屋哭喊着要妈妈。
  “燕子,带上孩子跟我走!”王一说着就要往里屋去。
   陈石一把把王一打到在地。
  “MD,来劲了!”王一怒火中烧,恶狼一样向陈石反扑了过去。
  陈石根本不是王一的对手,三下两下就被王一打倒在地。
  “王一,你给我滚,我不认识你!”小燕俯下身去把陈石从地上扶起来,对着王一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小燕,你再说一遍!”王一绝望地看着小燕。
  “王一,你听好了,你给我滚,我小燕从来就不认识你!”小燕盯着王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中挤出这几句话来。
  “好,算你丫狠!”王一从地上爬起来,照着小燕的脸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尤敏突然反过劲来,紧跟着王一也追了出去。
  小雯愤怒的喊到,“我要拨打110,把那坏蛋抓起来,!”
  “算了!”陈石一把拖住小雯,“去照看你姐吧!”
  这时,小波一只小手举着液体,从里屋哭着跑了出来。
  “啊,回血了!”小雯一个箭步冲过去,赶快把小波的液体高高地举了起来。
  “真是作孽啊!”小燕母亲无力的倒在床上,心脏病又复发了。
  大家立刻围着老太太又乱作了一团。

  64

  
  王一深一脚浅一脚的从小燕家出来,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刚才被陈石暴揍过的脑袋象扎了千万条钢针,痛的他连连倒吸凉气。在街道一旁半明不暗的商店橱窗里,王一看见了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生气地对着橱窗里的影子怒吼一声:滚,你这个可怜虫!由于用力过猛,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又一次汩汩地往外喷流。这时有个流浪汉从他身旁经过,将他一屁股撞倒在地,王一半躺在商店的橱窗下,对着那个撞他的家伙露出痴痴的傻笑,泪水和着血水终于无法遏止地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长这么大,王一还是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把自己弄成如此伤心不堪的样子!
  尤敏惊恐不安地蹲在王一身旁,用力将他扶起来,一边往前挪,一边向过往的出租车招手。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辆出租车在他们身旁停了下来,可王一却打了个拒绝的手势,没等尤敏开口说话,出租车早一溜烟消失在夜色里了。这时,已是夜里10点多钟,冬季北方的城市早早收起了一天的喧闹,空旷的街道从附近公园吹来丝丝刺骨的寒风,在高楼大厦间露出的一段窄窄的夜空中,甚至可以看见惨白的小星星。王一用力把尤敏推出好远,顾自向前走去。
  尤敏从地上爬起来,顺势拦住身旁的一辆出租车,并告诉司机,前面那个男人是自己醉酒的丈夫,希望司机帮个忙把他弄拉到附近一家最近的诊所,她可以多出几倍的钱。出租车司机看看尤敏说,好吧,我们过去。
  王一和尤敏回到酒店时,时针刚好指向午夜12点。
  “尤敏,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的失落啊?”王一半靠在床上充满讥讽的看着陷在对面沙发里的尤敏。尽管包扎后的伤口还在阵阵作痛,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思维,他反而觉得此刻思路格外的清晰。
  “王一,你什么意思?”尤敏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王一。
  “呵呵,没什么意思!”王一看着尤敏那张聪明过人的脸,“可惜啊,你和陈石导演的这场戏,让陈石如愿以尝了,而你却两手空空!小燕这个该死的笨头竟然拿个鸡毛充令箭,竟以为你是她的救命菩萨呢。”
  “王一,你……”尤敏有点气急败坏了,“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小燕,为了小燕他们那个家。”
  “行了,我的尤大会计师”王一激动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你以为让大家对小燕来个突然袭击,她会羞愤交加,跟我一走了之,然后理所当然的把陈太太的位置让给你,可惜,”王一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尤敏,“你做梦也没想到陈石恰好要用你的如意算盘来留住小燕,并且狠狠地打击我!”
  “够了,王一!”尤敏从沙发上站起来扶着梳妆台的一角,“我也告诉你,我平生最讨厌不讲道德横刀夺爱的人,”被王一无端地抢白了一顿,尤敏怒火中烧,“不管你今天怎么看我,我还是要郑重声明,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丝毫个人的杂念,我只想帮小燕找回她应该珍惜的东西,至于你,”尤敏不置可否地冷笑一声,“你敢说你对你的前任女友没有爱情吗?为了她生病的母亲你会一掷千金,一夜间把自己变为穷光蛋,这样的感情还不算惊天动地吗?可是在你遇见小燕后,你不是照样一股脑地抛在了脑后吗?!假设小燕今天随你去了,你能保证跟她斯守一生吗?如果你以后再遇见一个你生命里的小燕,你能保证不抛弃当年随你浪迹天涯的小燕吗!”尤敏越说越激动,“王一,象你这种异想天开的男人,你的人生就象狗熊扳包米,扳一穗丢一穗,你永远只对索取的过程感兴趣,及时行乐是你的人生格言,见异思迁是你的情感状态,只有小燕那种心无城俯,善良率真的女人才会被你一时迷了心志!王一,你以为你是谁?你还真把自己当做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大情圣了吗?你告诉我,你拿什么来和陈石相提并论,你除了飘忽不定的爱情,还有什么可以给予小燕的?”
  尤敏的话说完了,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王一象一尊雕像一样挺直着身子坐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长这么大了,王一整天活在骄傲和成功里,从来没有一个人象尤敏这样深刻地剖析过他,他被伤害了,他无法忍受一个陌路人这样过分的触及他,他的才气,他的感情,他的骄傲在尤敏眼里竟如粪土。长期以来他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会败在他强烈的爱情攻势下,只要他愿意和谁谈恋爱,谁就会受宠若惊地奔他而来。他是怀着这样的自信来到小燕面前的。可是小燕家的那一幕让他伤心到了极点,他籍此知道,在小燕的心目中,他排在陈石和小波的后面,甚至她的亲人后面,小燕不会为他而放弃她所拥有的一切。但他仍不甘心认输,他仍然在极力维护自己的尊严,他把问题推在尤敏的做祟上。他认为小燕是迫于周围环境的压力而不敢跟他走,如果换种方式也许小燕会随他而去。但此刻,尤敏一顿连珠炮似的话语,如同一根根长长的铁钉钉在了他心底最痛的地方,他两眼燃着仇恨的火焰,恨不能把对面这个对他不屑一顾的女人撕个粉碎,但他满脸的痛在刺醒着他,就是把尤敏碎尸万段也把小燕拉不回来。王一此刻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自己做人好失败。
  “尤敏,你听好了,”王一强压着一腔怒火,他的语气听起来与他的年龄有点不相符合,“ 我会让小燕嫁给我,并且与她斯守一生。我也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心血来潮,我真的是很爱小燕,尽管我没有什么理由!”
  尤敏面无表情地看着痛心疾首的王一。
  “尤敏,我还要警告你一句,”稍稍顿了顿,王一又变的有点讥讽,“你这个样子让男人感觉很不舒服。因为,”尤敏抬起眼来,象在法庭等待宣判的犯人一样神情恍惚地看着王一“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一个把自己看的很透的女人!你以为呢?”
  “谢谢忠告!”尤敏最后看了眼王一,拿起自己的手提袋,带上门走了出去。
  “不送”王一咕咚一声躺在床上,他记得上次尤敏说过,她在自家的门口,不会走丢。
  “唉,该死的,我害死了小燕!她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王一忍不住鼻子一酸,眼里溢满了泪水。



  65



  小燕的母亲吃过药后,渐渐缓了过来,小燕轻轻握着母亲的手,守在床边。
  “小雯,去叫你姐夫。”母亲对守在一旁的小雯说,此刻老人心如刀割,她整天教书育人,而今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真让她羞愧难当。“小燕,听妈的话,当着你爸和我的面给陈石认个错,带着小波,回去好好过日子。我们这个家还从来没有谁闹过离婚。”小燕看着病榻上的母亲,心里难受极了,刚才从天而降的一幕,象当头一棍,直打的她晕头转向。她甚至来不及思考,一切就结束了。她的眼前只是顽固地浮现着王一血流满面的样子,以及陈石雨点般砸在王一脸上的拳头,父亲的怒吼,母亲的旧病复发,还有小波“妈妈”、“妈妈”的呼喊声。小燕不知道自己对大家做了什么,只看见大家围着她乱做了一团,还有尤敏,她怎么一点消息都不告诉我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好象是计划好的,匆匆忙忙上演了这一幕,然后又匆匆忙忙地撤退了呢?王一,王一他现在一个人血流满面的又去了哪里呢?小燕痛苦地闭上眼睛,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也想不明白。
  “妈,你好点了吗?”陈石俯在岳母身旁低声问到。
  “陈石,我没关系,”岳母看着自己打心眼里喜欢的姑爷,心里又开始恨自己姑娘不给自己长脸,做出这样让她难以启齿的事情来,但母亲毕竟是母亲,不管多么难过的关口,她都会替孩子撑在前面,虽然她不知道她是否能撑得住。“小燕,你也过来,”老人把小燕和陈石的手放在一起,看着陈石说,“陈石,就算我求你了,小燕她不是有意的,为了孩子,包容她这次,好吗?”母亲又把目光移向自己的女儿。
  “妈,只要小燕一心一意的和我过日子,我没什么好说的!”陈石轻轻地把老人的手放进被里面。
  “陈石,对不起,是我错了!”小燕低着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陈石,你到我书房来一下!”小燕父亲坐在老伴身旁一直没有吱声。
  “陈石,告诉我,为什么要上演今天这一幕?”这位老军人脸色铁青着,“是想羞辱我们两位老人吗?”
  “爸,我绝无此意!”一直以来陈石对自己的老岳父都很敬畏,“我只是想借助你们的力量把小燕挽留住,你也看见了,王一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
  “好了,不要说的这么好听!”老人直视着陈石,“凭你的智商和能力完全可以不动声色地把这件事情处理了,你不过是想让小燕在大家面前无地自容,让她在你面前永远有耻辱感,然后你便可以从心理上凌驾于她之上,你是在给自己找心理平衡。只是有一点你记住,”老人威严地看着陈石,虽然他的心里一遍遍地责备过女儿的不检点,但他还是要替自己的女儿据理力争,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并不占多少理。“一个男人看不住自己的女人,首先是自己的失职,你有没有检讨过自己,如果你是优秀的,她又怎么会被别人迷惑呢?”
  “爸,我以为,”陈石感到有些愤懑,但不知怎么回事,在这位老人面前他总是觉得自己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看不见的一场较量,虽然没有刀光剑影,硝烟弥漫,却彼此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分量。
  “你不要叫我爸!”老人给了陈石一个背影,向陈石做了个制止的动作,“今天我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跟你谈后面这些话,小燕是你的女人,她不检点,是你管教无方,她跟别人跑了,是你无能。现在我再以一个父亲的角色跟你说一句,以后你和小燕怎么闹,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要把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摆到我们这边来,小燕的母亲有心脏病,她承受不了这些。”老人踱到门口,“陈石,我和小燕的母亲供小燕读完了大学,把她交给了你,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后面的日子便是你和她的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老人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长叹一声,走出了书房。
  小燕牵着小波的手低头站在书房门口等着陈石。
  “小波,我们回家!”陈石过去一把抱起小波向门口走去。
  “姐,你也快去啊!”小雯推了把楞楞站在一旁的小燕,“把小波的药拿过去,我明天去你家给她扎液体!”
  “恩。”小燕一手拿起药,一手悄悄地抹了把眼泪紧随着孩子和陈石走出了娘家的门。

  66


  陈石抱着小波在黑夜中大步走在前头,小燕紧跟在他的后面。陈石并不理会身旁不断停下来的出租车,只是越来越凶猛地往前赶路。
  小燕的心紧缩成一团,陈石挺拔愤怒的背影残酷的压迫着她,虽然置身在城市的车辆和人群里,小燕却觉得象在地狱里行走,四周一片空寂和森严。
  一切都静悄悄的,夜在叹息。小波很快便沉入了梦乡。陈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地吸烟,小燕躺在卧室的床上,脑子乱做一团,眼前仍然是刚才血淋淋的一幕,她忽然记起王一曾狠狠地掴了她一个嘴巴子,可是在刚才的记忆里,她不曾想起这一幕。
  房间里响起了脚步声,陈石向卧室走来。小燕全身立刻剧烈地抖动着,她急忙从床上坐起来,咬紧牙关,捏紧拳头极力控制着自己。
  陈石站在小燕的身旁,他的眼睛深沉、乌亮,并且隐藏着浓浓的悲凉。他将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另一只手扶着她的下颏,把她的脸抬起来。小燕一脸的无助,象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样被迫望着陈石那张冷漠的象石头一样的脸。
  “告诉我,我哪里不如他?”陈石低声说,声音里充满了痛苦和愤怒。
  “对不起,我……”小燕闭上眼睛不再看陈石咄咄逼人的眸子。
  天!陈石看见自己掌心里这张惊恐娇好的脸,一阵钻心的痛惜涌上心头。一直以来小燕都是他情感生命的全部。他在商场搏斗拼杀,赚回足够的财富和地位,他让她活的象公主一样富庶和骄傲。作为男人,陈石够强大,作为丈夫,陈石够体贴,作为父亲,陈石对这个家够负责。难道小燕还有什么不知足吗?她明明知道我象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珍惜着她和我们这个家,她怎么能够如此残忍的扼杀我的感情、尊严以及骄傲。
  “小燕,你说实话,你心里还想着那个王一吗?”陈石死死地盯着小燕,“睁开眼睛,看着我,回答我!”
  “不,我……”小燕实在不会在陈石面前演戏,陈石的深刻、高大和骄傲始终是小燕无法逾越的一条鸿沟。
  “你说什么?”陈石的手用力扶着小燕的肩膀,把她的下颏更高的托起一些。“你说明白一些。”
  “不,不,我不再想他了,我们只有一次,我,我……”小燕忽然挣脱陈石的束缚,趴在床上猛烈的抽搐起来,王一血流满面的样子象魔鬼一样在她眼前晃动着,怎么也赶不走。
  “一次!!!”陈石颓然地坐在床上,就是在这一刻之前,她都希望小燕矢口否认,虽然他知道那是谎言。但小燕太残酷,甚至不给他一个残喘的夜晚。陈石终于从小燕口中得到了印证:一次!但这一次已经够陈石想象一辈子了。陈石彻底崩溃了,他对小燕六年的爱惜、忠诚,他作为一个成功男人的骄傲、尊严,在这一刻被毁的一塌糊涂,他无法再亲近眼前这个女人,那个流氓一样的王一象把刀一样横亘在他们的婚床上,时时刻刻会扎的他浑身淌血。
  “我们分居吧!”陈石内心最后一丝火苗被小燕的大实话彻底扑灭了,“至于今后的事情,再说吧!”陈石搬了一床棉被向书房走去。
  小燕忽然停止了抽搐,陈石最后的决定让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只要不离婚,只要还能勉强给小波一个完整的家,只要不让她父母亲丢脸,一切她都能够忍受。其实,自从王一跨进她家门槛的那一刹,小燕就明白,她永远不可能再得到陈石的爱恋了。
  时钟敲了两下,已经是夜里两点了。小波在迷迷糊糊的喊妈妈,小燕把孩子抱起来,放在她的大床上,然后披衣去了阳台。
  夜,好静。
  一轮惨淡的黄色半月斜挂在高高的天空,在他们这片富人住宅区撒下昏暗的紫辉,不时有丝丝寒风刺进小燕温暖的怀里。小燕做了个深呼吸,多日来淤积心头的阴霾好象豁然散去了一样。原来这些天她所忐忑不安的,就是在等待着陈石的宣判,现在忽然得到了结果,小燕反而沉静了下来。
  这算怎么回事啊!小燕心里忽然觉得开始憎恨起了陈石。结婚六年了,她被陈石的爱死死包裹着,甚至不能呼吸。陈石把她变成他的宠物,宝贝,她被限定在陈石指定的范围内活动,她常常感到被他监控着,她从内心憎恨这种状况,她憎恨陈石对她的爱,因为陈石完美无缺的爱,以至于她被他完全统治着。她曾不止一次的抵抗过这种统治,但都被陈石更严厉的统治而代替。陈石给她一个貌似平等自由的王国,但陈石始终是这个王国的主人。
  “如果没有王一,”小燕问自己,“或许会有个王二的。”此刻小燕可以很清晰地分析自己的行为,“也许我所做的在潜意识里只是对陈石的一种报复和反抗。”
  “可是,王一算什么呢?是我报复陈石的工具吗?”小燕的眼前又一次浮现了王一血流满面的样子,“也许,在王一跨进我家的那一刻,我才重新认识了王一。”每次想到王一,小燕都有些晕眩,“那么,在培训班的情感算什么,一时的情欲和冲动吗?唉,算了,不想他了!总之,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跟他浪迹天涯的。他的情感需要一次次燃烧,而我的生命只有一次,我还有太多的事情,太多人的情感需要照顾,我奉陪不起他。”
  “回去吧,别着了凉。”不知何时,陈石已经站在了小燕的身后。
  “哦!陈石,我想求你一件事情,”小燕平静地回过身来看着陈石,“如果在你没决定离婚之前,我希望在外人眼里我们还象从前一样,好吗?”
  “好吧!”陈石心里一凉,他感到从前那个天真霸道,心无城府的小女人已经完全死掉了,站在他眼前的是个少言寡语,冷漠理性的女人。“回去歇着吧,小波明天还需要你照顾。”
  “恩,你也早点休息吧!”小燕紧了紧大衣,侧身从陈石身旁走过,回到卧室沉沉的睡去了。
  窗外,夜色迷离。


  (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专题:心情试纸,不小心洞穿你我的灵魂

·亲爱的,我想你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4-5)
·亲爱的,我想你了(6-7)
·亲爱的,我想你了(8-9)
·亲爱的,我想你了(10)
·亲爱的,我想你了(11-12)
·亲爱的,我想你了(13)
·亲爱的,我想你了(14-15)
·亲爱的,我想你了(16)
·亲爱的,我想你了(17)
·亲爱的,我想你了(18)
·亲爱的,我想你了(19)
·亲爱的,我想你了(20-22)
·亲爱的,我想你了(23-26)
·亲爱的,我想你了(27-30)
·亲爱的,我想你了(31-33)
·亲爱的,我想你了(34-36)
·亲爱的,我想你了(37-38)
·亲爱的,我想你了(39-40)
·亲爱的,我想你了(41-43)
·亲爱的,我想你了(47-49)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