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爱的,我想你了(37-38)

2002年03月06日09:43:18 网易报道 艳艳于飞

  74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燕和衣躺在床上,并不去开灯,屋子里黑黢黢的。小区里的路灯偶尔照在屋里的墙壁和家具上,暗影班驳。诺大的房间一点声音和色彩也没有,就象一座荒凉的古宅。
  “滴呖呖……”小燕似乎听见门铃在响,她急忙从床上爬起来,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就向门口奔去,她想一定是陈石回来了。
  开门了,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或许是我患耳疾了!”
  小燕自嘲地摇摇头,近来,她经常出现幻听的现象。不是听见门铃在响,就是听见小波在喊妈妈,偶尔好象还听见王一在喊“小燕”的声音。  
  “或许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小燕记得小时候,姥姥曾经跟她讲过一个故事。说是很久以前,有个大户人家的姑娘,忽然有一天,在个深夜人静的夜晚,听到有人在外面喊她的名字,一声声非常清脆,周围熟睡的人都被惊醒了,但大家都屏着气息静听着,没有一个人敢吱声。上了年纪的人便知道这是“鬼叫门”,阎王爷的使者从地狱里跑出来勾人的魂魄来了,如果你不小心答应了,那么不出10天,你一定会命归西天。那位小姐猛然从梦中被那叫声惊醒,便随口轻轻地应了声:哎……,可是等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向外探望时,却发现一望无垠的月光下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树叶在风中飒飒作响。这以后,没过几天,这个大户人家的姑娘便无缘无故地得了场急病,命归黄泉了。小燕虽然不相信那些神仙鬼怪的传说,但姥姥这个神秘诡异的故事一直以来却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难道王一就是那个深夜喊我名字的人吗?
  我一定要小心,我绝对不能答应他,我还有我的小波在等着我呢!
  “不知道小波现在怎么样了?”
  眼泪又一次悄悄地在小燕的脸上滑落。快一个星期没见小波了。小燕想孩子想的发疯,但她又不愿意回娘家去,她受不了那种令人窒息的气氛。母亲还好,狠狠地数落她一顿后仍和从前一样疼她,只是父亲总也阴着个脸,好象永远也不能原谅她似的。小燕知道她深深地伤害了老爸那颗爱她的心。从小到大,父亲就格外地偏爱她,小雯为此经常跟老爸闹别扭,说父亲偏心眼。如今,就是老爸引以为豪的这个女儿让他蒙羞丢脸,他如何能够释怀!小燕永远记得,那天老爸从她和陈石这带走孩子时,冷冰冰地说,什么时候你们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再去我那接孩子,我绝不允许小波生活在一个有问题的家庭里。
  “小雯怎么还不回来啊?!”
  小燕烦躁地来到书房。自从她和陈石婚变以来,小雯成了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只要小雯休息,她就带着小波来跟小燕玩耍,房间里便有了快乐和笑声。小燕哀求妹妹,千万不要把她和陈石分居的事情告诉父母,免得他们又要替她操心。小雯答应替她保密,但她要求姐姐不要再半死不活的折磨自己了。上个星期,小雯她们曾经大学的几个同学相约去春游,小雯想拉姐姐一起出去散散心,可是小燕死活也不肯去,小燕觉得她已经无法把自己添加进任何一个她曾经熟悉的人群里,她再也不会象从前一样大大咧咧、恣意挥洒了。
  “在人的一生中,有些错误是可以重复发生的,而有些错误则一次也不能发生。”小燕坐在黑暗的书房里,忽然记起了在作家培训班的时候,当她告诉尤敏有个叫王一的人让她很晕眩时,尤敏曾在电话里一字一字把这句话灌给小燕,可惜当时她的声音远没王一的呼唤离的小燕更近些。“如果当初我听了尤敏的话,拔腿回来该多好啊!”虽然,在后来的事件中,小燕也怨恨过尤敏,但很快她便理解了尤敏。她之所以一次次不赴尤敏的邀请,并不是心里怨恨尤敏,而实在是她觉得事已至此,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她宁愿自己看着自己的伤口汩汩往外流血,也不愿意到别人那里寻求同情和怜悯。“或许,我做的有点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对待尤敏的,毕竟她是唯一真心爱护着我的老朋友啊。”想到这里小燕猛然才觉得,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接到尤敏的电话了,“我想,我应该给尤敏打个电话了,如果她有时间的话,我便立刻邀请她来我这里坐坐,我对她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啊,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知道我心思的人了。”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思绪纷繁的小燕手里举着话筒,一遍遍拨着尤敏的坐机和手机,但她始终没有听到她所盼望的那个亲切而熟悉的声音。她放下话筒,信步来到窗前,望着五月辽阔深远的夜空,陡然猛增了对尤敏的敬意。她想尤敏一定又出远门了。这个尤敏是个多么有自制力的人啊!这些年来,她把李涛对她的伤害转化为干事业的动力,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在自己的业内有了一席之地。小燕觉得和尤敏相比,自己简直就是个不懂得天高地厚的可笑的小丑。
  “我不能再这样沉沦下去了,我也要出去做些事情!”小燕为自己能有这样的决定而惊喜,“等尤敏一回来我就找她去,让她帮我介绍一些职业。”小燕坚信,凭自己深厚的专业功底和聪慧的头脑,找一份比较好的工作还是不成问题的。“明天,我先跟陈石打个招呼,随他怎么想,我不能把自己埋葬在这座老房子里。只要他不以离婚相阻拦,我将坚持自己的做法。”
  小燕觉得已经久违的某种情绪正慢慢地在自己的身体里滋生,毕竟她的血管里流着一个军人的血液,她的潜意识里的斗志在这场灾难之后开始慢慢觉醒。小燕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开的亮亮的,然后痛痛快快地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当她从浴室出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小燕裹着一条雪白的浴巾,站在穿衣镜前,对着里面那个满头湿发的小女人说:喂,笨蛋,把所有的烦恼都抛掉,把那些让你烦恼的人和事都统统抛掉!走出去,勇敢地走出去,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只见镜子里的小女人对着小燕浅浅一笑说:知道了,笨蛋,赶快去睡觉吧,明天还有好多事情要等着你去做呢。
  这一夜,小燕无梦。

   75 



  陈石接到小燕的电话时,正在尤敏的床上。
  “陈石,你回家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改天吧!”陈石闭着眼睛,懒洋洋地对着手机说。他知道身边的尤敏正盯着他看,他不想看见尤敏探询的目光。
  “不行,就先在!”
  “你又怎么了?”陈石把尤敏的手从自己胸前拿开,呼哧一下坐了起来。
  “好了,就这样!我在家等你。”
  “你……”陈石啪一声把手机甩到一边,一声不吭地开始穿衣服。
  “怎么了?”尤敏急忙过来帮着陈石穿衣服。
  “没事!”陈石不想跟尤敏谈起小燕。自从他和尤敏那夜在涉月轩哭诉完之后,他俩之间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谁也不再提起有关小燕和小波的事情,他们只一起吃饭,一起谈工作,一起做爱。
  “哦……”
  尤敏心里略略有些不安起来。昨天晚上,陈石出去应付客户,喝了不少酒,回来时已经很晚了。等她扶陈石睡下不一会,她房间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尤敏一看是小燕家的号码,立刻感到有些慌乱。她唯恐铃声惊动了沉睡中的陈石,急忙拿了枕头捂在电话上,等铃声一停,便立刻拔掉了电话线。她不知道小燕究竟找她有什么事情,但她绝对不能当着陈石的面跟小燕说话,她害怕让陈石同时面对她们俩。
  “我走了!”陈石胡乱洗漱完毕,在尤敏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好的,晚饭我等你!”尤敏帮陈石把领带稍稍正了正。
  “上帝保佑,该不是小燕知道了我和陈石的事情吧!”尤敏心烦意乱地重新躺下,全无一点睡意。




   76


  小燕今天的心情比较轻松,在柔和的晨光中,她把自己穿带的整整齐齐,然后给陈石打了个手机。她想跟陈石说完后,自己先去人才市场转转,等尤敏回来再跟她商量商量,看做什么比较合适。毕竟她在家窝了这么些年,又天天在网络上写那些莫名其妙的垃圾文字,她觉得自己离这个飞速发展的商品经济时代已经很远了,她需要走出去先感受一下那扑面的热浪。
  小燕刚刚放下电话,家里的门铃就响了。她很纳闷,陈石怎么会回来这么快。
  “姐,我回来了。”小雯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也没带小波。
  “小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把小波带来。”小燕看见小雯分外的高兴,“爸妈身体还好吗?”
  “姐!!!”小雯忽然大喊一声,“你关心关心自己好不好!”
  “怎么了?小雯?”小燕看见小雯竟然流下了眼泪,“傻孩子,我这不好好的吗!”
  “姐,那个不要脸的尤敏跟姐夫同居了!”
  “什么?哪个尤敏?”小燕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里。
  “就是你那个铁哥们--尤大会计师啊!”小雯一脸的愤怒,“我们一起春游的一个同学就在我姐夫的公司,她悄悄告诉我说,这在他们公司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了!”
  正在这时陈石开门走了进来。
  “小雯,你来了?”陈石一边换鞋一边跟这个厉害的小姨子打了个招呼。
  小雯并不搭理陈石,只恶狠狠地盯着这个风度翩翩的姐夫。
  “小燕,着急叫我回来什么事?”陈石看着莫名其妙的小雯然后转过头问小燕。
  “没事,想喊你回来一起看看我父母,最近,我妈的身体又不太好了。”小燕木然地看着对面的陈石,一刻钟前她所设想的一切都化为浮尘飘然而去了。
  “好吧,你收拾收拾,我们出去买点东西一起过去。”陈石看着小燕呆若木鸡的样子,心里隐隐作痛。
  “陈石,你少装象了!”小雯声音尖利的吼到,“你和那个臭不要脸的尤敏同居,你把我姐当傻子啊!”
  “小雯,不要讲了!”小燕急忙把小雯往外推。“姐求你回去吧!” 
  “好啊,那么你告诉我,你姐跟王一上床的时候,通知我没有?!”陈石也怒火中烧,“原来你姐叫我回来就是要伙同你一起向我兴师问罪啊?好啊,来问啊,小雯。问我是怎么红杏出墙的,你来问我啊!“
  “陈石,你……”小燕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摔到在地。
  “小燕,你应该带着你的妹妹去我公司闹才对,最好是当着我员工的面!”陈石压抑已经的愤懑终于象火焰一样喷薄而出,“你不敢了,是不是?你怕自己经不住推敲,是不是?你怕人家问你,为什么从前那么好的老公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哈哈哈,你既怕又恨,所以你把我叫回家来,让你妹妹来骂我,然后你在一旁做好人,是不是啊,小燕?,你说!”
  “陈石,你,你……”小燕满脸流泪,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跟这个衣冠禽兽离婚算了!”小雯拉着姐姐就往外走。
  “小雯,放开我,”小燕突然平静了下来,“我不离婚,我哪也不去。你回去不要告诉爸妈这边的事,姐姐就谢你了。”
  陈石暗暗松了口气,他真怕小燕一气之下说出马上离婚的话。
  “姐,你真是窝囊废。”小雯气愤的甩开小燕,走到陈石身旁,“妈的,你也就遇上了我姐,换了我非撕了你的嘴不可,看你还牛比个屁!”
  陈石看见小燕突然变得奇怪的样子,也不敢再说什么。一顿歇斯底里的发泄之后,他竟想抱着小燕大哭一场。他看着对面那个深陷在沙发里被他伤的一塌糊涂的小女人,心在淌血。那是他的妻啊,是他相濡以沫两千多个日夜的妻,他们曾经是那样恩爱、那样幸福。
  “小雯,你走吧!”小燕对着小雯喊到。
  “哼,我去找那个不要脸的尤敏去。”小雯怒气冲冲地向门口走去。
  “回来!!!”小燕疯也似的冲到门口,一把扯住小雯的衣袖,“妹妹,姐姐给你跪下求你了,千万不要再闹了,好不好?已经够乱了,你还要不要咱妈活啊?”
  “姐!”小雯哭着把姐姐从地上扶起来,“好了,姐姐。我答应你不去找尤敏,可是你跟我回咱家去,不要再待在这里独守空房了。我去跟咱爸说,他一定会让你回去的。”
  “不要,小雯。不要让爸妈知道这些事情。我已经习惯了,我很好,你休息的时候把小波带过来我们一起玩就行了。”
  “姐姐,你怎么就不替自己想想!”小雯无可奈何的看着姐姐,说实在的,小雯从心里尊重自己的姐姐。虽然父亲偏爱姐姐,但姐姐从不骄傲。平时,姐姐不仅格外孝敬父母,对她也是呵护备至,不管有什么好吃好穿的都拉不下她,她待小雯就象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姐姐,以后谁要再敢欺负你,你就打电话给我,我绝不饶了他!”小雯说完恶狠狠地看了眼陈石,啪一声带上门走了出去。
  屋子里忽然静了下来,静的可怕。只有客厅那座诺大的落地钟滴答、滴答不紧不慢的走着,陈石久久地凝视着小燕,然后长叹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哈哈哈……”小燕忽然仰天狂笑,她把自己穿得整整齐齐的外套脱掉,狠狠地摔在沙发上,然后扑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


  (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专题:心情试纸,不小心洞穿你我的灵魂

·亲爱的,我想你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4-5)
·亲爱的,我想你了(6-7)
·亲爱的,我想你了(8-9)
·亲爱的,我想你了(10)
·亲爱的,我想你了(11-12)
·亲爱的,我想你了(13)
·亲爱的,我想你了(14-15)
·亲爱的,我想你了(16)
·亲爱的,我想你了(17)
·亲爱的,我想你了(18)
·亲爱的,我想你了(19)
·亲爱的,我想你了(20-22)
·亲爱的,我想你了(23-26)
·亲爱的,我想你了(27-30)
·亲爱的,我想你了(31-33)
·亲爱的,我想你了(34-36)
·亲爱的,我想你了(37-38)
·亲爱的,我想你了(39-40)
·亲爱的,我想你了(41-43)
·亲爱的,我想你了(47-49)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