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爱的,我想你了(41-43)

2002年03月12日09:07:02 网易报道 艳艳于飞

  80

  通常有这样一种情况,两个力量悬殊的人交手时,强的一方在不费吹灰之力将弱的一方打败后,会陡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孤独感,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此刻的陈石就是这样!
  自从他确认小燕背叛他以来,他就象头愤怒的雄师,以其残酷的方式对小燕进行打击和报复。本来,他以为小燕会针锋相对跟王一一走了之,可小燕什么也没做。她没有辩解,没有哀求,没有反击,她只圆睁了一双惊恐的眼睛,无可奈何地看着陈石恣意妄为。整个一个夏天,小燕羼弱的象一缕游丝,日渐憔悴和虚无起来。
  秋风咋起的日子,陈石开始渐渐地想要逃离尤敏的香闺。
  尤敏是个太完美的女人,陈石挑不出她半点毛病。她的风度学识,她的机敏干练,她的沉静贤淑,都给陈石以无形的压力。尤其让陈石感到难堪的是,尤敏总是一眼就可洞悉他精心掩饰的许多机关。这种无声的较量,让陈石屡屡感到身心疲惫。陈石开始怀念从前的日子--怀念那个没心没肺,嘻嘻哈哈,心无城府的小燕,怀念他们聪明调皮率真可爱的小波波。家终于远远地出现了,它以一种柔和的气息暖暖地诱惑着流浪在外的陈石。然而,一想起那场灾难,陈石刚刚松动的恻隐之心随即便冷却了下来。他仍然被愤怒和仇恨包围着。但他已经不象从前那样怒火万丈了,他可以很快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去想那些挠头的事情。现在,陈石经常带着小波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去郊外散步,看着小波欢快雀跃的样子,他的心头便会泛起阵阵涟漪。 
  陈石的变化,尤敏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但尤敏并不表现出来。她只是用加倍的温顺和体贴来对待陈石。假如陈石说他晚上不想回家,尤敏也不大呼小叫强迫他回来,她只是用手机一遍遍地嘘寒问暖,善心柔柔;假如陈石心情不错偶尔回来一个晚上,尤敏更是极尽温柔妩媚,鱼水相欢。
  虽然尤敏对陈石爱的辛苦、爱的艰难,但尤敏对他们的未来却充满了信心。因为尤敏相信在她的努力和外力的促进下,陈石最终还是要回到她的身边的。
  不过,尤敏毕竟是女人,有时,她也顾自悲伤。
  今天是周末,陈石又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让她独守空房。尤敏隐隐地觉得,陈石开始追忆失去的时光,仇恨的火焰在他心中渐渐熄灭,他正一步步向小燕靠近。
  “我绝不允许李涛的一幕在陈石这重现”尤敏痛心的想,“怎样的灵丹妙药才能让陈石完完全全忘却过去呢?”尤敏忧伤的目光又一次穿过遥远的时空,奔向了南国的王一。自从那封电子邮件发出去后,已经过去好几个月,她日日都在期盼着王一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她多想知道王一此刻正在忙些什么啊!可是,她不敢贸然再给王一发那样的信件,她怕引起王一的多疑,反而弄巧成拙,功亏一篑。“但愿王一能悟出我信中的玄机!”尤敏闭上眼睛静静地想了一会,然后淡淡一笑,胸有成竹的站起身来,推门走上了阳台。
  半轮明月懒懒地挂在天空,附近花园飘来阵阵桂花的清香,尤敏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明月暗暗祈祷:但愿中秋之夜,月圆人更圆。 



  81


  按照惯例,每年中秋,陈石是要带着小燕和孩子一起回他父母家过团圆节的。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是陈石和小燕婚变以来的第一个中秋,虽然他和小燕一直在闹分居,但毕竟还没到离婚的份上,所以,陈石并不想把这个不愉快的消息在中秋节带给二老。陈石的原则是能瞒一时算一时,实在瞒不住的时候再说也不晚。反正,他父母所在的城市离他们很远,想知道点他们的消息也没那么容易。
  陈石在尤敏那吃过晚饭后,已经晚上8点多钟了。今天是八月十三,陈石打算明天一早带小燕和孩子开车回去,但他一直还没跟小燕说起这事。
  “尤敏,中秋节我想回去看看我父母。”陈石燃起一支烟靠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跟尤敏说。
  “好啊。”尤敏收拾完碗筷轻快地坐在陈石身旁,一脸温柔地注视着陈石,“我早准备好了礼物,我们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啊?”
  “我们?”陈石奇怪地看着尤敏。
  “恩,我也想去见见伯母和伯父。”尤敏侧过身子,双手搂着陈石的脖子撒娇。
  “可是,尤敏,”陈石觉得这个尤敏真是麻烦到了极点,总是把他搞的很狼狈。“我父母亲还不知道我和小燕的事情,再说,每年都是我们一家三口回去看父母的。”
  “那我在你心里算什么?”尤敏拼命克制着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她的声音低的象蚊子在叫,听上去那么胆怯无助。
  “哦……”陈石忽然对尤敏生出一股怜悯来,是啊,这个女人为了讨好自己,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可他从来没在意过她的感受。“听话,尤敏。我不想在大十五的让父母感到不舒服,他们无法理解我们的生活方式。”
  “好的,我明白。”尤敏十分乖巧地依偎在陈石的怀里,她感到了陈石对自己的一丝怜惜,她的内心非常感动。
  “你真懂事!”陈石无限感慨地在尤敏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说,“尤敏,我回去跟小燕说一声,让她给小波收拾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开车回去。”
  “好的,我在家等你,你要快点回来啊。”尤敏急忙去衣柜给陈石拿外套。
  “好的,我十六就回来。最近公司事情也比较多,我不会多待的。”陈石伸开胳膊让尤敏帮他把衣服穿好。
  “陈石,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尤敏一脸为难地看着陈石。
  “呵呵,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说说看。”陈石回过头来,很洒脱地看着尤敏。
  “也许,还是不说的好。”尤敏又一次做出很为难的样子。
  “什么呀!”陈石两手扳过尤敏的肩膀调侃道,“总不会是什么灭顶之灾吧!我的股票走势一直很不错嘛!” 
  “是关于王一和小燕的……”尤敏不敢去看陈石的脸。
  “什么?你说什么?”陈石一把将尤敏拉近自己,一只手高高地托起尤敏的下巴。
  “陈石,你轻点!”尤敏觉得自己被陈石掐着几乎无法呼吸了。
  “快说,你说呀!”陈石青筋暴露,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他对这两个名字实在太敏感了。
  “陈石,你弄疼我了。”尤敏眼泪汪汪地看着陈石。
  “对不起,你说吧!”陈石这才强压着怒火拿开掐着尤敏的手。
  “你先看看这个。”尤敏站起身来从自己的手提袋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陈石。
  陈石象只恶狼一样一把从尤敏手中将那东西夺了过来,急切地看下去。
  尤敏瑟瑟发抖地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注视着近乎疯狂的陈石,她被陈石的样子吓坏了。

  82


  尤敏递给陈石的是一本王一刚刚出版的个人文集《西北望》。
  陈石急不可奈地翻开设计非常抽象的封面,在洁白的扉页上,他看到了套印着王一一行非常漂亮的手迹:
  
  谨以此书

    献给我深爱的女人--小燕。

  忽然间陈石象被钉在那里,久久地凝视着扉页上那行字,一动也不能动。直到一旁的尤敏轻轻地推了他一下,他才缓缓地翻开了第三页。
  第三页整版贴着一张小燕和王一在海边欢快明亮的照片。照片中的小燕,身穿朝气的牛仔背带裙,头扎一根马尾辫,手里拎着一双白色高跟皮凉鞋,赤脚踩着浪花正欢快地向前奔跑,王一站在离小燕不远的的前方,一脸灿烂的向着小燕竭力挥舞着手臂,乔伟在画面的陪衬处,飘渺的象一个小圆点,整个照片充满了无限诱人的生机:阳光、海浪、沙滩、飞鸟,帆船,男人、女人。这张照片是作家培训班时,于芳给小燕和王一偷拍的。当时,照片冲洗出来后,于芳说,她要用这张照片去参加摄影比赛。小燕一脸的怒色,跟于芳说,绝对不行!否则,她要和于芳拼了。于芳求饶说,她一定连同底片全部销毁,一点爱的痕迹也不保留。没想到,诡秘的于芳和该死的王一做了手脚,照片竟然保存在了王一那里。
  看见这张照片,陈石心中的怒火不可遏制的燃烧起来,他颤抖着双手狠狠地翻开第四页,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本文集的一个短短的序:

  小燕,我的女人,我愿穷其一生,追随和眷念的女人。
  你曾经颤颤惊惊给予我的,将是我负欠你的一生。虽然,我曾拼了命要把你拉回我的身旁,可是,可怜的人儿,你象个惊弓之鸟,只紧紧地收起自己的羽翼,宁愿遭人践踏也不愿随我振翅高飞。
  小燕,我的痛就是你永不给我向你赎罪的机会,这是你今生对我最大的伤害,你知道吗?
  小燕,现在的我,除了无望的等待,我不知道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你是那样的自爱,清高,又是那样的善良。你怕伤害你周围的每一个人,所以自己便象蜗牛一样蜷缩在一个没有声音没有色彩的世界里,一朵娇艳的花朵就那样日日枯萎下去。
  可是小燕,我不会徒手坐在这里看着你渐渐离我而去的,因为我是那最初用爱伤害了你的男子。
  今天,我将用充满柔情而又无限痛苦的笔写下这漫漫日子里我对你的思念,我要将思念你的泪水化作无愧于你我这份情感的美丽的文字,流传后世。
  我要向世界大声宣布,小燕,你是我的。只要我的臂膀还记着你,只要我的手和我的唇上还留着你的印记,我就和你在一起。
  一个轮回,一个世纪,一次经历,一个永不褪色的梦……
  小燕,你听见了我的呼唤吗?
  我在前方等着你……

  “啪”一声,书掉在了地方,陈石再也没有勇气继续翻看下去,他的思维一片空白,一时间根本无法再去思考。
  尤敏把陈石扶坐在沙发上,将那张浸透悲伤的脸埋在自己的胸前,她感到陈石在强烈的抽搐着,尤敏也流下了伤感的眼泪。
  不知过了多久,陈石抬起因巨大痛苦而变的扭曲的脸,无力地指指那本书,尤敏会意的点点头,“是的,这本书已经畅销市场了。”
  陈石心里终于明白,昨天,当他走进公司办公室时,他看见他的几个员工正凑在一起看一本什么书,他们一见他进来,便神色慌张地把书藏了起来,原来,他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笑柄了。
  “尤敏,你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回家去看我的父母。”陈石疲倦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陈石,你要干什么去?”尤敏不安地跟了出去。
  “没事,我去通知我的律师,过完十五我将和小燕正式办理离婚手续。”陈石平静地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向楼下走去。

  83


  
  
  快过十五了,城市各大商店的橱窗里摆满了千姿百态的礼品盒。陈石从尤敏那出来后,并没直接去找自己的律师。他觉得在这样一个团圆祥和的夜晚,哭丧着脸和别人说三道四,会让人觉得很没意思的。
  “好想回家啊!”想起从今以后将和小燕形同陌路,陈石的心便缩成一团。“也许,我该回家看小燕最后一眼,然后心平气和地跟她分手”陈石这样想着,便掉转车头,向他家所在的住宅小区开去。
  小燕不在家,屋里漆黑一片。陈石打开各屋的灯看了看,所有房间还是他走时的老样子,只是因为男主人长期不在的缘故,略显荒凉和寂寞了一些。
  “她一定在她家等着我。”陈石默默地带上房门,去楼下的商业区买了一些礼物,开车来到了小燕父母家。
是小雯开的门。
  “姐夫……”小雯一改平日凶巴巴的样子,一脸的怯懦。
  陈石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心里不觉凄然一笑,如今自己不仅是这个世界的笑柄,更是大家眼中的可怜虫啊。
  小燕看见陈石进来,眼睛立刻明亮了许多,显然她一直在暗暗地期待着陈石的到来。
  “可怜的燕子,她又是什么也不知道!”陈石望着眼前这个单薄憔悴的女人,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他真的有些为小燕抱不平了:怎么这样一个善良、可人、心无城府的女子,会遇上王一那样的恶棍。“唉,都是我太大意了,象她这样精致可爱的女人,有哪个男人见了会不动心呢?是我该死,发神经让他参加什么狗屁作家培训班!!!”经过这一连串的风风雨雨,陈石已经渐渐变得有些麻木。如今的他,竟能超然的以一个局外人的心态来怜悯小燕了。
  “爸、妈好!”陈石放下手中的礼物,弯下腰一把抱起正“爸爸”“爸爸”喊着他的小波。
  “好、好。”小燕的父亲看见陈石拿着礼物来接小燕她们母女,心里非常高兴。虽然,他也听说了陈石和尤敏的一些闲话,但这位老军人觉得,自己姑娘不检点在先,陈石放肆在后,所以,他并没指责陈石。非但如此,老人还教育小燕要理解陈石的苦闷。老人认为,在可以承受的条件下,年轻人多摔打摔打也好,这样才知道好好珍惜对方。最近,陈石经常带小波出去玩耍,老人心里便格外的高兴。他悄悄跟老伴说,小两口总算快要言归于好了。
  “爸爸,姥爷说明天你要带我和妈妈去看爷爷奶奶,是吗?”小波搂着陈石的脖子,歪过小脑袋亲昵地看着爸爸说。
  “陈石,还有啊,明天你和小燕到家后,别忘了代我和小燕的母亲向你父母问好。就说我们二老很想他们,让他们有时间来咱们这住住。”
  小雯站在客厅的一角,神色紧张地看着陈石。
  小燕回头看了眼小雯,觉得一向和陈石水火不容的妹妹,今天怎么变的怪兮兮的。
  “爸,妈,实在对不起……”陈石把小波放下来,燃起一支烟,很艰难地开了口。本来他想过了十五再说这件事,可是,事已至此,他已经无路可退。谜底总要揭晓,不如趁大家都在,一了百了。
  “你又怎么了?”老军人严厉的审视着对面这个他曾经引以为豪的姑爷。
  “我想,我该和小燕把离婚手续办一下了。”陈石低着头把话说完,并不看任何人。
  “什么?”老军人愤怒的说,“给我个非离不可的理由!!!”
  “爸,你自己看!”陈石颓然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那本《西北望》递给老人。
  老人戴上花镜,凑到台灯下仔细看了起来。
  小雯急忙来到母亲身旁,轻轻握着母亲的手。
  小燕莫名其妙地看看陈石,又看看父亲。忽然,她从父亲翻开的书皮上,看见了大大的“西北望”三个字,刹那间,她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啪”一声,书被狠狠地摔在了小燕面前。
  “孽障!滚,我没有你这样伤风败俗的女儿!”老军人呼哧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浑身气的直抖,“你立刻给我从这个家门滚出去,以后,不许你再踏进我的家门半步!我雷俊生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老人越说越气,指着小雯说,“小雯,去把那个不争气的孽障给我打出去,永远不要让我再看见她。”
  “爸,不要!”小雯哭着跪在父亲面前替姐姐求饶。
  “这是怎么了啊?”小燕的母亲看着老头子痛苦绝望的样子,起身去拉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大女儿。
  “不要管她!让她滚!”老军人怒不可遏地向小燕逼过来,小波吓的躲在陈石身后,直喊爸爸。
  “好的,我走,我走!!!”小燕艰难地从地下爬起来,回头给父母亲深深地鞠了一躬,哭着冲出了家门。



  (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专题:心情试纸,不小心洞穿你我的灵魂

·亲爱的,我想你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4-5)
·亲爱的,我想你了(6-7)
·亲爱的,我想你了(8-9)
·亲爱的,我想你了(10)
·亲爱的,我想你了(11-12)
·亲爱的,我想你了(13)
·亲爱的,我想你了(14-15)
·亲爱的,我想你了(16)
·亲爱的,我想你了(17)
·亲爱的,我想你了(18)
·亲爱的,我想你了(19)
·亲爱的,我想你了(20-22)
·亲爱的,我想你了(23-26)
·亲爱的,我想你了(27-30)
·亲爱的,我想你了(31-33)
·亲爱的,我想你了(34-36)
·亲爱的,我想你了(37-38)
·亲爱的,我想你了(39-40)
·亲爱的,我想你了(41-43)
·亲爱的,我想你了(47-49)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