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爱的,我想你了(47-49)

2002年03月14日09:25:45 网易报道 艳艳于飞

  88

  摆在陈石面前的是王一寄给陈石的一封匿名信。信封里装着从网络上打印下来的尤敏先后寄给王一的两封电子信件。虽然王一在信件上没写一个字,也没曙上自己的名字,甚至连信封都是电脑处理过的,但陈石一看信的内容立刻明白了一切。
  “混蛋!”陈石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恶心泛上心头,他想吐,想痛痛快快的吐上一场,可是除了干呕,除了恶心,他什么也吐不出来。
  “小燕,我的傻女人,你如今流落在了哪里?!!!”陈石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王一,你这个混蛋、流氓、疯子,弱智;还有你--尤敏,你这个令人讨厌的聪明透顶的女人!!!”
  此刻的陈石思绪一片混乱。本来,他以为小燕给了他那么多的伤害和屈辱,他对她应该毫无眷顾了!可是,当他看到王一寄来的两封电子信件的时候,他的心象被无数条钢鞭猛烈地抽打着一样,他开始恨所有伤害过小燕的人,他恨那个莫名其妙的王一,恨那个聪敏、自私、冷酷的尤敏,他更恨自己的虚伪和残忍。是啊,小燕周围所有的人都在拼命质疑小燕,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的感受叫苦连天。可是,有谁替小燕考虑过哪怕一点点?没有,谁都没有。她的父亲要自己的脸面,恨女儿败坏了自己的家风;她的丈夫恨妻子行为不检,让自己蒙羞,那怕仅是一次偶然的失足也不能原谅;她的最好的朋友从她手中抢走了她的爱人,去还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没错,是她自己弯下腰,别人才骑到了她的背上。她的那个死命追求她的男人,恨她不解风情,不知回报他对她的爱。天啊,只有小燕,从来没有替自己辩解过一句。她就那样羞耻地认为是自己错了,自己伤害了一大堆爱她疼她的人。她低着头,缩在一个角落里拼命地洗刷自己的耻辱,拼命的赎罪。她把所有迎面而来的不幸认为是自己罪有应得。她何曾质疑过自己的父亲,难道女儿10多年的孝心,30年的父女情宜都抵不过他所谓的清名家风吗?她又何曾质疑过自己的丈夫,难道将近六年的夫妻恩爱,为你十月怀胎生儿育女也不足以抵消她一次无心的闪失吗?她何曾质疑过她的好友,人言朋友之妻不可欺,你怎么就那么心安理得地把我的丈夫强霸在你的身边?她何曾质疑过那个一二再、再二三伤害他的男人,难道她因他而遭受的所有痛苦都无法引起他内心对她的一点点的怜悯吗?小燕,我的女人,我的妻!你一个人孤苦无依,形容憔悴,你能去了哪里啊?你到底是已经死了还是仍然活着?
  陈石的心越收越紧,巨大的懊悔和悲伤向他袭来。所有那些渐渐远去的记忆又一铺天盖地的向他走来。他痛苦地喊到,小燕啊,我真是个混蛋!你还记得我们分手的那个晚上吗?我们从韩律师那签完字回到曾经是我们爱的乐圆的我们的家。为了自己的尊严,我竟然连门槛也没跨进去半步。我就那样冷冷地以胜利者的姿态蔑视着你,我心里有着一丝报复的快感,我甚至还为我的通达圣明而自豪着:我给了你应得的财产。我是想用我的财产让你为失去我这样的好男人而懊悔一辈子!小燕,我永远记得你当时的样子,你站在门槛的另一端,头发凌乱,脸色苍白,你满脸是泪的看着我,我看见你的眼里有一丝小小的渴望,你的唇颤抖着。小燕,我们结婚六年了,我读得懂你的一切,我知道你是在渴望着我的最后一个吻,渴望着我的最后一个拥抱,你一定想俯在我的耳边轻声告诉我,有关咱们小波的一些事情。可是,我没有给你!我的大脑里有个恶毒的声音在喊:让她懊悔一辈子,让她为自己的红杏出墙永远记住这一刻的感受!小燕啊,我就那样假装冷酷地凝视了你两分钟,然后毅然扭头离开了你。哦!我的小燕,我永远记得你对我最后的呼唤,你悲伤绝望地在我背后一遍遍地喊着我的名字:陈石,陈石……那声音是那样的自卑和怯懦,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从前那个明快霸道的小燕何时如此卑贱过啊!可是,我仍然没有回头,我在下意识的扮酷,我心里恶狠狠地想,想我吻你吗?我偏不;想我抱你吗?我也偏不。我要让你难受死!小燕,我怎么知道,那成了我今生听到你的最后一声呼喊,我不知道第二天你就那样悄悄地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小燕啊!你如今在哪里?你能在哪里呢?你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让我如何是好啊!
  小燕,你知道吗?我现在根本不敢去看咱们的小波,她一见我就跟我要妈妈,我上哪去给她找她的妈妈啊?!!!  
  夜很深了,陈石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泪流满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来他的内心深处一刻也没停止过爱小燕,他的对小燕的恨渊自于那股刻骨铭心的爱!正所谓爱之深而恨之切啊!



   89

  
  尤敏白天去他们的新房忙了一天,晚上回来不见陈石,她想陈石一定又有饭局和应酬了,也没在意。可是已经夜里11点了,尤敏仍然不见陈石回来,她便有些着急了。她CALL陈石的手机可他开着却不接,打办公室电话也没人接,尤敏又向几个同僚询问了一圈,大家都说,陈总今晚并无什么安排的。
  最后,尤敏想到了一个地方,她来到了陈石的办公室门口。果然里面灯亮着,尤敏的心放了下来。她轻轻地敲了几下门,没动静,她又敲,陈石仍然没给她开门。尤敏只好殷殷的说,陈石,我是小敏,快给我开门啊!
  门开了,陈石靠在门里面,奇怪地看着尤敏,尤敏踮起脚尖,在陈石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搂着陈石的腰,仰起娇好的脸看着陈石说,亲爱的陈总,您怎么了?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认得了?为什么这么奇怪地看着我?
  陈石默默地掰开尤敏搂着自己的胳膊,然后指指桌上的信件,尤敏狐疑地看看陈石,然后疾步来到办公桌前,很优雅的坐在陈石的老板椅上看起了信。陈石看见尤敏忽然惊鄂的神情,心头立刻又泛起一股恶心。
  然而,尤敏很快便镇静了下来,她抬头看着把自己深深地埋在沙发里的对面的陈石。
  “怎么样,你要兴师问罪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为了爱,为了爱你!”
  “可小燕是你的好朋友啊,你怎么忍心这么一次次的伤害她?”
  “好,说的很好!”尤敏冷冷地看着陈石,“你还是她的老公,你怎么也跟着一次次的伤害她,王一是她的情人,他说他那么爱小燕,为什么是他最疯狂地伤害了小燕?”
  “你!这么说,所有伤害小燕的人都有理,小燕活该被伤害?!”
  “不是,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看你追求的手段如何,看你的智商如何了。生活其实就是一个大的商场,在这里只有一个规则是永恒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你太卑鄙,太市侩了!”
  “哈哈哈,陈石,你竟然还有资格这样说我,你跟我有什么区别?如果你真是个情种,你会不爱江山爱美人,什么荣誉,什么金钱,什么地位通通见他妈鬼去吧!你会跟王一为了小燕去决斗。但你选择了放弃,你选择了你自己的事业和荣誉。说句真心话,我从心里欣赏王一那样的男人,敢爱敢恨。为了爱,他不惜冒着被你陈石整死的危险;为了爱,他不惜自己的一切荣辱。你以为他是谁啊,他也是文化界一名流,他的脸面不比你陈石的脸面含金量低。可他为了爱,宁愿把自己赤裸裸地摆在世人的面前,不惜成为人们的饭后谈资!我问你,陈石,你能吗?”
  “滚,你这个刁钻的女人!”陈石气急败坏地对着尤敏大声吼道。
  “哈哈哈,别急,我还没把话说完,你先别急着让我滚!”尤敏从陈石的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来,沉着地打开火机把烟点着,然后狠吸了一口说,“陈石,我要告诉你一个故事,我和小燕是从小玩大的两个好朋友,记得我们在上高中的时候,我们的语文老师,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北大,他曾笑评我和小燕,他说小燕就象红楼里的黛玉,我就象宝钗,当时,我们两相视一笑,觉得这老头发神经,现在想来,那时,我们老师就已经把我们俩看到骨子里了。”
  陈石一脸迷惑地看着对面这个不可思议的女人。
  “其实,小燕的悲剧只怨她自己,而不怨任何人。”尤敏无限感慨地陷入回忆中,“记得她在作家培训班时,打电话告诉我,王一让她很迷惑,我当时就很严厉地警告过她:记着燕子,当你背叛陈石的那一刻,也就是你丧失眼前所有一切的那一刻,包括你的平静,你的快乐,你的财富,你的亲请。”
  “什么,你早就知道?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我会立刻把她接回来的!”陈石懊恼地看着尤敏。
  “当时?呵呵,你开什么玩笑。你若是小燕最好的闺友,你会告诉她的丈夫,她准备红杏出墙吗?”尤敏轻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下。“我太明白小燕的为人了,象她那样的人,现在几乎绝种了!她的骨子里清高,自傲,她不会耍手段,不会玩心机,她只配做一个温室里的花朵让人宠着,爱着,这都是从小她家的条件太优越,她个人也太顺利,惯就了她一身大小姐脾气。”尤敏接着叹了口气,“可是,她不好好在温室里待着,却要去感受室外的阳光。她没有那个能力去冲浪,她从来不懂如何去用脑袋跟别人交往。其实,即使爱情也是一场高智力的游戏,也需要运筹帷幄的,而她却是那样的简单、苍白,她的智商都哪里去了,我这个曾经红极学院的大才女啊!”
  “行了,你不要再分析她了,尤敏!你走,你走,你赶快给我滚蛋!”陈石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揪住尤敏的袖子就往外拖。
  “是吗?”尤敏狠狠地摔开陈石的胳膊,象一只发怒的雌狮一样对着陈石喊到:“好啊,陈石,我走,我带走我朋友的6千万融资,还有我即将注入你公司的我的个人陪嫁800万的资产和股票,然后你原来的合伙人因公司事变再撤走自己的所有股份。那么,我的陈总,看看你自己还剩下些什么吧?你只剩下目前你手里那把正在一路狂跌的垃圾股,还有你那点因离婚所剩无几的可怜的流动资产,更重要的是,你将丧失你作为一个商人多年来苦心经营建立起来的商誉和品牌!你能吗,陈石?你不能,你一定不能。陈石,你骨子里是个商人,你对小燕的放弃不正验证了你自己的追求吗?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适合做你的老婆,我们是一样的人,我们视浮名胜过我们的生命,可我们也需要爱啊!陈石,让我们互相提携一起往前走吧。小燕和王一没有事业可以,他们属于性情中人。可我和你没有事业,没有荣誉,没有地位,我们将无法生存,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我们这样的生存方式!”
  “尤敏!可你为什么要操纵啊!你为什么如此残酷地一步步逼迫小燕啊!”陈石无力地聋拉着自己的脑袋,“你明明知道小燕她根本不是任何人的对手,为什么你连一点让她残存的空间都不给啊?你们曾经是那样要好的朋友。”
  “是王一不给她,而不是我!”尤敏也开始流泪,“陈石,你什么时候替我考虑过?长期以来,你我同居着,名不正,言不顺,以我如此珍爱自己的荣誉胜过生命的人,你怎么就没想到你也是在很残酷地伤害着我啊。我是在为自己赢得一个完整的幸福而努力着!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不都是在为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拼命努力着吗?王一有什么错,他在追求自己的真爱。错在小燕,她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能,她这样的女人,真是女人中的极品。王一不幸爱上了她,你不幸娶了她,我不幸又要与她争夺一个男人!小燕她就是死了,也让人放心不下。我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一辈子和盘踞在你心中的她争宠夺爱,她死在了你的心中,而我活在你的身外,我一个活人,如何能战胜她一个死人啊!可我愿意经受这样的磨难,因为我爱你,我爱你,陈石,你听见了吗?”
  尤敏说着扑通一声跪在陈石的面前,她双手紧紧抱着陈石的两条腿说,“亲爱的,请千万不要赶我走,你不是李涛,我也不是当年的尤敏,我绝不可以再让你做第二个李涛,我再做第二个尤敏,那样我会崩溃的。陈石,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届时市里所有官商界的名流将参加我们的婚礼,你我丢不起这个人啊!是不是啊,陈石?你说话,说话,好吗?陈石!”尤敏已经泣不成声了。
  陈石弯下腰,无限辛酸地扶起地上的尤敏,他伤感地说,好吧,尤敏,你起来,我答应不离开你。你说的有道理,这么些年了,我骨子里已经是个商人,无论天大的事情都排在我事业的后面。可是你听着,你把王一的地址给我,我要去他那看看,我要看看是不是小燕已经安然在他那里,如果不在,我要去把她找回来,一天不见她的尸体,我一天就要去寻找,否则,我就是跟你结婚了也不得安宁,是我们大家一手把她葬送的。在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没有她,可小波不能没有妈妈啊!!!
  尤敏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充满感激地看着陈石,“好的,陈石,你尽管去吧,我在家守着咱们的公司,”然而尤敏又生出一丝担忧来,“陈石,你不会对王一……”
  “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情了!”陈石淡淡地看着尤敏。
  “好的,陈石,”尤敏松了口气,“你到王一那如果没有看见小燕马上给我回电话,我立刻开始在全国各大报纸和电视台登发寻人启事,我们一起把小燕找回来。”
  “好的,我们回家吧!”陈石拉着尤敏的手,疲倦地向门外走去。

  90


 
  第二天,尤敏来到机场去为陈石购买当天飞往王一那的机票。可是走到售票大厅后,她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来,她觉得好象是和陈石生离死别一样。于是,她断然决定,决不能把陈石单独放出去。她想起了她曾经看过的一篇言情小说,男主人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跟他的女人热烈拥吻告别,从此,便从这个世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小燕去了,她可以不管。但陈石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尤敏觉得她绝不能让陈石冒这个险,她自己也不能去冒这个险,她决定陪陈石一道前往王一那。这样,家里没人替陈石守着摊,他也不会长期滞留在外。再说,婚期马上就到了,请柬也已全部发出,尤敏绝不能到时弄出一个新郎缺席的婚宴来,她实在丢不起那个人。
  尤敏决定后,立刻也掏出自己的身份证买了两张飞往王一那的头等机票,飞机的起飞时间是当天下午三点半。 
  买了机票回来,陈石仍没在家,尤敏知道陈石还在公司安排工作,所以,并没去打扰他。
  尤敏坐在沙发上感觉有些疲劳,她起身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又点了支烟,然后拨通了王一的电话。
  在电话里,尤敏告诉王一,大概今天下午5点左右,她和陈石将飞抵他的城市。她让王一不要走开,并且说,她和陈石有关于小燕的消息。
  其实,尤敏从内心深处到希望王一真的也象小燕一样,在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消失掉,那么她和陈石的世界就会安静许多。可事到如今,她再也不敢在小燕的事情上玩火了,因为陈石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尤敏知道,陈石就是再注重自己的成就和事业,也不会任她尤敏抓来抓去的玩于股掌之间。常言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怕真把陈石逼急了,他会拍案而起。别说怎么着他还有几百万,就是几十万他也一样会东山再起的。陈石在商界的营运斡旋能力,尤敏也是早有耳闻的。
  尤敏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很好的把握事物的火候,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时候该收,她把握的非常恰倒好处。这个聪明的尤敏,没把握的事情她从来不去干。她知道,目前只有真诚的和陈石一起为小燕的事情奔波,才能渐渐取得陈石对她的信任和好感。生性好算的尤敏,天性中有一种乱中取胜的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她的那些金融界巨富的几个同学对她如此追随的缘故,他们对她的智商和能力深信不疑。
  吃过中午饭,尤敏一边帮陈石整理东西,一边装做很随意的样子跟陈石拉话。
  “陈石,今天我的几个同学跟我说,公司刚刚融资新建,许多事情都要你最后定舵,如果你出去时间太久会影响公司目前的业务。他们希望你能够考虑出去少待些日子。”
  “真是他们说的?”陈石一下从床上坐起将尤敏拉到自己跟前,很无奈看着她摇了摇头。“唉,你这个坏女人,什么时候你才能够停止打你的小算盘?我告诉你,我去王一那,只是确切要知道小燕的去向。我已经不是那些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为追求所谓的爱情,置一切于不顾。”尤敏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石,她喜欢看陈石忧郁深沉的样子,她觉得这时候的陈石看上去更象一个思想者,而非商人。“早晨我在公司简单安排了一下,最多也就去那待两三天,小燕若不在王一那,我们就立即着手寻人的一切事宜,花多少钱我都出,只要能找见小燕。”
  “那当然,我也会尽力帮你一起寻找的,不管花多少人力、财力和物力。因为她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啊。”不过,尤敏觉得自己说这番话有些虚伪和底气不足。不是说尤敏自私残酷,而是爱情本身就是排他的,只能独享,而无法共勉。
  “好了,你也不用颤颤惊惊了。你放心,婚期不变,元旦照样举行婚礼。结婚该准备的一切,你就放心地去准备吧!公司的事情我来忙,你就别在里面瞎掺乎了。若你对我陈石不放心,带上你的朋友和资金走人便是了,我陈石不稀罕。”陈石忽然想起他父亲跟他说过的一句话,少让尤敏参与你的事情。让她只做好她的老婆便罢。
  尤敏坐在陈石身边,听完陈石的一番话,眼泪悄悄地流了一脸,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欣慰和喜悦涌上心头。这一刻她深信,世界上所有的幸福都必须靠自己辛勤的去争取,老天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勤奋的人。
  “好的,陈总!我保证以后只一心在我的事务所搞我的业务、做你的好太太,绝不再参与你公司的任何事情。”尤敏轻轻地探起身,在陈石高贵饱满的额上很响地亲了一口。
  “尤敏,你是不是买了两张去王一那的机票,准备押着我去找王一。”
  “你怎么知道的?”尤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嗨,你们女人那点手段很简单,闭上眼睛都知道你们要干什么。”陈石幽幽地发出一声感慨,“只是多年来跟小燕在一起,已经不习惯去猜疑女人。小燕从来就是那样简单清纯,她的眼睛就象一汪清澈的湖水,没有半点阴谋和算计。她总是还没撒谎,就先把自己卖了。”
  忽然陈石和尤敏都沉默了。尤敏又一次痛心地感到小燕是横亘在她和陈石之间一道永远无法填平的沟壑。陈石无时无刻都在不自觉的拿她和小燕相比。可是,纯情不是学来的,就象算计也不是学来的一样。都各是一分造化和禀赋。尤敏天生神经末梢发达,她喜欢在风云莫测,险象环生的环境下调动自己的思维,运筹帷幄,神机妙算。
  女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陈石躺在床上陷入一阵沉思中。她终于慢慢地看清了他和小燕婚姻的实质。小燕是个志气高洁的人,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充满幸福和温馨的家庭,从来不知道生活的艰辛。正如尤敏所说,她太优越,太顺利了,所以养就了一副大小姐的脾气。结婚后陈石所给予小燕的一切,在小燕看来再平常不过了。本来她从小就随父母亲住高干大院,车接车送,衣食不愁。她所要的是物质以外的东西,那是精神世界里另一个道风景线。而王一的出现恰好迎合了她潜意识里想有而不能有的渴望。所以她会在神思恍惚中无足轻重地丢掉别的女人无比羡慕的一切。小燕那种视金钱如粪土,高雅洒脱的气质是骨子里带着的,没有人可以学来;尤敏的心机也是与生俱来的,小燕的智商再高也永远不会玩这个。这是两个多么奇特的女人啊!
  尤敏看看陈石似乎睡了过去,便取了毛毯轻轻的给他盖上,然后独自坐在沙发上,开始想心事。是的,她要设想见了王一后可能出现的一切不测,然后盘算如何来对付王一。
  唉,尤敏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只要她睁着眼睛,她就无事时无刻不在算计。也许你会觉得她很累,其实,她感觉一点都不累,因为她的生理和心理结构具有与生俱来的这种特质,你让她停止算计,反而会枯竭了她的生命。
  正所谓人们常说的,天生我才必有用。



  91


  飞机在王一他们那座美丽的南国城市降落了。尤敏挽着陈石的胳膊,步履轻盈地跨出了机舱。说真的,尤敏和陈石在一起,真是一道眩目的风景线:他们一样的风度翩翩,一样的充满了智慧和城府,他们的出现,总能招来许多羡慕的目光。每每这时,尤敏内心便得意非凡。
  王一一身落寞地站在接机口,兰红默默地随在她的身后。自从小燕失踪以来,王一寝食难安,人消瘦了很多,满脸落腮胡子也难得去剃上一次。兰红整天帮着他到处发寻人启事,整个文化圈里的人都十分同情王一的遭遇,但都爱莫能助。小燕就象一根绣花针,悄无声息地掉进了茫茫人海,这叫王一痛心的几欲去寻死。兰红哭着劝王一,如果你死了,有一天小燕出现了,上哪去找你啊。在兰红的一再劝慰下,王一才勉强支撑着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个兰红真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王一一再告诉她,他今生只爱小燕一个女人,是他把小燕逼到这个地步的,他要赎罪,他要为小燕去徇情。兰红说,我知道你爱小燕,但在小燕姐出现之前,让我来照顾你,小燕姐一来我就立刻退出,一点也不干扰你们。王一叹息到,兰红我告诉你,我觉得我就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小燕那样的女人,只可以小心呵护,慢慢靠近。她就象只树上的鸟儿,你只能在绿荫下静静地听她婉转欢啼,却不可以拿了石头将她打将下来。任何一点小小的动静,她都会惊悸地展翅逃飞,除非你一石头把她打死,掉在地下。可是,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要那样一只死鸟做何用处啊。兰红看着王一颓废毫无自信的样子,心比刀割都难受。他的那个曾经霸道而才华横溢的王一哥哥,已经被爱情销蚀的体无完肤,他对自己不再有任何信心。
  “王哥,那两个人是不是就是你说过的陈石和尤敏啊?”
  “哦,”王一抬眼向大厅望去,“就是那对狗男女,他妈的,猫哭耗子假慈悲。” 

  92


  世间有些事情,往往蹊跷的很,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当王一怀着无比糟糕的心情等在接机口,侯着他心头的仇人陈石和尤敏时,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团燃烧的火焰,霸道地侵入了他的视野。
  王一看着那团越来越逼进自己的红色的火焰,惊愕地张大嘴巴,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MY GOD!”王一终于惊呼了一声,但他的话音没落,却已经被那团燃烧的火焰给拥住了。
  “王一,你这个该死的流氓!”于芳热烈而夸张地抱了下王一,然后又狠狠地在王一的小腿肚子上踢了一脚。
  “我靠!”王一一把拉开于芳说,“乔伟呢?你那位青蛙王子呢?自从培训班一解散,你俩全都死世界的哪个角落了?!”
  “哼,别提他了!他仍然改不掉他沾花惹草的坏毛病,我一气之下就离开他,去了美国。”于芳气呼呼地撅着嘴。
  “王一,你好!”这时,陈石和尤敏也出来了。他们很奇怪地看着王一身旁的两个女人,一个兰红,柔媚纤小;一个于芳,新潮奔放。
  “哼,”王一从鼻子里对着陈石和尤敏哼了一声,转过脸去继续跟于芳说话。他无法掩饰自己对这一对狗男女的仇恨,他根本不相信尤敏说的知道小燕的下落,这坏女人一定是又在玩什么鬼花招,他这次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Let\'s hurry up!”这时,于芳身旁突然冒出一个大个子老外来,一把揽过于芳的细腰,一脸着急的催促着于芳。
  “OK.”于芳一边答应一边回头跟王一说,“喂,我在咱们作家培训班学习的那个海滨城市看见了小燕,不过她看上去怪怪的。当时,我和我先生要急着去赴约,也没来得及跟她多说话。”
  “什么???”除了于芳和她的那个外国老公外,所有在场的人几乎同时惊叫了出来。
  “Let\'s hurry up!”于芳的外国老公又在催促于芳快走,并急切地看着自己腕上的手表。
  “ I want you to go off!”王一一把将老外推开,把于芳扯了过来。
  “于芳,你,你看见小燕了?她说什么了?你快说啊!我快要急疯了!”王一有点语无伦次了,他激动的浑身发抖。     
  “I tell you shut up!”于芳的外国老外又一次拉过于芳就要走,并一脸的怒色。
  “Get away!”王一怒不可遏的把老外推到一边。
  “I tell you not to make so much noise !”于芳冲着老外丈夫和王一厉声喊了一句,大家立刻安静了一些。
  “王一,我今天急着有事情不能耽误,简单跟你说一下。那天,我和我老公经过广场,突然看见神情怪异身着牛仔背带裙的小燕,对了,就是我给你们俩偷拍的那张照片上,小燕穿的那件牛仔裙。”于芳一边说,一边拍拍自己外国老公的胳膊,表示很快就走的意思,“我问她好吗?她说她很好。我又问她,王一呢?她很奇怪地给我举起一本莫名其妙的薄薄的书本,书的名字好象跟你的网名一样是什么《西北望》,我也没细看。然后我又问她你和你先生一起来这渡假吗?她非常奇怪的笑笑,然后向我举起她的左手,让我看她戴在无名指上一枚好漂亮的钻戒。这时,我老公急着催我走,我就把我的名片给了她,她笑笑说,我要这个没用。我一边走一边回头大声跟她说,一定跟我联系啊!她只是很奇怪地冲我笑笑,然后转身便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了。本来我还想回来找机会问问你,小燕姐究竟怎么了?真是的,这个地球也太小了!我从美国回来一下飞机在我造访的第一个城市就遇见了小燕,没想到,在我造访的第二个城市里,却遇见了你这个流氓--王一。”
  “Let\'s hurry up!”于芳的老外丈夫拼命指着自己的手表拉着于芳就走。
  “王一,给你我的手机号,再联系,我必须走了!”于芳跟着她的老外丈夫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的名片给了王一,然后跟王一挥了挥手,说了声“bye-bye”,钻进出租车一溜烟就不见了。



  93

  
  所有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他们周围是来来往往嘈杂的接机送机的人群。尤敏小心地挽着陈石的胳膊几乎不敢呼吸,陈石面无表情木然地凝视着前方,终于,他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涩涩的清泪。
  王一圆睁着双目,象个玩偶一样僵在那里,忽然他仰天狂喊到,“小燕,我真他妈混蛋,我怎么就没想到你会去那个地方啊,我真他妈恨自己!你是去寻找我们的世界去了啊!”
  “她谁也没去寻找,她是去寻找自己丢失的梦去了!”陈石绝望地低低叹了一声,和尤敏相互搀扶着向机场售票厅走去。 
  “不可能,不可能,我要去找她,我一定要去找她,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我更心疼她了!”王一象个孩子一样上气不接下气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哥,我也要随你一起去寻小燕姐姐。”兰红心疼地看着王一,也嘤嘤地抽泣着。
  远处残阳如血,广场上扑拉拉飞起一群广场鸽又迅速落了下来。
  王一象个狂人一样一路哭嚎着向前奔去,后面兰红气喘吁吁地一路小跑紧跟着。

  今天,正好是王一和小燕从作家培训班认识到现在整整一周年!



  (全篇结束)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专题:心情试纸,不小心洞穿你我的灵魂

·亲爱的,我想你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4-5)
·亲爱的,我想你了(6-7)
·亲爱的,我想你了(8-9)
·亲爱的,我想你了(10)
·亲爱的,我想你了(11-12)
·亲爱的,我想你了(13)
·亲爱的,我想你了(14-15)
·亲爱的,我想你了(16)
·亲爱的,我想你了(17)
·亲爱的,我想你了(18)
·亲爱的,我想你了(19)
·亲爱的,我想你了(20-22)
·亲爱的,我想你了(23-26)
·亲爱的,我想你了(27-30)
·亲爱的,我想你了(31-33)
·亲爱的,我想你了(34-36)
·亲爱的,我想你了(37-38)
·亲爱的,我想你了(39-40)
·亲爱的,我想你了(41-43)
·亲爱的,我想你了(47-49)

  

点评这篇小说请来这里】 【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