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童话边缘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现场点击-->

君特·格拉斯回顾《铁皮鼓》创作历程

2002年09月11日16:24:15 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  

  1952年春夏季节,我搭便车漫游法国。那时,我无以为生。我在包装纸上作画,不停地进行创作,笔下的语言一泻千里,使我无法自制。我模仿他人写了许多诗歌,还写了一首显露才华的长诗,诗中,奥斯卡·马策拉特(长篇小说《铁皮鼓》的主人公———译者)(在他取得这个名字之前)是以圆柱圣人的身份出现的。
  
  奥斯卡是个年轻人,而且还赶时髦成了个存在主义者。他的职业是泥瓦匠。他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他任性,而且偶然变得见多识广起来。他动辄旁征博引。富裕生活还未开始,他就已经对它感到厌倦———他简直对富裕生活感到恶心。因此,他在那座无名小城中心砌了一个高高的圆柱子,他坐在上面,并用链条把自己拴起来。他母亲一个劲儿责骂他,可是一到吃饭时,她就用长木棍把饭盒递上去。她试图把他引诱下来,一群神话般装束的少女齐声唱歌声援她。柱子周围人群熙熙攘攘,朋友们和对手聚拢来,形成人海一片,个个仰望着他。他,圆柱圣人,俯视着,似乎超脱了一切,泰然自若地不时变换双腿的姿势以支撑重心。他找到自己最好的角度,做出充满隐喻色彩的反应。
  
  这首长诗未写成功,不知丢到了什么地方。
  
  同年晚夏,我离开法国南部,途经瑞士,回杜塞尔多夫。途中,我第一次遇上了安娜,圆柱圣人也在这时被搁了下来。一天下午,偶然一个平平常常的机会,我在众多喝咖啡的大人中间,发现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小孩胸前挂着铁皮鼓。引起我注意,并一直保留在我记忆之中的是:那个三岁的小孩对他的玩具流露出专注忘我的神情,他毫不理睬边喝咖啡边聊天的大人们,好像大人世界不存在似的。
  
  这个“发现”整整闲置了三年。我从杜塞尔多夫迁到柏林。在柏林,我再次遇到安娜。一年后,我们结婚。
  
  1956年,我和安娜离开柏林去巴黎。我们一无所有,但也无忧无虑。我们随身携带的只是大叠的材料、粗略的打算和明确的抱负:我想写我的小说,安娜想进行更为严格的芭蕾舞训练。我边润色剧作《凶恶的厨师》,边着手写一部小说的初稿。这部小说先取名为《击鼓手奥斯卡》,后改成《击鼓手》,最后定为《铁皮鼓》。确实,初稿、二稿和三稿的手稿统统塞进了工作室的火炉里。
  
  我一写第一句话“供词:本人系疗养和护理院的居住者……”,障碍便扫除了。语言文字连珠似的一个个迸发出来。记忆力、想像力、娱乐兴趣和故事细节,循着明确的思路展开,一章接一章写成了……
  
  我对工作室远远比对《铁皮鼓》的创作过程记得更为具体。我的工作室在底层,这儿非常潮湿。在这里,我从事业已开始的雕塑工作,不过,着手写《铁皮鼓》后,雕塑便成了时断时续的事。我的工作室同时还是供暖的地下室。它向上面的两个小屋提供暖气,因此,写作时,我还要干点供暖的活儿。一旦写不下去时,我就从临街房屋的地下室板棚里走出来,提两个桶去取焦炭。我的工作室散发着一股潮湿墙壁的霉味,闻起来却感到亲切。渗出水珠的四壁反而使我的想像恰似河水一样流淌。房间里的潮湿兴许促使奥斯卡·马策拉特多了一点幽默感。
  
  有时为了换换空气,我就去“巴黎小酒店”,在那儿随意勾勒几个章节的轮廓,如同电影镜头保留下来的那样:悲剧性地纠缠在一起的情侣,紧缩在大衣里的苍老女人,镶嵌明镜的墙壁,关于《亲合力》的青春艺术风格装饰图案:歌德和拉斯普京。
  
  1957年9月,我正埋头于二稿写作,这时,我们的双胞胎弗兰茨和拉欧尔来到人间。当时,创作方面问题不大,惟一的困难是经济问题。一家人精打细算,最后全靠我每月的三百马克津贴生活。
  
  有时我想,我没有参加中学毕业考试,这个令父母伤心的事实彻底保护了我。因为,如果有中学毕业证书,我就肯定能找到工作,我也许就成了晚间节目的编辑,我就会把开始写下的手稿锁在抽屉里,我就会作为未能如愿的作家,对所有那些自由自在埋头创作的人越来越感到愤恨,他们是多么得天独厚啊!
  
  为了写保卫但泽邮局那些章节的最后一稿,我觉得有必要在1958年春去波兰一次。我估计,当时保卫波兰邮局的人还有人幸存下来。我向波兰内务部打听情况。内务部的人给了我三个原邮政人员的地址(最后的地址是1949年的),但又退一步说,波兰邮政工人工会不承认(官方一般也不承认)这些所谓的幸存者,因为根据德波两国公开文本的说法,1939年秋依照紧急法把邮政人员统统枪毙了。因此,人们把他们的名字全凿在纪念石碑上了。上了石碑的人不在人世了。
  
  在格但斯克我寻找旧日的但泽,凑巧找到两名原邮政人员。我从他们口中(其中一名当时专门递送汇款邮件)获得了邮局保卫战的详情,不然的话,我真无法编造他们逃跑的路线呢。
  
  在格但斯克,我走在昔日上学的路上。我在公墓对亲切的墓碑说话。我像学生时代那样坐在市图书馆阅览室里翻阅一年年的《但泽前哨》报。并遵从奥斯卡的劝告,我再次参观了耶稣之心教堂,这儿仍笼罩着天主教的污浊空气。
  
  然后,我看望我的卡舒布族叔祖母安娜。我站在她的厨房里,拿出护照让她看,她才相信我,忙说:“喏,小君特,长这么大啦。”我在她家待了一些时间,听她讲述过去的事。她的儿子弗兰茨,那时也是邮局职员,在邮局捍卫者投降后确实被枪毙了。我在纪念石碑上看到刻有他的名字,人们承认他。
  
  1959年春,我写完底稿,校对校样,做完拼版之后,获得四个月的奖学金。因为戴高乐上台,我在法国警察拘留所度过一夜之后,很向往联邦德国警察局,因此,《铁皮鼓》出版后不久,就离开巴黎,迁回柏林。
  
  在巴黎时,我还准备开始写长篇小说《狗的岁月》,起初取名《土豆皮》,无奈思路不对头;中篇小说《猫与鼠》才结束了这一仓促设想的计划。不过,当时我已经出名,写作时不必再往火炉里添加焦炭。但创作从此更加艰难了。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 【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热力推荐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