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文学批评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相对小资

那么多年

2003年04月07日10:42:06 网易文化 clementine-q

和每一个清晨类似的一个情节,我在洗手间里匆促地刷牙,隔着门,丈夫将今天醒来的第一句话,填塞进这个情节:“张国荣死了?”我含混地应了一声。“那不是去年他还领什么大奖么?”我还是没做半点言语,早春多情的气韵蒙胀在半透明的空虚中,我却已经越来越习惯于对周遭的世事的无睹。张国荣?他的样子我当然还记得,一张干净地无瑕疵的脸漂亮得有点女性化,只是那双幽深的大眼睛似乎永远蒙着一层东西,仿佛隔着地狱的天窗偷窥着人世春天的雨蕈。

  对于那个男人,所有的记忆只剩一团模糊的雾,暧昧的灰,间或杂草丛生,偶有病态的粉红,是行走地不酣畅?还是情感投入地不透剔?该是那凌空而下的时候最无奈的一个笑,该是在那一刻看到了天使的引领?我几乎想象地到优美的一转身,衣袂鼓起,是一只青鸟,只是在离枝前吞下了那最长最尖利的一颗荆棘。也或许他的生命从未健康地充盈,那么他未必是一只饱满的鸟,也只不过是一个被生命的无奈给皱缩了的扁扁的纸,一副架子,一张纸鸢。顺着“枝桠”摸过去,再无法感受到心的蓬勃,挤压处,余下的只是那颗心的叶脉-----生命的鲜血溅了一地。

  我不禁为那看似不禁风雨的小男人另眼相看--------死也是一种艺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更何况是那样地惨烈?想地是要生生地摔碎一颗不堪重负的头颅?臆测过所有的不堪的记忆和逃不脱的挣扎都会随那红色的鲜血,白色的脑汁四散逃逸?

  也许他是对的,生命到了端点,该放弃的自然也就该放弃了,哪怕那不是轻轻地一挥手就可以解决的仓皇逃窜。手段怎么样,过程如何骇然,终不过是最后写到他人的脸上。

  我几乎看到了他决绝的笑。

  对于他,我真地了解不多。只有灰白色的布景下,我的记忆是多么地单薄乏力。我说我姓齐,我想哭泣。整个童年,甚或少年以前的底片里找不到他的人生刻录。那么多年,我一直在生命的盛筵下徘徊,我努力地也未曾搭上桌子一缘。那个时候他在桌心当立,当普天同庆,喧闹吵杂。

  是只可以回忆的多年后,我知道他其实比我大上16岁。即便我有那么一点恋长情结,可是他如何也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他阻挡了衰老的脚步,那么我只有不爱他。

  尘嚣中的80年代后期,我仍然不知道他。不是他不好,就或许是我太差。总之,当有那么一天他的名字闯进我的耳朵的时候,我似乎依然躲避在自己心中的世外桃源,只是这地方乏有气彩,光线不是上佳,我看不到他。

  那第一眼的印象该是个斑斓的画报上同样重彩的男人,脸上有夸张的笑。我不喜欢他,因为那时我讨厌大眼睛的异性,仿佛怕被洞穿心中的阴翳。那招贴画上的歌曲好象叫做什么《热辣辣》,多年以后我仍然记得,不是我对他印象有多深,只是拜我尖锐的记忆力所赐。我更不舒服,那个岁月怎会有热辣辣?经年的回忆里时时冒着的是一丝凉意。没有月凉如水的境界,那是需要有个人儿贴心的映衬的。平板,深寒,而不见底线。

  随后的岁月里是一个时代与一个时代的交叠。生活的暗影里有多少无耻,多少冷酷,多少挣扎,不想去诉说。我总是觉得不大欢喜,我在等待着沧海拥抱桑田,即便那天来了又能怎的?有时又会自怨地琢磨,其实生活地不是风帆下堕,而是过了的剑拔弩张。

  让一段日子成了空白。世纪末的几年里,我的生活的贫血色彩有了更张,或许出现的是同样病态的红潮。逐渐让他的声音走进了我,因为爱情的桥梁架设的那一面,是一个我想拱手请进我的桃花源的男孩子。而他喜欢他。我有点热爱上了那歌声,不再只有〈热辣辣〉。

  随着歌声的翅膀,我乘时间的列车走回了不久前的从前,原来我大学时看过了那么多的他的碟片,竟是后来人们引为他的经典的〈英雄本色〉和〈倩女幽魂〉,邻家的男孩子罢?女孩子多是胸大无脑,而他有点眼大漏神?我当时在这样想着他。

  最终沧海未能拥抱桑田,而肉体与肉体的搏杀,是属于他和别的她。那些歌曲还是别听了吧,徒添伤感?那段日子太过伤悲,伤悲太过,倒有些空洞的突兀感,生生地立在我上个世纪末端的记忆里,太无情,有一条条看不见的丝缠绕,竟是那些歌曲!

  听!那些歌曲还在哼唱,人们传说它们是经典。可是我还没有活得尽兴,他却忽然死了。在那样一个嘲弄的日子里,坠身而下,途中有几朵白云抚摩了他,所有的烦恼该是没了吧?

  我没了哀痛的感觉,这个年代的无法拊撑太多,生活中的变数太多。小小蚁蝼苟延残喘于天地间,太艰难。人死了,总有他自己的难处,无法言说的蚀骨的悲哀和落寞。人在水中央,却无水性,眼看有被浪窒息的危险,周遭没有陆地,挣扎不过,就只有一头自己扎进去了。也或许那人真地一生都在做戏,以一个戏中的情节扼死了自己,为身后的他人大起噱头。只是太悲哀,想想同事的话,人活过一世不留下痕迹真地很是不快的一件事。纵使是有人嘲弄过的他的职业,觉得人们为他如此隆重的追悼有点不值,那是最不道德的想法。无论怎样的方式,毕竟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回忆,用句人们用滥了的话:“灿若烟花,划过夜空。”活过了,有过辉煌,足已。

  可是当风再起时,忽然觉得眼眶有润湿的感觉。是风?我掩饰着自己。可是一转身,我只能对自己说:原来,我还没老掉。“


  

有话要说……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心情故事]
· [心情故事]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原创]等待麦莎
倾恋之城
剃头
忧伤的碎片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浅墨蓝氤
昶姃
现代印象
程雪羽

 热力推荐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