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第七颗头骨(上)

2003年08月12日15:08:57 网易文化 凤凰

  第一章 死灵法师

  “确实,亡灵往往是邪恶的。但它们从不掩饰自己犯下的罪恶。”
  ——牧师皮杰罗·荷尼顿手记

  ※※※※

  灰白色的骨粉缓缓流进瓦罐里,浸入鲜血,随即变成暗红色。我小心地控制着咒语的节奏,不时向罐里扔进几只尸虫或是一根蜥蜴尾巴。这是件需要耐心的枯燥工作,也是我的任务之一,而我也习惯了每天坐在木屋前混合这些粉末,当它们从我手中洒下时,我总有一种感觉,似乎时间完全静止,只有这些灵魂——曾经或是正在附着在骨粉上的灵魂,无声地呐喊着,挤撞着,坠入一尺之下的鲜血之渊。

  莎娜就坐在不远处,脚边堆着一小堆箭矢,此刻她正一下下地削着新的树枝,嘴角由于用力而微微上翘,使她脸上平添了一种冷艳神情。最近一段时间,莎娜已经不象刚来时那样怕我,但还是有意无意地和我保持着距离。我倒并不在乎。很显然,任何人都不会对一个死灵法师抱有好感,在我选择这个职业时,便永远背弃了爱与微笑。

  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血狮”佣兵团中最强的死灵法师。在十七个分队中,水平超出我的至少有四位,要是算上那神秘莫测的右卫队,恐怕这个数字还要高出三倍。但对于炼制各种药剂,以及操控亡灵,我还是相当有自信的。因此我才会搬到绿泥森林的这个角落里来,负责配制药粉,并训练死亡军团和魔兽兵。说实话,这项工作很适合我。别的死灵法师,把吸取活人的血液视为最大的乐趣,而我只喜欢在深林或沼泽中穿行,收集游魂,召唤僵尸或骷髅。所以,每次卡梅斯团长命令第六分队出战时,我都会分派给副手马维茨。

  我讨厌血淋淋的杀戮,相反,我喜欢让死去的生物重新活动起来。看到尸骨们在我面前颤悠悠地站起,我总有种莫名的兴奋,仿佛自己创造了什么。

  也许,我是死灵法师中的异类。

  远处树影似乎晃了晃。几乎在我感觉到生人气息的同时,莎娜已经引箭扣弦,稳稳地瞄向那边。我微眯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身穿黑袍的身影。

  “基洛,这几天没有出去吗?”

  “在炼粉。”我指指手边的瓦罐。“有事吗,克鲁诺?”

  “卡梅斯团长希望得到更强些的魔兽。你知道,最近的行动越来越多,快忙不过来了。修罗席恩帝国那边又不断催我们加快速度。团长大人有点着急了哪。”克鲁诺胸前绣着一颗猩红色的心,随着话语微微起伏,让人错觉是他自己的心脏跑到了外面;红心下面绣着三滴血,颤颤欲落,充满了邪恶的味道。“有炼好的骨魂粉吗?我顺便带给他。”

  “在屋后窗台的木板上,你自己拿吧。”我继续筛着骨粉。克鲁诺径直走向木屋,经过莎娜身边时,顺手托起她的下巴。莎娜倏地跳起来,浑身绷紧,使劲瞪着黑袍法师,象只受惊的小母豹子。

  “克鲁诺!你最好别碰她。”我的声音中含着一丝怒气。“你该知道她身上被施了搜灵诅咒。我的搜灵术和你的黑暗系法术完全不同,你根本不懂它的原理。它会要了你的命。”

  黑袍法师脸色阴沉地望向我。我的黑袍和他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胸前不是滴血的心,而是个咧开嘴的骷髅标记。他有些畏惧地看着这个标记,挤出一丝笑容。“何必呢,基洛老兄!我了解你的诅咒力量。我只是有点好奇。这个女孩你用了多久?三个月?四个月?以前你可是每个月都换一个的啊。”

  “她的生命力更强一些。”我语调平淡地说道。“以前的失败者还有,你自己去吧。”

  “多谢了,慷慨的基洛老兄。”克鲁诺眨眨眼睛。“对了,这次戈斯威山的任务你又让马维茨去了?他可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哪,我听说他一直想取代你成为第六分队队长呢。”

  “他有他的理想,我也有我的工作。克鲁诺,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的第二分队吧。”

  “我当然会的。”克鲁诺转身走向旁边一座独立的小屋。不一会,小屋中就传来女人的惊叫,夹杂着碰撞与衣服撕裂的声音,接着便是克鲁诺得意的嘶哑咆哮。于是,一连串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传了过来,象蛇一样萦绕在我耳边。我盖好瓦罐,站起来走到莎娜身边,她紧咬住嘴唇,显然无法掩饰心中的恐惧与厌恶。

  “不要管他。”我伸手指向远处一丛火红的魔角兰。“如果你死了,我会把你葬在那丛花下面,没人会来惊扰你,就连死灵法师都不能。莎娜,要知道你和她们不一样。你的生命只属于我。”

  莎娜并不回答——当然她也无法回答。她象往常一样沉默着,重新坐下,继续削起箭枝,美丽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

  莎娜确实和她们不同。很少有人能在搜灵诅咒下支持这么久,因为人的神经不会有那么坚强。诅咒带来的精神压力相当大,我以前的搜灵使者多数都在一个月内发疯了。她们有的已经死去,成为死亡兵团的一分子,少数几个还在囚屋里,过着没有思想的生活。通常,新的搜灵使者会定时给她们送去食物,我自己则从来不管这些事。对于我,使者只是工具,用过了就没有用了。我不杀她们只是因为不想让手上沾满鲜血。她们毕竟还是人。

  不过,在别人眼里,她们还有可利用的地方。记不清什么时候,其他分队长开始不定期地拜访我,或隐晦或直接地提出要到囚屋里“放松一下”。他们也给我带来一些新消息,象是谁升了职,谁被暗算了,谁把某个商队杀了个精光,等等。在“血狮”这样的组织里,人必须时时小心,因为你不知道会偶然得罪谁。很多人只因为在队长面前评论某个人,或是在酒馆里赌赢了几个金币,就被夜色中的利刃割断喉咙。对于我这个独居的森林中的人,随时保持消息灵通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基本上不拒绝他们来找我——只要囚屋里别闹得太厉害就行了。

  当然,慑于我的身份,普通佣兵是不敢找我的,通常只有分队长们才会上门。现在每个星期都会有人来,特别是十三分队的尼古拉和五分队的克罗坦。尼古拉是我的同行,他的骨镯已经炼到六颗,快要晋升右卫队了。他总是板着脸不说话,和我打招呼也只是点点头。在囚屋里他是最安静的一个。克罗坦却完全相反,经常喝得醉醺醺地到这儿来,一进囚屋就大声叫嚷,疯狂发泄,象只野兽一样。有一次他不小心捏碎了辛蒂的喉咙,我去收拾,看到辛蒂浑身赤裸,胸前到处都是青紫的伤痕,莎娜正蹲在地上,仔细擦着她大腿上的血迹。那时候莎娜刚来,还不清楚这儿的事情。所有的搜灵使者,都是团里从各个村镇抢来的,并非我自己的财产,我没有权利也没有必要对她们加以保护。

  但莎娜是个例外,她是我花八十五金币从一个贵族手里抢来的。那贵族有种奇怪的嗜好,就是喜欢用女人的乳房煮汤,或是切下两腿间的部分来做菜。是我救了她,她的生命理所当然归我所有。成为搜灵使者,总比被活生生割下乳房然后拖去喂狗要强。

  搜灵诅咒实质上是在人身上放置吸取亡灵的封印。被施了搜灵术的人会带有死亡的气息,同时身体内的灵力又会自动来对抗这个法术,从而使生命潜能得到发挥。这种生死混和的双重气息,对于亡魂和野兽是最大的诱惑,依靠它,我收集的灵魂和别的死灵法师多一倍。当然,搜灵术也有副作用,就是会使受术者无法说话,除非本身的生命力能够压制住黑暗力量,否则她们将始终沉默下去,直到死亡或是疯狂。毕竟,每晚的噩梦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折磨。象莎娜这样能坚持到四个月的确实很少见,她的内在生命力非常旺盛,同时也有强烈的生存欲望,这也许和她从前的生活有关。如果一个女人从小就失去父母,每天都遭受贵族们残暴的折磨,还要满足主人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那么她的意志一定会比常人更坚韧些的。

  有时我想,单以莎娜的精神力而言,如果她是个法师,我多半会考虑把她作为第七颗头骨了——和尼古拉一样,我的骨镯也炼到了六颗。这东西能让死灵法师拥有抗魔法的能力,当然你必须先取得这种属性的头骨。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对抗火系法术,就得先杀掉一个火系法师,把他的头骨处理后串在手镯上。这可不是件容易事,许多死灵法师正是为了取头骨而惨死。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必须想尽办法加强自我保护能力,因为死灵法师被人攻击的危险比黑袍法师还要大——当你看到一个人手持骨杖,身后还跟着几具骷髅的时候,你肯定会先照着他的脑袋狠狠劈上一刀。

  我想,这些年来我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的。

《魔界》杂志网络独家授权网易文化登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杂志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Flash:瞅啥呢     下一篇:历届获奖女作家简介及得奖原因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