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短信 - 游戏 - 泡泡 - 邮箱 - 同学录 - 相册 - V交友 - 同城约会 - 拍卖
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26-30)

2004年04月15日10:34:05 网易文化 唐酽

  二十六

  和王蕴分开心情并不愉快。非但不可以一路蹦蹦跳跳哼着小曲回家,反而有些郁闷。虽说我可以不提上床,但上床实在是偷情的很重要组成部分。上床之与偷情就象水分之于鲜花一样不可或缺。偷情之花要想开得鲜艳就必须靠上床的滋润,如果不能和王蕴发生实质性的肉体关系,我们之间冒着极大风险的婚外恋实际上是花拳绣腿徒有虚名。如果哪天被若颀发现了那真是要冤得昏死过去,就算一盆水泼醒过来,还是会咬断钢牙痛苦地一句话说不上来。

  事实上这种不上床的偷情比上床偷情要危险地多。我想王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需要为这种并非纯粹意义上的偷情承担比纯粹意义上偷情更大的心理负担并进行更为周密的筹划。如果王蕴同意与我上床,事情倒变得简单了。只要找家偏僻一些的宾馆,我先开房等着,王蕴随后再来,出门后,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神不知鬼不觉,基本上可以把风险控制在最低限度。但那种并非纯粹意义上的偷情情况就变得复杂了,既然你不能说服对方进房,就必须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需要筹划非常安全的行进路线,约会地点,风险防范工作变得很困难。偷情的兴奋很大程度上被这种琐碎的规划紧张的心理给抵消了。王蕴不明白,我们已过了并且失去了可以在花前月下浪漫的年纪和身份,现在最适合最安全的就是在床上很现实的卿卿我我。

  回到家没有理睬若颀正准备宽衣解带上床睡觉。这几天我一直与她分居对她很没有好脸色,若颀居然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神气得很见我也是不理不睬。仔细想想,自从见到王蕴后,我和若颀之间一直就没有热起来过。本来我酒醉那晚若颀如果从了我,一番汗淋雨下气喘吁吁之后我们完全可以恢复正常的邦交往来,但若颀错过了我给她的机会,我们的关系依然紧张。正在我脱得剩条短裤时我的手机传来一个短信"在干嘛?我想你了,能上网吗?--杨柳依依"。我心里一喜,心想正愁没人解闷,杨柳依依便送上门来,真是老天爷也不忍看着我弊死。

  我打开电脑见到杨柳依依的美人头亮着心中一阵高兴填补了和王蕴分手后的不快。一段日子没见她想不到还生出了小别胜新婚的激动感。

  "好几天没见到你了,今天怎么突然想到了我?"
  "想到你不好么?"
  "当然好,激动万分。"
  "你有想我吗?"
  "怎会不想?"
  "多长时间才想一次呢?"
  "每天总有那么好几次吧。前几天怎么一直没见你上网?"
  "我出差了。"
  "上哪?"
  "福州。"
  "胡说八道。"
  "如果我在福州给你打电话你有什么反应?"
  "高兴地心脏病发作晕死过去。"
  "那我还是不让你太兴奋的好。我去北京了。你这几天好吗?"
  "不好。"
  "为什么?"
  "饥渴难耐。"
  "你没得吃吗?该不会穷死了吧?要不要我救济你。"
  "求之不得,我现在太需要你帮助了。"
  "说吧,需要什么?"
  "要你的人。"
  "啊?你这人真讨厌。"
  "和你说真的!你想一个正常的男人,性欲有如滔滔洪水要是总得不到发泄,会出毛病的。你没见那么多男人前列腺结石吗?那就是性生活太少过于节制造成的。"
  "少来了,尽骗人!你不是有老婆吗?"
  "有了老婆并不等于就可以随心所欲。"
  "可就算你要我的人,我也同意,可你要得去吗?远水解不了近渴。"
  "网上有很多电话做爱,今晚我们试试怎样?"
  "我从没做过,那多难为情啊?"
  "我也没做过,大家就象初夜一样没有经验,这样不是很刺激?"
  "我们还是不要做吧,总觉得不好意思,不过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二十七

  我和杨柳依依从未通过电话。因为她没有给我电话号码,她说如果有一天她特别想我了会打给我,我总算等到了这一天。

  我赤条条地钻入被窝,为了防止声音外泄蒙住头。我用手机拨了杨柳依依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非常柔美的女声,嗲嗲的,让人骨头酥软。尤其在我脱得很光的时候更是有些全身发烧。

  我竭力地让自己的声音更富磁性一些,加之在被窝里形成的混响效果,估计杨柳依依在电话那头听得也极为舒畅,所以杨柳依依说道:"没想到你的声音真好听,很性感。"
  "是么?你的声音也很挑逗人啊。"
  "我挑逗你了么?你有什么反应?"
  "想做爱。"
  "你真没用,仅仅声音就让你产生这种想法,要是我站在你面前你还不用眼睛把我的衣服剥光啊?"
  "让我想象一下你脱光的样子,光滑的颈脖,雪白的胸脯,丰润的臀部,修长的大腿。"
  我故意把声音拉得很慢很轻,尤其是后面描述形体的时候停顿的部分更是留够了足够的想象空间,同时极富感情。我认为我很适合到那些类似于夜半心声之类半夜与人聊天的电台去主持节目。

  "你别用这种声音和我说话,我受不了。"
  "你不喜欢听?"
  "不,你说得我也想了,我想要你。"
  至此水到渠成,杨柳依依感觉上来,两人你来我往把赤裸裸的话说得极具诗意竟然出口成章渐入佳境。杨柳依依是属于那种你不挑逗她便罢了,一旦把她性子挑逗起来了会让你欲罢不能的那种女人。我的被窝里传着她微微的呻吟,紧贴着我的耳仿佛真在身边。那呻吟声象夜船吹笛般的悠扬,缥缈,似有若无,断断续续,我在被窝里听着这要命的呻吟感到极度的缺氧心跳,额上渗出大粒的汗珠,十分地闷热,最后终于不敌这销魂的呻吟低呼了一声,又见湿裤。

  电话的那头似乎与我同时达到了高潮。在最后的几声极为紧凑急促的雨打芭蕉声后,传来了可以想象胸脯起伏的呼吸。

  我说:'我不行了。"
  "我也不行了。"
  "我没想到电话里也能让我不行。"
  "我们是不是很坏?"
  "也许吧。你后悔了吗?"
  "你呢?"
  "没有。"
  "那我也不后悔。"

  二十八

  事实上我和杨柳依依在被窝里道完晚安非常无力地伸出脑袋深呼吸了一下后就开始后悔了。男人总是这样,当欲望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产生剧烈生理反应时那种生龙活虎劲就是泰山崩于前也要搞完再跑。可当被女人榨去了最后一滴体液精尽力疲不能动弹之时就会煞有介事地对这之前不甚妥当的行为提出质疑。这就象方言婚前常对我说的,每次和坐台小姐做完爱早晨醒来,看着身边躺一陌生女人再想着呆会还得非常心疼地摸出白花花的银票时真想把她一脚踹到床下去。这时候便会开始扪心自问:"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堕落了?为什么不能找个不用付钱的高雅的方式来做爱?"我的后悔倒不是说与杨柳依依在电话里做了爱。而是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我连着和两个女人发生了非正常关系,这严重超出了我对偷情的正常心理负荷。

  假设我对偷情一偷到底的正常心理承受值为1。所谓的正常心理承受值指的是我完成偷情的全套程序后我在若颀面前仍能保持镇定自若的心理负疚程度。那么晚上,我和王蕴分开后,我的心理负荷大约达到0.6,由于上床所占的权重很大,因此我大约还有0.4的心理负荷空间,余地很大,并不满足,所以我回来时对若颀简直就是理直气壮理都没理。

  但当我与杨柳依依做完电话爱后,情况就发生了改变。首先我和杨柳依依在电话里聊性,由于是初次,总觉得有些罪恶感和紧张,一下子心理负荷就达到了0.8,再加上我终于不敌电话中的煽情,一泄千里又加上了0.2的心理负荷,因此杨柳依依让我的心理负荷大大突破正常的临界值,达到了1.6。而这还仅仅是对若颀一人负疚度的计算。

  若是再计算对王蕴的心理负荷这数值就更大了。想当初我和王蕴曾是怎样的纯情过来,而现在竟然在与她分开之后迫不及待地投入到与另一女人的缠绵之中并还因此湿了内裤,她若知道了不知会怎样地伤感且鄙视我。

  最后再想到杨柳依依如果真是个让人心动的美女,她对我有老婆不计前嫌,可她没想到我与她一番调戏之后止不住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竟然是建立在我与另一个女人"巴山夜雨涨秋池"弊得难受回来的基础上,不知也要怎样的地看我,由于我向来对美女有种自以为是的责任感,所以这又凭添了我对杨柳依依的心理负担。

  这么多数值累加无疑是我正常心理负荷的几倍。好在我是个心理承受且调节能力很强的人,尽管如此却也没崩溃。而是采取了三条措施来努力获取心理平衡。第一让自己不再计算这烦人的数值。第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对若颀好些。第三规范行为,决定再也不在同一天内与两个以上的女人发生关系。稍感宽慰之后,我开始静静地躺在床上让我的内裤在被窝的热度里慢慢地烘干。然后又耐心地等了很久,估计若颀已经睡下并且睡熟之后,静悄悄地起来,再次给自己做了清洁卫生,偷偷地晾上内裤,在阳台上呆立一会看了看月明星稀,感觉心情基本平静没那么龌龊后上床沉沉睡去,一晚无梦。

  二十九

  第二天醒来并没有忘记自己愧疚之后的决心,准备向若颀示好与她恢复邦交。

  来到若颀的房间见若颀正在收拾行李我有些诧异。但我知道她肯定不是因为我昨晚与女人电话做爱而要离家出走,便问道:"收拾行李去哪?"
  "出差。"若颀冷冷地说。

  一听到出差二字我便忍不住把嘴里的二十八颗牙全笑了出来。若颀出差对我来说简直是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认识若颀七年了,在我印象中加上这次总共出了六次差。这么可怜的次数意味着如果我在某时特别需要自由,我根本不能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内得到。因此这么大清早在没有听到喜鹊叫的情况下居然得到了这么让人振奋的消息不由地令我喜笑颜开,并因此觉得老天爷实在待我不薄,昨晚做了错事非但既往不咎还让我一觉醒来象从桑拿里干蒸出来一样全身毛孔轻松,可见只要勇于忏悔是能够得到宽恕的。

  "去哪?去几天?"我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笑容问道,我知道不可笑得太过了,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

  "长沙,我知道你想我去的时间越长越好。"
  "你说到哪去了,出门在外自己小心些。"
  "用不着你说。"我在若颀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还生气?我觉得你没什么可气的。"
  当然若颀可气的事情很多,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

  若颀朝我笑了笑,语气缓和了下来,她并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她只是在等着一个台阶下。"你只有在我出差的时候才笑得最发自肺腑。"
  "总不至于让我哭丧着脸?"
  "那也不至于高兴成你这样。"
  "我怎样了?"
  "你自己照照镜子去,瞎子都知道你在笑。"

  送走若颀我不由得哼出了"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这首歌我从未唱过,但不知怎的就这么不自觉地给哼了出来。我能够体会方言知道老婆出差时的激动心情,也能够深深地体会到为什么自由居于生命与爱情之上,位于金字塔的塔尖。没有受到禁锢的人是不能够真正体会自由的深刻含义。自由是一种心灵的纵情飞翔与肉体的为所欲为,它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一个字而且要加上叹号:爽!

  我非常急切地给方言打了个电话,准备把这种送走老婆的快乐与他分享,他已经让我分享了很多次这种快乐了,每次分享他的快乐时我总是不那么快乐,今天我要让他分享我的快乐,我也要让他看着我快乐自己并不怎么快乐。但他的手机没开机让我狠狠失望了一把。

  来到办公室,马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根据内部可靠消息,他的项目在集团公司获得批准,并向我表示感谢,同时邀我晚上喝酒。我颀然应允,反正晚上我是要狂欢的,有人买单何乐不为。同时心想这消息走得真快,我都不知马明就知了,可见马明在公司高层有人,和他进一步做好关系很有必要。

  三十

  这一天我的心情非常好,看着谁都咧着一张嘴笑个不停。即便对最不感兴趣的谢清风也史无前例地搂着他的肩让他莫明其妙深感困惑了好一阵。我自己都觉得奇怪,若颀短暂的离开怎会让我高兴成这样。说实话,若颀多数时候对我还是无为而治的,并不如多数人的老婆时时刻刻象防贼似地防着老公。看来婚姻果真如鸟笼,两只鸟呆在一只笼里扑腾尽管相互避让也免不得翅膀拍着翅膀屁股顶着屁股。现在一只鸟出去放风了,另一只鸟虽然还呆在笼里,却也觉得出了口闷气,少了个天天在眼前晃来晃去制约自己的东西,笼中畅快的鸟语基本比得上林间的自在啼了。

  到了下午,公司将投资龙腾科技公司的决定传到了我们部里。谢清风联想到我早上对他的亲热表现找到我很神秘地问道:"看来你早知道这个消息了。"
  我问:"何以见得?"
  "你今天看上去很高兴。"
  "我是另有高兴的事。投资不投资龙腾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我又不会多赚一分钱。再说我也没有特殊渠道会那么快得知公司高层的决定。"
  谢清风很敏感的问道:"你还有高兴的事?能说来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吗?"
  "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私事。"

  谢清风松了一口气继续强调了一下自己对公司的忠心:"我希望公司的最终决策是正确的,我宁愿自己多虑了。"
  "我也希望我的建议不会给公司带来损失,否则我就失职了。"
  "哪里会有绝对把握的事,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再说这是集体讨论的结果也不是你一人的事。"
  "那是那是,最终的决策权也不在我,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
  "不过经办人也是很关键的,事实上你们的意见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公司的决策,公司领导不可能对每个项目都了解地那么清楚。"
  "那是那是,所以我的责任还是很大的。"
  说到这我一阵尿意上来便出了门。我发现每次我和谢清风谈话在外表平和的同时总会产生内急,这让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宁琦追出来向我诉苦:"看来我们真要被猪缠上了。"

  我笑道:"你这么不喜欢猪,为什么当初不提反对意见?"
  "我再怎么不喜欢猪当然也要和你站在一起啊。"
  "这么说为了你的忠贞我得请你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选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晚吧。"
  "那就今晚吧,马明刚好要请我们。"

  "他请的不算,我要你单独请。"
  "行,就依你的。"
  "还有一个问题问你,不准不答。"
  "有问必答。"
  "今天干嘛这么高兴?"
  我心想今天确实有些高兴过头了,怎么谁看着我都知道我很高兴。"老婆出差了。"
  宁琦非常愕然的样子"你们是不是夫妻感情不和啊?老婆出差把你乐得全公司都知道?"
  "没这么夸张吧?"
  "至少半个公司都知道。"
  "还是夸张。"
  "我们部全知道这总不假吧?"
  "这还差不多。我们夫妻感情没有不和,但我就是高兴。"
  "无法理解。"
  "到你结婚后你就明白了。"
  "我可没想那么早结婚。"
  '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