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短信 - 游戏 - 泡泡 - 邮箱 - 同学录 - 相册 - V交友 - 同城约会 - 拍卖
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41-45)

2004年04月20日10:10:23 网易文化 唐酽

  四十一

  和王蕴分开一人骑在路上越想越觉得很衰。今天除了和王蕴摸了摸手什么事也没做就被发现了。本来是个比较忧郁的分手的日子,现在却来不及好好地品味分手的伤感而要专心应付可能爆发的战争了。

  几滴雨珠落在脸上,接着更多。我拿出雨衣披上,雨越来越大,终于下成暴雨,我的脸全湿了,并且被打得有些生疼。我的脑袋高速运转,想了至少十种以上的理由,但全被自己给否决了。思前想后最终决定还是说一些真话,今天不说一些真话是过不了关的。因为一开始我错判形势一口咬定说在上课,说明我早上做的事情很不光明正大。一个已婚男人有什么不光明正大的事情当然是与女人有关。因此我必须坦白和女人在一起若颀才会相信。但我无论如何不能把王蕴给招出来,这样事情会复杂化。我只能找一个若颀素不相识的人做替罪羊这样才能把事情简单化而且没有后遗症。

  把基本原则定下来后我觉得思路慢慢地清晰起来,最后终于想到以与网友见面来搪塞简直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一来我和网友见过面若颀是知道的,也就是被恐龙吓着的那次,可那次我事前也没说,这次再犯同样的错误完全可能。只不过这次的错误会稍微严重些,有欺骗的成分在里面,但应该也不是太严重,因为这种时候换作谁都会撒谎,这是可以理解和被原谅的。二来若颀对我与网友见面反应并不是很强烈。那次她听着我描述完那女人的惨状后竟然哈哈大笑还很同情我,认为我极没有桃花运。只是末了才问一句,如果遇上美女就不会让她知道了是吗?因此这次再告诉她与网友见面对她的刺激应该不会很大。

  回到家中我还没来得及擦干脸先堆了一脸的笑进门。我觉得这一脸的笑很有必要,可以起到缓和气氛的效果。同时也向若颀证明我还能笑得出来说明事情并不象她所想象的那么严重让我感到紧张和害怕。但若颀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有点讨好地来到她面前:"事情是这样的,我说在上课的确在骗你。"
  若颀冷冷地说:"很好,继续。"
  "早上我其实是和网友见面了。"
  "继续编。"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继续编。"
  "可这是事实!"
  "真的是事实?"若颀逼视着我。
  "千真万确。"我的回答斩钉截铁。
  "发现你现在撒谎居然面不改色。昨晚你喝得烂醉怎么约人?"
  "我是白天上网时约的。"我的反应很快。
  "那好,你和那女孩在哪里认识的?"
  "新浪的聊天室里。"
  "叫什么?"
  "竹影扫阶。"这么短促的逼问之下我来不及捏造不自觉地把竹影扫阶给说了出来。
  "后来呢?"
  "我们约在名典咖啡屋碰面,然后你就打电话来了,于是和那女孩就分开了。"
  "你是不是又要说那女孩很丑让你没有一点念头?"
  "被你说对了一半,那女孩长得不丑但一般,不过我对她确实没有想法。"
  "唐酽,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说与网友见面就没事了。你频频与女网友见面到底想干什么?不就是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吗?"若颀声色俱厉。
  我的火也上来了:"你很纯洁是吗?你不是也想着遇上更好的离开我吗?"
  "我说过这话吗?"
  "你没说过?还记得那颗哈雷慧星吗?是不是很久没有出现了?"
  若颀愣愣地看着我,半晌说了句:"你怎么可以这样?"然后眼泪刷得流了下来。

  我知道这对她打击大了,这是我的杀手锏,果然一亮出来就重创了若颀,但我并没有重创的快感,反而一阵心软说道:"对不起,我只是看你那段聊天聊得很不正常,所以想知道你到底想些什么。"
  若颀趴在沙发上哭得梨花带雨停不下来让我很是不忍,我轻抚着她的头发和后背竭力地想安抚她,我很茫然,觉得确实过分了。

  四十二

  我最终没有哄得若颀开心。在女人的眼泪面前很多男人总是显得软弱并且没有办法。我是其中一个。

  一连几天若颀都没和我说话,一副很幽怨的样子。我自觉理亏心里颇为不安。因为当时的情形本来是很清楚的,我为鱼肉,若颀是刀俎。可没想到我虽是鱼肉却不是那种老老实实甘心被剁的鱼肉,竟然仗着一口坚牙反咬了若颀一口,疼地她连举刀的力气都没了,这对若颀来说当然是百般委曲十分冤枉。

  鉴于若颀确实比较冤,所以我这几天除了魏小田结婚的那晚外,每晚都象猫似地非常老实地呆在家,难得安分守己了一阵。在网上更是小心翼翼不敢造次,只要有素不相识的女人主动挑衅我都十分警惕。特别是她们对我说一些比较暧昧的话,赤裸裸的话,或是问我一些隐私时,我更是性情大变非常紧张地要她们严肃认真地对待生活,不能放纵自己,即便在网上也是如此。结果这些女人索然无味,没聊几句便和别人打情骂俏去了,有的甚至用的还是公聊,大张旗鼓,看得出风情万种,搞得我无比后悔心痒难耐。

  魏小田在福州办完酒便屁颠屁颠地跟着老婆回她乡下的娘家继续办酒了。本来他仍要拖着我和叶波给他当伴郎被我们严词拒绝。那晚的伴郎当得我们险些连苦胆都要吐了出来,如果不是仗着一种顽强意志和敢打敢拼的作风镇住了一些人,只怕酒桶要被人笑成饭桶。魏小田临走前非常陶醉地说他要吸着乡村清新的空气,在蛙鸣虫叫的伴奏下做爱,美美地过它几天的蜜日。说完便美滋滋地走了。我和叶波觉得他有时神经不是太正常。中国农村的脏乱差情况那是有目共睹的。

  我们三人最近的大致心情是这样的:魏小田不知死活地走进围城有些盲目乐观,虽然婚前和我们在一起的那晚到后来有些悔悟的意思,但我估计他第二天醒来便忘了昨晚曾经闪烁过的泪花,所以高兴地有点傻。我的心情总体是比较平和的,虽和若颀吵了一架又转入冷战,但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可叶波的情况却是不妙,酸奶的销路一直打不开让他的心情达到变质酸奶的酸度。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没开壮阳店,那时的想法有些幼稚,认为开壮阳店不够大气说不出口有点象专治性病的江湖游医,他想拥有一个响当当的规模化工厂。可凌云壮志固然不错,但千里之行总得始于足下,事实上开壮阳店比办一个工厂要简单得多,表面上壮的是别人,实际上肥的却是自己,特别是通过给别人补精的方式实现资本的原始积累一点也不血腥,反而比较文明。而酸奶厂如果没有很雄厚的资金,迅速打开销路,那么奶厂的命运就和牛差不多,吃进去的是草,挤出去的是奶,投入产出比很不成比例。如果做为一个虾米被人吃了吞并了那还是幸运的,最可悲的是别人连吃都不吃就这么一脚踩死了丢在一边,那才真正的是血本无归。叶波痛感市场对奶厂的重要作用,决定一改过去在报纸夹缝做广告的低调做法,花上个三五千块钱不惜血本地拍一个电视广告,好好地宣传一下他的蜜雪儿酸奶。

  叶波找到我要我提供帮助。他认为我家装修地还有些情调,决定在我家拍他的酸奶广告。他的大体构思是这样的:一家子,夫妇两个儿子一个,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极爱足球,女人围着围裙做了一桌的菜到吃饭时间让父子两个吃饭,父子两个愣是不吃,女人问不吃饭吃什么?二人异口同声地答:蜜雪儿酸奶。这时电视里进球,父子两个高举酸奶欢呼起来,于是女人也举着酸奶转身对着摄像镜头说了一句:蜜雪儿酸奶,初恋的回味,进球的快感。

  说实话,叶波虽然学的是起重机但还是有些小品味的,本不至于没有创意到这种地步,但最近酸奶搞得他焦头烂额有些大失本性。我建议他哪怕找个青草地一对恋人举着酸奶在草地上含情脉脉地对视,然后配一个场外音:蜜雪儿酸奶初恋的感觉,也比那女人围着围裙对着一桌的鸡鸭鱼肉说初恋的回味进球的快感要强上百倍。但叶波还是坚持己见,并说其实进球的快感那是影射射精,说白了,他的蜜雪儿酸奶就是要给人一种男女在一起的快感。

  我不好多说,说多了怕叶波误认为我这点小忙都不帮,于是便答应了。叶波的效率还挺高,第二天非常迅速地联系了电视台,第三天电视台一行三男一女加一小孩扛着录影器材便到了我家。一进门,两个负责技术的一副很熟练的样子把该插上电源的录影器材全都插上了。然后一大一小两男人坐在我家沙发上看足球赛。那女的便围上了围裙。若颀还是很识大体,我们吵归吵,但叶波来了还是比较给我面子,并不板着一张脸,而且还亲自下厨给他们炒了几样做道具用的菜。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三个演员并不满意,男的奶油味重了些,小孩有点傻不灵气,那女的虽说长得不难看,但给人一种庸脂俗粉的感觉,不过据说还拍过几个广告算是福州小有名气的广告女郎,可我是一个没见过。那两个录影,留着长发有点艺术家的样子,可惜也各有缺陷,其中一个个头比若颀还矮,另外一个完全配得上精瘦二字。我觉得叶波的广告有点悬。

  录影开拍,一大一小两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女人在餐桌前摆上碗筷然后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说道:"吃饭了!"我觉得女的口音有些怪,但又听不出是哪的腔调。

  男答:"没空!"
  女问:"不吃饭你们要吃什么?"话一说多我发现这女的有些福州口音。

  男答:"蜜雪儿酸奶。"
  女的露出娇态说了一句:"真讨厌。"然后递了两瓶酸奶过去。我感觉有点想吐。

  酸奶递到父子手中,父子插上吸管正准备往嘴里送,这时进球,二人举着酸奶猛得站了起来,非常短促地"啊"了一声然后坐下。这时女的一手举起酸奶,一手指着酸奶,神色十分庄重用地道的福州腔说了一句:"蜜雪儿酸奶,初恋的滋味进球的快感。"

  我和若颀对视了一下,忍不住扑哧一声全都笑了出来。这时录影的喊了一句:"OK。"叶波好象挺满意的样子。一伙人收拾器材就这么离开了。

  次日下午,叶波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还得到我家再拍一次,说是录影的昨天只带了一盏灯,画面太暗了,今天还得再加盏。

  四十三

  叶波的酸奶在电视台做了五天总共四十秒的广告便因后续资金没有跟上被撤了下来。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没有钱根本没有快感可言,就算你自吹自擂很有快感那也得掏钱,钱就是一种信用,否则也由不得你当成大伙的面胡吹。

  叶波越发地郁闷起来,对他来说不惜血本的几千块钱砸下去非但没有收到如雪的订单,反而象精卫拿去填海的小石子一般没了踪影。再加上他那段亿年后可以在星际间流传的婚姻也在酸奶的问题上发生变质,有被人取代的危险,心情的恶劣更是可想而知了。

  "小成本小制作小打小闹在这种闹哄哄的世界里根本起不到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果,物质是第一性的,没有达到心理预期的物质,所有的爱都是苍白的,只要有足够的物质,所有的爱都将拜倒在它面前。"

  这是叶波见市场没有动静并与老婆关系剑拔弩张之后这么多年来对我和魏小田说的唯一一句最正而八经的话。我和魏小田各拍了叶波的半个肩深表同情。

  不过叶波的酸奶广告也并非全无效果,最起码我和若颀在听着那女的煞有介事的福州腔中一笑泯了恩仇。只要没想让婚姻解体,就不可能永远活在冷战的阴影中,生活要继续,就会在一些细节处自然而然地达成谅解。但我发现每一次的冷战过后总要有一些杂质浮到表面,使我们两人无法再相互清澈地面对。吵过的婚姻就象一切开裂的东西,有了裂痕了就很难修补,表面上可以和好如初,但实际上却是心怀芥蒂,没有什么能工巧匠可以真正地把开裂的东西补到天衣无缝。

  四十四

  公司派我和宁琦去杭州考察一个地产项目。说是考察其实是为这个项目打前站,如果可行还会有更多人去。我不明白公司为什么总要把我和宁琦牵扯到一起,本来我们两人间就有些不干净了,这次孤男寡女去杭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会不出事。

  临走前若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问了我一句几个人去?我说两个。她问谁,我说你不认识,一男的。我不想让若颀胡思乱想,破坏了刚刚安定团结的局面。至于我自己早已下定决心,尽最大的可能与宁琦保持距离。因为好不容易在上次的一吻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两人的关系又回到了吻前的状态,这次不能再破坏了这种平衡。

  公司的车送我们俩到福州长乐国际机场。长乐机场建在海边,当时号称福建天字第一号工程,设计超前,是为了迎接三通而建。可怜至今没有一架台湾的飞机飞到长乐机场过,诺大的机场少有人声鼎沸的时候,就象一个浓妆的弃妇。

  我坐在车子靠窗的位置心情如堤外的海面有些澎湃。心想这一去是良辰美景只怕过不了宁琦这一美人关。我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瞟了一下宁琦,虽然看不出她有什么不正常,但我并不认为她能做到心如止水没有一点想法。

  车子在快拐上候机厅的长坡时,我的眼尖,不远处停车坪一个女孩非常不可思议地紧紧抓住我的眼球让我全身震动了一下。我急忙叫司机停车。司机一个急煞车宁琦险些撞到前面的椅背上。她非常诧异地看着我,我没顾得着解释就下了车。

  海风拂面,吹动女孩的长发。女孩用手轻拢微乱的发,姿势优雅至极。淡淡的笑挂在嘴角,无与伦比的微笑曾让我梦萦魂牵。

  确实是林茵,我相信我的眼睛和感觉。这个笑即便在一万张蒙着轻纱的笑脸中我也能一下感觉得出来。我清楚地记得大四那年在鼓浪屿渡轮上的情景。我和方言靠在甲板的栏杆边,几个女孩朝我们走来。其中一个女孩太美了,近170的个头,长发飞舞,裙裾飘飘,一双美目顾盼生姿,在碧海蓝天的衬托下宛若仙子,灿烂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当时我和方言都是很明显地全身一抖,我就是被这样的笑这样的长发这样的如花面庞击倒,第一次体会到了毫无保留的一见钟情。我曾这样描述过林茵的笑,笑到灿烂处似牡丹花开,浓墨重彩。笑到细微处似轻蕾微放,水墨留白。我甚至连她的手都没牵过就经历了一场更甚于王蕴的刻骨之痛,可我却对她却一点也恨不起来。

  第一次的邂逅是在海上,第二次的远望是在海边。总是海把同样的笑串联起来化作轻波荡漾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种笑的出现与海有什么必然联系,但可以肯定一点的是林茵的笑就象最湛蓝的马尔代夫海色那样迷人。

  我怔怔地看着林茵上了车,车子缓缓启动离开机场。透过车窗,依稀看到她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是倾城一笑。我就这么远远地望着她,甚至没有想到要喊她,我处于一种头皮发麻全身发烫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千头万绪不知如何理清的状态。我不知她看到我没有,我想可能是没看到,因为我知道她的视力没我好,虽然她的眼睛清如潭水。但如果她没看到,为什么是先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才是甜甜的一笑?先看再笑肯定是有所发现,这个顺序我很清楚。可她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能象我一样叫司机停车?为什么不能象我这样反应如此强烈,毕竟我们也七年多没见了。就算她对我毫无感觉,就冲着我追过她我们也该谈上几句彼此了解一下别后的生活。

  我头乱如麻,我的满脑子全是她。我知道这回我完了,彻底完了。

  四十五

  我转身坐回车中。宁琦一直朝车窗外看着,见我回来看了我一眼便扭过头去并不问我些什么。我也没搭话,只想着林茵。

  进了候机厅通过安检在登机口前的位置坐下后两人才开始聊了起来。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沉不住气的时候,是为了停车坪上的那个女孩吗?"
  我点了点头。

  "你认识她?"
  "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你们谈过?"
  "没有,但我深爱过她,好多年没见了,没想到今天在机场能见到。"
  "真的有一种感情多年前经历过多年后还这么强烈吗?"
  "算了别提她了,也就是一眼缘。也许再也见不到她,如果有幸还能见到那一定又是在多年后的某一瞬间。"
  "你们分开后就再也没联系过?"
  "没有。"
  "看来她并不爱你,不过她的确很美。"

  我长叹了一口气,宁琦的话触到了我的痛处。我仔细回顾了一下,这么多年来我喜欢过不少女孩,大凡我喜欢的女孩不敢说全都对我情有独钟至少也能做到情有所钟,至于事情过后有没留着很深的记忆并且能时时想起这就不好说了,但起码事情之初我们还是能一拍即合的。唯有林茵是个例外,至始至终都对我保持着最强的诱惑却又让我束手无策万般无奈。

  福州飞杭州的距离与福州飞厦门武夷山的距离差不了多少,也就是喝一杯可乐的时间。公司在杭州办事处的员工把我们接到靠近西湖的一家宾馆住下。吃过中饭稍事休息我和宁琦便到项目现场了解了一下情况。我们发现杭州的地价有些高得离谱,特别是西湖边上的房价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公司的项目选地隔着西湖大约两条街,在我看来在这个地方开发房地产闭着眼睛都可赚钱。

  晚上杭州办事处在西子湖畔的楼外楼为我和宁琦定了一桌酒菜算是为我们正式接风洗尘。楼外楼以西湖醋鱼味美而著称,加之有包括周恩来在内的众多名人光临,环境优雅,本是极为平常的吃也变得大雅起来,甚至在嘴角流出油的时候还能品到一点诗的味道,的确是个美食文化之地。

  席间我和宁琦喝了不少酒。我们两人都是第一次来杭州,早就拜倒在西湖的盛名之下,再加上点酒精的作用更是有些直把杭州作汴州的意思。

  在西湖夜晚迷离的山光水色之中,我怎么也忘不了林茵。我在每一杯酒落肚时总在心里默念着林茵的名字这让我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我想着此刻要是林茵坐我的身边该多好。并非宁琦不美,但并不是每一种美都可以如此深深地打动我。原来我总担心会和宁琦间发生些什么,但现在的结果却是我竭力地想把宁琦看成林茵,哪怕看出她们之间的一点相似之处也好。我不知宁琦是什么想法,酒桌上她并不如以前我们和马明一起吃饭时那样用辣辣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觉得与她有些距离。

  吃过饭办事处本来要安排我们去唱歌,但宁琦一反常态地变得忧郁起来,说是我们去玩,她想一人在西湖边好好走走。大凡人若心里有事在酒后必定变得伤感,特别是对着如此良辰美景更是容易触景伤情。就象我现在的心情也并不开朗。于是我让办事处的人先回去,由我来陪宁琦走走。办事处几人误以为他们安排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让宁琦突然变得沉默寡言。双方客气了半天,最后好歹宁琦让他们相信不关他们的事几人才散去。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