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短信 - 游戏 - 泡泡 - 邮箱 - 同学录 - 相册 - V交友 - 同城约会 - 拍卖
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81-85)

2004年04月30日10:23:16 网易文化 唐酽

  八十一

  我在树下呆坐了半天,刚被舒筋活血过的脑袋又变得昏沉起来。我等待了这么久,打死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魏小田根本不是个可以信任的人,这是我历经这场天大的玩笑后得出的一个刻骨铭心的警示。如果今晚有哪位壮士想去阉了魏小田,我会在旁边递绳子连同刀子的。就算摊上个从犯的罪名我也认了。

  我异常苦闷地来到金牌酒吧。往常都是几人同去的,但今晚我想自己一人。刚进门便见叶波和我同样苦闷地坐在吧台上,旁边一扎酒已喝了三分之二。叶波见到我微微地点了点头面无表情。我在他身边坐下,二话不说,把他扎内剩下的酒全喝了,然后说道:'真是兄弟,连苦日子都挑到一起了。"
  叶波一声不吭,神色十分冷竣地向服务员招招手做了个手势又叫了一扎酒来,然后点上一根烟吐了个烟圈,模样有些酷,但我知道他心里苦得很。

  "出什么事了?"
  叶波好象被我一句话触到了心事不由自主地抓了抓脑袋眼眶有些发红:"我离婚了。"
  我十分诧异。我知道叶波和他老婆真正关系远不如他吹嘘的那样,可这么悄没声息一点招呼也不打的就离了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就在今天?"
  叶波点了点头。

  "这么说你们两人已经预谋很久了,怎么一点风声也没有?"
  "这种事难道也要做广告?"
  "起码得让我们事先知道一下。因为什么?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吗?"
  "很多原因,一句话说不清楚,感情的毁灭不是一朝一夕,我一直在挽回,可她执意要走。也许我不办工厂情况会不一样。"
  "这和你办厂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我的厂情况一直不好,现在也准备关了,再下去只能亏得更多,我们两人经常吵。感情到了这份上不可能再忠贞了。"
  "别和我谈忠贞,也没见你什么时候贞洁过。不过离了也好,你又是自由身了,婚姻是口香糖,越嚼越没嚼头。要想不时地体会那种甜味,只有不停地更换婚姻。以你现在的样子找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骗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我就不明白了,怎么是你老婆执意要离,女人到了这种年纪再嫁实在是勉为其难了。"
  "有个男人在追求她,说会娶她。"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该有她苦头吃的。"
  叶波长叹一声,一张脸慢慢开始变形,终于忍不住趴在吧台哭了一会。这是我第一次见叶波落泪,非主动的离婚、被迫的工厂倒闭,恶运绵绵使得一个铮铮汉子象被人鸡奸过一般显得软弱无力。我拍了拍叶波的背安慰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离婚了,可以再婚,不见得你的前妻是最好。工厂倒闭了也还没到要卖身的地步,总有机会再起的。"
  叶波听了我的话好歹有些安静下来,说道:"其实也不能全怪她,我们仨谁又干净了?"
  "能够反省自己就好,夫妻不成情义在,有空也祝福一下人家。但还是多提提醒,女人经常会犯傻,不过我现在简直就比恋爱中的女人还傻。"
  "你又是什么事?不会也离了吧?"

  我一听叶波问我了,因为叶波悲伤而压抑的怒火终于象找到火山口一般喷了出来:"再也别让我见到魏小田这只乌龟,骗得我够惨。"
  "你是说林茵的事?"
  "你怎么知道?"
  "他早和我说过,他根本就没人家的电话,那天他们俩也就聊了几句就散了。"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够焦头烂额了,哪有这份闲情去管你们的事。你到底对林茵有几分真?这么兴师动众?"
  "再一次严正申明,我对林茵的喜欢是全真鱼丸,一点不搀假的。真不明白,你们怎么就闹不懂?"
  "可就算你们好上了又怎样?难道还真的离婚结婚不成?"
  我默然了,我真的不知道就算前进一万步我和林茵好上该往什么方面去发展。

  八十二

  也不知叶波什么时候偷偷给魏小田打了电话,魏小田一脸谗媚的笑进了酒吧。我一见魏小田就气打不过一处来,魏小田忙不迭地连说了几个不好意思,并且自罚了五杯酒,并再次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他身上了。

  我本来见魏小田一副谦恭的样子心情稍有好转,但一听他说这事又包在他身上了忍不住一口酒喷了出去。我咬牙切齿地向魏小田指出,从此休要在我面前提"包"这个字,我听了恶心。魏小田说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包"我抱得美人归,虽然从林茵的本意上来说是喜欢他的,但他为了兄弟愿意忍痛割爱。我气得追得他满酒吧得打。

  晚上我们三人喝了十多扎的酒,直到舌头发直。我和叶波是真痛,魏小田本来一人在边上傻乐,后来也想起了一些被女人抛弃的伤心事,加入到我们悲痛的行列。

  这一晚,酒吧里的三个老男人有别于以往,都显得很深沉。

  晚上回去,我连衣服也没脱就这么一头栽倒在床上昏昏睡去,任若颀怎么推也不肯起,若颀气呼呼地一人到边房去睡了。

  睡到半夜,觉得有些受凉醒了过来。见若颀也没给我盖床被子竟然由我这么自生自灭又自怨自怜了一番。这种事在恋爱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的。那时我偶而会酒多了醉醺醺地跑去找若颀,若颀总是不顾家人的不满十分精心地给我端茶送水让我睡在她房里,然后自己上另外一间房,往事历历在目,觉昨是而今非,不由地让我在夜半时分长吁短叹。

  过了三天,公司的任命出来了。这三天我是无时无刻不在想林茵,我想就这么放弃算了,也许没找到更好,真找着了,只怕伤痛又要更深几层。

  公司的任命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不由得我不从对林茵十分顽强的想念中分出些神来。谢清风出任投资部经理,我则被派到下属的物业公司任副经理主持工作,宁琦被派往香港。谢清风出任经理证明我对整个局势的判断严重错误。宁琦派往香港也是我始料未及,这是公司的肥缺,谁都想去的,当时邓总说让宁琦离开投资部,我根本没想到公司会让宁琦去香港。我非但没有转正还被派往集中了全公司几乎所有老妇女的物业公司实在是让我哭笑不得很受伤。我所得到的仅是一个象征意义上的负责人。

  我觉得这种人事安排很有种故意的成分在里面。我越发肯定我真的是激怒邓总了。以至于所有的安排都出乎我的预料,事实也证明,后来我从马明口中得知,邓总认为我不够成熟,太情绪化了需要再历练历练。

  任命下来,谢清风一张脸笑得简直可以称是怒放,很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笑成那样的,有些笑得没谱了,由此可见他当初压抑之深,现在终于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张松倒显得挺衿持,遇上别人拍他几句总是很谦虚地说哪里哪里。我根本没有心情去祝福这二位,我觉得自己在公司里十分地形单影吊。张松假惺惺地找我去安慰了几句,说会尽快帮我争取转正,并说一人独挡一面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我首先对张松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表示了感谢,并说这些年来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这对我以后是一个宝贵的财富。

  这是我最客气地和张松的一次谈话,当初我与他一厢情愿的蜜月期算是彻底结束了。

  八十三

  不知为什么,当一切结果明朗化之后,我反倒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觉得这样也很好。让所有的倒霉都集中在同一日子里相互激荡和催化,使得这段倒霉的日子更显得悲壮、心痛,同时也为自己饱受重击之后居然逢人还笑得出来而感动。

  我很快就办完了交接手续走马上任去了。谢清风第一次以投资部经理的身份请了张松、我和宁琦,为我们的离开饯行。谢清风亲自给我打了电话,电话里把这餐饭上升到相聚、缘份、离别的高度,让人一不小心就很容易动情。我本想不去的,但转念一想,如果不去反倒让人小瞧了,于是大大方方地和那帮人痛饮了一番。席间,场面十分温情,想必宁琦是真动情了,居然掉了几滴泪,让大家好一阵安慰。

  吃过饭大家各自散去。宁琦一反常态毫不避讳地提出和我一起走走。我心想过两天宁琦就去香港了,而且我也落魄到了和一帮老妇女为伴的份上再也没什么可顾忌了,于是颀然应允。张松和谢清风一副很理解的样子,说宁琦这一去也不能常回来,我们两人是搭裆是该好好谈谈。部里的两个年轻人看我的眼睛似有些冒火,我视而不见。

  两人来到温泉公园,一路无语。进到园内,在一偏僻处找了张凳子坐下。秋风起,让宁琦缩了一下肩。

  "我后天就去香港了,回来时,需要为你带些什么吗?"
  "我什么也不需要,你若真买了,我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收了,老婆那不好交待,她总得问个水落石出。不收吧,又会让你伤心。"
  宁琦扭头呆呆地看了我一会,在暗中,那双眼闪着墨漆的亮光。"马明和我说了你的事,你怎么那么傻呢?为了我这样,值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这么做心安理得。"
  "可你这样要走很多弯路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换作你会怎么做?"
  "可你并没有有爱我到那种份上!"宁琦提高了嗓门。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觉得对不起你,才更应该这么去做。"
  宁琦看着我无语泪流。我有些心疼地捏了捏她的手以示安慰,宁琦顺势倒在我怀里。

  "一切都过去了,有什么好哭的。我不是好好的?去了香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可以再吻我一次吗?"
  我犹豫了,停顿了一会,在宁琦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你是不是在怪我?"宁琦问道。
  "没有,我干嘛要怪你?"
  "因为你很礼貌,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吻。"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我心情不好。"
  "我明白,这件事对你的打击一定很大。"
  "不仅这件事,还有别的事。"
  "还有什么事呢?"
  "你别问这么多了。"
  "如果有来世,我也不想做男人。男人太累,不可以哭,什么事要藏在肚子里,不能表现出来。"
  "如果有来世,我还是想做男人。起码男人不是弱者,保护人的感觉其实挺好。哪怕自己受到伤害,也会有一种很自豪的感觉。"宁琦坐起咬着嘴唇没有出声,然后猛得把唇印在了我的唇上,我再也无法拒绝,两个人如胶似漆地沾到了一起。

  只有一轮冷月看着我们,我不知林茵此时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和她的男人搂在一起。

  八十四

  宁琦走了。在要上飞机的时候给我打了个电话。我突然有了种怅惘若失的感觉。所有的女人都离我而去了。只有若颀还在我的身边,但她并不能带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前一段闹哄哄的日子到此告一段落了。该去和不该去的都去了,只是该来的依旧还没来。我不知去哪里找林茵,也许我们从此又这么失之交臂了,在茫茫人海中要遇上一个可心的人很难,但要失去一个人却很容易。

  此后的一段日子让我感觉很没有嚼头,我每天都无精打采象个老黄瓜。应酬少了女人走了固然让人不爽,但最可恨的是在公司里每天都要面对那些很勤奋地打扮自己很虚心地学习却因先天条件所限怎么也折腾不出新鲜感的老女人。想当初,不管怎样,起码还能天天对着宁琦,看着宁琦朝我发嗲。一个年轻漂亮女人的发嗲与一班老女人的搔首弄姿差别之大讲起来都会让人掉眼泪。年轻女人的发嗲是拿鹅毛搔脚板,麻酥酥的。老女人的发骚简直是精神强奸,冤得连窦娥都当不了。我很同情这些女人的老公,这样都能忍受可以去做鸭了,虽然年纪大些,但起码服务态度好。

  我的那几个铁杆也是七零八落近况很不好。

  方言成了缩头乌龟。他被傅岚岚逼得有些走投无路,编造了种种理由想分手,都被傅岚岚一一识破,不得已,吓得连手机号码也换了,天天龟缩在家里。傅岚岚找不到方言居然三天两头打电话找我哭诉,我又不好将傅岚岚拒之门外,怕把傅岚岚逼急了真做出什么蠢事来对方言更不利。于是拿出一副政工干部特有的耐心做傅岚岚的思想工作。若颀当然对我产生了怀疑,不得已,我只好把方言给出卖了,但没有全卖,我说这女孩爱上方言了,但方言宁死不从,只好躲着她,于是女孩便来找我倾述。若颀听完后白了我一眼说:"以后在外面泡妞给我小心些,别象方言泡上了甩不掉。"
  后来方言在事态平息之后请了我一顿,十分感谢我把他的后事料理地比较妥当没惹出什么大麻烦同时也很后悔当初没听我的话,假戏真做了。

  陈热很不情愿地背井离乡去了津巴布韦。那里有个援建项目让陈热去当财务经理。当时在高中读世界历史时我们就知道这个地方,因为与男人的重点部位是谐音所以印象深刻并且瞧不起。没想到十几年后陈热竟然去了这么个地方。临走前,我们几人大醉了一场。我们千叮咛万嘱咐,到那种地方,再快乐也不能让别人帮着快乐,染上爱滋病并不是件很好玩的事。有钱了,就买个好一点的自慰器,实在不行就用手,总之千万不能找黑人。

  叶波继不费周折地离婚后又很利索地宣布破产,从此沉缅于网事。虽然斩获颇丰,但行走江湖久了也难免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非但拖累了魏小田的贞操,险些把我的也陪上。这件事还是很有必要提一提,因为如果不是我在最后关头顶住了,我们三人被一个姿色不怎样却无比丰满的女人一网打尽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

  这女子当然也在福州,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后话。当初叶波刚见完那女子后一改前段的阴霾之气,很兴奋地告诉我和魏小田,这女人是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为丰满的女人。他很爱她。于是我问叶波是爱她的胸脯还是爱她的人。叶波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仍然一口咬定他爱她。叶波别的我不佩服,唯一佩服的是他的情弦总是那么容易被拨动。这点魏小田和叶波是如出一辙,因此我也很佩服魏小田。叶波煞有介事地与那女人好了一段,当那女人吵着要嫁他时叶波害怕了,百般抵赖。于是那女子竟将叶波QQ中的所有男人都加为她的好友。当然也就是我和魏小田。魏小田失身时我不知道。然后那女子又找上我。聊了几次之后相约见面。我因为近来郁闷得很于是答应见面。那女人一见到我就有些激动,笑得很暧昧,我突然一阵心虚觉得有什么重大隐情,于是便借上厕所的机会给魏小田打了个电话,让他帮我脱身。魏小田问我那个女人是否很丰满。我回忆了一下,那女人穿着羽绒服仍然显得胸部鼓鼓,于是便回答到应该很丰满。魏小田停了一会说道,那你还是上了她吧,毕竟我们这辈子遇到丰满的女人并不是很多,要珍惜。我说我不是个只见胸脯不见全身的人。魏小田还是坚持认为遇上了就是缘份,就当自己做活雷锋了,因为凭他的直觉那女人一定很想。我见魏小田的呆霸王习气又上来了,便懒得与他纠缠给叶波打了个电话。叶波居然也问了和魏小田同样的问题,我越发觉得奇怪。紧接着叶波又很认真地问我,是不是真不想与她上床。我说的确是一点也不想。叶波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终于道出事情的真相,并说魏小田已经用过她的套子了。当我非常礼貌地打的送那女人回家时,那女人邀请我到她家里坐坐,被我婉言谢绝。后来魏小田告诉我,他之所以没有告诉我真相,他是真心希望我与那女人上床。因为他的感觉很不好。如果那女人是先被他上了,然后再去泡叶波他会有种自得感。可事实却是颠倒过来,他感到很受辱。因此想发展一个下家,就象传销那样,多少有些赚头。

  这段闹闲荒的日子让我身体很不适,但终于到了2001年初出现了拐点。林茵注定是我生命中要遇上的女人,无论怎样,我与她都会相会的。

  八十五

  我能够遇上林茵,完全得益于我心灰意冷之后又开始与网上的一些女人恢复了联系。所以我认为,一个男人无论是在他得意还是失落的时候,永远也不要抛弃女人。对女人始终怀着一种持久的雄性勃勃的兴趣这很有好处,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网上和我走得最近的女人一个是杨柳依依,一个是竹影扫阶。和杨柳依依在一起感觉象被火烤着,时常有一种燥动,特别是想起她在电话里和我做爱的声音就有些情难自禁。和竹影扫阶在一起则感觉空灵与平和,她从不让我查户口,绝不与我打情骂俏,也总是阻止我的调情,但又丝毫不让我觉得呆板,反而有些难舍难分。

  公司组织了一个考察团赴欧洲考察,三月动身,我做为部门负责人理所当然地名列其中。我和竹影扫阶在网上遇到,便和她说了此事,并乘机补充了一句,"要有快一个月的时间见不到你了,我会想你的。"
  竹影扫阶回道:"你想的人多了,就不值钱了。我可不是小女孩,被你这么一想就晕头转向。"
  "我倒是有个最想的人,可是我怎么也见不到她。"
  "我说得没错吧,还好我很清醒。"
  "你怎么知道这最想的人就不是你?"
  "你少来了。说正经的,我三月份也去欧洲。"
  "真的吗?你的行程怎么安排?"
  "我们是先飞德国,然后从东往西,最后从荷兰返程。"
  "我们刚好相反,先飞荷兰,从西往东,最后从德国返程。说不定我们就会在某个国家相遇。"
  "那又怎样?我们就算面对面遇上了,也不会知道对方的。"
  "你给我发一张相片吧,让我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免得失之交臂。"
  "我从不给人相片,很危险,万一被贴出来砸成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肯定不会做这种不仁不义之事。"
  "那也不行,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要不我给你一张相片吧,到时见面了你就喊我。"
  "我也不习惯主动喊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
  "可我觉得我们已经神交很久了。"
  "那就一直神交下去吧。为什么非得把对方看得一清二楚?再说你真认为我们会遇上吗?"
  "难说。"
  "男人就喜欢胡思乱想!"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