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短信 - 游戏 - 泡泡 - 邮箱 - 同学录 - 相册 - V交友 - 同城约会 - 拍卖
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96-100)

2004年05月10日10:00:45 网易文化 唐酽

  九十六

  林茵见我发呆推了我一把:"怎么?不愿意啊?"
  我非常无奈地摇了摇头:"来都来了,还有什么不愿意?"
  "那怎么没见你有笑脸?"
  我朝林茵苦笑了一下,林茵扑哧一声乐了出来:"比哭还难看。"
  "我能笑出来已经很不错了,你也知道我来上海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你就喜欢装傻。"
  林茵低头不语,沉默了一阵说道:"你不应该这样。"
  "从理论上是不应该的,但我控制不住自己,想来就来了。"
  "不说这些了,时间不早了,快给我出个点子,买什么好?要别出心裁一些的。"
  "男士香水。"
  "哪一种比较好?"
  "不知道,我从未用过。"
  "你不知道还向我推荐?我老公他也不用的。"
  "最好的打火机。"
  "他不抽烟。"
  "一瓶好酒。"
  "他不喝酒。"
  "不抽烟不喝酒还算男人吗?"
  林茵柳叶眉一拧:"你管?继续想。"
  我把心一横:"避孕套,最高级的。"
  林茵张大了嘴瞪着我:"你说什么?"
  "避孕套,最高级的。"我非常坚定地重复了一遍。

  林茵在我的肩上重重地捶了一拳,愠怒道:"你有毛病啊?"
  我见林茵没有很生气,而且这一粉拳打得我颇为受用,心想女人有没经过性事确实大不一样,于是继续放心大胆地说道:"我觉得这很有创意。"
  "还是把这创意在你生日那天留给你老婆吧。"
  "如果你不好意思,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一举两得。"
  林茵很不信任地瞥了我一眼:"别再说乱七八糟的话,以前没见你这么不正经。"
  "可你永远不明白我想给你打电话却又不敢的心情。"
  "是吗?听起来很感人,这话怎么有点象出自一个纯情少男的嘴里?"
  "所以说你永远不明白。"
  "难道你很纯情?怎么在网上就没发现?"
  我尴尬地笑了笑:"多少有那么一点。"
  "得了吧,快说,什么一举两得的办法?"
  "给你自己买一件丝质睡衣,然后穿上了送给他。"
  林茵一听眼睛一亮,些许的红潮渗出如宣纸般的脸庞:"这倒是个好主意!"
  我立马后悔了:"和你说着玩的,哪有别人过生日给自己买东西的。"
  "我觉得这挺好,走吧,帮我看看哪件会比较漂亮?"
  "有什么好看的,你穿什么都漂亮。"
  "别恭维我。"
  "我说的是实话。"
  "那就挑一件我穿了最漂亮的。"

  我胸口处一阵闷痛,女为悦己者容,我能想象出林茵穿上丝质睡衣时的款款风情,痛苦的是面对的男人却不是我。

  "你真让我陪你买睡衣?我倒是没什么,怕别人误会。"
  "你自己别胡思乱想,不过如果你觉得不妥不去也行。"
  "算了,还是陪你去吧,还能和你多呆一会。"
  我心想陪林茵买睡衣痛虽痛了点,就象厨师做菜,自己在厨房里灰头土脸无人知晓,别人在外面吃得满嘴流油,心态极不平衡。但不管怎么说也算知道了林茵的一个小秘密,多少有了些想象的空间。再说除了她老公没人知道她的睡衣是什么样子,我知道,这就在我们俩之间打入了一个楔子,说明关系非同一般。

  林茵淡然一笑,没说什么。

  我和林茵来到女式内衣处。这里的胸罩内裤花样繁多且不乏精致之品,很能刺激人的购买欲。特别是那些内衣灯箱广告,灯光将女人的身体打得好似透明一般,十分地让人想入菲菲。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林茵说:"我从没逛过这种地方的,最多就是路过,倒是陪你来了。"
  "我说了,你别乱想。"
  "我没乱想,就是有些别扭。"
  "我可没强迫你。"
  "那倒是,别扭是我自找的。"
  林茵在一排衣架那先是给自己挑了件淡红的,上绣几朵小黄菊,放在胸前比了比让我看,我不忍多看。淡红间菊的睡衣衬着林茵好似众花捧出的牡丹仙子,让我有种想搂抱的冲动,于是我说红的不好,失之于妖娆。

  于是林茵很细致地给自己挑了件纯色深蓝的,又放在面前比了比让我看,我还是不忍多看。深蓝的睡衣衬着林茵好似深海美人,让我有种想浸溺在深海波涛里的冲动,于是我说蓝的也不好,失之于深遂。

  最后林茵给自己挑了件绝白的上绣水墨清荷的丝质睡衣,当那种丝质的滑感一整块地在我面前抖落时,我被震住了,张嘴结舌说不出话来,这睡衣更衬得林茵肌肤胜雪发若黑缎,象极了在我梦中出现的白衣飘飘的林茵。林茵在衣后笑容更艳:'这回没话说来了吧,还失之于什么?"
  我喃喃道:"失之于素雅。"
  "哼,底气不足,就是它了。"
  我长叹一口气,心情坏到了极点。今晚林茵将沐浴更衣,身着这件水墨清荷的绝白睡衣,她的肌肤也如丝质般的柔滑,俏生生地站在她老公面前,接下来的事情是可想而知的,狂若疾风或是绵绵低回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林茵的心情很好,笑得越发灿烂,居然还邀请我与她夫妻二人共进晚餐,被我严词拒绝了。我说只要看着她老公我定然吃不下饭,林茵问我是不是因为她老公帅色可餐并问我是否要看她老公的相片?我说对她老公我实在没有兴趣。林茵说只看一眼就好,并欲从包里掏出相片,被我坚决阻止了。当林茵在出租车上向我招手离去时,我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偌大的上海,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此刻,我有绝对的自由,却不是我想要的。我感觉自己有点象那个卖火柴的小姑娘。

  九十七

  出租车在前面不远处转过一个弯再也无影无踪,这说明我最美好的愿望比如林茵突然让出租车停下然后奔跑着扑向我彻底沦为空想了。我突然从无比沮丧中清醒过来,变得愤愤不平。我一片痴心满腔热枕地跑来,林茵弃我不顾也就罢了,居然还忍心让我看她老公的模样,这种做法的残忍性和往伤口上撒盐没有什么区别。我到上海的唯一收获就是林茵打了我一拳,但那一拳其实是因为我关于避孕套的想法十分地突兀,由此导致了林茵的一种本能反应,并没有特别的意思。

  我的处境很艰难,简而言之是怎一个"惨"字了得。那边若颀想必已经到了敦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么一种开阔的景象让人想不放纵都难,我根本控制不了她,估计她会很快乐。这边林茵买了睡衣兴冲冲地找老公去,明摆着一个情意绵绵的晚上,我想她肯定也很快乐。唯独我一人流落在上海的街头实在是乐无可乐,所设想的与林茵共度的小资的夜晚还没抽芽就被连根掐掉了。我总结出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个屡试不爽的规律,但凡我刻意追求的往往不能如愿。

  我决定找杨柳依依。在此之前我根本没有想到杨柳依依,但此刻我很想有一个人陪我,我不能让自己这样受尽委屈不明不白。

  我拨通了杨柳依依的电话,杨柳依依听说是我十分地惊讶而且语气中还透着些兴奋。我告诉她我在上海能不能见个面,杨柳依依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这让我略有些安慰。我们也约在淮海路上见面。杨柳依依告诉我她穿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下着一条牛仔裤。

  我大约等了一个小时,其间走过三个和杨柳依依所说的服饰较为接近的女孩,其中一个还颇有姿色让我小小激动了一下,但最终都不是。到杨柳依依时真正出现时我想我也该知足了,在这么倒霉的夜晚没有屋漏偏逢连夜雨都应该庆幸了。杨柳依依至少有中人之姿而且身材还让人有些幻想,若真来一个没脸蛋没身材的,只怕我的上海之行会让我痛苦地咬碎钢牙。

  我不知道杨柳依依初见我时是不是和我同时想到了电话做爱,总之她脸红了一下有些不自然,而我也觉得脸面发烫,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有些尴尬。

  还是我先打破了僵局:"没想到我会来吧?"
  "真没想到,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临时决定的,到上海来办一件事情。"
  "还没吃饭吧?"
  "没有,准备带我上哪?"
  "你想吃什么?"
  "我也不知道,吃什么并不重要,关键的是环境要好。"
  "上车吧,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杨柳依依带我来到一家苏州餐馆。餐馆古色古香,桌椅显而易见地考究,有点象花梨木的质地,再加上恰到好处的苏州评弹,挠人的吴侬软语,感觉很是雅致,不禁心情为之一振。

  二人坐下,杨柳依依点了龙井虾仁、荷香走油蹄等几样苏州特色菜。我觉得这样的环境再喝些小酒更佳,于是问杨柳依依喝不喝,杨柳依依笑着点头。我问喝什么酒?杨柳依依说干脆来绍兴老酒。我兴致又上了一个台阶,在这样一种江浙风情浓郁的地方就该喝绍兴老酒,杨柳依依此举很合我的心意。

  我们要了一壶温过的绍兴老酒上来,我给杨柳依依满上一盅,然后举起杯,眼神极其柔和的看着她,杨柳依依心领神会和我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我也一笑而尽。我之所以看杨柳依依如此温柔,主要是因为杨柳依依能在我处境这么艰难的情况下陪我,这让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雪中送炭。雪中送炭带给当事人的感动感远非锦上添花可比。

  几杯酒下肚,杨柳依依面泛红潮。但我从杨柳依依喝酒的爽快度来看,她的酒量应该不差。很快一壶酒见底,我的酒兴上来于是又要了一壶,杨柳依依并不阻拦,这让我越发兴奋,心想晚上算是棋逢对手,要图一醉看来不难。

  "我是你见到的第几个网友?"我问。

  杨柳依依掐着手指算了算:"第五个吧。"
  "你见得还真不少。都还有保持联系吗?"
  "有的还有。"
  "什么情况下不保持联系?"
  "当然看感觉了。比如说如果刚才我看你不顺眼,我就不会和你吃这餐饭。"
  "难道就这么见一面就走?"
  "我就说我还有事。"
  "你倒挺爽快。"
  "难道你不会这样吗?"
  "我会和你吃完一餐饭才走,起码的礼节总得顾到。"
  "我才不管这些。那么吃完饭你准备就走吗?"
  我微微一笑:"你说呢?"
  "我想你不会。"
  "当然不会。"杨柳依依很高兴地举杯和我对饮而尽:"吃完饭我们去蹦迪。"
  "没问题,今晚我自由得很,你想玩多迟就玩多迟。"
  "你平时不自由?"
  "再自由也比不上现在,身处异地没人认识我。"
  "所以可以乱来?"
  "那也得有适合的人适合的环境。"
  "如果象我这样的呢?"
  "基本可以了。"
  "才基本可以?你的要求很高啊。"
  "我总得含蓄些吧?如果说完全可以不是看起来象个急色鬼?"
  "得了吧,男人都是一个德性。"
  我哈哈一笑,两人又是二话不说一杯下去。

  九十八

  从窗外望去,上海的夜景就象绍兴酒泛着暗红,入口甘中带苦,然后一股暖流从丹田升上,很难让人静下心来。

  我的眼神在杨柳依依身上游离,并与林茵做了个比较,心想造化真是弄人,我到上海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林茵,结果却是和一个我素未谋面的女孩坐在一起。林茵就象一朵飘忽不定的五彩云来了又走,而我在失望之余随手捞起的一朵云也并非全无色彩。

  杨柳依依的眼神也十分地大胆,这是个两厢情愿的眼神,互相照应,互为补充,彼此刺激,彼此呼唤。我知道这是两壶老酒的作用,于我却还有点报复若颀和林茵的私念在里面。

  这餐饭总体而言吃得还是比较尽兴。虽说二人初次见面,但我不是个话少的人,而杨柳依依也比较健谈,加之二人彼此感觉还不错,因此谈兴甚浓,两壶老酒也是喝得一滴不剩。

  从苏州餐馆出来,感觉老酒的后劲上来一浪接一浪的推得我有些脚步踉跄。再看杨柳依依虽说脸色红了些,却是泰然自若。二人酒量的高下一看而知。

  两人上了的士往新天地的一个酒吧。我对新天地的感觉很不错,洋气中带着怀旧,就象一个新派美人穿着复古的旗袍。

  杨柳依依明显是这个酒吧的常客,她带着我往吧台一坐,一个十分帅气的调酒师就过来和她打招呼。杨柳依依问我来什么酒,我看了看酒单心想干脆来烈一些的晚上一醉到底,于是便要了"轰炸机"。我觉得这酒名也很合我现在的心境,我确实有满腔的怨气想找个地方扔。虽说杨柳依依陪着我让我有些高兴,但走到这一步离我的初衷差了十万八千里。我最早的初衷是出国回来想与若颀好好地温存一番,没想到她跑得无影无踪,我来上海是被若颀逼的。到了上海的初衷我是想与林茵度过一个小资之夜,没想到林茵也跑得无影无踪,我找杨柳依依是被林茵逼的。一而再地有违初衷哪怕有些东西弥补也绝不是件赏心悦目的事,因此我很需要"轰炸机"。

  那个调酒师拿着酒瓶一边前前后后地扔着一边朝着杨柳依依笑。调酒倒也是一门精细活,就这么前后扔而且手脚还十分地麻利没把酒瓶给砸到地上我就有些佩服。看得出来,杨柳依依与这个调酒师的关系有些暧昧,因为我发现这个调酒师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不过既然来了,我也不会在乎一个男人的眼神。况且这几天我对男人很没有好感,其实细究起来,真正让男人生气的不是女人,而应是女人背后的男人。我被若颀和林茵背后的男人气得够呛,今天也当当杨柳依依背后的男人分享一下这背后男人的成功感也未尝不可。

  两杯调完的"轰炸机"放在我们面前。我低头正准备喝,那调酒师却拿了一根火柴往杯上一烧,酒面上的一层火焰顿时窜起险些烧了我眉毛。我心想这"轰炸机"倒也名副其实,有点炮火连天的味道。同时又想这女人背后的的男人也不是可以随便当的,我连杨柳依依的手都还没碰就险些被烧了眉毛,若真有些什么举动,据说福州找人砍个手剁个脚的不超过5000元,不知上海是什么价。再看杨柳依依,那男人很小心地给她点上火,然后极其殷勤地递上根吸管,杨柳依依一吸而尽。我也学着杨柳依依的样,捡起扔在桌上的吸管一吸而尽,然后感到腹内有种火烧般的灼热感,暗赞了一句"真是爽酒"。

  喝过"轰炸机",我和杨柳依依要了一些啤酒开始玩猜点游戏。那调酒师脸色愈发难看,时不时地往杨柳依依这边张望,而且扔酒瓶时的技术动作明显变形,全无刚才的挥洒自如。我酒到兴头上觉得在这么衰的日子里找个倒霉鬼逗逗也是挺有意思,而且这种事我读大学时和叶波也做过。于是我问杨柳依依那人是不是她男友?杨柳依依说只是一般朋友。我说一般朋友怎么看着我有些来气,杨柳依依嘴一撇说你管他,小男孩一点也不成熟。被杨柳依依这么一说,我定睛一看那调酒师确实年纪不大,于是更加放心大胆地和杨柳依依玩闹起来,并开始有些动手动脚。那男人看得妒火中烧,居然全然不顾酒吧规矩把酒单扔给杨柳依依让她买单,我微微一笑接过酒单说呆会一起买。杨柳依依有些得意地笑看着他,那男人非常无奈地又转头扔酒瓶去了。

  和杨柳依依喝到十一点多喝得我眼红心跳,杨柳依依也是兴致高扬说这里喝酒太贵,不如上她家喝。我心里一动问道带一个陌生男人回去家里人难道不会说?杨柳依依说她是一人独居。我想了想林茵和若颀然后横下一条心便与杨柳依依出了门。

  杨柳依依住在浦东。我们打的过了江底隧道然后在一个超市那停下,杨柳依依进去买了一打啤酒和一些熟食又上了车,再然后也不知车子转到哪一个小区停下,我稀里糊涂地和杨柳依依便上了楼。进了房,一个典型的单身白领之家,精致的小户型,一房一客一厨一卫,房间布置地十分温馨,桦木地板,几个靠垫随地撒落。我拉了个靠垫直接倒在地上,这时觉得有些天旋地转。杨柳依依把啤酒和熟食放在我身边,然后进了卧室换了一套睡衣出来,笑吟吟地在我身边坐下。我挣扎着坐起,杨柳依依扶了我一把,我觉得此刻的杨柳依依确实如杨柳一般颇具风情。

  杨柳依依笑问道:"醉啦?"
  "有点,估计晚上要被你放倒。"
  "我把灯关了我们点上蜡烛怎样?"
  "很好,这样很有情调。"
  杨柳依依果真起身拿了两碗蜡烛进来,我看着这蜡烛的造型心想上海女人不愧是上海女人,连蜡烛这种细节都想到了。杨柳依依点上蜡烛,开了音响,然后关灯。音乐十分地轻柔,在烛光微亮的暗中回荡,是神秘园的音乐,极其迎合目前孤男寡女的处境。

  "我们一人六听怎样?"杨柳依依问道。

  "再怎么也不能输了你。"
  "你有多醉?"
  "很醉。"
  "但凭什么说不会输给我?"
  "只要我喝完这六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因为没酒了。"
  "那倒也是。"
  我斜靠在墙边和杨柳依依一听听不紧不慢地对喝起来。两人天南地北一阵乱聊但话题都比较正经。其间我很有把杨柳依依一把搂过的冲动,我估计事已至此她必定不会反抗。但因为缺少必要的语言铺垫总觉得突然出手很不合时宜,于是一直隐忍不发。两人一直喝到两点多,六听酒我喝了四听,杨柳依依已全部喝完,我感觉舌头发直头晕得越发厉害超出我所能控制的临界点,身子也不由地瘫软下去。杨柳依依急忙扶住我,我感觉似乎是头枕着杨柳依依的胸脯十分地柔软,终于控制不住说道:"还记得我们在电话里做过爱吗?"
  杨柳依依微笑着点头。

  我仰起头:"那么现在可以真正做爱了。"
  杨柳依依一笑没有言语,而是手上加了点力把我扶起,我摇摇晃晃地进了杨柳依依的卧房。

  九十九

  到第二日醒来时已经十点多了。杨柳依依一手搭在我的胸前一腿架在我的腿上睡得正香。我能感觉到两人都是赤身裸体。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昨晚的情景,依稀记得我进了杨柳依依的卧房,然后两人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紧接着我就一头倒在了软软的床上,再然后我想我们应该是做了,但并不是很确定。不过看早上两人的这种姿势,就算我没有能力杨柳依依应该也不会放过我。因此我敢肯定我们是做了,但做了几次我就无从得知了,可能不只一次,这从我现在对杨柳依依没有任何反应能判断出来。我很少有喝到失忆的时候,但昨晚是一次,我想可能是混酒的原因,昨晚至少混喝了三种酒,这还不算"轰炸机"里面几种酒的成分。

  我和杨柳依依的这一夜具有非常典型的一夜情特征,此前素未谋面,此后直截了当,不过遗憾的是我只记得前面暗中闪烁的烛光和神秘园的音乐,对后面的疯狂却没有切肤之感。我回忆了一下自我失去童子之身以来有限的几次真正的越轨行为,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是发生在酒后。可见酒不是个好东西。尤其是酒喝到和女人做了爱第二天早晨却想不起快感来,这更证明了酒的的确确不是个好东西。

  杨柳依依的手还搭在我的胸前,我把她的手轻轻拿开,想了想今天的安排。我决定还是离开上海。既然林茵今天去苏州我也没必要在上海停留。至于杨柳依依我们也只能是萍水相逢,不应该也不可能再发展下去。

  我起身穿衣,杨柳依依也醒了过来。她睡眼朦胧地看了我一眼问道:'要走了?"
  我点了点头。

  "去哪?"
  "回福州。"
  "昨天你没说要走。"
  "我只是没说而已,但确实今天得走。"
  "机票买了吗?

  "上海到福州的飞机一天好几班。"
  "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不知道。"
  "以后到了上海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你也一样,到福州给我打电话。"
  杨柳依依笑了笑:"不送你了。"
  我突然觉得应该要有所表示,于是在杨柳依依脸上轻轻亲了亲离开了。

  从杨柳依依那出来我虽然感到软弱无力但还是彻底清醒过来,觉得昨晚之事确实有些荒唐。在我心理上还没能接受一夜情的时候行动却已经发生了。因为自从婚后我早已习惯了每天醒来面对若颀,与宁琦唯一的一次那也是铺垫已久的,而今天早上我面对的是一个让我毫无准备的陌生女子这让我多少觉得有些别扭。

  我回到宾馆洗了个澡结了帐便直奔机场。坐在的士上有些心疼房钱,开了个四星级的单间居然连睡都没睡。到了机场觉得就此回福州太失败,于是买了到南昌的机票决定独自一人上庐山好好地休整休整,我发现这几日我的心态太浮燥了。

  飞机下午三点多在南昌机场降落。由于在机上小睡了一觉,出了机场感到精神抖擞,而且上海离得远了,于是便理所当然地觉得凌晨两点多之后发生的事也离得远了,并因此而减轻了一些心理负担。

  我花了三百元包了部的士直上庐山。这是我第二次上庐山,第一次是在大学时和小漩,相隔不觉近十年,而小漩也远在异国他乡失去了联系。那时还是青春年少,虽穷回想起来却是一片艳阳天。而今口袋的钞票是有了,却永远也捡不回当时的心情。

  出租车载着我上了庐山的盘山路。庐山阴雨绵绵,春寒正深,未到旅游旺季显得十分凄清冷落。我觉得如此甚好,很符合我现在孤家寡人的心境。车随山旋,一路滴翠,连绵开来,这种水灵灵的绿竟也成了一种负担压得人有些不可承受,偶而几声不知名的鸟鸣终于让我泛起莫名的悲伤。我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快乐是越来越少,而伤感是越来越多,纯真是越来越少,龌龊是越来越多。就拿我和林茵来说,我对她是一片痴情,可惜我却不是自由身,她也一样。她不理我倒也罢了,万一她以后从了我,两情相悦,换在古代那也是奸夫淫妇上不得台面。因此哪怕我和她的爱情好比梁祝,非但不会化蝶让人传诵,十有八九还会被人当成西门兄和金莲妹。想到这里我更觉得心灰意冷百般无奈。

  车子上了牯岭镇。牯岭镇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当年的绿树红瓦。沿峡谷的那条主干道上走着几个稀稀落落撑伞的人。我让出租车过了隧道,在美庐旁边的宾馆住下,宾馆里是一栋栋的小楼,我住的那间据说是董必武曾经住过的。老式的房子天花板很高,无形中让人觉得十分矮小,同时感到地气很重,一种从脚心直透体内的冰凉。

  我把行李放下,到商店买了把伞,形单影只地加入到这无边的春寒中去了。

  一00

  天色渐黑,路灯发黄的光晕衬着淅淅沥沥的雨,雨声很脆,一种空灵寂寞的感觉。我很喜欢这样独自一人在山雨中。幽山空谷,雨意正浓,空气中弥漫着潮湿感和树种的清香,很容易把人带到古诗的意境中。在这种清幽到仿佛自己有些脱尘出世比较干净的感觉下,便不由地推翻了先前关于自己和林茵一些不是很积极的想法,觉得即便是婚外的单相思也有让人感动的成份在里面。这种单相思虽然不好那么正大光明地说,但不管怎样,也是一种在老婆面前捏着鼻子不敢吭声的爱。它本质上还是爱,爱就象肚子饿,是没有办法控制的生理反应。而且我对林茵的爱颇有些柏拉图的意味,至今还没想过与她上床,这就使得这种爱很纯粹,一丝不挂,比较高洁。当然,自从见到林茵起,我和宁琦、杨柳依依有过两次失身的行为,于妻不忠,于爱不容,这是值得检讨的,所以我决定自今晚起,尽量地淡化这两次行为在脑袋里的印迹,并力争以后不再重犯。

  我在镇上很有心事地走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找了家小店要了一碗辣椒肉丝面一边赏雨一边吃完。吃过饭已近八点,我来到庐山电影院决定再看一遍《庐山恋》。电影是八点半开始,我买了票无处可去便在影院的大厅那傻站。等了一会连个人影也没有,我正担心着电影院会不会因为就我一个观众而取消演出,这时来了五个人,两男三女,让我想起了若颀三男三女的同游,其中一个女孩披的围巾好象半床被单虽然姿色不怎样但还是比较抢眼,听他们的方言是上海人。

  这伙人买了票在大厅这鸭子般地聊了起来,我不知他们说些什么,总之时不时地朝我这瞟瞟,然后说着说着就大笑起来,男男女女的笑声听着都有些淫荡,搞得我很不自在并且有些烦燥。

  聊了一阵,那披着半床被单的女孩将被单散开然后看似很随意地往前走了两步问我是否在等人。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的胸脯实在是喷薄欲出丰满地有些重心不稳。我定了定神说我无人可等。

  她问我怎么会一人出来玩?

  我说当我单相思不能得逞的时候就喜欢一人出来玩。

  那女孩笑了笑夸我很有意思,然后继续问我一个人玩是不是很寂寞,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说失恋了连话都懒得说最好一人静静呆着就怕有人烦。

  那女孩有些尴尬地说了句那不打扰了然后又看似很随意地缩回了两步,旁边几人又是一阵很怪异的笑声,我被这几个人的笑搞得有点头大。但我对自己刚才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我并没有顺藤摸瓜,特别是在这个瓜的确很大并非没有诱惑力的情况下。

  电影开始,整个影院就是十来个人,我找了个角落坐下。那几个人倒有些公德不怎么吭声,于是我有幸看了有史以来最为安静的一场电影。随着电影场景的不断交换我对林茵的想法也不断地推陈出新。特别是当电影放到郭凯敏在雨中站得都要发痴的时候,我便想若是这次和林茵一起来庐山那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偌大的庐山人影也见不到几个,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和她在雨中漫步,在雨中拥吻,在小楼里听着雨打芭蕉做爱,人间乐事莫过于此。一想到和林茵做爱我终于无法自制地在影院里勃起,这是我第一次想到和林茵做爱也是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勃起,所幸旁边无人,加之影院黑暗倒也泰然自若。不过我还是感到有些惭愧,先前我还觉得对林茵的爱象松那般高洁,转眼之间便想到和她上床了,可见永远都不要太轻易地下一个结论,这是一种非常武断的表现。

  看完电影回到小楼连电视也不看就关了灯钻进被窝睡觉。床在窗边,窗外的雨打芭蕉声特别地清晰悦耳,非常安静的雨夜。雨声不由地又勾起了我对林茵的性幻想。据说全世界最适合度密月的地方是尼亚加拉瀑布,在那里听着水声做爱有种意想不到的快感。我以前对这种说法有些不以为然,今晚算是深切体会到了。极度静谧之中的水声极易把人带到一种幻觉中,象是某种柔软的东西,舌头也好,鸡毛也好轻触身体的敏感部位,让你不由自主地想。因此此刻我怎么也挥不去林茵在我面前比划着睡衣时的样子,我开始非常细节化地想象和林茵在床上赤裸相拥并且进一步往下发展的情景。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我膨胀地十分难受。我想用自慰来解决这种非常难忍的生理现象,但又觉得很失面子,而且这么冷的天气搞脏了自己洗澡也是件很痛苦的事。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终于不敌睡意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半夜终于水到渠成地做了一场春梦,梦中很畅快,有种"九地黄流乱注"的感觉,然后在一阵快感的颤栗中醒来,发现内裤已经湿了,粘乎乎地贴着身子很不爽快。静躺了一会想到古诗中有一句"春梦了无痕",觉得完全是没有生活体验的屁话,写这首诗的作者一定是春梦才做了个头譬如刚亲了个嘴就醒过来,于是激动地以为是春梦的全部,他的春只能是"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春,而不是"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春。春梦若无痕那是被阉割了的失去了精髓的很不完整的春梦。

  回想一下这场春梦,梦中的女人模糊不清,不好说就是林茵,但我湿了内裤一定是因为我睡前想多了,所以我决定还是归咎于林茵,并因此而默默记下这个林茵第一次让我湿了裤子的异常安静的雨夜。倘若日后我们果能相好,我一定要告诉她,其实我对她的第一次失身应当要追溯到庐山上这个绵绵春雨的夜阑时分,这一晚很冷,我因为她在半夜洗澡时感冒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再也没睡着,不停地打着喷嚏,曾有一次连打了十八个喷嚏。我认为这可能是我意淫林茵的报应。我把她当成仙女般的人物,仙女并不是可以让人轻易意淫的,多少都得付出些代价。

  到了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终因喷嚏打得体力不支昏睡过去。这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多才醒过来,仍然感到浑身无力虚脱了一般动也动不了,非常想有人服伺着喝口水,但是除了自己根本没有人可以指望,自怨自怜了一番又睡了过去。到了下午两点多再醒过来,好歹觉得恢复了一些,于是起床,摇摇晃晃地出了宾馆,找了个地方吃了饭,这才缓过些神来。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