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短信 - 游戏 - 泡泡 - 邮箱 - 同学录 - 相册 - V交友 - 同城约会 - 拍卖
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101-103)

2004年05月11日10:25:00 网易文化 唐酽

  一0一

  雨还是那么不紧不慢地下着,没有要停的迹象。我揣摸了一下这种天气以及自己的体力觉得今天不宜多动,于是找了家网吧上网。

  我很习惯地来到新浪的聊天室。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想找个人随便聊聊排遣一下寂寞。就在我非常漫不经心拉动着滚动条的时候,这时一个过客找上了我问我在哪里。

  我有些纳闷,这种问法非常少有而且很突兀,再加上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过客于是没有搭理。

  过了一会那个过客又问道:"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和哪个美女聊得正欢?"
  我一看到美女两字就很受打击便回道:"不要在我面前提美女!"
  "你好象心情不好,难道是美女闹的?"
  这句话说到我的心坎里让我稍微有种遇上知音的感觉,于是放缓了语气:"你说对了。"
  "她对你怎么了?"
  我突然警觉起来,莫非这个过客是若颀,她是知道我网名的,而且我有几天没和她联系了,所以只可能是她一上来就问我在哪里,我若傻乎乎地把林茵和盘托出,那岂不是中了她的圈套。想到这,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自己还算反应快,网络的确就象江湖十分险恶。

  "你说她对我怎么了?"
  "我哪知道。"
  "如果一个男人被另外一个自以为是的美女背叛你说他高兴地起来吗?"
  "为什么说是自以为是的美女?"
  "自以为是就是自己认为是美女但并没有得到广泛的承认。"
  "那你承认吗?"
  "我觉得她离美女虽然差得不远但还是有差别。"
  "她怎么背叛你了?"
  "我倒想问你了。"
  "为什么问我?"
  "因为你心里清楚。"
  "你的事情我怎么清楚?"
  "装得倒挺象。"
  "你该不会是在说我背叛你吧?"
  "不说你还说谁?"
  "你可别制造冤假错案,要是我老公知道了还真以为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哈哈,你难道还有一个和我不一样的老公?"
  "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是我老公?"
  "你当我是傻瓜?"
  "我看你就是傻瓜。"
  "那好,现在一个傻瓜问你玩得很快乐吧?"
  "当然很快乐。"
  "是身心都很舒畅的那种快乐?"
  "当然。"
  我恨恨地盯着屏幕:"果然不出我所料,你这一趟去若只有心情舒畅没有身体舒畅我倒奇怪了。"
  "我身心舒畅有什么不对吗?"
  "你是舒畅了,但我告诉你,我很不舒畅。"
  "你不舒畅我可管不了。"
  "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一定也很舒畅吧?"
  "那还用说。"
  我不怒反笑:"呵呵,真是天要下雨娘要改嫁。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坦率,早说我也不会拦你。说说吧,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开始什么?"
  "发生关系。"
  "有几年了吧。"
  一阵巨痛紧接着一阵暴怒就象后浪打前浪让我非常想砸了眼前的电脑:"很好很好,都几年了,你们都几年了!"
  "我们当然很好,祝福我们吧。"
  我深呼吸了一下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我觉得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显现男儿本色:"要我祝福你们什么?"
  "随便了,只要是好听的就行。"
  一阵无比的悲哀劈头盖脸地袭来让我有些无法自制。我看了看窗外的雨发了一会呆,然后想起了叶波,没想到我也沦落到和叶波一样被女人抛弃的下场,真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事实上我一直都没有想到过会真正离开若颀。"你想和他过一辈子吗?"
  "想。"
  "他呢?"
  "也一样。"
  "那就祝你们白头偕老吧。"当我将这句话送出时有种非常悲壮的感觉,我不由地被自己的大度和从容深深感动了。

  "哈哈,这个白头偕老是不是说得很勉强,很不情愿?"
  "既然说了,当然就是真心的。怎么说也夫妻一场。"
  "说你傻还不承认,不过你这人还不算太坏。:)"
  "我是挺傻,被瞒了这么久。"
  "你等我一下,我换个名进来。"
  说完,过客消失了,没一会竹影扫阶来了,我眼睁睁地看着电脑说不出话来。

  一0二

  林茵斗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是既激动又伤感。激动的是我又见林茵,夜里的春梦总算没白做,感冒没白得。伤感的是从林茵的字里行间看出她就象一个无缝的蛋,我根本就叮不进去。我能感受到电脑另一头林茵的得意表情,并且想象出她那调皮的笑,肯定和当时在卢森堡时骗我她老公就在我身后的那种笑如出一辙。

  "为什么不早说是你?明知道我心情不好还逗我?"
  "谁逗你了,我只是如实地回答你的问题,况且我都提到我老公了,你还一口咬定我是你老婆。"
  "错认了一个漂亮老婆也算是苍天有眼捡了个大便宜。"
  "你做梦!"
  "昨晚我是做梦了,然后得了重感冒,刚刚才吃的午饭。"
  "怎么那么不小心?吃过药了吗?现在感觉怎样?"
  虽然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但来自林茵使我的感动非同小可,我一阵自作多情冰凉的手足有些暖了过来:'还好,只要能和你说上话就会重病化小,小病化了。"
  "少贫嘴。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做梦和感冒有关系吗?"
  我羞于启齿:"你别问了,总之是有关系的。"
  "我不明白。"
  "不明白就算了。"
  "可我想知道。"
  "不说不行吗?"
  "你不说我就下线了。"
  "当一个人梦到兴奋处就象情到深处一样容易手舞足蹈踢被子,于是就着凉了。"我很为自己的急智感到满意。

  "情到深处才不会手舞足蹈,会很安静。"
  "总之就这意思。"
  "一把年纪了还和小孩一样做梦踢被子,什么梦让你这么激动?"
  "和你有关的,这我倒很愿意讲。"
  "我不听。"
  "可你前面想听来着。"
  "现在我改主意了。对了,你老婆该不会真和别人好了吧?"
  "还不能肯定。"
  "也许情况并不象你想得那么糟,那么多人去玩有什么可担心的,别把一件很正常的事老往歪处去想。"
  "看问题不能看表面,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三男三女看似六人实则三对,危险非但一点不比孤男寡女少反而还具有了很强的欺骗性。

  "如果你非要为难自己往那方面去想谁也没办法。"
  "不是我非要那方面去想,是情不自禁地要去想,就象爱一个人也是情不自禁的,拦都拦不住。"
  "你怎么打比喻总喜欢和爱啊情的扯上关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情种。"
  "知道的人以为我是什么?"
  "花痴。"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在你眼里就这形象?"
  "你说了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你这是在害我。"
  "害你什么?"
  "我对你越发地不可自拔了。"
  "为什么?"
  "因为以前没觉得你这么有趣,你这是在勾引我。"
  "天哪,我快成窦娥了,没招你惹你怎么勾引你了?"
  "勾引不见得要招惹,往往在不经意中就完成了勾引的全过程。"
  "那也只能算吸引,勾引是主动的。"
  "好吧,就按你说的,是你吸引了我让我不可自拔。"
  "你喜欢别人我不管,但是别扯上我。"
  "可我偏偏只喜欢你。"
  "别对我说这些,你还在上海吗?"
  "在又怎样,不在又怎样?"
  "如果在我就请你吃饭,怎么说也这么多年的同学,到上海没有好好的招待你总觉得有些内疚。"
  "我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你内疚去吧,我现在在庐山。"
  "就你一人?怎么想到去庐山的?"
  "因为你。"
  "你别嫁祸于我,我知道你是被老婆气的,到上海也是这原因,我险些成了你的工具。"
  "我到上海是真的想见你,从没想过把你当成泄愤的工具。"
  "那天晚上是不是很不高兴,后来干嘛去了?"
  一见林茵提起那晚我就有些羞愧难当。我不可能对林茵说我和杨柳依依上床了,那晚其实过得并不算糟糕,但又觉得完全地骗林茵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答道:"后来自己上酒吧玩去了。"
  "是不是有什么艳遇?"
  我越发地羞愧,以至于觉得还是有必要再承认一些什么:"后来一个女孩坐在我边上,两人都挺无聊的就凑在一起多喝了些。

  "那么再后来呢?是不是有什么进展?:)"
  我感到骑虎难下但又不得不骗:"我们是清白的。"
  "我才不信,听说现在酒吧一夜情挺多的。"
  "可我们真的是清白的。"
  "你就认了吧,我会为你严守秘密的。:)"
  我决心铤而走险试探一下林茵的反应:"既然你叫我认,我就认了。不过我先申明,你这是屈打成招。"
  "一夜情是不是很刺激?"
  "挺刺激的。"
  "婚后的男人是不是总不甘寂寞?"
  "偶而不甘,但不是总不。"
  "男人是不是总喜欢做坏事时给自己找个理由?"
  "这样感觉多少会好些。"
  "做完坏事对老婆有没有负疚感?"
  我终于受不了了:"你怎么这么多问题?我说了,我是被你屈打成招的,怎么问起来就没完?"
  ":),我觉得挺好玩的所以多了解些,以后才知道怎么去把握我老公。"
  "你很爱你老公是吗?"
  "这还用问?"
  "有没可能让别人也分享一点你的爱?"
  "不可能。"
  见林茵这么一说我彻底绝望了。我的承认非但刺激不了林茵,反而问出了她对她老公的浓情蜜意。我不由得长叹一声,那种感觉就象金兵碰上岳飞哀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一样,非常倒霉、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

  一0三

  从网吧出来,雨势一改刚才不温不火的局面下得有些急促起来。林茵有事先下线了,因为她,我丧失了与别的女人聊天的兴趣,于是也下线。

  我一人独逛到芦林湖畔,雨点打着湖面,亿万点的水花。湖畔的山笼着厚厚的一层水意,于是山中的小屋显得飘缥,屋顶原本的艳红现在看似淡红的飘带。我呆呆地站在湖边,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有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感觉。于是突发奇想,觉得很有必要做些什么才对得起一人孤苦伶仃地呆在庐山上对林茵的想念。

  我找了家工艺品店,买了块表达思念之情的石头摆品,又买了把刀,然后非常精心并且费了相当的力气地在石头上面原有的"想念"后面刻上了"林茵"两字,然后在"想念林茵"四个字的下面又刻上了唐酽以及日期。做完这一切后我又来到湖边,找了个环境绝佳的位置,将这块石头拼尽全力扔入湖中。

  看着石头在离湖心大约还有一半的距离处溅起整个湖面上最大的一朵水花,然后便没了踪影,那一刻我被自己感动了。我想象着亿万年后,湖枯石不烂,这块写着唐酽想念林茵的石头惊现世间,不知要引得多少考古学家去考证这段坠入湖底的相思。也许那时关于这块石头会流传很多种版本,但我估计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居然会是一段婚外的单相思。把婚外的这种发情行为搞得如此圣洁的古往今来实在是凤毛麟角,但我算是凤毛中的一根。

  夜色已黑,吃过晚饭,又眼巴巴地上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一吻竹影就开始守株待兔。我不知林茵这只小兔今晚来不来,她若来了看到一吻竹影这四个字应该知道是我。如果她没什么反应,或是有反应但不是很强烈并且允许我保留这个名字的使用权,我便能试探出她多少对我还是有些喜欢。我认为要试探一个女人的真实态度必须用尽所有的手段,口是心非这个词简直就是为女人们量身订做的,如果信息掌握不全就容易出现误判往往会错失良机。

  一声不吭地等了两个多钟头一直都没人找上来,我也懒得出击,如果不是林茵,在网上我不会这么寂寞。到了九点多,网吧里只剩我一人,实在不好意思再赖下去于是悻悻下网。回到宾馆看了会电视觉得闷得发慌,极想找一个人说话,便忍不住拨了若颀的手机想了解一下她的动态。等了一会,居然告诉我手机已关机,好不容易有点偃旗息鼓的怒火又开始大张旗鼓。按我的理解,早早地关机明摆着是不想有人打扰,因为当场编造谎言是一件很累人的事甚至有可能被揭穿,而手机关机则可以把一切推得干干净净,并且有足够时间捏造一个毫无破绽的谎言。若颀的一切伎俩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但除非我下狠心与她决裂,否则她的这次行程只是天知地知包括她在内的三男三女知,最应该知道也最有知情权的人却一无所知,只能凭他的智慧去判断去推理去揣测去着急,所得出的结论只要没有真凭实据必定是得不到承认。

  我对着天花板咬牙切齿了一阵却无可奈何。在我气在当头可以一鼓作气发威的时候若颀不在我面前,等到若颀在我面前时这鼓气早已是再而衰三而竭了。即便还没有竭到底那也是所剩不多,若颀不能充分感受到我此刻想掐着她的脖子摇晃着责问的这种悲愤。

  细想起来,若颀对我的婚后态度可以归结为四个字,一斗二吓三冰四忍。斗,就是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寸土不让斗智斗勇。吓就是语言上的恐吓以及在家装神弄鬼。冰就是动不动就给我脸色冷若冰霜。忍就是以非凡的耐性在足够长的时间里一言不发让我束手无策。

  我不知道林茵对她老公会不会这样,但我想一个肯为她老公买最美睡衣的人一定不会,至少从目前来看,若颀和林茵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林茵总想把最美的一面展现给老公,而若颀却总是在家时毫不顾忌我的感受在脸上搞出很多造型来吓我。

  我拿着手机翻来覆去思想斗争了半天给林茵发了一个短信问她在干嘛。一直等了很久就在我有些坐卧不安的时候林茵才回话过来,我很兴奋地打开,只见消息上写着:我和老公在一起,以后没事别给我发短信免得我老公误会。我被林茵这个短信当头一捧打得喘不过气来,一个无比失败的夜晚,一边老婆手机关机不知所踪,一边是林茵斩钉截铁的态度,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如果若颀是让我气的话,那么林茵则是让我痛了。而这种痛对我的打击更大。不管怎么说,若颀的事只要没有亲眼所见或是若颀亲口承认便都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而林茵简直就不给我一点幻想,直截了当连比较委婉的用词都省略了。我不知道林茵发这条短信时老公有没看着,如果有,我这脸真是丢大了。我不明白为什么冥冥之中似有一条线要让我遇上林茵,并且让我无可救药地爱上她,既然让我得不到就别让我遇上,这明摆着在玩我。

  我在痛恨交加中毅然起身出门,好不容易找了家没关门的小店点了几盘菜要了两小瓶的二锅头一人独饮起来。二锅头的那种烧劲让我觉得今晚痛得有些酣畅淋漓,我坚持喝完两瓶,又再要了一瓶,彻底把自己灌醉,然后出了门蹲在路边大吐了一番,回到宾馆后筋疲力尽再也无力去想那些恼人的问题,就这么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