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我的人渣生活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我的人渣生活(12)

2004年12月24日18:05:00网易文化 章无计

  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没有什么症状就算了吧,谁都不说,就当白天玩火晚上尿床的因果报应。可他奶奶地,这东西过几天又出来了,那次更狼狈,好象把被单都糊上了。我估计自己有病,所谓哪地方做坏事,哪地方就要受惩罚。长了毛毛不算,这下又流了四不象的东西,我的心理极其阴郁,思想负担尤为深重。看医生,我有些难以启齿,告诉家人,怕他们骂之切齿。

  在学校里看那些“早恋”的男女同学依依偎偎的身影,想想,这“爱情”真浪漫。很多时间我都自个儿痴痴的遐想,要是我也有这么一天多好啊!于是,我盼着自己快快长大,长成可以搂着小姑娘在学校林荫道悠闲散步而不被人在背后骂:就这个人渣还谈恋爱呢!

  生活里想象都是美好的,可是现实里我又为自己的身体担忧,在那个闭塞的年代,人与人之间总有几分隔阂,不可能连身体里最隐私的事情也拿出来交流、探讨。跟李雪走在一起,我强颜欢笑,力求把忧郁、痛苦丢在家里,丢在午夜睡眠中的小木床上,我可以对着黑夜对着红砖裸露的墙壁唉声叹气,也不能在李雪面前流露出半点罪孽深重的绝望之情,否则,只能被她耻笑。

  然而,我最终心病的解除竟然还是依靠李雪的帮忙,因为有了李雪的教导,我开始明白了很多身体上的事情,转折是从我和她的一次交谈中开始的。

  依旧是放学后结伴而行的一次闲聊。

  李雪是越长越水灵,再瞧瞧我自己,小小年纪就已忧虑满腹,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的双腿象灌了铅沉重又无力的迈着步子,而李雪象长了天使的翅膀,跳跃着,就差飞了起来。

  我敢打赌,李雪的身体是正常的,否则,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忧虑而兴高采烈。小学没毕业,我就说过李雪是冰雪聪明的,这是我唯一看准一个人的资本。我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嘴巴如一条脱水的鱼般撇了撇,她就立刻问我:“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我心想,愁眉是可以确定的,但我的脸天生就是“酷”的样子,或者可以形容为“冷俊”,说我“苦”怕有些不尊重事实。

  “我好好的啊,瞧我笑得多欢啊!”我咧开嘴,嬉皮笑脸的对着李雪,也许是从紧缩的状态突然转变为舒展的状态,我的面部有撕裂般的疼痛感,如严寒冬季里刀割一样。

  “你那是假装的,虚假的,其实你有心事,对不对?”李雪扬着脸,甜甜的漾着笑,我一听他说话,突然有想对她大哭一场的冲动,我以为这世上再没有人知道我的忧愁,没有人会了解我的心田,没想到李雪却看穿了我的心事,深入了我的心田,此生此世唯李雪是我知己,我有了一诉衷肠的欲望。

  “我、我、我、我——我生病了……”我的口才忽然有些退步了。

  “那你说给我听啊,我洗耳恭听呢!”李雪甜甜的笑着,眼睛象一轮弯月亮,眼睫毛微微卷翘,脸蛋白里透红,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有种非常“坏”的冲动,真想扑上去亲亲她的睫毛,她的眼睛以及她的脸蛋,顺便把嘴巴也亲上两口。可我知道自己有人渣的心没人渣的胆。我装作丝毫没有被她的可爱所吸引的漠视态度,淡然地说:“你没听出我声音变了吗?跟牛似的,真难听!”“这是正常的啊,说明你正在发育嘛!”发育这个词我似有耳闻,意识里就如馒头发酵一样,难道我的身体也象馒头一样发生奇怪的变化?

  “还不止这些呢,”我说,“我的喉咙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还经常尿床呢!”李雪“扑哧”一声笑了,“你这么大还尿床,该不是遗精吧?”遗精?遗精是个什么东西,我好象头回听说呢,便问: “啥叫遗精,是很严重的病吗?”李雪又笑:不严重不严重,就是生理发育而已,正常情况,说明你变成大人了。“啊,还有这种事?我那类似尿床的东西原来说明我已经长大了,我真想问李雪一句,那你长大了吗?但理智战胜了冲动,我还没到那么人渣的地步。

  “马上要开生理卫生课了,专门说青春期教育的,那时你就会明白很多,而且你平时最好多找些课外书看看,会让你了解你自己的身体,发育是很正常的事,没什么遮遮掩掩的。”李雪说。

  我一听李雪这么大胆的跟我谈身体,我也来了贼胆,跟她贫道:“哪要看什么书啊,直接由你教得了。”李雪飞起一脚踢中我的脚后跟,怒道:“想得美!”

  通过后来的了解,我知道了更多的关于身体发育的情况,但是我又纳闷自己的身体发育得那么晚。不谦虚的说,在小学,我的脑子已经达到了成人水平,可身体却到了中学才有所变化,一点都不协调,尤其还落在了李雪后面,被她先知道了“遗精”,不过,通过我的博览全书,也获知了女孩子跟尿床有关的青春期现象,叫月什么来着,不太方便说。

  我后来一直在论证,男的叫“精”,它与女的有什么区别,两者有什么共同之处,又有什么不同点,可因为缺乏实物鉴证,也就姑且胡乱的认为都与尿原素差别不大。

  开了生理卫生课以后,我对所有的困惑都有了如释重负的解决,长毛毛是因为小鸟需要一个安乐窝,声音粗哑其实是磁性,遗精是跟李雪亲密接触过多的生理反应。

  生理课本是部奇书,里面不仅有大量文字还有很多插图,绘图作者不但有很强的专业根底,还有比我丰富的实战经验。每副图都栩栩如生,既清晰又有层次感。我从中也学到了很多新鲜的名词,这些名词说起来会令很多人脸红,心跳加快,甚至要骂我人渣,但是在我看来无非就是人身体上的一个东西而已,大胆的说出来也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内心真实想法,所以我不怕那些同学骂,更不怕老师尴尬,因此我常提一些前卫的问题,这也是我从未成熟到早熟一个重要的阶段。

  听说发育期更加要注意营养补充,可我并不太注意这东西,一来家里确实不富裕,粮票很紧张,再加上我常用粮票换烧饼,因此家里的油水很缺乏;二来我大哥是个很好的例子,他也没吃过啥好东西,不也长得排排场场,高高大大?

  我不是个虚伪的人,所以在外头我敢承认自己一表人才,面相冷峻,可是在家里,我只有自卑的份。论地位,我屈居第三,也称小幺;论权势,长兄如父,大哥说话一言九鼎,如果怕大鼎砸我的脚就得老老实实听话;论长相,我大哥一米八三,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发型时髦,衣着合身,远非我所能相比;再论钱财,他已上班,我还在学校苦熬,时常还得到他的资助,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没办法与之平起平坐。所以,我大哥让我写情书,我不敢不从。

  我大哥上班上得早,人很帅气,又担任小领导职务,巴结他的人趋之若骛,其中不乏美女靓妹,可他谁都不睬,独独喜欢上一个长相一般,身材臃肿的女子,这不,还让我替他写情书呢。

  那时的情书不象现在,动辄就“爱”呀、“宝”呀、“心”呀、“肝”呀的,每个人都拿出一本正经的严肃态度,婉转的表明心意,还要大谈特谈一些“共同语言”,细述各自的爱好、习惯,比我写作文还认真呢!我写不来这些个语句,我一向以大胆著称,写情书更是单刀直入。

  于是,我完全照自己的格式写,上来就写上对方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接着写: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你,既是缘分又是宿命,你是个平凡的女子,可却偏偏吸引了我,你那身上独有的魅力让我朝思暮想,心猿意马,以致工作越来越无法集中精神,请你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收去我的心,好好医治它保存它……

  哪知对方也寻到一高人,回信也相当精彩:领导:承蒙台爱,三生有幸,工作屡受照顾,心下感激,不承想领导生活如此痛苦,小女子心里实在忐忑不安,为更好的搞好工作,现约领导某月某日某处一会,共商将来之计……

  自此以后,我大哥的爱情就开始了,只是他们聊天的内容根本没有信中那样文采横飞、感情至深,彼此都心照不宣,那情书的版权并不是自己的。

  我们家很不富裕,经济比较拮据,生活过得很紧凑。我做过发财梦,梦见自己捡到1000块钱交给父母,从此我就象皇帝一般过着至高无上的生活。由此看来,我并不是一个贪财的人,而是在意别人的快乐与否,毫不心愧的说,我有较强的奉献精神。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家前方是一条铁道,周围是货场,大白天很安静,也很干净,一切都井然有序,然而,正如某位大侠所说,最安全的地方往往是危机四伏、暗藏杀机的地方。

  我爸单位宿舍的周围大概有十来户人家,平时大家都是相识的邻居,见到面也会微笑示意,但到了晚上就成了竞争对手。古龙先生就说的好:你最好的朋友往往是你最大的敌人。

  这个货场其实是个煤场,乌黑的煤,发着锃亮的光,充满着杀气。

  夕阳早就滴尽它的最后一滴血,夜晚来临,人就会蠢蠢欲动。

  煤场远不远?不远。一分钟的路程而已。

  关键是,只要你有意,煤早已在你心中。

  看煤人在铁道那头悠然注视全局,却不知这边个个虎视耽耽。

  江湖中传说的二十块一百斤的上等碎煤就在眼前,每家每户都觊觎它的价值,一场争夺一触即发。

  看护者并未捉着兵器,左手无非提了台广播,不知所云的京剧段子凄厉的回荡在煤场上空,好象预示着一场血战的发生。

  掠夺战已然准备充分, 只见众人手中有提簸箕的,有握铁锹的,桶啊、盆啊的更是不可或缺,当然,装煤的蛇皮口袋是必备之物。

  那看煤者只是将步子转将过去,这边数十人象离弦的箭飞驶到火车底盘,“礤礤礤”,铲煤声此起彼伏,而那边却高唱着“苏三,他起了解……”这乌黑的煤在这些人心中价如珠宝,它好在不仅可以卖银子,还可以生火煮饭,可以相偎取暖,还可以与人交换生活必需品。那女的,男的,少的,老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无不加入到队伍当中,个个盆满钵溢,力气小的只负责用簸箕把盆、桶装满,再由力气大的一股劲儿提回家隐藏起来。

  仅仅五分钟。这五分钟却让他们身手快如削发,每户都铲了二、三百斤入库。我不为所动,心里认为吾等决非蝇营狗苟之辈,岂能为几百斤碎煤折腰?

  可我全家已经全体出动,个个大汗淋漓,唯我却如局外之人,漠视眼前,纵然内心也深知这东西比粮票还拽,但我决不能舍弃自己的清高。

  哪晓得这时从黑暗处传来大哥的一声怒喝:快来提桶!

  得了老大的命令,我不敢违抗,赶紧跳出刚才古龙式的想象,猫着身子窜将出去。

  兴许是受累,我大哥喘着粗气在一旁歇着,我知道该我出手了。那一桶煤有好几十斤,我才把它提离地面,就感觉腰被拉断似的,只走两步就已让我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不提下去对不起十几年的粮食蔬菜,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把这价值数十元的煤提回家。如同在泥渚中行走,我蹒跚的往家的方向迈进,那荧火般的光亮这时在我眼里发出灿烂的光芒,召引着我前行,前行,前行。

  家的感觉是多么温馨啊,每个人都是很向往那样的感觉,我也不例外,甚至我比任何人都更向往那家的感觉,那里有热腾腾的饭菜香,有温暖结实的小木床,还有血脉相通的亲人。家是我的信仰,为了这个信仰我拖着疲惫的双腿,用上吃奶劲提着煤桶往家里赶,快了,快要到了,坚持就是胜利,我要成功了……

  “站住!”后面突然出现一声晴天霹雳般的暴喝,我的头屑都仿佛“沙沙”直下,沉重的煤桶从手上挣脱,我立刻放胆大叫“哎哟”,这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再怎么厉害的角儿被我这一声喊叫也会弄得没了主张,可是紧接着我又冒出一句,“他妈的,这破煤桶咋把人脚砸得这么痛!”其实我根本不想回头的,家离我不过十米距离,我可以一鼓作气拿下它,中间回头势必磨蚀我的激情,这不符合坚持就是胜利的基本原则。可是身后这个大叫的人,显然很有底气,且普通话底子也不薄,有种穿透的张力,两个字不多,却象万箭穿心,将我彻底征服。

  “你是干什么的?”敢这样吓我,害得脚被砸得生疼,我一定饶不了他,先反问他,了解一下他的职业。

  我刚一说出话就后悔了,我瞧清楚了,此人左手提一广播,身材很眼熟,这不正是江湖中传说的人见人怕的看煤老头吗?

  “你问我干什么的?我倒要来问问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把煤往家里搬?”我心想这下不得了,被逮个现行,再一瞅周围,安安静静,月朗星稀,刚才动手又动脚的街坊早没了身影,惟独剩下我一个孬烘烘的等着被人逮。

  “哦,我啊,只是铲了点煤回家引炉子,昨天没煤饭都没搞上吃。”我故作镇定的解释。

  他一听乐了,“你个屁孩子搞不到饭吃关我屁事?少罗嗦,跟我到保卫室说清楚去……”敢情此人要来真格的,我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要被他拉到保卫室还不被活活打个二等残废啊?到那个地方,我是无法阻止他们不打我脸的,脸若被打个左右畸形,会令我痛不欲生。

  我大哥忽然一旁走了出来,象碰到老熟人一样,掏出香烟递一根给看煤的,说道:“哟,这不是王大爷吗?来来来,抽支烟。这是我弟弟,家里最近没来得及买煤,就从前面挖了点,您可别当真哟!”那王大爷露出发黄的牙齿笑道:“哦,是你啊!——不认识。你们这叫偷盗,是犯法的,有什么话到保卫室说去,别在这浪费时间。”“大爷,您能不较真吗?都是家门口,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想想你有什么好处?”我大哥耐心的解释。

  我想这时我也该说两句来缓和一下气氛。

  “王大爷,您工作认真负责,就当我不懂事犯错,下次一定不会,请您给我一次机会吧,谢谢您啊!”“不成!”那姓王的竟然不屈不挠的认死理。

  我和大哥立刻眼冒绿光,所谓恶从胆边生,恨从心头起,这周围再没有别人,再放眼一百米范围,此处还算偏僻,虽谈不上鸟不生蛋,狗不拉屎,但灭个把人还是不那么容易被人发现的。咱家最后头有一个水池,深度也就三、四米吧,常年无人光顾,适合一个看破红尘的人在此常年冬眠。

  “王大爷,做事可不能做绝喽,人都只有两条腿,你非让它一条腿走路会影响您光辉形象的。”这是我大哥的话。

  “是的,王大爷,这一条腿走路可没两条腿利索,还要安假肢,要很多钱的,走起来就跟僵尸一样,不好看哦!”这是我的话。

  “你俩个小伢想干什么,吓我?我可不怕,这里到处都是人,你们别想跑!”这是王大爷给自个儿壮胆的话。

  我们哥俩看情况不大对劲,这王大爷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便决定动手,忽地,邻居一,邻居二,邻居三、四、五、六、七全窜了出来,将王大爷团团围住。或许他们也怕带走我们最终也会咬出他们,于是就自发的全部站到我们这边开始围攻王大爷。

  “你这老头,怎这么不通人情,不就一桶破煤吗,值得你跟看见金子似的大惊小怪吗?”邻居一。

  “家门口的搞这么认真干什么,你不就是这里值班的吗?我天天看到你,你要值到天亮吧,嘿嘿,好象你回家要走20分钟的路。”邻居二。

  “就是,你这老头好好事不做,搞点煤都唧唧歪歪的,还给你可行?有病!”邻居三。

  “还给他还给他,我看他下次还走不走这条道,经过我家门口我非拿粪泼他,这么大年纪还这么犟……”邻居三、四、五、六、七。

  刹那间,唾沫星子满空乱飞,王大爷显然年老体衰,经不起这折腾,表情开始变得缓和,声音有气无力地说:“各位大爷、大伯、大嫂、大婶、大妈、大姐,对不住,我老糊涂,今儿又喝了酒,不知趣,我啥都没看见,咱井水不犯河水,放过我吧,我受不了这个,我孙子还要我带呢!”哈哈哈哈,我心里大笑,这老头想必晕了,自己败下阵来,我说:“没事了,没事了,来,王大爷我送你回去。”王大爷立刻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还认得路,就不劳各位大驾了,再见了各位!”王大爷的身影渐渐远去,我不由自主的蹲下身,抚摩着脚,呻吟:“哎哟,疼死我了!”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