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我的人渣生活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我的人渣生活(18)

2004年12月27日10:33:47网易文化 章无计

  “听说小花是你媳妇?”大清早走进教室,就听一飘渺空旷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仰着脖子瞅了瞅屋脊,的确有几只苍蝇“嗡嗡”叫,但显然它们是不会说人话的,我又瞅了瞅脚底下,有条蚯蚓的屁股被我踩住,就算疼痛难忍,它也不至于说出如此火药味十足的恶语。那会是谁呢?我继续往前走,向我的座位方向走去。

  这时,有一堵墙横在我眼前,我用小手指戳了戳,还满有弹性的,再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光秃秃的下巴顶在我的头顶上,不用再往上看,我已经猜出他就是陈大壮。

  “小花是你媳妇?”一个声音“嗡嗡”从头顶上方传过来,这个声音充满了挑衅意味,我有点怕了,就低下头,闷闷的问了一句:“小花是谁?”陈大壮果然没听清,又追加问了一句:“小花是你媳妇?”还要我说一遍,真他妈的烦!我缓缓的抬头,抬到眼睛能看到他的下巴,拳头紧握,眼睛瞪得老圆,一字一顿地扯大嗓门说:“小——花——是——谁?”“小花你不知道?就是杨小花。”我“哦”了一声,“杨小花呀,认识。”陈大壮被激恼了,他的眼睛瞪得跟牛蛋似的,拳头攥得象火山要爆发似的,嘴巴恶狠狠地说:“我问你小花是不是你媳妇,别老打岔。”“这个问题呀,你问小花不就得了,问我不是多此一举嘛,猪脑子。”最后三个字我是在心里默念的,我可不想他气得七窍流血而死,人嘛,厚道些还是有好处的。

  “你跟她定了亲是不是?”我尽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轻柔地对他说:“十年前就定了亲,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呢,现在还算数?”“这个嘛,我想算数就算数,我不想算数也可以拉倒。”陈大壮指着我大声说:“你这个人渣,小花喜欢你都瞎了眼,竟然这么说,连人渣都不如,简直就是禽兽,废物,寄生虫!”“我哪里象人渣了,陈同学,说话可得有证据,人渣不是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我就开心不已,猪脑子。”最后三个字我说得很清晰,我不怕他,他竟然当众说我是人渣,根本就是藐视我嘛,要知道,虽然我承认有时的确有些人渣行为,但被一个外人当众撕破脸说我是人渣,不得不承认,他伤了我自尊。

  “想单挑儿还是群殴,你划个圈子我奉陪!”陈大壮气急败坏,他觉得“猪脑子”太伤他自尊了,要跟我决斗。旁边围上了一大群同学,有他那方,也有我这一方的,还有看热闹的,他们在看“猪脑子”跟“人渣”谁更厉害。我早上吃了几个鸡蛋,大概是时间问题,我舅妈没有把鸡蛋完全煮熟,所以现在就觉得胃特别的胀,在农村学校又没有早上做早操的习惯,因此我认为能跟陈大壮这样“职业运动员”动动手活动活动筋骨是一件裨益蛮多的事情。早在进这个学校不久,我就从侧面了解到这位陈同学在篮球场上象个英雄好汉,实际上胆子比蚂蚁还小,再说,我有强大的后盾,真要跟他干起来,我心里一点都不寒。

  既然是他挑衅我就该他先动手。我鄙夷地说:“你想怎样就怎样吧!”陈大壮把拳头扬到我鼻子尖上,就差一缕发丝的距离挨到我了,我不理他那一套,闭上眼,嘴巴努着,心里要求他来吧,来吧,你动手我就踹你的裤裆,让你永远不要提小花。

  等了好几秒他都没动静,我睁开眼大吼一声:“动我啊!”陈大壮被我声音吓了一大跳,他涨着他的篮球脸,恶狠狠地崩出三个字:算——你——狠!

  我就猜到他是纸老虎一张,果不其然,我强力要求他对我实施武力惩治,他倒一翘辫子,跑了。这样的人最被我不耻,你要是真对我下了狠手,虽然事前我受了些皮肉之苦,但事后会觉得你是个敢说敢做的人,心中有丁点的佩服之意,在这一点上,陈大壮远不如“二斤半”。

  从同桌李秀军口中了解到,小花还在上学时就被陈大壮喜欢,虽然比她低一个年级,但俨然是小花的保护伞,成天跟在小花后头,这个班级的人都知道他心仪小花,便常常逼陈大壮,说他小小年纪就想媳妇,陈大壮却大言不惭地反驳:“谁说我小,我毛都长齐了,不想媳妇想什么?”我拒此认为陈大壮有头无脑,纯粹一幼稚儿童,脑袋常年上锈,大脑先天缺氧,脑干不慎受潮,后脑勺有根神经不通,额头被牛角戳过,天灵盖从小缺钙……这样的傻子还跟我抢小花,即使我不要也不能把小花给他,就算狗尾巴草也不能插在他那堆牛屎上,跟我狐假虎威,我不用动手也能把他给说个半身不遂!

  过了几天,小花从工厂回来,我把陈大壮这事跟她说了,显然她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低智FANS的,她对他也是不屑一顾,可她对这个大脑智障者的称呼却令我很不舒服。

  我对小花说:“陈大壮明恋你,知道不?还为此跟我干架!”小花说:“你不要管他,他是我弟弟。”我特反感这个称呼,什么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有此爱好的都是伪君子,时间一长就会变成亲爱的啥了。

  “他还是你弟弟啊,真不错,多个嘴儿叫的。”小花看出我的不高兴,低声说:“他说他认我做姐姐,我告诉他了,我有合肥的无计哥,他还要见见你呢,哪知道你们一见面就这样……”我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别说了,你提他就提他,不要搭上我,我跟他不是一个层次的。”小花变得温柔起来:“三哥,你生气了?”我紧锁着眉头,说:“没有,只是想发火而已。”小花又说:“你要是生气就对我发吧,是我不好,是我让你生气,我再也不提他了,好吗?”我一想,他陈大壮,一个大傻,我跟他怄什么气啊,不是自寻烦恼嘛。我转移话题说:“小花,你这裙子蛮好看的呢,谁买的呀?”我一边说着一边扯了把她的裙子,很薄,直接扯到她的腰,感觉小花的腰满苗条的。

  小花羞红了脸,低下头说:“真的好看啊,是我用工钱买的,就想穿给你看,买了好些天,就等今天呢!”“工作辛苦吗?上班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累,饭吃得饱吗?”看着眼前的小花,虽然没有让我心起涟漪,但有种血脉相通的感觉,她做我妹妹更合适,真要永远面对她,和她肌肤相亲,天天和她谈一些无关人生理想的废话,心里又很不舒服。

  “还好吧!哪有挣钱舒服的呢?想着以后能天天看着你,为你做饭、洗衣,啥都不累了。”没办法,没办法,小花痴迷我过甚,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个一无是处的人渣能给她带来什么幸福,我也没有那个激情,我找不到那种与小花厮守的快乐。我心里还是经常在想李雪,如果说小花是一株狗尾巴草,那李雪就是生长在清水河面的一朵纯洁的荷花;如果小花是豆腐,我吃着乏味,那李雪就是一道毛豆炒鸡蛋,就算把胃撑破我也要吃个够;如果小花是煤球,虽然能燃火做饭,功能很多,但本色太黑,看起来障眼,那么,李雪就是一块香皂,既能除去我身上大片污垢,闻起来也清香无比……比来比去,小花还是不如李雪令我心旌摇荡,忽然间,我强烈的思念起李雪,不知道合肥的李雪现在是什么样子呢。李雪啊,你可知道我是多么、如此、非常、相当的想你啊!

  我承认我是合肥市人,是合肥当地人,在省城住了好几年,其实这没有什么,非常的正常,我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可是,这并不能成为被崇拜的理由。我特别反感一个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谄媚的味道,也讨厌歪着腮帮仰视我听我说城里事口水不停往肚子咽的渣人们。

  六安七里桥中学初二年级有大批我的拥趸者,他们一到自习课或者上体育课就会围在我的身边,把头靠向我的大腿一声一个无计兄、章哥的喊得我头皮发麻,然后我就象圣诞老人一样跟他们说故事,说咱省城里的花花绿绿。我说,合肥是个好地方,我很小的时候也象你们一样向往那里,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火车和乌龟一样的小轿车。合肥有很多高楼大厦,汽车满街跑,自来水比这儿开水还透明,厕所是自动带水冲,不象这儿毛缸里的蛆一大把。擦屁股的纸柔软无比,还上了各种颜色,哪象这儿用麻秆擦得屁股浮肿,更让人难忘的是合肥的女人都比这里的会打扮,脸面都会涂上五颜六色,头发能长到屁股,风一吹,甭提有多香……如此等等,我把合肥那地儿的好处一股脑儿举出来,原本眯着眼的现在眼珠子都成斗鸡式,咽口水的开始往外流口水,额头流汗的开始流鼻涕——他们听的太专注了,内心太向往了,附带就崇拜我了。大概觉得我太厉害了,竟然能在省城那么好的地方生活,甚至憧憬着有一天我能带他们去见见世面也就不枉此生,事实上呢?

  事实上,省城的确比这个小县城生活水平高,可我并不算得上是省城的人。其时,我户口还在六安,法律上,我是六安人,没有合肥的户口就是黑头户,也被称作外来户,是被人看不起的,就连上学都分本地与借读的,我要是真正的成为一个规规矩矩的合肥城市人,我还来这鸟不生蛋、生活索味的地方吗?我是被逼无奈啊!

  被一些人仰慕就会被另一些人嫉妒或者仇恨,一开始有“二斤半”,现在又有陈大壮。我在表哥胡的大力支持下,轻而易举的驯服了“二斤半”,他没敢再动我,他也要为自己的小命着想,可陈大壮不同啦,他是因为小花跟我作对,要知道,男人要是甘心为了女人,命都可以不要的,所以,我怕他跟我玩命。

  这节是体育课,篮球原本在陈大壮手上,也不知道怎么地,那硕大的篮球就突然飞了过来,砸在我脑门子上,然后就出现了两眼冒金星的症状,我很怀疑陈大壮的视力,我的头再大再不好看,也不至于象篮球框吧,我没敢怀疑他的居心,他一定是个很善良的人,没把篮球投到我脸上已经很给我面子了,我微笑着捡起篮球,理了理发型,朝陈大壮走去。

  我躬了一下腰,对陈大壮说:“您的球落到了我头上,还好,球没破,这球的质量真不错。”陈大壮也显得谦恭有礼:“不好意思,投篮没投准,让你受惊了。”我把球递给陈大壮,没有再废话,转头就走,然后狠狠地吐了一口浓痰,骂了句:妈的,给你颜色开染坊。

  我说陈大壮弱智没错吧,连我话里带刺他都没听出,这样的人多跟他废话一句,就等于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听我说故事的一群人自发地为我鼓起掌,不约而同的掌声雷动,有人高呼“无计兄果然胸怀宽广,人中豪杰也”,还有人浅声低吟“难得啊,这么欺负人都不生气,日后必成大器”,又听身后有人在喊“章无计,章无计,我们永远支持你”。

  一个人的形象很重要,特别是在大众面前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一定要瞅准机会,对敌人要不屑,对支持者要抱以微笑,要有温文儒雅的派头。在恰当的地点,恰当的时间,对一个智商比较低的人,我做到了三心:有耐心,有宽心,有爱心。

  我走到他们中间准备坐下来。无论是领袖还是偶像,只有走近群众和拥戴者中间才会获得更大的力量,只有拉近与他们的距离,才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很真实,犹如活在自己身边一样,避免了触不可及的虚幻感。我走到从教室搬出来的小板凳跟前,笑容可掬的坐下去,这时就听“喀嚓”一声,有什么东西裂了,紧接着,我的屁股传来钻心的疼痛,象裂成了四半,再回头一摸,板凳上不知谁放上了一块棱角尖利的石头,我忍不住大骂了一句:“谁干的,我日你大爷!”我怀疑我的人里有陈大壮的卧底,他对我一脸的仇恨之意,我对他一肚子的蔑视之情,我跟他象水与火,永不溶解,战争迟早爆发。这以后,陈大壮见到我,脑袋昂得更高,眼睛直往上翻,放学出门还故意用那敦实的身体冲撞我,在篮球场上这是明显的犯规,可是在场下我能如何呢?他没动手没动嘴的,完全属于合理冲撞呀,我只有避开。他走前门,我走后门,他撞我,我就从他腋下闪过去,他蔑视我,我就鄙视他,他打篮球我就在班上坐着,他在班上坐着我就在角落里呆着。我这不是怕他,他不是老虎,我躲着他,因为他是瘟疫。

  时间长了,我发现陈大壮一个秘密:陈大壮不仅智商低,脸皮更厚。

  他家与小花家隔着一条沙滩,要走好几里路,跨好几个高埂才可以来到咱这个村。陈大壮不厌其烦的瞅准机会就来找小花。虽然小花回来的时间不确定,但他大多都逮了准,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小花提前打了招呼,但是经我的分析后,这种推测无法成立,只能说明陈大壮运气不差。他来就来,手里却拎三拎四的,什么方片糕、切糖、花生米之类好吃的。小花经过我的劝导一般都会收下,送上门来给我瘦削的身子增点肥,这种行为值得表扬和肯定。

  陈大壮带来的好东西大多进了我的肚子,自个儿还在一边高兴小花领他的情,他的智商由此可见一斑。可是,可怜的小花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我,她不得不陪这个弱智者走十分钟的小道,说几十句无关痛痒的废话,末了还要说谢谢,而我对小花的要求是,走小道要与他保持五米的间距,说话的声音不能低于八十分贝,说谢谢时要诚心,要有让人家还想下次再来的诱惑力。

  一段时间过后,我发觉自己长了些肥肉,随之而来也有了一些副作用,比如,到一定时间嘴巴就想吃点啥,就象电视里有人犯了毒瘾一样,不拿东西来我就流鼻涕淌口水,眼睛发直。为了达到长期定时的给自己解谗的目的,我要求小花无论如何都按时回来,风雨无阻。有时我又怕陈大壮情报不准,便在小花回来的前一天主动旁敲侧击的跟别人说,小花明天就要回来啦!每一听到这些,陈大傻子就会冲我翻白眼,他越翻我偏越高兴,因为明天我又有好吃的啦!

  小花周六回来,问我想不想去她工作的地方看一看,第二天我正好不上课,心想,小花为了我的肚子付出了这么多,我是该关心一下她的生活,便说,好啊,反正没事,就去玩玩吧。

  我们蹬着自行车出发,口袋里装着昨晚获得的新鲜的花生糖,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别提,还真是不错的享受呢!在这之前我只知道小花是在一家私人鞋厂,每天要做十多个小时,计件付酬。小花手脚勤快,每个月都是全厂拿钱最多的,她的工资都交给她妈,为了给杨叔叔买些昂贵药维持生命,她自己舍不得花一毛钱,顶多也就花两毛钱买个发卡什么的。

  厂房是间平顶,里面并不宽敞,光线也不好,车间里弥漫着浓烈的塑料气味,十几个人忙碌地做着各自的事情,人人脸上都是无精打采的,象蔫了的柿子。惟独小花还算生猛,一身是劲的投入到工作之中。她做的工序是划切,就是把鞋底子的半成品按照尺寸大小准确地划成一块一块的。我好奇,便想上去试试身手。

  这活儿可不是好干的。它的基本要求就是准、狠、快。划切的时候不能有丝毫偏差,从高温炉里拿出原材料之前都已经标好线,就按着线把鞋底原材料划开,一旦划歪,整块材料也就报废,这就意味着少拿几十块钱,一个月累计下来,工资就扣光了;狠。是要有足够的力气,一叠子材料一刀划下去,没有力量就会划不彻底,所幸小花从小干农活练就一身力气,就连我也有些力不从心,而小花却游刃有余;快,是指速度,趁着温度高的时候划开比较容易,这时时间就显得很宝贵,手脚麻利才会在最快时间里完成任务。基于这项工作的难度,工资也就略高于其他工种,这是小花自己主动要求做的,做得比别人都要好,因此领导还是比较满意的,而我却只有感叹:不容易,不容易啊!

  看看小花那些同事都有些怪样,说话叽里呱啦我也听不懂,好象都不是六安人,小花与他们沟通得倒也融洽,看来工作虽然辛苦了些,小花却乐在其中。

  午饭是由专人做的。听说一个人的食欲跟做饭者有很大关系,比如自己的亲人或者自己的爱人亲手做的就会食欲大增,而一般人做的,吃起来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我觉得这种认识是有道理的,今天跟小花在一起吃饭我没觉得是必需,也没觉得是例行公事,反而有呕吐的欲望,因为我在闲逛的时候,发现那个做饭的老大妈擤了一把鼻涕后不洗手就直接切菜。

  中午工休时,我问小花住在哪,应该把宿舍也顺便参观一番,小花便要带我去她的宿舍。我说,就咱俩?她说,是啊,就咱俩。我又说,你不怕?小花说,怕什么,你吃了我?我没有说什么,总觉得女孩子宿舍就一男一女进去不是太好,也少不了别人闲话,不过话说回来,小花都不怕,我还怕什么?难不成我还真吃了她啊?!

  意料之中,小花睡觉的地方也是极其简单,上下铺,一间屋摆了八张床,即便是女孩子闺房,也不是太整洁,惟独小花的床铺干净、整齐,收拾得井井有条。大概是我累了,就想往床上一躺,小花站在旁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越看我越紧张,越紧张我就越害怕,我可是处男之身,不能一时冲动,百年悔恨,此处不宜久留哇!

  走出了小花的房,我就要回去,这儿呆着实在没什么意思,小花恋恋不舍,问,就这样回去了啊?我说,是的,我就这样回去了,没啥东西好带的吧?小花说,你不多陪陪我?我说,天黑了,再晚我在路上会害怕,我也不想你担心我嘛!小花一笑,说,是啊是啊,还是三哥想得周到。

  我想得能不周到吗?八点钟电视台放《上海滩》大结局,我要看看上海的人渣老大许文强是怎么把冯敬尧干掉的。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