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3)

2005年02月21日16:09:23网易文化 黑天才

  祥和里的里面居然有个较大的院子是我第一次看时没想到的,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祥和里里很重的酒味,仿佛打翻了一百瓶白酒一样。夜幕下有人举着那块写着“祥和里”的铁牌子向一个角落靠拢。看上去很重,那个人搬的很吃力。海绿色的牌子蒙上灰尘,似乎还有点液体从牌子上滴下来,可能是谁的口水。

  牌子被立在角落里竖立,它就是祥和里,真正的祥和里就在这个院子里。每天收回来的废品就堆积在这个院子的中央,划分成好多个类别。比如放塑料、泡沫的放在一堆,很白,有些地方已经有青苔长出来,泡沫凹进去的积水里都可能长出寄生虫来;废金属堆放在一堆,呈锈色,很沉重的颜色;远一点的地方有个小厕所,它旁边堆放的是装过化工材料的容器,这类东西不算太多,老春和我说老板不太愿意碰这些有毒的东西。

  在祥和里有很多种类的垃圾,让我感觉最奇特的是靠近福禄河方向那面居然是用酒瓶工工整整垒起的墙壁。夜色里昏黄的灯光照射到这些透明的瓶子上反射出一种如幻觉般的色彩,能看的人发晕。我第一次进祥和里就被这种垃圾场迷倒了,我站在酒瓶墙面前久久不出话。它有两米多高。酒瓶码得整整齐齐,瓶口朝着另一个小院子,像是有无数支枪口瞄准的方向。酒瓶墙有十几米,我拿着根小棍子边走边敲打拨弄着酒瓶,它们发出闷响,有点像松动的琴键。叮叮当当的响了十几米。还有酒香溢出来,香了整个院子,也不管我是否感冒鼻塞。

  我很佩服码出这么漂亮墙壁的人,尽管这在中国肯定不是唯一的,但在我是第一次。回头看看其他的墙壁就黯然失色。白石灰早就剥离了墙面,掉在地上像一些头皮屑。红砖露出墙皮来,就如同人的皮肤被切开的那血红色的肉一样。墙头插着碎玻璃。

  这就是区别?

  老冢端着两个碗走过来说:吃饭了。他把碗和筷子递给我。

  我接过来看也没看什么菜就往嘴里倒。我没告诉老冢我已经饿坏了。老冢说我喜欢你。我边吃边问:喜欢我什么?

  他说你吃饭的样子像我哥。

  还没等我问他就说我哥死了,前两年去南方打工病死了。

  老冢扒拉了几筷子饭咽下说:你怎么不看看这儿吃的什么伙食呢?

  我笑笑说我吃惯了这样的饭,只要不是快餐我都喜欢。

  老冢好奇的问:快餐?你吃过麦当劳没有?听说那儿的快餐特别好吃。

  我摇摇脑袋把眼睛放在那堵美丽的玻璃墙上,我不愿意叫他酒瓶墙。它很坚硬,也很沉实。它建造在土地之上,本如此脆弱的物体居然能组成一堵断隔的墙壁。真叫我无比喜欢。

  老冢说:这墙很漂亮吧,在写东西的人里面称呼它为“唯美”。是老板叫人做的,做了好多次才成功,花了不少钱。

  我说你们老板挺悠闲的。

  老冢说他就是这废品回收站的站长啊,不过他还有其他生意,他就住在这里面,我们都没进去过。

  老冢没告诉我老板的真名,也许他也不知道。在后来住在祥和里的日子我也一直不知道老板叫什么名字。所有的人都喊他老板,后来从一张纸上看到了他的名字。当然,也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

  我进祥和里居然很简单,没谁来收我房钱也没谁赶我走过。我放在口袋里的五百块钱一直躺在荷包里,天天伸手进去就能摸到。直到有天它被人偷了我才感觉到钱的存在才再次察觉出自己住在祥和里居然就一分钱没用。而刚住进去那段日子我就想遇见那个“老板”并和他谈好价钱。很遗憾,我一次也没见到他。

  当时老冢和我吃完那一大碗饭菜(在我看来那比我在黄城火车站别人拣回的东西还难吃)后,老冢把常住在祥和里的几个人介绍给我。其中就有老春老杨老张老赵老油子老鼠老师老油子等等。这很让我啼笑皆非,也怪诞。一直到我离开祥和里我也没弄清楚他们的真名,可能真像老春说的那样,有他妈什么好记得的,你们只需要记得苏兰兰是我媳妇就行!

  叫他们时都有个“老”字。老杨说我们都老了,所以简称老什么什么。

  实际上大部分都不老,比如老春才二十八岁。我对他们说。

  老春边搓着脚丫子里的泥边说:“我们他妈的都是老东西了。都老了。”

  老春是个踩三轮车的,简称车夫。和其他车夫不一样的是他没有这里的户口,甚至他都不拥有一口本地口音。他标准的东北普通话常常让人亲切吧,我这么认为。城里人一直对说着普通话的人抱着鄙视的态度,笼统称之:外地民工。其次他和其他踩三轮车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老春还回收酒瓶子。这主意是老板给他出的。双管其下,老板的原话。

  所以老春的三轮车后面系着一个很大的灰色蛇皮袋,里面常常叮当作响。那是老春的酒瓶子。三轮车一颠簸就哗啦啦的响起来。

  有一次快到夜晚,老春的蛇皮袋里已经装满了酒瓶,他准备收工。这时有个人喊住了他。那个人喊道:嘿!老头子,过来!

  老春并没听出那个人是在喊他,只是通过那个人说话的方向判断出是在喊他自己。他把车踩了过去,很慢,整天的劳作和那个庞大的蛇皮袋消耗着他最后的精力。喊的那人是个胖子。

  于是他踩不快,于是他踩着那个重达两百斤的怪物向前如爬行动物般慢慢蠕动。讲述此事的老冢说这事谁说也没他妈的老春说有意思。他一路上被那狗日的胖子骂惨了。

  最后那胖子下车时丢五块钱在座位上说声:老了就别学别人出来干力气活!个老东西!

  老春楞楞,用他唯一会说的一句本地话说:我一你妈!

  老冢学的很像,他告诉我祥和里的外地人都会骂这句。那个“一”原来发音为“日”。

  老春回祥和里后就把这事气愤的告诉了祥和里的部分人,一传别人就把原名叫王春林的人喊作了老春。再过段时间大家的名字里都有了个“老”的前缀。孩子气的做法。

  当老春问我叫什么的时候,我随便告诉他我叫老黑,因为之前别人叫我黑子。

  老杨的老婆乐了一下说她在乡下的那条老狗就叫黑子。

  吃完饭的老春也喝下了四两酒,他大声说:呆在祥和里这种地方人和狗有他妈什么区别,都脏!我要回家娶了苏兰兰。

  我看着老春的脸,黑。光线在他脸上几乎没有折射的痕迹,他的脸太脏。我递给他一根烟,他没抽一半就睡倒。当时我抽的是“红梅”,老冢捏着手里的烟说:你抽的烟不错啊。

  我说你们这儿都抽什么?

  老冢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们这儿抽一块二的“江月”。

  我说那我们换着抽吧,红梅也不是什么好烟。

  老油子这时伸手把我递给老冢的香烟抢下倒出两支放在耳朵上夹着然后再把那包烟给老冢。

  伴着老春的呼噜那盏挂在房间中央上空的小灯泡熄灭了。这是我在祥和里的第一夜。房里睡着六个人。墙角围起的一个小世界是老杨和他媳妇,头一夜他们很老实仿佛用安静来欢迎我的到来。睡了一会老冢偷跑在我的耳朵旁边说老杨那张床本来一到晚上就吱吱嘎嘎响个不停,今天你来了床没响就是欢迎你呢。

  祥和里的夜很安静,我想哪怕老杨那床响了也影响不到谁,因为大家的呼噜此起彼伏很快就响起来。“安静的呼噜在福禄河上荡漾。”老冢在拣来的一个笔记本上曾经这样记录。之前我不知道祥和里还能如此诗意。

  我睡的这个房间较小,只睡六个人,而且睡的人比较固定。隔壁的那个屋比较大是三个小屋连起来的,能住八九十个。这是那个被称作老板的人免费给无家可归的拾荒人睡的。拾荒人来来去去常常换模样,谁也记不住谁。但城里的拾荒者都知道这个地方,但凡有无家可归的拾荒者就可以到这儿来挤一宿。我去那个房间看过。那个房间潮湿、阴暗,散发着长年累月都消失不了的臭味。谁也不知道这混含着尸体、汗液、粪便等味道的气味是谁留下来的,也没谁去管。一到深夜这间房就像有个打呼噜基地一样争先恐后的打着各式各样的呼噜。没有水大家也没谁要求,和衣而眠。吃饭的家伙:一个带柄的钩一个大竹筐一个蛇皮袋子就放在自己睡觉的附近,没谁去偷。当然也偶尔会见到有人在清早在门口放声大哭说自己卖铁卖酒瓶得来的钱被个天杀的掏一干净。那是很后来的事了。在祥和里的第一夜我只能知道呼噜声可以比一部生锈的机器有更大的噪音。

  第一夜,我还从呼噜声中听到一些虫子在叫。外面的夜色一定不美吧,那么多灰。我就要在这儿安家了。我在黑暗中露出一个微笑。一闭眼就似乎看到火车快起来,向着见不着头的前方行进。两边的景物不停的变换。似乎见过,又似乎没见过。像假的一样。一睁开,自己就在祥和里里的某一张床上睁着眼。这么快就消失在一个城里又出现在另一个城里。我问自己你厌倦了没有?又问自己谁又没有厌倦呢?

  第一夜,老杨那张床没有响。老杨媳妇唱起了他家乡的歌。

  “鸡蛋壳壳点灯半炕炕明,烧酒盅盅舀米也不嫌你穷。

  半碗黑豆半碗米,端起碗来想起你。

  三天没见哥哥的面,硷畔上画着你眉眼。

  三天没见上哥哥的面,大路上行人都问遍。

  前沟里糜子后沟里谷,哪达儿想你哪达儿哭。

  说下日子你不来,硷畔上跑烂我十双鞋。

  有朝一日见了你的面,知心的话儿要拉遍……“

  第一夜,一个女人唱起了陕北民歌。悲怆、凄婉的女人在夜里唱起歌,不知道谁会听到。突然就不嫌老杨媳妇丑了。我心中涌起种很长时间没有的东西,说不太清楚又不想去知道,只想睡去。老春仿佛醒了,在抽泣。后来第二个人跟着唱起来,第三个人。他们也在抽泣么?我已经累了,不去多想。

  第一夜,声音也熄了。我迷迷糊糊就要进入梦乡,突然老冢贴进我的耳朵对我说:明天,带你去望江楼那边先看看。就仿佛他不是要带我去一个垃圾场而是要带我去逛逛窑子那般。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