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4)

2005年02月21日16:14:30网易文化 黑天才

  福禄河另一边的小垃圾场是我们常常去的地方。每当垃圾车把垃圾运到那里就有人蜂拥而至,仿佛过年一样大家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能看到一些灰黑色畏缩着脑袋的人在那边挥舞手中的钩子。勾金带银,他们嘴边挂着的这句话很俗。在那个小垃圾场里其实找不出什么好的东西,当垃圾车把这些垃圾运来之前城市里流动着的拣垃圾的人就会把它掏空。

  这个垃圾场居然也有名字,当然没有“祥和里”这么好听。它取用的是当地曾经的一个村庄的名字,叫望江楼。城市扩建时搬迁了所有的住户,而当城市的另一套改造计划出台时它就被废弃着,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堆放垃圾的地方。当然祥和里不知不觉的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些运送垃圾的人觉得把这里当作垃圾场天经地义。老杨对我说本来这里的垃圾更多,只是城内搞环保的说影响市郊容貌,现在大部分垃圾运到更远的地方去了。

  也能在这儿翻出奇怪的玩意。几支湿湿的避孕套趴在一堆少了牌的麻将里;冬天的西瓜皮和几只蠕动的虫子在深处被挖出被踢到别人的领地;还有些失去磁粉的磁带,翻翻就会看到杨明湟龙飘飘张行大约在冬季花心邓丽君张国容谭永麟。这些被时代淘汰了的物品如今都乖乖的躺在垃圾场里,不管以前谁比谁唱的好谁和谁争吵过有过暧昧关系还是同性恋,它们都躺在这里。谁,也不会比谁干净。

  谁,也不会比谁更脏。

  能找到很重的黑塑料袋,以为里面常着些好东西。打开一看发现是堆书,连忙喊来老冢。翻开书本,就能看到里面遗了一些干枯的精液痕迹,黄色的印记涂满了整篇整篇的文章。那本叫《白桦林》的青葱美文就被老冢当下一把火烧掉。老杨在这儿能找到些没穿衣服的巨大的彩色海报,他把它们用抹布擦擦干净放进口袋。老油子从来无所事事,他边唱“我很臭可我很温柔”边拿着钩子东挑挑西拣拣贼眉鼠眼的样子。每天收获最少的就是他了,他从没积蓄也没听他提起过亲人的消息。孑然一身,他说这样干净。我就不懂他说的话的意思了。

  每天凌晨和深夜都有垃圾车将今日的垃圾丢到望江楼,所以每天早上拾荒者都相继出动来到这儿先热热身。头一天老冢带我出去拣垃圾时没有给我工具,他以为我是个来搞调查的人。这是他用福尔摩斯一样的眼睛观察着我的一言一行从而得出的答案。他很认真仔细的给我说了关于拣垃圾的一些基本技术和窍门,也不管我是否真的听了进去。雾已经笼罩着这个地方,不知道是从地底下伸上来还是从天上降,有些冷。不白,这雾在望江楼这片土地上。它无法统治本属于它的领土。人们穿的很单薄,近的人能看着秋天的威风在身上不着边际了。

  老冢拿着带木柄的钩子在福禄合北边的小垃圾场里翻动着。往往有些收获。比如易拉罐、塑料矿泉水瓶、啤酒瓶,几张打的半湿地报纸,几根铁丝老冢也不放过。我看着他这么认真的拾着垃圾实在有点想笑出声。可这是我第一次到这里,而且有些被邀请来的意味,就没好意思笑出声来。

  我问老冢说:“这几根铁丝你还拣它做什么,能买钱?”

  当时老冢正在把那几根铁丝卷成一团。他听我说完就把铁丝扔在地上从他那个蛇皮带子里摸出一卷铁丝说再找见二两就能凑足一斤送站里去了。

  我把那卷铁丝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问你能试出这有多重?

  老冢说八九不离十,时间长了手里就有了分量,基本上干我们这行的看一眼任何物件都能很快判断出价值来。他很自豪,这话分明有点炫耀的成分,八成他把我当成记者了。

  这里。扑鼻而来的臭味像是笼罩在望江楼这片地的上空的一块看不见的黑幕。我想把鼻子捂起来,可我知道这是掩耳盗铃。等我回去的时衣服上已经沾染冲刷不掉的臭气。

  拣了半个小时老冢说今天早上这儿肯定找不到什么了。老冢今天早上的收获是一个易拉罐两个啤酒瓶和五六根小铁丝。也有很“大”收获的人。我看到好几个人喜洋洋的离开望江楼,他们的蛇皮袋子也很空却面带笑容不像老冢有点沮丧。问了才知道,其中叫麻子的人拣到一对“五粮液”的白酒瓶,另一个长得恶丑谁也喊不出名字的人则拾到一双半新的皮鞋。

  当老冢回答完我的问题后看了看我的脚面,他奇怪的问:你昨天来的时候穿的那双皮鞋呢?

  我说估计就是那人拣到了吧。

  老冢十分惋惜的说哎呀那么好一双鞋你怎么就扔了?你什么时候丢的我怎么没看到?

  我说吃完饭后我到门市部买了双旧布鞋,这双就在从河这边丢河那边去了。

  老冢摸摸我身上那件旧甲克衫说你什么时候丢这件衣服一定要告诉我,我那儿还有几件过冬的破棉袄。

  我说回到家我就和你换得了。这让老冢高兴起来,接着他很失望了。

  在回祥和里的路上,那座桥上我才知道老冢的失望。他对我说他以为我是来这里秘密调查些什么的人,比如记者甚至是来考察的公务员(他用的是“微服私访”四个字)。

  桥下是那条福禄河,深绿色的水时不时冒出个泡泡像有无数个生物躲在下面换着气。在桥上能闻到比较新鲜的空气,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出入祥和里刚刚在望江楼垃圾场拣完东西的人。偶尔有自行车飞快的从这里经过,也许他们秉住呼吸了。

  我对老冢说我和你是一样的人,现在是以后是,以前更是。

  老冢说你不是,你比我们干净,真的,傻瓜也看得出来。

  我说这压根不需要去看,我知道自己有多脏。

  老冢坚持自己的意见。

  岔开话题我问望江楼在哪里。我满以为应该是个小宝塔,再次也应该是个古代样式的建筑。

  老冢指着一栋三层红砖砌成的小楼房说:“这就是望江楼,在建国之前有个日军建的小楼在这儿养着几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国的。后来给炸平了。挺可惜的,很漂亮的小楼,我床底下有本县志你看看里面的插图就知道。后来就有了这栋楼,因为有了这垃圾场主人就搬了,”老冢神秘的又探过耳朵说:“有时候有男人带张席子过来办女人的!那儿的套子比这儿的全部还多。”

  说完他就快速结束在桥上的漫步,三步两步赶到福禄河边放开蛇皮袋从一个小塑料袋里掏出十几个避孕套在河里洗涤起来。

  他把一个破了小指无名指的橡胶手套带在右手,出食指中指伸进套子里把它翻过来放在水里摆动,左右摆动。就有白色的游丝物冒上来向下游流去。向下游流去。洗完一个洗第二个。

  我站在老冢的身后,有个太阳照下来的影子落进水里,望江楼地面上的雾霭消失了。他洗一洗再看看我再洗再看,有点笑容似乎也能理解成哭丧着脸吧。可手里的活儿没有停止过,那些套子像个蝌蚪一样摆动躯体。在液体里它们很快活,身体自由。光亮亮的有时会浮出水面。我涌起的恶心比以前看到另一个人的自渎还要强烈,忍不住想起一个字:吐。

  老冢站起来想拍拍我的肩膀,我弓着身躲开。他叹口气说我用的是左手。我没理他,我像个有妊娠反应的妇女一样想吐出些东西。可我早上并没吃东西,昨天晚上吃掉的那碗黑乎乎的饭菜和油盐酱醋就跑出来。

  事实上,我没有这么做尽管我脑子里这样闪过画面。我的身体毫无反应。我只是站在自己和老冢的影子面前。

  老冢把手套从手上抽出放进放避孕套的塑料袋里,相反那十几个避孕套放进搁手套的袋。再把它们放进那个大蛇皮袋。一切做的有条不紊。

  他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用另一只手。他说:一个套子卖出去三分钱,十八个五毛八分钱零头削去,所以要还要攒够一百个送出去。

  我问:谁收,用来做什么的?

  他说这些套子里的皮筋儿会被抽出来加上一层绒线,在街头许多扎辫子用的好看皮筋里绑着的都是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是老杨媳妇儿在做的。

  我说嗯,这些我在报纸上看到过。

  老冢走在我的前头,虽说是早晨、一天的开始,看得出来老冢今天心情应该很不好。他稍微蜷缩的身子更显瘦弱。

  老冢说今天才刚刚开始,我带你去街上逛逛,以后你得自己出去了,其实金子多不多还得看那些城里人愿意愿意割舍。

  就这样开始了。我记起老杨媳妇头上那根亮紫色的皮筋,是不是也是这种的呢?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