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5)

2005年02月21日16:15:04网易文化 黑天才

  老杨媳妇辫子上的那束亮紫色的皮筋很是漂亮,也很干净。每天晚上她给常住祥和里的几个交伙食费的人做完饭之后就开始伺候自己的那根皮筋。皮筋很漂亮,她丑。她的身高的长相使老杨常常喊出离婚的话来。可黑暗中的女人是那么的相似,老杨在找到新老婆之前是绝对不可能和他媳妇离婚的。据说这个老婆都是花钱买回来的,买完之后老杨大呼上当。可当夜他就爬上这个叫李惠容的身。老杨媳妇喜欢在夜来临之后把那束皮筋挂得高高的湿湿的,第二天她就会把这束皮筋重新扎在自己的头发上,那样稀松枯黄毫无光泽的头发。

  白天,老杨从没给过他媳妇笑脸,指手画脚大呼小叫的都是他 .从老冢的知识份子观点看是因为白天光线太过强烈,加之人为生活所逼迫当然对老杨媳妇这种品貌的人没有好脸色。而夜里人疲惫了,没了骂人的心。夜里女人都一个模样就是老冢从本破书上找出来的“哲理”。

  有时搓澡老杨也会夸自己的老婆,说她皮肤好。我实在看不出那个黝黑的女人哪儿的皮肤顺滑。老油子比较尖刻一点,他会问:你媳妇儿?她皮肤还没你藏着的那些画报滑吧。这时往往能惹起许多烫得全身发红的人笑起来,老杨就在水中追打老油子。更多的时候老杨是和我么一同取笑他的媳妇的。祥和里也惟独老杨有自己的女人,其他人都是光棍光混。

  常住祥和里的几个老东西都喜欢去澡堂搓澡。我去祥和里没几天老冢老春就邀请我去老木开的小澡堂搓澡。当时我正被老油子取笑着。原因是我拣到了两个废弃的变阻器。敲下表面的黑色塑料壳抠出铜线,净重有一斤多。我就带到回收站卖了六块五毛钱。就在这时候老油子正拖着一堆铁皮哗啦啦地走进回收站,我正把钱放进怀里。老油子把我卖出的那卷铜线放在磅秤上量了量丢下铁皮就开始挪揄我。

  老春听完就笑着拍我肩膀告诉我应该积攒成整数重量再拿到磅秤上卖。他把我拉出回收站说:你看老油子那么重的铁皮估计也才四五块钱,拿的他妈满头大汗的,你这么幸运没拣几天就弄来卷铜线。

  我说拣这东西很难么?

  老春说操!有点常识好不好,有那么简单就拣到铜线我们用得着呆在祥和里么,早他妈发财了。

  老春一把拿过我的蛇皮袋子把脑袋伸进去看看说:这几天你他妈就拣了这么点东西?

  我说是啊,要不怎么着?

  老春急了,把他的蛇皮袋子拿过来基本上是把我脑袋按下去,他说:你看看我袋子里有些啥,我他妈还踩着车呢。

  在老春的袋子里我看到了一个小型垃圾场,还有几只小虫子活动在里面。一股和我身上彻底融合在一起的臭进入鼻腔。然后那个小垃圾场才明朗起来。最底下是几个玻璃酒瓶,一小团铁丝一小团铝线,几本破旧的语文课本和十几份报纸,一件破短袖衬衫。

  头从蛇皮袋子里出来我就有点晕,他按得太用力。老春放开我说:你他妈这样是会饿死的,不要挑肥拣瘦见到能卖的东西就放进来。

  老冢走过来说:吵什么呀,慢慢教老黑吧,走吧吃完饭搓澡去!

  大家一下就兴奋起来,像是要步入天堂的前奏。几个人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走路的步伐轻快死了。老油子还在那里和收购站的女人讨价还价。

  澡堂的主人叫老木,是我们公认的为数不多的值得交往的本地人。单从他敢让祥和里的人放进去搓澡能看出一二。祥和里周围的房子都有些年头了,是一个老厂的职工宿舍。这儿住着大群的退休前退休后工人和他们的家属。这些退休的老人就喜欢三两天来一次澡堂烫烫自己的老筋骨,而那些在工厂里劳动一天的工人更喜欢到这里来泡上一段时间。可他们竭力反对老木让祥和里的人进入澡堂。他们集体抗议老木的这一做法。他们告诉老木他们不愿意和这些脏东西在一个池子里洗澡。他们恶毒地说拾荒者一跳进池子里水就会变成黑色。甚至有人说福禄河水之所以这么浑浊就是因为祥和里的人们经常下去洗澡。

  老木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很简单:提前半小时停止营业。而这半个小时就属于祥和里的拾荒者们。这样做大家都很满意,老春老冢他们不会有半点异议,尽管他们手上的钱和那些工人手里的钱没什么区别。而那些城里人也没了反对的意见,还有人说让祥和里的人洗自己洗脏的水才应该是正确的选择。

  老木说别他妈听这些狗日的人说,我每天早上对着池子撒泡尿呢!

  这句话逗着祥和里的人哈哈大乐。这句话的真假没谁去探究。

  在我看来,老木是那种很有经济头脑的人。提前半小时把工人放走根本不影响他的生意,祥和里的人的进入也会带来一天最后的一笔买卖。

  有个很久的流传了,说是甘陕地区人一辈子洗三次澡。生来洗一次结婚洗一次死时洗一次。我从没想过一群拾荒者会对搓澡有这么大的兴趣。老冢他们脸上的那种兴奋又幸福的表情却又百思不得其解。也许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干净的,毕竟没有谁会想脏着身子过一辈子。

  澡堂并没什么奇怪的,两个水池,一个烫些一个凉些。他们喜欢脱光衣服就钻进烫的那个池子,马上全身的肉都变成红色。除了老冢大家都光着屁股下的水。头一次下水老冢建议我也穿着裤头下水。我说大家都光着我也光着老冢就没了意见。

  我们没使用更衣室而是直接在水池旁边脱光衣服,这儿没有别人。我看着老春和老杨,是的,光着身子人和人是那么的相似。老杨指着我的下体说:小号的,又是一个小号的。他哈哈一乐然后从水里跳上来让我见识一下他撒尿的玩意。看了一下,的确很大,而且还直挺挺的立着。我把脚伸进水里,妈的,有点烫。一咬牙钻了进去全身也就热起来。

  老春和老冢脱的很慢,老杨就在水里喊他们:脱脱脱。老春一拉下裤头就说我来啦,他像个嬉水的孩子一样扑通一下落入水中。也不理老冢。老冢脱裤子时扭扭捏捏的,最后包了件小短裤慢慢溜入水中。老冢一下水老杨就脱他裤子说:这个家伙很大,老黑你看看你看看。

  老杨接着补充说老春的那话儿和你的差不多大。老春说:操!小怎么啦,我在家那会儿床摇的比你凶多了,再说我们家苏兰兰多好看。

  一提到这个老杨就有点萎缩了。他不说话,把双臂张开往远处游。老春说他那东西肯定软下来了,哈哈。

  几个人把脑袋靠在水池边沿上,眯着眼。我感觉全身都被一种力量包围。这水也很浑浊,并不清亮。很长时间没泡过澡堂子,可也记得那时候洗的水是淡蓝色的。从没在这个时间进过澡堂。水池里的水呈浓浆状,像造纸厂里的纸浆。看上去有些粘稠。水还是滚烫的,老木知道老东西们喜欢烫的水。划水声在澡堂子里荡漾,回声很大。水面升腾上的白气笼罩着人,像这样就能彻底把身上的泥垢清理干净。我半眯着眼把手张开抓住水池边沿。发现他们三个的手都在水里面,估计是在搓泥了。我想想自己身上,也应该很脏。

  几天下来几乎把整个城都走遍了。没寻到多少东西。算算,也就拣了点报纸几个酒瓶和几小块铁。说实话,我还不会去拣金子。也知道金子没那么容易拣。经常是我前脚离开一个垃圾桶后脚就有人进去又拣了些东西出来。对此,老东西们对我很有意见纷纷劝说我,他们一面担心我会饿死一面猜测着我的来历。而我并不在意这些,我想很快我就能学会如何去拣。妈的!大不了去擦皮鞋。

  老春似乎睡着了,他总是容易在酒后睡去。却又喃喃自语说着话。突然他大喝一声:狗日的祥和里老子明天就走!

  大家心里知道,他走不了。

  这时候老木进来了。他是有双白皙的手和脸庞,有明显的黑眼圈。老木身上没穿衣服,只围了条浴巾在下体。老杨这时从远处游了回来和老木打招呼。老木把手上的香烟拿出来一根根帮我们点着再放到我们嘴中。

  老冢就介绍我说:这是老黑,刚到没几天。

  老木就向我点点头,我腾不出嘴和他说话就也向他点点头。

  老杨悄悄爬出水面猛地把老木的浴巾扯掉哈哈大笑着说:老黑看见没,他和你一样都是小号。

  这时老杨脸上的不愉快一下子又消失掉,雄性器官顿时昂立。

  老木似乎对这种动作习以为常,只是笑笑随便骂了句脏话。

  抽完烟老木就说有点事先出去。老春和老样就互相用手搓起背来。我对老冢说:我帮你搓吧。

  老冢很高兴,说你搓完了我帮你搓。

  我说:不用了,我就泡泡成了,反正还要弄脏的。老春和老杨抬头惊诧的看了看我。

  这句话让几个人都郁闷了一小会儿。

  走出澡堂我递支烟给老木,老春突然挤到我身边莫名其妙的说:其实我一点都不脏。我向他点点头说:我们不脏的。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