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脏(10)

2005年02月21日16:27:34网易文化 黑天才

  来祥和里的第二个月初我才正式见到传说中的老板,祥和里的主人和创办者。这次是在回收站的门市部里。老杨事先就告诉了我每半个月老板都会叫几辆车来拖走回收来的酒瓶、废纸和金属。一般这时候祥和里会聚集很多人。都是来当劳力搬运的。老冢补充说:免费搬运。

  老板给我的印象很是不错,那天夜里虽然见过他,可只是一个影子。他看秧子不过三十来岁,戴着眼镜略有些书生气,个子不是太高精瘦精瘦的显得十分精神。

  由于我是和几个来祥和里最早的人住在一起,所以老油子说我有必要去和老板打个招呼。

  老油子带着我向老板走去。

  老油子说:老板,这是新到祥和里的老黑,和我们住一个房间。

  他说:哦哦哦,那你们那房间又多个老东西啊,哈哈。

  老油子说:哈,那也是你带的头嘛!

  我对他点头说:你好!李老板!

  老板非常客气的说:呵!干嘛叫老板,多生分,要不嫌弃就叫我李哥吧。

  我笑着递出一支烟说:那多不好,我还是和他们一样叫你老板吧。

  老板把烟叼到嘴边抽一口然后说:红梅,红梅烟好。

  突然他似乎想到什么一样回头对着回收站门口站着的会计说:小李,去把买来的“花卉”换成“红梅”的烟。

  姓李的女会计应了一声快速奔了出去,老油子就在旁边面露喜色。老板回身对我说:远来是客,中午我还有事,晚上我回来时请你喝酒。

  没等我说什么老板已经走开。老油子马上抓着我的肩膀怪叫起来:哇哇,还是黑哥有面子。一来咱就有红梅抽。以往搬东西大家都抽的是两块钱的“花卉”,今天他妈的好,改“红梅”了。

  我说:哦!怪不得他妈的今天这么多鸡吧人呢,敢情冲着烟来的。

  这时老冢打我身边经过说:我发现你来祥和里脏话变得多多了老油子推了老冢一把说:装什么鸡吧文化人。说完他拉着我走了。

  老春踩三轮车的速度的确惊人,不一会儿就把李会计买的两箱烟拉了回来,并在祥和里大门口来了个急刹。中年妇女李会计白着脸下来。众人一片喝彩。

  分到了烟大家都不抽。老油子说:“他们这是等会散场去换便宜的烟抽,妈的天生穷命!”说完他拆了自己那包烟递给我一支说:抽,抽。值什么。等会儿搬东西记得去抢酒瓶拿,那东西占手也不重,搬完瓶子就找铁家伙拿,千万别搬那堆纸盒子,又沉又占手。

  我看着眼前这个长得颇有偷鸡摸狗样的男人第一次对他产生了好感。

  搬东西的时候热火朝天。穷人向来有的是气力。祥和里的人把垃圾炕在肩上、怀里、头顶甚至嘴里咬着些,丝毫不吝啬。除老油子外没有谁去挑三拣四的拿。老油子则每回大摇大摆抱着八九个酒瓶子牢牢插在手指里走来回。他边走边对着老春骂着傻逼。老冢抱着大捆的书慢慢踱着步子,也不理会身边人的取笑。走过我身边时他说:真他妈该死,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卖呢?

  我说:那你买下来得了。

  老冢摇摇头说:没那闲钱,太多。

  搬到一半时老板叫来个三轮车运了几箱橘子味的汽水。他站在三轮车上说:兄弟们,喝完再干吧!

  祥和里的人打着“喔喝”奔向汽水,牙往瓶盖那里一放咬开了,一仰脖子咕噜几下就喝完。打几个响嗝后祥和里的人把上衣脱了继续干。老杨脱衣服是最神速,他背起一个四十来斤的铁轱辘迎来一阵喝彩。老杨下身一蹲一展臂铁轱辘就上了卡车。老杨拍拍手示意自己很轻松,最后作了个健美的姿势才结束炫耀。不可否认这个陕北汉子的肌肉的确好看。这时老冢捅捅我让我看门市部那边的老杨媳妇。我看到老杨媳妇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家汉子。

  老冢叹息一声说:唉,就是丑了点儿。

  我还看到老杨媳妇头上的那束紫色头绳鲜亮无比,盖过了头顶的天色。

  夜里老板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过来请喝酒。老杨得意的说:我说不会回的吧。他事多着呢,我们原来上了好几回当等着他请吃饭。

  老油子对我说:没事,说不准哪天他就带点菜来这儿对着喝,他就这样,不过他答应下来的事始终都是会做的。

  我笑着说:我不急。

  老杨媳妇说:吃饭了。

  这饭是中午吃大锅饭剩下的一些,比平时老杨媳妇做的还丰盛一些。这也是每半个月一次的“活动”内容之一。据说这一天全城的拾荒汉全要消失一半到祥和里来抽这包烟吃这餐饭。我相当佩服老板的精明,其实一两箱烟和一餐大锅饭花不可很多钱。而如果真正要搬运这半大球场需要的劳力和工钱绝对在这点施舍之上。而且还落了好名声。我还注意到他真正看清楚我的模样长相是在喝汽水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旁边有人在看我,那人就是老板。他并没选择在刚见到我的时候看我,那时只轻描淡写的晃了一眼。然后偷偷观察。我不清楚这样有什么用意,或者这样看人能看得更清楚吧。

  自见了老板我才算是真正进入了祥和里,这个区别非常明显。找我蹭烟的人多了起来,再不像以前那样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像见个神秘奇怪的人一样。而且大家也没了新鲜感,认定了我是祥和里的一部分,他们其中的一员,和他们一样能操着各种方言的脏话骂人和动手打架。在生计上我和老油子的方式靠得比较近,都属于有口饭吃有口烟抽有点搓澡的钱就足够,和他不一样的是我不喜欢顺手牵羊。老春和老杨一家就如同地主一样敛着财。老冢还在彷徨,也不知是打算放弃文学一心一意的拣金子换些钱回家做点小声音,或者像我们一样顾口饭吃而一心扑在文学上。老东西的日子就这么过着,事就这么发生着。他们不再把我当客,开始让我请客去老木那里搓澡。

  渐渐地,我对搓澡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搓澡成了每周每月的偶然发生的节日。那些往日曾经关注的“情人节”、“劳动节”、“国庆节”在祥和里里似乎不再存在或者成立。大家照常在这些日子里行动,去每个可能藏着金子的地方搜索着。只有搓澡才显得那么重要。我问了老东西的其他人,可他们对搓澡产生的兴趣自己也不太清楚。

  我也是如此。

  进入澡堂已经没了新鲜感。首先是在澡堂里的小厕所里把尿尿完,免得等下尿来了得起身去撒尿,更得防止自己和别人在池子里尿出来。色老木说尿进来也没问题,我们是最后一拨客人,尿完了他就放水冲池。可我们对澡堂那呈乳白色的水充满着感激。尿完,就在池边脱衣服,然后爬在池边吹水。其实吹水这一项完全可以省略。祥和里的人的皮好象特别厚实,喜欢很烫的水。我的身子每次从水里起来都是红色,像只剥了皮的虾。老杨还是和别人比着个个头大小,我喜欢躺在池边,身体来漂浮一般。这片刻的享受就是节日。

  搓澡非常重要。我喜欢自己搓,而不像老杨那般热衷给别人使劲。搓澡的确是个力气活儿,因为要对付身上的污垢要费很大劲儿。在城里行走首先就要接触灰尘。这些看不到的东西在宏城蔓延着。马路其实很干净,而灰尘不知道为什么就能钻到人的脖子里。宏城里少有阳光,这个工业城市是从六七十年代就开始了。阳光少见,灰尘就不能在人们眼前过于明显。汗水浸透了贴进我身体的汗衫,灰尘爬附其上。要很用力的搓才能把那一层层灰白色的物质从皮肤表面剔除出去。我想,祥和里的人如此喜欢搓澡是不是害怕污垢跑到身体里面呢?

  而实际上是有东西钻进身体里面去。是气味。祥和里整日都弥漫着一股臭气。变质的东西随处可见。一些铁质的桶里的食物发出腐烂的味道,还有尸体腐烂的气味。福禄河里的淤泥的味道也很浓,常常有风把这种气味吹到祥和里来。还有望讲楼的垃圾场,那里的气味如同地狱一般。是深地潜藏着的气息。这些味道不用多长时间就萦绕在人的身上。就算换上新衣服,这气味也还存在。重要的是,每当我进入城里就会闻见自己身上的气味。其实也不用自己去闻,身边躲避捂着鼻子的人也会告诉你这一点。

  于是搓澡,也搓走这气味。

  喜欢在搓完澡后穿上脏衣服如同新人一般走回祥和里,每个人都是。脸上带着笑走起路来很轻快。这时没搓澡的人会问:哟,刚搓完?

  回答是啊,走过他身边闻见他身上的味道,有种骄傲。

  一般我搓完澡就在老东西屋门口躺一会儿,坐在我拣回的第一件宝贝身上。那是一架破旧的折叠睡椅,可以调整高度。虽然是凉椅睡上去也很舒服。我喜欢在搓澡之后半睡在上面看看祥和里的夜。看看那用酒瓶垒起的墙,看看闲散的祥和里人。听听他们吹牛,听听他们说以前的故事,有时就这样睡过去。醒来的时候一片茫然不知身在何方。闻闻这味道就清楚无比,只想着再什么时候去老木那里。


本文相关内容:国庆节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